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六章我只是害怕

    寻寻从来没有叫过她大名,也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阿莎顿时觉得委屈,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下来了。

    “哭什么哭?你还有理了?”

    这话就像是开关,阿莎一听本来还小声抽泣立马变成了大哭。

    “呜呜呜呜我要回家,呜呜呜”

    寻寻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抱进怀里:“现在知道哭了,刚刚不是很勇敢吗?”

    “我我不是故意骗你的。”阿莎抽抽搭搭的说。

    寻寻放下她,拿了条毛巾给她擦干净脸:“好了,不哭了,现在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前年的时候,我偶然遇到了约翰斯,后来知道他认识婆婆,就留了联系方法。”阿莎瘪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寻寻。

    寻寻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心就疼,搂着亲了亲:“对不起!我不该凶你。那后来呢?你怎么就成了赏金猎人。”

    “后来有一次他们向我借药去完成任务,我一听觉得挺有意思,就亲自去了,再后来我就成毒女了。”阿莎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把头埋进寻寻怀里。

    寻寻就这么抱着她,过了好一会,阿莎动了动:“我不敢告诉你们,是怕你们担心。如果让爹地知道了,他一定不会让我在做下去的。”

    “阿莎!”寻寻突然抬起她的脑袋,阿莎对上一双漆黑的眸子。她眼一红,眼泪又要掉下来。

    寻寻无比认真的吻掉她脸上的泪珠:“我想,你爹地会以你为荣的。”

    “你是为了给晴姨找药方对不对?”寻寻温柔的看着她,“我们怎么舍得责怪你,你那么拼命,为了救自己母亲。”

    阿莎泪眼婆娑问:“你怎么知道”

    “我看着你长大,你什么我不知道。”寻寻拉着她去洗了脸。

    “那你前几天还和我生气,还不理我,还凶我!”阿莎一见男人不生气了,就又开始嚣张。

    寻寻戳了戳她的脑门:“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对我自己不满意。”

    “如果我早点找到让药方,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从小全家都惯着你,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当初训练那么辛苦,是为了当赏金猎人,都得心疼死。”

    阿莎从他怀里抬起头,认真的说:“我比你们想的要坚强,我没有那么弱小。”

    “我知道。”寻寻叹了口气,“从你对唐悦的手段,我就看得出来。所以我才担心,我怕你飞的太高,终有一天,不再需要我了。”

    阿莎没想到寻寻会这么说,心里酸的不行,扑进他怀里乱拱:“你得一直陪着我,一直保护我,没有你我就摔死了,你敢不要我,我就叫小瑞和望望打断你的腿!”

    “这几天我不和你说话,就是因为我害怕。”寻寻将她搂的紧紧的,“从小我就认定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我不能保证会比你爹地做的好,但是一定不会比他差。”

    “我知道,我知道!”阿莎又开始哭,还把眼泪蹭到寻寻的睡衣上,“所以,以后你不许不理我,不许凶我,就算我是毒女也不能嫌弃我!”

    寻寻眯了眯眼:“好。”

    “去哪里?”

    “床上!”

    >

    阿莎被像条鱼一样被翻来覆去的煎了好几遍,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禁欲的男人真可怕!”阿莎感叹,等以后真吃到嘴里,她会不会每天都下不了床。

    扶着酸痛的腰梳洗干净,厨房里传来火腿的香气。

    “您老今天心情不错吧,都主动下厨做饭了!”

    寻寻搂着她偷了个吻:“你要是每晚都像昨天那样任由我欺负,我每天都给你做饭!”

    “对了,先去给你爸打个电话。”寻寻提醒她。

    阿莎赶紧给家里挂了个电话,跟辛晴解释了半天。寻寻做了粥和火腿三明治,这也是他唯一会做的东西了。

    “过年不用开工,你就别乱跑了。”

    阿莎点点头:“那我们跟爹地他们去大堡礁吗?”

    “你想去吗?”

