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三章温家来人

    安如的事情最终不了了之,警方给不出交代,医院里也查不出病因来。 ..

    “你给她下的药有期限吗?”万倾思看了眼正吃冰激凌的阿莎,皱了皱眉,“少吃点,下次来身上肚子又疼了。”

    阿莎咬着小勺子点头,嘴里却没停:“三个月她就恢复了,我很善良的!”

    “的确太轻了。”万倾思皱眉。

    阿莎瞪了他一眼:“你怎么忍心伤害一个爱你的女人!”

    “胡说什么?”万倾思掐了她一下。

    还是别说好了,阿莎心想。要是让寻寻知道安如淫意他,估计他马上就冲去把那女人掐死了。其实她也很恶心,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玷污了。原本药效只有一个月的,后来下的重了些。

    这件事自然又惊动了赢擎苍,第二天他就把万倾思召唤过去了。

    “把阿莎送回家了?”赢擎苍没给他好脸。

    万倾思点点头,坐到沙发上,赢擎苍叫他来公司见面,肯定要又一顿骂的。

    果然,赢擎苍板着脸训了他十分钟。

    “我从来没有让女人欺负过你岳母。”最后,赢擎苍得意,又带着鄙视的眼神看着万倾思,“太差劲了。”

    万倾思淡定的说:“我不是已经让她住院了吗。”

    “我想也是你干的。”赢擎苍皱了皱眉,“再有下次你就别想娶阿莎了。”他丢给万倾思一沓资料。

    “那,你的替补我都找好了。”

    万倾思翻了两下:“温品堂?”

    “是啊,他最近会来s市。”赢擎苍指着照片,“长的不比你差,比你有钱,也比你有权。”

    万倾思挑了挑嘴角:“阿莎不缺乏父爱,这个男人太老了。”

    “哪里老了,比我小五岁呢!”赢擎苍继续恶心他,“年龄大了稳重。”

    “有这个功夫,你不如多想想怎么找到药方,治好晴姨。”万倾思扫了他一眼,“你这么闲,你的员工知道吗?”

    刚说完,阿楠就抱着一堆文件跑进来:“少爷,签字!”

    万倾思呵呵了两声站起来:“温品堂突然来,恐怕跟莫楠有关。如果莫楠和温家合作,辛氏会很被动。”

    “去去去,赶紧走。”赢擎苍赶人,“毛头小子装什么装!”

    三月初,气候乍暖还寒。

    辛晴一个人坐在辛氏门口的街心公园里。

    她已经一年多没来过辛氏了,可是今天她想给赢擎苍一个惊喜,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

    阿莎把她送过来就被赶走了,辛晴的计划是给赢擎苍打电话,让他回家,然后等他从辛氏出来,就能看到马路对面的自己!

    可惜天不作美,突然就开始下毛毛细雨,辛晴给赢擎苍打电话也没人接。她只好把轮椅推到树下面去。

    温品堂坐在车里,吴秘书转过头问他:“大少,辛氏到了,要不要打个招呼再上去?”

    “今天不去了。”坐在后面的男人看着车窗外,“先见了莫楠在见赢擎苍,辛氏比莫家厉害多了。”

    &nbs

    p;吴秘书点点头:“好的,那现在回酒店?”

    “等一下,靠边停车。”温品堂突然说。

    辛晴坐在树下伸手接着雨滴,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男人,英俊的五官在迷离的雨雾中显的越发清贵,撑着伞缓缓走到她跟前。

    “要我帮忙吗?”男人的声音也温柔,“雨越下越大了,你家人呢?”

    辛晴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指着对面说:“那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到辛氏门口。”

    温品堂点点头,将伞撑在辛晴头上,然后推着她往马路那边走。辛晴一进大堂,门口的接待小姐就冲出来。

    “辛总您怎么在这?”

    辛晴见她一脸惊慌,笑笑说:“没事,给赢总打个电话。”

    温品堂的的眼底划过一抹暗色,目光投向正匆匆赶过来的男人。

    “阿晴!”赢擎苍跑过来先仔细打量了她一遍,才说道,“刚刚在开会,忘记带电话了。”

    辛晴点点头:“我想给你个惊喜,可惜下雨了。多亏了这位先生,咦?”辛晴发现刚刚推她过来的男人不见了。

    赢擎苍皱了皱眉头:“我先带你上去,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家!”

    “去保安室,看看刚刚的是谁。”他转头交代阿楠,阿楠点点头。

    到了办公室,见没人了辛晴才噘着嘴沮丧的说:“还想给你个惊喜呢,结果反而让你吓着了。”刚刚赢擎苍脸上的慌乱,辛晴看的清楚,他肯定吓坏了。

    “没有,没有!”赢擎苍抱起她,“我很惊喜,真的!”

