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四章自作自受的郝圆

    “你什么意思?”郝圆冷眼看着黄麻子。.

    黄麻子就是那天绑架郑格格的老大,此刻整个人颓废的坐在沙发上。他后悔的不得了,这几天他的手下都失踪了,道上混的人失踪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多半都已经死了。

    要不是他表弟让他藏在这个地下酒吧里,恐怕他也早没命了。现在看到郝圆还敢来,憋屈了几天的火一下爆发出来。

    “你个贱人!”

    啪,他抬手给了郝圆一耳光。

    “你不是说那个郑格格无权无势吗?你不是说就算玩死她,也有你兜着吗?老子的兄弟全都死了,你现在拿什么给我兜着?啊?”

    郝圆捂着脸,满眼震惊。原本因为被打的愤怒都被黄麻子的话压下去了,“你说什么?都死了?什么意思?”

    “意思是老子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现在整个道上的人都在找我,妈的,都是你个婊子害的!”黄麻子一把掐住郝圆,“你赶快想办法送我走,不然我就把你干的那些人都抖出去,到时候我们谁也别活。”

    “咳咳你你放手。”郝圆挣扎了几下推开他。

    黄麻子拿出手机:“看见没,这些录音文件,都是你以前找我时我录下的。”他随手点开一个,郝圆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她惊恐的摇着头,“不你这是恐吓!”

    “哈哈哈!”黄麻子满眼狰狞的看着她,“恐吓?你做的那些事,哪一个不比恐吓严重。老子没时间跟你墨迹,明天天黑前找船送我走,还要给我1000万现金。”

    郝圆瞪大了眼睛吼道:“你疯了?这么短时间我去哪找那么多现金?”

    “那是你的事。”黄麻子晃了晃手机,“天黑之前我走不了,这些录音就会发到记者手里,到时候我看你有多少钱来给自己脱罪。”

    郝圆离开后,林暮生接到了手下的电话。

    “沈家人送的信?”电话那边,手下告诉他,沈公子的手下说了郝圆和黄麻子见面的事情。

    林暮生挑了挑嘴角,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吃了人家几天饭,就算是回报吧。

    “既然如此,这个人情我们欠了,明天你们这么做”

    同一时间,万倾思也得到了消息,他正在给阿莎擦头发,阿莎听完以后沉思了片刻,然后一脸诡异的开口:“你说,林暮生和郑格格有没有可能?”

    “唔,如果郑格格喜欢林暮生的话,我可以帮帮她。”

    阿莎斜了他一眼:“你所谓的帮帮她,不会是给林暮生下药,然后把他们俩个关在一起,过后逼着林暮生负责吧?”

    万倾思低头亲了她一口:“不愧是我的阿莎,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呵呵!”阿莎推开他,“我完全没这么想。”然后又警告似的说,“你想想就算了,绝对不能这么做!林暮生是什么人啊,就算是跟郑格格上了床,他也不会负责任的。”

    “嗯,我知道了。”万倾思点点头,心里却不这么想。

    如果真到了那种时候,林暮生为了不让阿莎生气,也会给郑格

    格一个交代的。当然,前提是郑格格要喜欢上他才行。万倾思突然觉得最好是让林暮生也爱上郑格格,这样就少了个男人围着阿莎转了。

    “我其实不希望郑格格喜欢上他。”阿莎突然说了句,“林暮生是三合会的老大,他的世界不适合郑格格。”

    万倾思放下毛巾,把阿莎抱起来:“该吃宵夜了。”

    “你不吃吗?”看到桌子上只有一双筷子。

    “哦,我的那份要去床上吃!”万倾思笑的一脸魅惑。

    阿莎把拖鞋丢到他身上:“万禽兽。”

    郝圆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最后她偷偷买掉了生日时父亲送她的房子。幸好那房子地段好,非常抢手,当天早上交给物业,下午就卖出去了。

    至于船,她不敢再跟道上的人打交道,决定用她一个朋友的游艇送黄麻子走,这样还安全,对外就说自己出海散心去了。

    晚上黄麻子上了船,数清了钱才松了口气:“你把我送到海港城再回来。”

    “可以。”郝圆咬了咬牙,“以后我们就两清了,你先把录音删掉。”

    黄麻子打开手机,让她看了两眼,然后丢到海里:“你放心,没有备份。”他拍了拍手,拿起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等天一亮,他就彻底摆脱s市的这些人了,1000足够他挥霍一阵子,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他看了眼开船的郝圆心里得意的想:到时候还可以继续威胁这个女人。

    海风吹过郝圆穿的薄纱上衣,露出一截肌肤。黄麻子突然觉得小腹一阵燥热。他站起来走到郝圆身边,透过衣领可以看到高耸的两个半球。

    “你干什么?”郝圆叫了一声,推开他的手。

    黄麻子一把扯开她的上衣:“走之前,让老子干一发吧!”

