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四十一章你可以选择两种夜生活

    网上很快有人贴出了那天的事情,还配上了当时唐悦被烧伤时的照片。冰火!中文 ..虽然没有直接说是阿莎干的,但是话语分明就已经把她当成了凶手。很快,记者也在医院采访到了唐悦。

    “我希望大家可以给玫景一个机会,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我们之间还是好朋友!”

    阿莎关掉电视,扭头对身后的万倾思说:“如果你不是早就认识唐悦,你会被她的外表欺骗吗?”

    “只有温品玉那种白痴才会觉得她好。”万倾思捏了捏她的脸,“她这种演技,我一眼就看的出来。”

    “我觉得温品堂也不会被她骗。”阿莎突然想到那个儒雅的男人,“一个妈生的,智商的差别真大!”

    万倾思瞟了她一眼:“你好像对他印象很好,嗯?”

    这个嗯字让阿莎激灵了一下,在心里阴谋论了一番才说:“是啊,和我爹地很像啊!”

    我都把人放到长辈上去了,你应该不会吃醉了吧!

    “这点你和晴姨倒是一样,她好像对温品堂的印象也很好。”万倾思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阿莎睡衣里。

    阿莎正想问她妈咪觉得温品堂怎么样呢,感觉到胸口一热,人就被抱起来坐到了男人的腿上。她抱着万倾思的脑袋:“别在这,去床上!”

    “好,换个地方!”万倾思抱起她快步走到餐桌旁,将人放在上面。

    阿莎一只手支着桌面,一只手推开他的脑袋。睡衣已经散开,雪白的两条腿搭在桌边,那模样美艳的像个妖姬。

    “宝贝,你好美!”万倾思压上来,将小丫头的呻吟声吞入腹中。

    迎合着男人释放了第一次,阿莎又被抱进卧室,直到后半夜万倾思才放开她。

    “明天再洗澡!”男人咬着她的耳垂,将人抱在怀里睡觉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醒了?饿不饿?”万倾思从浴室走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

    阿莎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一周做一次,可以做一晚上。二是每天都做,只能要一次。”

    “呵呵!”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万倾思心都酥了,掀开被子就又想钻进去。

    谁知小人儿比他动作更快,跳起来就冲进浴室,关上门还在里面喊:“赶快选,不然以后都别做了!”

    “我要求把两个选择综合一下,每天都做,次数不限!”万倾思靠在门口说,里面传来水声,显然人家已经不打算理他了。

    阿莎洗完澡,万倾思已经叫了午餐。

    “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万倾思帮她拉开椅子摇头:“不了,晚上有个慈善拍卖会,我们一起去!”

    s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尤其是清末时期这里是很多外国人定居的场所。无形中促进了这个座城市的发展,改革开放初期便成了经济特区,这座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国际大都市,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繁华的落幕与交替。

    几个月前,有一个海外商人投资失败,回

    s市拍卖祖宅和家族几代的珍宝。祖宅已经被政府买去,而剩下的那些古玩奇珍会采用拍卖的形式出售。

    “你看这个。”万倾思指着拍卖资料上的一个玉制的盒子,阿莎仔细看过说明后露出惊喜的目光,这盒子里竟然是二十四支银针。

    “李时珍用过的?”阿莎皱了皱眉头,“他们怎么不说是华佗用过的!”

    万倾思笑着捏了捏她的手:“不管是谁用过的,我就是觉得漂亮。”

    “嗯,的确漂亮!”阿莎摸了摸图片,上面的金针顶端是用羊脂白玉制成的,就算没有什么历史价值,光是针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见她喜欢,万倾思把脸凑过去:“亲我一下,我就买来送你!”

    “我可以自己买!”阿莎嘟着嘴。

    “你要刷卡?不怕你爹地发现?”万倾思有恃无恐的看着她,“快点,亲一下!”

    阿莎准备亲他脸一下,谁知道刚一抬头就被男人捏住了下巴,唇上一热,舌头就被万倾思缠住了。

    周围都是些名媛富商,见到二人旁若无人的热吻表情不一。名媛们眼里划过妒忌和鄙视的目光,男人们倒是比较镇静,他们这个圈子里,玩的疯的当众做一场的都用,亲个嘴不算什么。

    可是有人不干了,赢擎苍一进来,就看到自家的宝贝女儿正被万倾思抱着亲,当场就吼道。

    “万倾思,你个死小子在干什么?”

