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四十章唐悦被烧伤

    事后,阿莎也问过那天吃饭的事情,可惜万倾思和辛晴都没说出个所以然,赢擎苍倒是说了两句。

    “少提那个姓温的,以后他再来谁也不许见!”

    大概是年底都比较忙,温品堂没有再来s市,而阿莎要参加电视台的一档明星美食节目,也忙的焦头烂额,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做饭。

    “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节目,我觉得那个讲化妆美颜的也不错啊!”周娜对阿莎选这个节目耿耿于怀。

    阿莎正在网上选购盘子,她觉得美食一定要美器盛才行。听到周娜这么说抬起头来:“因为我想学做饭啊!不是说电视台为了这个节目请了米其林餐厅的大厨吗?”

    “你想做给老板吃啊!”周娜明白了,夸奖她,“那你要好好学,绑住一个男人胃和绑住他的心同样重要。”

    这话传到万倾思耳朵里,他一边感动,一边担心。万一被烫了怎么办?切到手怎么办?可是他也不能阻止阿莎的热情,每天下午都往厨师那跑。

    就连圣诞节赢擎苍要带辛晴出国过生日她都没去,反正每年这个时候赢擎苍最喜欢的就是和辛晴单独在一起。辛晴打电话来问她去不去的时候,正好那几天要参加节目录制,所以阿莎连理由都不用找。

    节目在元旦那天播出,是现场直播。前一个小时,分别介绍五位明星这段时间的学习情况,然后她们要在现场分别做四道菜和一个汤。

    “好久不见!”在后*台等着上场时,唐悦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阿莎打量了她两眼,竟然只画了淡妆,连往日爱用的香水都没有用,整个人倒显得像个小女生了。

    “看上去过的不错,听说温二少还没回京城?”

    “他不肯回,我有什么办法。”唐悦笑了笑,“倒是你,过了年赢心就回来了,到时候如果星光不要你,就来天娱吧!”

    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其他几位明星,阿莎放低声音道:“看来,你是打算母凭子贵了,那我就祝你一举得男。看到唐悦脸变了变,阿莎接着说,“不过你要小心,别到时候人家只要孩子不要妈。”

    “你怎么知道我”她捂住嘴,看了看周围,“你听谁说的?”

    阿莎嗤了一声:“还用说吗?你不化妆,不喷香水,还不是为了准备怀孕。”

    哼,唐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至少我还有机会,你就是怀了万倾思的孩子,也别想他娶你。”

    “这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想想怎么生个儿子吧!”阿莎看到工作人员对她们招手,拿着自己带来的工具箱往台上走去。

    一共六位明星参加这个节目,比赛规则为两人一组同时做饭,然后由现场观众来决定谁的好吃。胜出三名,最后再比一次,得出第一名。

    阿莎跟李碧儿一组,就是之前顶替安如的那个女演员。她们前面是两位男明星,分出胜负之后,就该她俩上场了。两个人相视一笑,开始做饭。

    万倾思就坐在嘉宾席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女人。阿莎做的四道菜分别是:菠萝咕咾肉,锅塌豆腐,松

    鼠桂鱼和烧竹笋,还有一个甜汤。都是家常菜,但却是自己和万倾思最喜欢吃的。

    两个小时过去,主持人宣布结束。李碧儿显然走大气路线,做的都是大菜,结果以几分之差输给了阿莎。她也不计较,笑嘻嘻的尝了阿莎的菜之后,直呼好吃。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组,唐悦和一个模特。阿莎从台上下来时,唐悦和她擦身而过,冲着她露出个诡异的笑容。阿莎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唐悦是什么意思。

    然后很快,她就知道了。

    唐悦炒菜的时候,火一下窜了老高,整个锅都烧着了,锅里的油又催化了火,扑向唐悦的脸,她尖叫了一声,用胳膊挡了下。主持人和工作人员快速冲上来,扑灭了火,坐在嘉宾席上的温品玉已经跑了上来。

    “悦悦!”唐悦正把胳膊伸进水槽里,上面被烫伤,起了一排水泡,红肿一片。她痛的眼泪直流,“品玉,好痛!”

    温品玉抱起她怒视着主持人说,“这绝不是意外,你们赶快查,然后给我个交代。”莫楠这个时候也跑上来,“你先送唐悦去医院,我留在这查。”

    现场的观众很快就被清了出去,莫楠打了个电话,没一会,警察和专业人员就到了。

    “火塞被拔掉了。”那个工作人员检查之后说,“所以炉子的火会突然不受控制,是人为的。”

    警察这个时候问道:“上一个使用的是谁?”

