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七章你害的我对女人没反应了

    “嗨!真巧。 ”白起站在他们桌边上笑眯眯的打招呼。

    饶是阿莎也没反应过来。

    莫楠试探的问了句:“万总,你朋友?”

    万倾思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一个很意外的朋友。”

    “那一起坐吧!”莫楠打量着白起,在想他是哪个圈子的,看上去也是个有身份的人。

    阿莎则一脸警惕,这家伙想做什么?

    白起一点都不客气,拉开椅子坐下:“我们真有缘,上次见面太匆忙了,这次可以好好聊一聊。”

    “呵呵,我也这么想的,明天一起骑马?”阿莎看着他说。

    态度倒是让白起一愣,然后他看着万倾思道,“万总不会吃醋吧!”

    万倾思给阿莎夹了块豆腐:“是我们两个骑你看着,因为马场的马都是私人的,你有马吗?”

    对面的莫楠和庄妍都有些吃惊,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个男人是在互相挑衅

    “吃饭,吃饭!”阿莎抓起筷子,“我饿了。”然后又转头甜甜的一笑,“等会我们去泡温泉吗?”

    万倾思柔声道:“你想去就去!”

    庄妍不动声色的吃东西,心里却对阿莎嗤之以鼻,真是幼稚,难不成她真以为万倾思喜欢她?谁都知道万倾思是辛氏内定的女婿,就连安如当初都只想着能做外面的女人就好。

    “一会我们也去泡温泉。”莫楠冲庄妍笑了笑,他倒是有些同情万倾思。靠着辛氏发家,还得娶人家的女儿,是个男人都会不舒服,他心里有了拉拢万倾思的想法,能一起对付辛氏,自己会省不少力

    一顿饭每个人都心思各异,阿莎拒绝了庄妍一起去温泉的邀请,跟寻寻两个人留在别墅泡小温泉。

    “幸好我们没跟大家一起去旅行,白起果然盯着我。”阿莎围着浴巾坐在石阶上。

    寻寻整个人都泡在里面,奶白色的泉水正好在他胸口,随着呼吸那两点茱萸若隐若现,阿莎突然觉得更热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听说白起杀人从不墨迹,一向速战速决,这次是怎么了?”阿莎不是白痴,就算自己躲在家里,白起也有办法把她给杀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就不是要杀她。

    她一个人絮叨了半天,没见寻寻反应,便伸出脚在水下踢了踢他。

    “你睡着了?”

    寻寻懒懒的抬起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我不认为在你和我都光着身子的时候,去讨论另外一个男人是合适的。”

    “我我哪有光!”阿莎扭了扭身子,“我裹着浴巾呢!”

    “是吗?”寻寻挑了挑嘴角,伸手一抓,阿莎噗通一声掉进浴池里,浴巾飘在水面上,很快沉了下去。

    阿莎叫了一声,转过身只露个脑袋在水面上。

    一双大手缠上她的腰,耳畔传来低沉的声音:“那么现在呢?”

    “你你想干什么”阿莎结结巴巴的说,然后身子突然一僵,两腿间多出来个硬邦邦的东西。

    寻寻在她肩膀上印下细细的吻:“这是我们第一次泡温泉,不做点什么纪念一下吗?嗯?”

    &nb

    sp;  阿莎想起辛晴说过的话。

    “男人在某些场合说嗯的时候,最性感了!”

    身子被舔舐的发软,自己的舌头被男含在嘴里,男人知道她身上所有敏感的地方。阿莎喘着气,靠在寻寻肩膀上,手指从水里拿出来。

    “我的手要断了。”刚刚释放过的男人心情很好,狠狠的亲了她一口,“还有一年!”

    阿莎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还有一年,自己就十八岁了

    正想骂他色狼,就看到寻寻脸骤然突变,拿起干净的浴袍把她一裹,迅速的跳出池子。

    “屋顶有人!”阿莎也察觉到了。

    寻寻嗯了一声,把她塞到被子里,自己将浴巾围在腰上,然后就听到一个欠揍的声音。

    “哎呀!看来我来晚了,你们怎么都穿上衣服了?”

    阿莎翻了个白眼,把头都埋进被子里,只露两个眼睛,得到寻寻一个夸奖的眼神。

    “出来。”寻寻大步往外走,白起对阿莎眨眨眼,竟然真跟着他出去了。

    不大的客厅里,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寻寻冷着脸开口:“说吧,你的目的。”

    “来看我的女神啊!”白起一脸向往的往卧室方向瞟了两眼。

    寻寻正在穿裤子,突然随手把皮带一甩,直直往白起头上打去,白起纵身躲开。下一秒。皮带像长了眼睛般又往他脸前袭来。

    一阵阵呼呼的风声传来,白起抄起台灯朝着寻寻丢过去。

    啪!皮带打在台灯上,竟然齐齐裂成两半。

    听到声音的阿莎从卧室冲出来,看到自家男人一副高岭之花的模样,收回皮带,慢慢系回自己腰上。

    “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万老板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白起一边鼓掌一边摇头,“做商人可惜了,不如跟我去做杀手?”

