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二章就是要跟你抢

    不管温品玉怎么出价,万倾思都没理他,阿莎喜欢的东西,一定要拍到的。所以,最后那盒玉针的成交价格让很多人都咋舌。当他们看到万倾思拿到后,就给了身边的玫景时,更惊讶了。

    而旁边的赢擎苍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还好奇的看了两眼。

    从拍卖开始,温品玉除了针对万倾思的这次叫价外,其他的都是叫几次就不跟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买什么。直到一个清朝的檀香木梳妆盒出现时,温品玉和前几次一样,也叫了价。

    大家也没在意,然后玫景突然举了下牌子,倒是让人多看了她几眼。

    “你喜欢?”万倾思问,赢擎苍夜看着她。

    阿莎嘿嘿两声:“唐悦喜欢这个。”

    她刚刚就注意到,唐悦的那本资料册子一直翻在那一页,肯定是想要这个梳妆盒。

    “你们别管,我自己叫!”阿莎说完又举了次牌子,“我们刚刚花了那么多冤枉钱,我要让温品玉也吐一次血。”

    温品玉的确已经要吐血了,他之前每次都叫价,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目的,不想像万倾思一样,只在拍卖那盒针的时候才开口,一看就是心头好。

    结果他没想到玫景那个女人竟然和他抢?

    “玫景那种女人怎么也有这么高的品味,别怕,我一定给你买下,她不配用这么好的东西。”温品玉不相信阿莎是故意的,他认为阿莎也看上了这个梳妆盒。

    唐悦微微皱了皱眉头,她怎么觉得玫景是故意的可现在绝不能开口提醒温品玉,因为她真的喜欢这个梳妆盒,而且她怎么能输给玫景。

    “哼,我就不信万倾思舍得给她花那么多钱!”温品玉咬了咬牙,又举了次牌子,这已经比刚刚那盒针的价格还贵了。然后他就看到玫景冲他笑了笑,把手里的牌子丢到一边去了。

    当拍卖师宣布成交时,万倾思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温品玉不是傻子,他马上发觉自己被骗了,那女人是故意抬价的。气得捏了捏拳头,却奈何不得。

    “品玉”唐悦发现他脸色不对,趁机道歉,“都是我不好,早知道这么贵,就应该让给玫景。”

    “胡说,你喜欢的东西怎么能让给那种女人!”温品玉搂着她往门口走,“你放心,那点钱我还不放在眼里。”

    看着唐悦一脸幸福的离开,阿莎撇撇嘴:“也不知道她怀孕没有,再不快点,温家可就要出手了。”

    “你怎么知道温品堂要对付她?”赢擎苍觉得自家纯洁可爱的女儿已经被万倾思带坏了,竟然知道这么尔虞我诈的东西。

    阿莎赶紧指着万倾思说:“寻寻告诉我的!”

    赢擎苍正想骂他,万倾思就先一步站起来:“走吧,回去了。”气得赢擎苍只来得及说了句:“没事回去看看你妈咪!”

    拍卖会结束后没几天就过年了,因为沈霸天舍不得孙子,张宓也舍不得孩子,所以他们一直住在纽约,今年便邀请赢擎苍和辛晴去纽约过年。

    “你和爹地去吧,我和寻寻哥留下。”阿莎吃着布丁歪在沙发里说。

    辛晴叹了口气:“你说你好好的非要变张

    脸回来,现在多不方便!”

    “我公公婆婆要来呢!”阿莎看了眼一旁对着电脑鼓捣的望望说,“你去不去?”

    望望头都没抬:“去。”

    赢擎苍从书房出来,走到辛晴身边亲了她一下:“安排好了,我们明天一早走!”然后他皱着眉头对阿莎说,“你干爸和干妈很想你,他们的儿子你也没见过。”

    “明年!明年我一定去看他们!”阿莎举手发誓。

    结果第二天赢擎苍一家走后,万老板他们却没来。

    “六六昨天晚上突然昏睡了。”万倾思皱着眉头,他当初就不同意给小六打针。

    阿莎吃了一惊:“她都七岁了,才发生排斥反应吗?”

    “我们回基地过年吧?”万倾思抱着她,“我不放心六六。”

    阿莎马上点头:“好,我们先去买点东西,然后回基地。”

    一年四季的热带小岛上,直升机缓缓降落,小花第一个蹦下来,她已经快一年没回来了,对她来说基地就是家,现在回家了,自然兴奋的不得了。

    “慢点。”万倾思扶着阿莎下了飞机,万一和万二跟在后面。

    树上跳下来一个年轻男人:“少爷,小姐,老大和夫人在医疗室!”

