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三十八章装逼遭雷劈

    温品玉非常生气,他找了评委组把玫景的奖取消,可他没想到万倾思会亲自上去颁奖,并且直接无视了名单,把最佳女配奖给了玫景。 ..

    更让他难堪的是万倾思竟然把唐悦的奖换给了别人。这是裸在打他的脸,他一定要让万倾思付出代价,让他因为一个女人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万倾思,你竟敢私自换人,这件事传出去星光还想不想在圈子里混了。”温品玉气急败坏的看着他,“这就算了,你竟然敢威胁评委把悦悦的奖换给别人,她好歹是你的学妹,你就这么对她?”

    在场都是圈子里的人,之前只知道出了问题,但具体怎么回事并不清楚,此刻听道温品玉说,才惊讶的看着万倾思,他这是真要和温家对上?

    “学长这是真的吗?”唐悦双眼含泪,“真的是你威胁评委,剥夺了我影后的资格吗?就因为玫景不喜欢我?”

    万倾思讥笑了一声:“影后?你配吗?”

    “你”唐悦脸色惨白,她心里清楚这个奖是怎么来的,要不是温品玉买通了评委,她根本得不到。可是就算这样,现在也被玫景毁了。

    温品玉搂着唐悦,目光阴狠的看着玫景:“我真小看了你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无耻,你妒忌唐悦,就用这种卑鄙的方法算计她。万倾思你眼瞎了吗?这种女人你也要。”

    唐悦低着头,没人看见她微微翘起的嘴角。

    而阿莎则一脸惊讶的喊道:“妒忌她?我为什么要妒忌她?她没有漂亮,又没有我演技好!”她看了万倾思一眼,“这重要的是,她选男人的眼光也没我好!对不对?”

    “对!”万倾思笑了笑,阿莎还是一副天真懵懂的模样看着唐悦,“唐悦姐,我早说过让你换个男人了。你看,他废了半天劲给你弄了个提名,却没有获奖。”

    “你在看看我家倾思,我的奖被某些不要脸的人换掉,他都能帮我抢回来,这才是好男人呢!”

    阿莎这番话,让周围的人都愣了愣,他们这才发现,一直以来外界传言的花瓶美人原来是扮猪吃老虎的货。

    温品玉一时怒急,开口便骂:“你这个贱人!”

    “你再说一遍?”万倾思上前拽住他的衣领,唐悦哭的劝阻,“学长,你别这样,快放开!”

    “万倾思!”温品玉哪里挣脱的开,他气的满脸通红,“你敢动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万倾思冷笑的推开他:“那你就问问你大哥,看他会不会放过我!”

    温品玉一愣,就看见门口走进来个熟悉的身影。

    “大大哥!”他叫了一声,然后又指着万倾思喊道,“哥,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收拾他。”

    所有人都挺直了肩膀,看着温品堂慢慢走进来,就连阿莎都忍不住偷瞄了几眼,小声说:“他的气场好强,跟爹地差不多。”

    “那是因为他们都老了。”万倾思面无表情的说了句。

    他们没注意温品堂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

    “大哥!”唐悦楚楚可怜的开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品玉是为了我。如果不是我被人欺负,他也不会”

    温品堂伸出手,打断唐悦的话:“唐小姐的记性好像不怎么好,我记得我说过,我只有一个弟弟,你这句大哥,是在叫谁?”

    “大哥!”温品玉皱着眉头,“万倾思威胁评委换掉了唐悦的奖,摆明了是不给我们温家面子。”

    唐悦在旁边点点头,哀怨的看了眼温品堂:“我无所谓,难过的是让品玉这么难堪!”

    温品堂扫了眼万倾思和阿莎,正在温品玉得意时,温品堂的目光又放回他的身上:“她的奖,是我换掉的。”

    “什么?”温品玉惊了,唐悦的脸猛的沉了下去,眼中划过一抹狰狞。

    “没听到吗?”温品堂又说了一遍,“我说她的奖是我让评委换掉的。”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阿莎先鼓起掌来:“哎呀!温先生真是好哥哥。”

    “哦!”温品堂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

    阿莎指着唐悦道:“你看,因为你知道唐悦姐的演技太糟了,就算让她得了奖,也会被人的吐沫星子淹死,说她是靠着男人上位的。”

    “到时候一定会连累到温二少,间接影响到温家的声誉!”她仰着脑袋问万倾思,“我说的对不对?”

    万倾思忍着笑点头:“真聪明,说的都对!”

