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六章哪里来的赢心?

    “你说你看到了我?”阿莎摸着自己的脸。

    林暮生点头:“你真正的样子。”

    万倾思和阿莎沉默了片刻,万倾思又问了一遍:“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一个和阿莎一模一样的女人?”

    “不。”林暮生看着他,“是另一个赢心。”

    阿莎被绕晕了,瞪着眼睛差点喊起来:“你到底什么意思?”

    林暮生去日本谈生意,在住的酒店里遇到一个和阿莎一模一样的女人,他一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特意跟踪人家近距离看了一次,还就是和阿莎长的一样。

    然后他叫手下去查酒店的登记资料,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那个女人的名字就叫赢心。”林暮生敲了敲桌子:“这要是没问题就见鬼了。”

    万倾思皱着眉头看了眼阿莎:“你不是说有人在国外代替你上学吗?”

    “是婆婆派去的人,化妆之后和我有八分像。而且我走的时候就已经搬出了宿舍申请实习,避免了和学校那些人接触。”阿莎想了想,拿起手机打给陈欢。

    陈欢听了马上派人去查,结果那个替阿莎打掩护的姑娘联系不上了。

    “也就是说,有人绑架了你,然后找人冒充。”万倾思马上找到问题的关键,林暮生点点头同意,“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阿莎有些担心:“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妈已经派人过去了,我们目前只有等。”万倾思挑了挑眉,“既然要冒充你,就一定会回赢家。”

    “那要赶快告诉爹地妈咪。”阿莎站起来,“我们马上回家。”

    林暮生跟着喊:“我也去!”

    万倾思这会不顾上和他计较,三个人马上赶回赢家。谁知道一进门,就看到辛晴一脸呆滞的握着电话。

    阿莎做了个嘘的手势,辛晴马上会意,对着电话那边说:“那你路上小心,我们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辛晴惊慌失措的拉着阿莎:“有一个女人说她是阿莎,声音跟你一模一样。”

    “我们过来就是要说这件事。”阿莎指了指林暮生,“这是林暮生,我朋友。他说在日本见到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连名字都一样。”

    辛晴马上明白过来:“有人冒充你!”

    “怎么回事?”赢擎苍匆匆跑进来,是万倾思在路上给他打的电话。

    阿莎把情况说了一遍,赢擎苍握着辛晴的手,发现她一直在发抖。

    “阿晴,阿晴你别怕,我在这,阿莎也在呢!”他搂紧辛晴,“有什么阴谋咱们都不怕,我们不会分开了,相信我!”

    辛晴哇一声就哭了:“我们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平静的生活,为什么还有人要来破坏,到底是什么人”

    林暮生眼里闪过一抹惊讶,虽然辛晴看起来和阿莎差不了几岁,可是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三十多岁了,竟然还能这么肆意的宣泄自己的感情,可见赢擎苍平常有多宠她。

    “妈咪!”阿莎也搂着她,“你别害怕,爹地说的对,我们都在呢!”

    />

    辛晴的情绪稳定下来,这才发现还有外人在,不好意思的冲林暮生笑了笑:“林先生是吧,不好意思了。”

    “阿姨别客气!”林暮生咧着嘴,“叫我暮生就行。我其实想叫您姐姐,因为您看起来和阿莎差不多大!”

    “呵呵!”辛晴笑咪咪的捂着嘴,“哪里就差不多大了,差十几岁呢!”

    林暮生继续拍马屁:“您很年轻,真的看不出来。”

    赢擎苍打量了林暮生一眼:“三合会的当家?”

    “是,赢先生您好!”

    “你怎么知道阿莎长什么样子?”赢擎苍盯着他,阿莎咳嗽了两声,把她曾经无意中救了林暮生的事讲给赢擎苍夫妇听。辛晴听了眼睛亮亮的感叹缘分神奇。

    而赢擎苍则一针见血的抓住问题的重点:“你小时候见过阿莎,如今她长大了还能认出来,记性不错啊!”

    “晚辈通常对重要的人,都会记的很清楚!”林暮生冲阿莎挤挤眼。

    赢擎苍这种老奸巨猾的男人马上就看出来林暮生的用意,幸灾乐祸撇了万倾思一眼。言下之意:阿莎要被人抢走喽!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万倾思一直在接电话,他表情复杂的看着阿莎,“代替你的人死了。”

    阿莎闭上了眼睛,那个姑娘和她差不多大,是基地培养出来的,如今

    “找到尸体了?”林暮生奇怪的问,“如果有人要用假阿莎来迷惑你们,不可能留着尸体啊!”