    郝圆惊慌的捂着胸口:“你别乱来,钱你也拿了,你要是敢动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等我上了岸,你去哪找我?”他把皮带抽下来,“来,听话,老子让你舒舒服服的!”

    郝圆转身就往甲板上跑,黄麻子几步追上她,用皮带将她的手牢牢绑在头顶上,在她挺起的胸脯上乱亲了几下:“靠,早就想上你了,这么大的胸不就是让人上的吗!”

    他一边捏,一边坐在郝圆的腿上,把两个人的裤子脱掉。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找人杀了你!”郝圆不停的挣扎,无意中还踢了黄麻子一脚。

    黄麻子狠狠甩了她几个耳光:“操,装什么装?老子见过你跟男人在厕所里干,老实点,不然别怪我一会操死你。”

    郝圆被打的昏沉沉的,等她反应过来时,黄麻子已经在她身上开始动了,渐渐的她有了感觉,嘴里也开始哼哼起来。黄麻子见状,骂了声婊子,便更加用力了。

    等郝圆双腿缠着男人的腰,配合着时,船舱里突然出现几个人,拿着相机对着他们拍起来。

    黄麻子被这一吓,直接都交代了,哆嗦的站起来:“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谁

    知道那些人拍完照片,转身就跳下船,开着一艘快艇离开了。

    “完了,完了”郝圆穿好衣服,狼狈的趴在地上,“他们一定会把照片发给记者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她猛的扑向黄麻子,一边打一边尖叫。

    “都是你!都是你个畜生,你害死我,害死我了。”

    黄麻子一脚把她踹到地上:“滚开,和老子有什么关系。”

    第二天郑格格回到了剧组,阿莎之前说她感冒了,剧组的人见到她,也只有少数几个打了个招呼。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反应。因为在大家眼里,郑格格高傲,又自大,还目中无人。

    “你看看,我是花瓶,你是自大,我们俩个正好一对!”阿莎看着那些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想什么。

    郑格格笑了笑:“世人不都是这样吗?永远只看到那些漂亮可爱的东西,至于华丽的外表下那些腐朽的真相,谁会去探究呢?”

    看到阿莎因为她的话沉思,郑格格又说,“对了,林先生走了。”

    “嗯,他昨晚和我说了。”阿莎见她眼神闪烁,问道,“怎么?他欺负你了?”

    郑格格赶忙摇头:“没有,没有,就是他好像还要回来住。”

    昨晚林暮生走的时候,带走了她做的几个小菜,其他东西都没动,郑格格有点吃不准他什么意思,难道还要回来?

    “呵呵,你别理他。”阿莎眼底亮了亮,“你要是不想他住,我就告诉他。”

    “别别。”郑格格吓坏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唉,反正我真没有不让人家住的意思。”

    阿莎耸了耸肩膀:“我知道!你呢,安心住着,至于林暮生呢,别管他,估计要好一段时间才回来的。”

    中午,当黄麻子从海港城偷偷上岸后,没高兴多久,就被一群人围住了。

    他看到最中间的那个男人时,眼睛瞪着正要说话,就被一枪爆了头,血很快染红了地面,还有他手里的那一袋钱

    “喂,人我解决了。”林暮生坐在车里给万倾思打电话:“你为什么不让我动那个女的?”

    万倾思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不到时候,我还有用。”

    “随你吧!”林暮生撇撇嘴,“对了,照片我交给你的人了。”

    “知道了。”万倾思顿了下又说,“没事你就别来了。”

    林暮生呵呵了两声:“你放心,我很快就去看你!”说完把电话挂断,丢到一边。

    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他想到今天早上吃的小菜,啧啧嘴,嗯,等我把郑格格的菜吃完了,就回s市去!

    “卡!”导演冲着郝圆喊,“你怎么回事?又站错机位了。”

    郝圆揉了揉眉头:“不好意思导演,我今天有些不舒服,让我休息十分钟。”

    会到自己的休息椅旁,郝圆拿起手机一屁股坐下来,她想看看网上有没有什么新闻,结果发现有一封未读邮件,点开以后只看了一眼,马上脸色煞白,差点把手机丢出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