59第五十七章温品堂的真正目的

    温品堂站在原地,看着赢擎苍抱走了辛晴。.

    “叔叔?”成成推了推他,“我妈妈的轮椅!”

    收回视线,温品堂低头沉声道:“我帮你推下去。”

    “谢谢叔叔!”成成推着轮椅走了。

    林暮生皱着眉头站起来:“等会万倾思跟你一起走吗?”

    “嗯,你有事你先走。”阿莎看的出他挺急。

    “好,我先离开。”林暮生大步走出去,到了门口又转了回来,走向另一边的郑格格。

    阿莎看着郑格格被林暮生带走,挑了挑嘴角:难道这两个人真有戏?

    一道身影挡住她的视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半抱着离开沙发。

    “说,我要怎么惩罚你?”万倾思将阿莎压在洗手间的墙上,“竟然敢穿这么暴露的衣服。”

    阿莎撅着嘴:“哪里暴露了,礼服不都是这个样子。”

    万倾思皱着眉头蹲下,撩起她的长裙:“这么高得跟也不怕崴了脚。”他抓起阿莎的脚踝,阿莎扶着他的肩膀,“我要站不稳了!”

    脱掉那吓死人的高跟鞋,万倾思将她转了个身:“现在站稳了,我来告诉你哪里暴露。”

    “嘤”阿莎缩了下腰,“痒!”

    这件礼服整个的后背的剪裁都露着,一直开到腰际,万倾思正沿着优美的曲线一点点啃噬,吸允出密密麻麻的吻痕。

    “以后不许穿成这样出来,听到没?不然的话,就像这样!”抱起她来到镜子前,阿莎扭头看到自己背上那些红的青的印记苦着脸抱怨,“啊!难看死了。”

    万倾思点点头:“嗯,多多练习,下次给你吸朵花出来。”

    外面,别人告诉赢心万倾思去了洗手间,言语之间尽是看好戏的神态。

    “果然是个贱女人,竟然勾引男人在公共场所跟她做那种事。”赢心怒气冲冲的往洗手间这边走,没留神地下的一滩水,结果一脚踩了上去,她尖叫了一声眼看就要栽倒,旁边却伸出一只胳膊。

    “小心!”好听的男声从她头顶传来,赢心靠进一个温热的胸膛里。

    抬起头,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睛,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有着文雅的五官和让人舒服的气质。

    “谢谢!”她捂着胸口站起来。

    男人笑着退后了一步:“赢小姐要小心,这里有台阶,摔一跤就麻烦了!”

    “你认识我?”说完赢心捂着嘴,暗骂自己是白痴。

    今天是她的订婚宴,来的客人有谁不认识。

    果然,那男人笑了笑:“赢小姐真可爱,今天你可是主角,谁不认识呢!”

    “呵呵。”赢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正要说什么,就看到万倾思搂着阿莎从洗手间出来。阿莎嘴唇红肿,眼角含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刚干了什么。

    “寻寻哥!”赢心的声音不由的带了些哀怨,他就这么喜欢玫景吗?今天这种日子都不知道收敛。

    面前的男人

    也转过身,看到万倾思和玫景愣了一下,然后对赢心点了点头离开了。

    “自己开车小心。”万倾思手里还提着双鞋,“别穿了,顺着地毯走,叫服务生把车开到门口。”

    阿莎接过鞋在他耳边小声说,“回来的时候给我买好吃的!”

    “嗯!”万倾思温柔的点头。

    看着阿莎离开,赢心才靠过去:“寻寻哥,我们现在已经订婚了,就算你一时舍不得,也不要在公开场合跟她走的太近,不然人家多没面子啊!”

    “你不生气?”万倾思瞟了她眼,赢心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眼中带着恰到好处的难过,那是最容易让人心疼和内疚的表情。

    “不生气,就是有些妒忌!”她哼了一声,“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她吸引了寻寻哥的注意。”

    万倾思嗤笑了一声,“行了,走吧!”

    到了酒店门口,阿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万倾思:“打打车回去?”

    “我的车来的时候就坏了,已经拖走去修了。”万倾思淡淡的说。

    他的车让阿莎开走了。

    “可可我穿成这个样子,坐出租不太好吧!”赢心为难的看着自己的裙子,心里抱怨,丢人死了,怎么能坐出租。

    一辆宝马停到他们跟前,车窗落下,唐悦笑着打招呼:“万学长,你们怎么了?”

    “寻寻哥的车坏了!”赢心抢先说。

    温品玉探着头,嘲讽的目光打量了万倾思一眼:“不介意的话,我送送二位?”