    万倾思摇头:“出去做任务的人,会在无法和基地联系时,用特殊的记号留下线索。那个代替阿莎的留下了死亡的标记,我想她现在一定凶多吉少。”

    “你们知道是谁对不对?”辛晴听了这么久,发现他们并没有多吃惊,好像有种终于到了这一天的感觉。

    赢擎苍端了杯牛奶给她:“是赢穆海。”

    “他回来了?”阿莎吃惊道,“他是来给荣丝蔓报仇的?”

    万倾思露出轻蔑的目光:“我看报仇是假,想要辛氏是真。”

    “他有什么资格。”辛晴生气的喊,“根本就不是赢家的孩子。”

    林暮生怀疑的问:“你们怎么知道是他?”

    “肯定是他。”阿莎把赢穆海找药方的事情说出来,“我估计他等不及了,只是没想到会用这种方法。”

    辛晴突然叫了一声,声音颤抖的说:幸好幸好阿莎回来了,不然不然现在”

    赢擎苍不想让辛晴在担心,挥挥手让他们都离开。送林暮生回了酒店,万倾思和阿莎这才回家。

    “不是你的错。”万倾思停好车,拉着阿莎进了电梯。

    阿莎一路上都没说话,万倾思自然知道她是在内疚。

    “我欠她一条命。”阿莎很难过,“她是因为我才死的。”

    万倾思给她放好洗澡水,又把阿莎的衣服脱掉,阿莎死死抱着他不松手:“我不要一个人!”

    “乖,我不走,我把衣服脱了。”

    &nbs

    p;  两个人泡在浴缸里,见阿莎一直郁郁寡欢,万倾思便一点一点的亲吻她的脖子,留下一个个红印。等到阿莎脸开始泛红时,万倾思将她抱上了床。

    阿莎被万倾思翻来覆去的带到最高峰,身体一直飘飘浮浮的,再有没有精力去想别的事了。最后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要不我给你请几天假?”一大早,万倾思见她情绪还是不太好。

    阿莎摇摇头:“呆在家里更胡思乱想。”

    “宝贝,你看着我!”万倾思将人从饭桌上拉过来,“那不是你的错,欠她一条命的是赢穆海,如果你真觉得亏欠她,我们就把赢穆海找出来,然后给她报仇。”

    “我知道。”阿莎靠在他怀里,“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没事!你给我点时间,过几天我就好了。”

    阿莎的心情不好,自然影响到拍摄,她已经很努力的调整自己了,可是那天和辛晴通过电话的假赢心,马上就要回来了!不止是她,万倾思和赢擎苍也在纠结要怎么处理。

    “要想把赢穆海揪出来,就只能暂时认下那个假货。”

    赢擎苍的办公室里,万倾思看着他:“我想,没达到目的之前,她不会动手。”

    “那我也不能让她住进家里,我不能拿阿晴冒险。”

    “那把妈送到我家基地去?”

    赢擎苍不同意:“我不放心她一个人。”

    “那我们再想想还有什么方案可行。”万倾思不会逼着赢擎苍同意,如果换成是他,也不会让阿莎身边存在一点点危险的因素。

    阿楠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时候犹豫的开口说:“我觉得,如果他们的目的是辛氏,那么假的小小姐一定会找机会要求来公司。”

    “如果这样最好,放在我眼皮子底下。”赢擎苍想了想,“明天去机场接她,直接回家,让她见见阿晴。这几天我和你轮流在家看着。”

    万倾思皱了皱眉头:“那阿莎”

    “你别忘了,谁都知道你是阿莎的未婚夫。”赢擎苍瞪了他一眼,“她既然冒充阿莎,就一定会把你当成她男人。”

    “好恶心。”万倾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沉了下来。

    阿楠看着他们:“那明天我和阿澈去接她,小姐那边不会露馅吧?”

    要让辛晴假装那个假货是阿莎,估计有些困难。

    晚上回去,赢擎苍跟辛晴说了下他们商量的结果,辛晴一口答应,并且再三保证!

    “你放心!我会好好演戏的。”

    赢擎苍叹了口气:“要不,我送你去陈欢那住几天?”

    “不要!”辛晴拒绝道,“你别小看我啊,当年你装失忆的时候,我不是也配合的很好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自己装成一个慈母的。”

    点点头,赢擎苍亲了她一口:“没有必要刻意做什么,凡事就顺着她来,估计他们得到的资料也就是我们多宠爱阿莎什么的,我们就当一对溺爱的父母就好。”

    “我明白!”辛晴得意的笑,“这样她才会尽快露出狐狸尾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