    他话音未落,阿莎只觉得眼睛一黑,下一秒身子一软,只听到寻寻暴怒的喊声。

    “该死的,放下她!”

    自己太大意了,竟然被白起打昏了,阿莎揉着脖子醒过来,入眼是一片繁杂交错的树根。

    “你把我带到森林里做什么?”

    白起坐在一块石头上,听到阿莎的问题笑了下:“你的药让我整整勃起了三天,后来我面对女人时就没反应了。”

    阿莎眼一瞪:“不不会吧?”

    “那你要不要摸一下看看?”白起走过来,阿莎抬手将头上的卡子拿下来,“你别过来,不然我让你永远都不举。”

    白起耸了耸肩膀:“所以我现在改变注意了。”

    “我治好你!”阿莎马上说。

    “很好,等你治好我之后,我会给你个痛快。”白起很满意她的配合。

    阿莎呵呵了两声:“治好你,再让你杀了我,我又不是白痴。再说了,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她晃了晃手里的卡子,“这里面的东西可以毒死十个你。”

    “我知道你身上都是毒药。”白起不但没被吓到,反而还靠近了几步。“所以我现在很怀疑,你能不能治好我。”

    />

    阿莎没吭声,她自己的毒药的效果她知道。可她不信白起的话,以他的手段,在第一时间就应该给自己解毒,怎么可能让自己废了

    见他还要靠近,阿莎跳起来,绕道树后面,手里偷偷捏了根针。

    白起却突然不动了,盯着她。

    “别动。”白起突然说,然后他突然往阿莎这边一扑。

    阿莎抬手就将针甩了出去,同时她脚下一松,身子快速往下掉。

    白起及时抓住她的一只手:“不是说让你别动吗?”

    “谁知道你是要救我啊!”阿莎哭丧着脸,看到白起的脸越来越白,他抓着自己的那只手上,一根银针正随风轻摆。

    阿莎这下真要哭了:“你的胳膊。”

    “所以我现在应该把你丢下去吗?”白起咬着牙,阿莎正要点头,就看到白起松开了抓着树的另一只手,在她惊愕的目光中,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

    塌方的地方连着一处泉眼,所以温泉山庄的人很快就发现了。马上通知了游客,禁止靠近那片地方。

    “少爷,万一和万二他们已经下去找了。”

    万倾思把山庄翻遍了也没找到人,原来被带去了树林里。

    “带我去。”他沉着脸,浑身都紧绷着,小花大气都不敢出,知道这个时候绝对,绝对不能惹他。

    记者的嗅觉一向灵敏,当天晚上新闻就就爆出辛氏溶洞温泉塌方,有人失踪。更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说失踪的人里面有一个是刚出道的女明星玫景。

    此刻万倾思已经下到山崖下,一路搜寻下来,却没见到人。

    “少爷,这山崖不高,您别担心,小姐不会有事的。”小花鼓起勇气安慰道。

    万倾思沉着脸,气息阴冷:“你忘了她身边还有白起。”

    不远处传来一声哨鸣,那是万一的讯号,万倾思快速往那个方向跑去,看到万一和万二站在一条小河边,手里拿着一只鞋。

    “是小姐的鞋!”小花喊道。

    万一低头:“这条河一直通向山那边,这里是上游,小姐怕是被冲走了。”

    “找。”万倾思转身就走,“报警,调直升机来。”

    万倾思顺着小河往下游走,度假村也派了几个人跟着他,赢家的直升机连夜在山里搜寻。一直到天亮,都没找到人。

    此时,就在离塌方不远处的一个树洞里,阿莎正没好气的瞪着白起。

    “你是故意的。”

    白起垂着一条胳膊,毒女的药果然厉害,这条胳膊现在又疼又痒。

    尽管这样,他还能笑出声,“你的腿摔断了,我只有力气把你拖到这里来,如果我好不了,你也上不去。”

    阿莎恨不得毒死他:“是谁故意把我的鞋丢到河边的?你故意引开救援的人,难道想跟我饿死在这里!”

    “好绝情的话!”白起一脸受伤的神情,“我只不过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你看看我那里为什么不勃起。”

    阿莎脸一变,就看到白起走过来,一只手解开皮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