    阿莎吓了一跳,差点从座位上掉下去。万倾思抱住她,凉凉的看了眼走过来赢擎苍:“我以为你不来了。”

    今天的拍卖品里,有一条据说是慈祥带过的碧玺项链,赢擎苍一定会拍下送给辛晴的。

    “赢赢先生。”阿莎捂着脸,不敢看他。

    赢擎苍哼了一声,目光落在万倾思身子:“大庭广众的,你就敢亲她!”

    温品玉和唐悦坐在不远处,幸灾乐祸的看着这边。在旁人眼中,就是万倾思和别的女人公开亲热,惹怒了未来的岳父。温品玉有些得意的说:“看来,不用我出手,玫景就完了。”

    “可是我见过赢先生和她吃饭。”唐悦不这么认为,如果赢家讨厌玫景,应该早就动手了。

    温品玉笑了笑:“你不是说在学校的时候赢心很听万倾思的话吗,赢擎苍那么疼女儿,估计不想把事情搞大,真要是和万倾思翻了脸,赢心回来了,他去哪找个老公给她。

    “这倒是。”唐悦点点头,“赢心很爱万学长的。”

    万倾思淡定的说:“你快坐下,大家都看着呢!”

    赢擎苍扫了眼周围,人们赶紧收回目光,赢家在s市只手遮天,不是能得罪的起的。万倾思和玫景这么高调,可是报纸上很少针对他们俩报道什么,正是忌讳赢家。

    “爹地!”阿莎小声叫了声。赢擎苍想伸手摸摸她的头,万倾思斜了他一眼,“注意影响。”

    脸一黑,赢擎苍恨不得一脚踢死隔在女儿和自己中间的死小子。

    “赢总!”温品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旁边。“晚辈虽然不在s市,但也听过关于赢小姐和万

    先生的事,现在这种情况,晚辈都替赢总生气。”

    他见赢擎苍一直没发作,便决定过来加一把火。坐在远处的唐悦正掩着嘴,偷偷露出得意的笑容盯着这边。

    “我们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谁料到赢擎苍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说:“和你哥哥一样,自以为是。”

    温品玉脸一变,想说什么又忍住了,瞪了玫景一眼转身离开。

    “小心点这个人,他好像很恨阿莎。”赢擎苍对万倾思说,“再让阿莎出意外,我就把她接回家!”

    万倾思看了他一眼,岔开话题:“温品堂没再找过你?”

    “找过。”赢擎苍一脸烦躁,“那个家伙要是再敢来,我就让他躺着离开。”

    “他是温家的人,撕破脸对赢氏没什么好处。”万倾思提醒他。赢擎苍嗤笑了一声,“那要看他想要什么了,有些东西不属于他,他非要窥视,就得付出代价。”

    阿莎一直没吭声,一是因还在害羞,二是怕别人看出什么,此刻听着俩个说话,终于忍不住小声问:“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你管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好好看看拍卖资料,想要什么一会爹地送你!”赢擎苍偷偷拍了拍阿莎的手,万倾思马上说,“我送!”

    “你要是送阿莎,我就送晴姨东西。”他一句话堵住了赢擎苍的嘴。

    阿莎偷偷在一边笑,好像从小爹地就说不过寻寻哥

    她突然想到,有个这么强大的孩子多好呀,回头问问婆婆等她怀孕的时候是不是也能打一针!

    “品玉,别生气了。”唐悦温柔的安慰身边的男人,“我想赢先生一定觉得那是家丑,所以不想别人知道。”

    “我以为他会把玫景赶出去,没想到他竟然允许那个女人留下。”温品玉实在不理解赢擎苍的行为,难道他允许自己的女婿在外面有女人?

    唐悦笑了笑:“也许他私下会有动作,我们不知道而已。”

    “对!”温品玉点头,“一定是这样,估计他是想等赢心回来再做打算。”他搂着唐悦,低头在她唇边亲了一下:“再等等,等到赢心回来,赢家动手的时候,我会让玫景跪在你面前求你原谅!”

    唐悦娇羞的一笑:“嗯,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也别太为难她了。”

    “你呀!”温品玉心疼的说:“就是太善良了!”

    这场拍卖会来的都是有钱人,赢擎苍拍那条项链时,没有几个跟他叫价,大家都知道赢夫人对这种东西一向喜爱,谁也不会去触赢擎苍的眉头。

    倒是轮到万倾思时,温品玉跟他杠上了。

    “你喜欢这个?”赢擎苍问阿莎,“你要盒针做什么?”

    万倾思一边举牌,一边说:“她喜欢,摆着玩都好。”

    “唔,那就接着喊。”赢擎苍看了温品玉一眼,“和温品堂比,差太多了。”

    阿莎看到唐悦得意的冲她笑了笑,她扫了眼唐悦手里的拍卖资料,抿了抿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