    辛晴把头埋进他胸口:“我从来没有给过你一个完美的生日。”

    这几年,她的生日赢擎苍都安排的很好,前年带她去葡萄园做红酒。去年赢擎苍学了做饭,穿着兔女郎的衣服亲自下厨,笑的辛晴整晚都肚子疼。

    这个男人用他全部的生命,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辛晴很想让赢擎苍也开心一次。她知道,如果自己能再次站起来,恐怕是对他最好的礼物,可惜她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了。

    “不许胡思乱想!”赢擎苍把她的脸抬起来,“对我来说,能每天看到你,能陪着你,看着你开心,看着你笑,就是最好的礼物。”

    “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如今能相守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福气了!”赢擎苍亲了亲她的额头,“晚上想吃什么?”

    辛晴吸了吸鼻子:“我在家给你做了晚餐。”

    “那太好了!”赢擎苍夸张的大叫起来,“我老婆做的菜比米其林餐厅好吃多了!”

    “哼!辛晴戳了戳他的脸,“瞎说,我喜欢吃餐厅的。”

    赢擎苍亲了她嘴角一下,“那我们今晚回家吃你做的菜,明天我请你去吃大餐!”

    “大少,中午那个坐轮椅的女人就是辛氏的总裁辛晴,赢擎苍的爱人。”

    温品堂揉了揉眉心,“没想到那么年轻。”

    吴秘书点头道:“是啊,据说比赢擎苍小好几岁,哦,对了,她跟您一样大。”

    “她的腿”温品堂想起资料上面那些事。

    吴秘书赶紧说:几年前赢氏一家出去旅游出了车祸,辛晴为了

    救赢擎苍,结果自己的腿瘫痪了。”

    “呵呵,就是不知道你们调查回来的,有多少是真的。”

    温品堂的态度让吴秘书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他试探的问了句:“要不我再去查查?”

    “不用。”温品堂摇了摇头,“通知莫楠,晚上我见他。”

    与此同时,阿楠也正在给赢擎苍汇报:“少爷,送小姐过来的是温家大少。”

    “温品堂?”赢擎苍皱眉,“他怎么提前来了。”

    辛晴好奇的问:“温品堂是谁?”

    “京城温家,和江家齐名。”赢擎苍给她解释,“这代人里,最厉害的就是这个温品堂。”

    “啊,看起来很温柔的一个人呢!”辛晴没想到那样一个人,竟然出生军人之家。

    赢擎苍悻悻的看着她:“就是给你撑了会伞,你就说人家温柔。”

    “嘿嘿!”辛晴笑咪咪的说,“至少人家长的就很温柔啊!”

    “你不要被他的外面骗了。”赢擎苍决定抹黑温品堂,“温家世代从军,只有他一个人从商。当初有些叔伯不同意,也看不上他。”

    “他直接就把那些亲戚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送到报社去,彻底撕破脸。后来还是他爷爷出面,他才没赶尽杀绝。”赢擎苍吓唬他,“他还把一个堂弟的腿打断,丢给性变态。”

    “还有,他对女人温柔都是有目的的,京城有很多女人为他跳楼。”

    辛晴越听越不对劲,就连阿楠都听不下去了。

    “少少爷,雨停了,你快带小姐回家吧!”

    赢擎苍一听,立马站起来:“走走走,我们回家了。”

    进了电梯,阿楠还听到他家少爷接着说。

    “所以老婆,你一定不能被表现所蒙蔽,以后见到那个人,千万不要搭理他。”

    “我怎么觉得你是骗我的?”

    “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说的都是真的。”

    莫楠知道温品堂要见他的时候,有些意外。

    “我以为你会先去跟赢擎苍谈。”他老实说,“毕竟辛氏的实力放在那了。”

    温品堂微微笑着道:“因为他比你厉害,下棋的时候,通常都是由最小的开始吃。”

    “呵呵!温大少果然名不虚传。”莫楠掐灭烟头,“我要站s市站稳脚,所以需要你的帮助。”

    “爽快是个很好的品质。”温品堂夸奖他,“帮了你,我能得到什么。”

    莫楠咬了咬牙:“京城莫家的产业,我送给你。”

    温品堂有一瞬间的吃惊,之后挑了挑眉:“如今莫家你能做主?你爸会同意这么做?”

    “我既然敢说,就一定做的到。”莫楠阴着脸,“只要你能帮我。”

    这几天拍戏很顺利,阿莎再一次证明了自己不是花瓶,让原本担心的导演对她大加赞赏。万倾思来接她的时候,都感染到了整个剧组愉快的气氛,尤其是他还带了点心来。

    “有件事要告诉你。”回去的路上,万倾思突然严肃的说,“安如失踪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