    “好啊!”赢心马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寻寻哥快上来。”

    万倾思却后退了一步关上车门:“那就麻烦温二少送她回赢家。”

    “寻寻哥?”赢心急了,她原本计划今晚勾引万倾思上床的,他怎么能不回去呢!

    “我还有事。”万倾思说完转身离开。

    唐悦叹了口气:“开车吧品玉!”然后又扭头安慰似的看着赢心,“你别介意,其实那个玫景只是你的替代品,她的小名都跟你一样。”

    赢心正要说谢谢,突然想起资料上说过赢心对唐悦的态度一直都很冷漠,很少跟她说话。她惊觉到刚刚自己不应该上车,也不知道万倾思会不会怀疑。

    见她没理自己,唐悦也不介意,挑着嘴角坐好,不再管赢心了。

    林暮生直接开车去了温品堂住的酒店。

    “我上去跟朋友说两句话,你等我一下。”

    郑格格点点头:“不急。”

    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温品堂看着进来的林暮生,递给他一杯酒:“有事?还跟着我回来了。”

    “你为什么去赢家的订婚宴。”林暮生接过酒,盯着他问。

    “看个朋友。”温品堂不动声色。

    “什么朋友?”林暮生步步紧逼。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沉默了片刻之后,温品堂叹了口气:“真后悔跟你做朋友啊!”

    &

    nbsp;   “切,你应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我跟你做朋友。”林暮生松了松领带,“赶紧说,你到底为了谁才去的?”

    温品堂看着着他,慢慢开口:“辛晴。”

    “你疯了?”林暮生已经料到会是这样,可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像被雷劈了一下。

    “我只是爱上一个女人而已。”温品堂淡定的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林暮生哈哈笑了两声:“爱上一个女人而已?那个女人是有夫之妇,她老公还是大名鼎鼎的赢擎苍!这是而已的事吗?”

    “我不会让她知道的。”温品堂靠在落地窗前,“不过好像赢擎苍已经发现了。”

    “废话,我都看出来了,何况是当事人。”林暮生没好气的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温品堂注视着漆黑的夜空:“来s市之前,我看过她的照片,觉得不过一个漂亮的女人而已。那天在下雨的公园里,我坐在车里,她坐在轮椅上。”

    “你无法体会我当时的感觉。”温品堂的目光渐渐变的迷离,“好像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无声的,灰色的。我眼中只看的到她微笑的模样,那是唯一的颜色”

    扭头冲林暮生笑了笑,“那一刻,我终于知道缘分和宿命这两个词的力量,你根本就无法抗争,只能任由自己沉沦下去。我也曾经想爬出来,上次回去我还去相了亲,可惜没有用。”

    “她的影子在我心上撬开一个孔,然后把叫做辛晴的毒种下去,每当想起,我便思念蚀骨。可想要忘记的时候,就会痛不欲生。”

    “呵呵!”温品堂苦笑道,“所以我抓住能见他的任何机会,哪怕只是看一眼,都能让我雀跃不已。

    “你明知道没有结果,赢擎苍视她如命!”林暮生叹了口气,“如果是普通人家,你抢过来都行,可偏偏是赢家。就算你豁出去和赢擎苍翻脸,辛晴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女人。当年她能守住赢氏三年,这样的女人不是小白兔。”

    “我没想过。”温品堂看着他,“我从来没有想过打破她的幸福,只要她能继续微笑下去,我会一直远远看着。如果哪一天,她唇边的微笑消失了。那么我会做那个让她再次微笑的男人。”

    温品堂缓缓往卧室走去:“都说完了,我去洗澡,走的时候把门关好!”

    “如果你想接近她,有一个办法至少事后,你们能做朋友。

    林暮生心里沉甸甸的出了酒店,还没等他回过神,就听到一声刹车,他的车一个大掉头从身边扬长而去。

    “郑格格!”林暮生追了几步,发现车已经开没影了。他暗骂了一声,该死,这个女人搞什么。拦了辆出租车追了上去。手机上有汽车的定位系统,他发现车最后停在医院门口。

    她得急病了?还是来看病人?不管是哪一种突然离开都不正常,林暮生站在医院门口,皱着眉头拨通郑格格的电话,对方却已经关机。

    没办法,他只好进了医院,值班护士说刚刚有个女人去了重症区的监护病房。林暮生出了电梯,就看到郑格格举着凳子狠狠的往一个男人身上砸去,旁边还有两个女人,其实一个年轻的尖叫道。

    “郑格格你个贱女人,竟敢打自己的父亲?!”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