    大家都看向阿莎。

    阿莎冷笑了一声,她低估了唐悦,没想到她能对自己都这么狠。不惜牺牲自己来陷害她。

    “你们怀疑玫景?”万倾思扫了众人一眼,“证据呢?”

    莫楠迎上他的目光:“她在唐悦之前用过这个炉子,只有她有机会动手脚。”

    “动机呢?”阿莎看着他,“我干嘛要害她?”

    万倾思捏了捏阿莎的手,站在她身前:“随你怎么说,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

    “万先生,我们可以查查玫景小姐的包吗?”开口的是个警察,“就像你说的,凡事要讲究证据,我们只要找到火塞,看它在哪就行了。”

    阿莎还没来得及开口,已经有警察把她的包从后*台拿过来了,小花沉着脸跟着后面。

    “没有。”那个警察摇摇头,“我检查过了,没有火塞。”

    莫楠皱了皱眉头:“这可怎么办?”

    “把所有人刚刚在台上的人包都拿过来,通通检查一遍。”另一个警察看起来是队长,他说完后其他俩个警察就匆匆跑去后*台了。

    很快,其他几个明星,包括主持人的包都拿了上来。两个警察继续开始仔细检查,突然其中一个大叫起来:“我找到了,在这里!”他手里举着个钉子似的玩意。”

    “这?”莫楠有些惊讶,“这是唐悦的包啊!”

    一时间大家都楞住了,唐悦的包?她自己烧自己?

    没人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了。

    />

    那个队长显然是老油条了,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众人:“既然如此,还是等唐小姐来定夺吧,没我们什么事了。”说完带着人离开。

    “真是好手段!”莫楠从万倾思身边走过去,冷笑着看了阿莎一眼。

    不止是他,所有人看阿莎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万倾思和阿莎没有多停留,上了车之后,万倾思阴着脸说:“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真想去医院看看她,让她的胳膊永远好不了啊!”阿莎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拿出针在空中比划了两下。

    唐悦这招用的好,她根本没想过让警察带走阿莎。故意拔掉火塞,又故意放进自己包里。让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干的,还诬陷给唐悦。

    因为谁也不会相信唐悦会自己陷害自己。

    “可她什么时候把火塞放进包里的?”阿莎奇怪的问,“她没机会啊!”

    万倾思想了下说:“也许根本就是提前放好的,我估计现场的那个火塞还在她身上。”

    “还是想不通。”阿莎叹了口气,“让警察把我带走,这事才能闹大呀,现在这样,顶多就是今天在场的那些人知道,网上传几天也就淡了。对我没什么影响。”

    万倾思发动车子,一边亲了她一口:“别想了,有我在,没人可以动你!”

    医院里,唐悦的胳膊伤的挺严重,医生给她上来药,要求她留院观察一晚,不发烧的话再回去。

    “品玉,你回去吧!你睡不惯医院的床。”唐悦柔柔的看着他。

    温品玉看到女人苍白的脸,受伤不能动的胳膊,又心疼,又生气。

    “没事,我留下陪你。”他想起刚莫楠的电话,沉着脸说,“警察在你的包里找到了火塞,没办法告玫景了。”

    唐悦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在我的包里?怎么可能呢!”

    “当然不可能。”温品玉咬牙切齿的说,“谁都知道是那个玫景干的,她拔了火塞,又放到你包里。”

    吸了吸鼻子,唐悦留着眼泪摇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来没有害过她啊?”

    “别哭了,她这是妒忌你!”温品玉不屑的道,“你比她漂亮,比她条件好。她如果不是因为有万倾思,在这个圈子肯本混不下去。人蠢就罢了,还这么无耻。”

    唐悦叹了口气:“以后有她的地方,我都尽量不出现好了,这次是胳膊,下一次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怎么能是你避开她呢?”温品玉拉着她的手,“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让你被人欺负。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受委屈的,早晚要她付出代价!”

    唐悦靠近他怀里:“嗯,有你真好!”

    她低着头,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眼中闪着狰狞的目光:玫景,我倒要看看万倾思会不会为了你得罪温家我受了这么大的罪,终于让温品玉认为你在对付我,你就等着他报复你吧!

    我等不急要看看你被男人抛弃的模样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