    “我知道了。”万倾思看了他一眼,“万四,飞机上有给大家带的礼物,你和万一万二去搬下来。”

    万四高兴的冲着阿莎咧嘴:“谢谢小姐!”礼物这种事情肯定是可爱的小姐准备的,他们家少爷才不会想到。

    医疗室,一个小女孩躺在金属床上,陈欢拉着她的手趴在一边。万倾思和阿莎一进来,万老板就对她们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你妈守了一夜,刚睡着,别吵醒她。”

    阿莎点点头,悄悄走过去。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陈欢动了动,抬起头来。

    “阿莎!”她一把抱住阿莎哭起来:“六六睡了一天了,还不醒,要是她醒不来怎么办?呜呜呜”

    “不会的,不会的!”阿莎赶紧安慰她,“当年望望睡了三天都醒了,六六也不会有事的。”

    陈欢摇了摇头:“望望那会还发烧,现在六六什么特征都没有,就是醒不来。”

    “妈,你勒着阿莎了,快放开。”万倾思把阿莎搂回自己怀里。

    万老板端了杯牛奶递给陈欢:“喝了,你都一天没吃饭了。”

    “你个不孝子。”陈欢接过牛奶,瞪着万倾思。

    阿莎摸了摸小六六的脸,白白胖胖的包子脸软嘟嘟的,长长的睫毛紧紧闭着,可爱的不得了。六六的性格很好,一点都不像万家的人。

    没有万老板的面瘫脸,也没有寻寻的毒舌,更不像陈欢那么暴力。

    “肯定没事的,你看六六就跟睡着了一样,等她睡够了,自然就醒过来了!”阿莎认真的说,然后她看到万老板的眼色,便拉着陈欢的手,“走,我饿了,你陪我吃饭!”

    陈欢不想离开,正要说话,万倾思

    来了句:“你有眼角纹了。”

    如果你不是我亲生儿子,我早就毒死你了!陈欢悻悻的看了万倾思一眼,跟着阿莎去吃饭了。

    大年三十晚上,万倾思特地带着阿莎去海边放烟花。阿莎原本是不想去的,她觉得六六没醒来,放烟花也没意思。结果万倾思说。

    “六六最喜欢漂亮的东西了,没准听到烟火的声音就醒了。”对于他这种无稽之谈,谁也不信。结果烟火放到一半,万一就跑过来说六六醒了。

    两个人跑回医疗室,就看到六六坐在陈欢怀里,看到他们一脸的迷茫。

    “她怎么了?”万倾思发现妹妹不对劲。

    万老板沉着脸:“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阿莎跑过去盯着六六。

    陈欢说:“也不是不记得了,就是唉。”

    “这是哥哥和姐姐?”六六脆生生的问道,陈欢点点头,“嗯,这是你哥哥万倾思,还有他从小养大的媳妇阿莎。”

    六六点点头:“哥,姐!”

    “要叫嫂子。”万倾思皱了皱眉头。

    六六嗯嗯点着头,嘴里却还是说:“姐,我是不记得了,可我记忆里有你们的模样,我知道你们是我的家人!”

    看到万倾思黑着脸,陈欢得意洋洋的道:“六六叫的对,阿莎就是姐姐!”

    阿莎则担心的看着六六,她觉得这个家唯一正常的孩子也要不正常了

    六六从医疗室出来以后,就捧着个电脑开始看。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她在看动画片,结果阿莎无意中瞅了一眼,发现她看的都是化学符号,那些算式还有各种x和y阿莎完全不认识。

    “六六是天才!”陈欢给了她一份错误的试验报告,六六只用了三分钟就找出了问题。

    万倾思很满意的说:“我的妹妹自然是特殊的。”

    “她好像只对生物学和化学感兴趣。”万老板在给阿莎的脑波做完扫描后说,“其他的都正常。不,有一点不正常。”

    阿莎担心的问:“什么?记忆吗?”

    “她之前的记忆都没有了,但是这不要紧,她潜意识里是有印象的,就像你们,只要告诉她,她就会承认。”陈欢看着拿着试管摆弄的六六,表情有些纠结。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万倾思追问。

    万老板瞟了他一眼:“情商值是零。”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六六在为人处世方面可能有些问题。”陈欢给她解释,“比如,正常人看到夫妻吵架,一定会劝和,而六六则会说离婚吧!”

    阿莎明白了,意思就是靠本能活着的孩子。

    “这没什么,我女儿也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万老板觉得这完全不是问题。

    万倾思显然也这么觉得,所以他决定带阿莎回家去过二人世界。

    结果,第二天岛上来个让阿莎非常意外的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