    唐悦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了,恶狠狠的盯着玫景。温品玉气的浑身哆嗦,指着阿莎正要开口。

    “你再敢骂她,就算你哥在这我也能揍死你。”万倾思冷冷的警告他。

    温品堂看了阿莎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阿莎总觉的他跟自己笑了下。

    “行了,事情都清楚了,你也可以跟我回去了。”

    “回去?”温品玉急了,“我不回去。”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跟万倾思算账了,生怕再被送到国外去。

    温品堂眉头轻挑:“我让你回来,是跟这位唐小姐说清楚,让她不要在纠缠你。李家还等着你回去订婚,你不回去,我拿什么向他们交代?”

    “订订婚?”温品玉傻了。唐悦咬着嘴唇,眼泪婆娑的看着他,“品玉,你你走吧。”

    那可怜的模样,瞬间让温品玉心疼起来,他搂着唐悦安慰她:“我说了要娶你的,你放心,我不会和李家订婚。”

    “哥,你不能牺牲我的幸福去联姻。”温品玉非常有气势的拉和唐悦就走,“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看着俩个人离开,温品堂也不拦着,只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马上散开。开玩笑,无意中看了场豪门大戏,明天可有的八卦了。

    万倾思也匆匆搂着阿莎离开,他今晚还有别的安排,不能在耽误时间了。走到车旁边时,却看到一辆车停在那,温品堂的脸从车窗里露出来。

    “恭喜玫景小姐,你演的很棒!”

    阿莎眨眨眼,不知道对方这是什么套路。

    倒是万倾思脸一冷,推着阿莎就上了车,然后转身对温品堂说:“我要是你,这会就把温品玉抓回去,不然等那个女人有了进温家的筹码,你就有的忙了。”

    “呵呵!”温品堂笑了笑,坐在车里的阿莎有种公子如玉的惊艳,看到万倾思瞪了她一眼,赶紧把头缩回去。

    温品堂慢悠悠的开口:“年纪人嘛,总要经历些打击才好,我那个弟弟,就是过的太舒服了,这回就让他自己作去吧。”

    &nbsp

    ;   说完他升起车窗,对万倾思点点头:“什么时候有空,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等到万倾思发动车子,阿莎才凑过去问他:“你和温品堂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什么叫勾搭!”万倾思拍了她脑门一下。阿莎噘着嘴,“那你答应了他什么?”

    万倾思看了她一眼不吭声,阿莎知道他这是不想说的意思,气的靠到车窗边不理他了。

    “唉!”看了眼生气的小丫头,万倾思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他想请你们全家吃饭。”

    阿莎惊讶的瞪圆眼睛:“为什么?”她不认为温品堂那么友好的,想跟赢家做朋友。

    “她知道你是赢心。”万倾思又丢出来一句,阿莎吓了一跳,“那那”

    万倾思拍拍她:“放心,毒女的身份他不知道。”

    昨天温品堂找上他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我弟弟的事情我帮你解决,条件是你说服赢擎苍夫妇再跟我吃顿饭。”他看着万倾思,无形中散发着气势。

    尽管因为年轻,看上去没有温品堂那么有压迫感,万倾思却毫不给他面子:“相信你早就调查了我的真实身份,你觉得一个温家,我会怕吗?”

    “万家的少爷!”温品堂依旧淡淡的口气道,“你身边的玫景,就是赢家的千金吧,呵呵你们年轻人想玩换身份的游戏,我要是现在揭穿了想必就没意思了,是不是?”

    万倾思眯了眯眼:“你威胁我?”

    “不是,我是在和你商量。”温品堂挑着嘴角,一副贵公子的模样。

    阿莎听完后,担心的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冲你来的。”万倾思咳嗽了两声,换来阿莎一个白眼。

    在你眼里是个男人都是情敌

    万倾思显然知道她心里那点小诽谤,亲了她一口接着说:“后来发现他看你的眼神像长辈,我想他估计是要和赢氏合作。”

    “为什么?”阿莎奇怪道,“他不是跟莫家黏糊着吗?”

    万倾思笑了笑,“莫家哪里比的上江家。”

    江家和温家一向疏远,这么多年在军界井水不犯河水,温品堂如果和赢氏合作,就意味着对江家抛出了橄榄枝。这几年,谁都知道江家和赢家有些诡异的关系。虽然外界有很多猜测,但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想脚踩两只船,两边都不得罪。”阿莎突然觉得那个看起来儒雅温柔的人很阴险。

    万倾思皱了皱眉:“也许吧,我会盯着他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温品如不是那个意思

    回到赢家,阿莎发现往常灯火通明的别墅一片漆黑。

    “他们是不是还没回来?”赢擎苍带着老婆孩子也去看颁奖典礼,不过结束后早就离开了。

    万倾思停好车,拉着她开门:“应该不会。”

    然后阿莎就听到漆黑的客厅里传来啪一声,身体的本能反应差点就要防御的时候,灯亮了,成成戴着生日帽,手里拿着拉花站在她跟前。

    “姐姐生日快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