    “我想暂时都不要和家里联系。”阿莎有些沮丧,“我不想连累他们。”

    寻寻摸了摸她的头:“别用连累这个词,他们知道了,会伤心的。”

    没解决白起之前,阿莎身边都是很危险的。

    “啊!糟了,我忘记那三个同学了!”阿莎跳起来。

    寻寻按住她:“小花已经把她们送回去。”

    “那这个年就我们两个过吧!”寻寻拿出手机,先给赢家打了个招呼,又不知道给哪里打了电话,让人家留房间。挂断后他说:“我们去溶洞温泉?”

    阿莎马上说好,那里暖和,而且素斋很好吃!

    收拾东西两个人马上出发,到了山上先去马场转了一圈,探望小白母子。到温泉时,房间早就准备好,沿着修好的山路往森林深处走,沿途是一幢幢小别墅。

    “万总?”有人突然喊了一声。

    阿莎回头一看,寻寻在她耳边小声说:“莫家老大,莫楠。”

    走进了,阿莎仔细看了眼这个雇凶杀弟的男人,长的挺英俊,只有眼神过于刻薄,看起来时刻像在算计。

    而莫楠也才认出阿莎。

    “这是玫景小姐?”他看了万倾思一眼,一脸恍然,“万老板好兴致啊!”

    寻寻没什么表情的点了下头:“我记得隔壁省有温泉的,怎么莫总大老远跑这来了。”

    “呵呵,处理我弟弟的事。”他看了阿莎一眼,“之前跟玫小姐有些误会,正好今天偶遇,晚上我做东,就当是给你赔礼了。”

    阿莎一副小女人模样,乖巧的靠在男人身旁,莫楠心中有了几番思量。

    “万老板赏脸吗?”

    “可以,晚上餐厅见。”说完带着阿莎离开了。

    到了别墅,阿莎放好行礼问道:“那个莫楠想干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他想把脚垮到s市来。”寻寻嗤笑了一声,“胃口太大了。”

    阿莎倒是有些担心:“那会和辛氏对上。”

    “他那点小算计在你爹地跟前根本不够看。”

    &nb

    sp; “他现在能做莫家的主?”阿莎面露疑色,“你不是说,莫家还有个小儿子吗?”

    寻寻沉声道:“莫家一向比较保守,莫楠这个人却比较激进,心狠手辣,所以一直得不到拥护,可现在没得选了,莫家小儿子才十岁。”

    阿莎叹了口气,“他还真是等不及,刚拿到权就来扩张版图了。”

    寻寻冷笑了声:“所以我说他胃口太大,你不用理会,你爹地早晚收拾他。”

    “那我们干嘛还要跟他吃饭。”阿莎伸了个懒腰,“我还想泡在温泉里吃素斋呢!”

    摸了摸她的手,确定热乎乎的,寻寻才说:“他肯定不是一个人来,我们去看看,到底s市谁跟他混在一起了。”

    可出乎他们的意料,晚上莫楠只带了一个人来,还是个女人。

    “万老板,好久不见。”穿着红色皮草的妩媚女人挑着嘴角伸出手。

    万倾思却只冲她点了下头:“庄小姐风采依旧。”

    “阿莎,认识吗?”他扶着阿莎坐下,没给莫楠想握手的机会。

    阿莎一脸惊喜,又激动的说:“认识,认识啊!影后庄妍。”

    庄妍的目光从阿莎脸上扫过,冲她点点头:“之前总在新闻上听过你的名字,今天终于见着了。”她似笑非笑看了看万倾思,“万老板原来喜欢小姑娘,呵呵,怪不得安如没机会呢!”

    安如?阿莎开始在脑子里调动资料,很快想起来,是最近几年很红的一个歌手。好像她有次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说是玉女歌手安如公开对自己的老板表白。

    阿莎是绝对信任寻寻的,所以压根就没当回事。只是,她都回来这么久了,抱上万老板大腿的新闻都满天飞了,怎么也没见那个安如出来?

    像是知道她想什么,寻寻突然低头说:“安如去美国学习音乐了。”

    “可不是呢!安如很努力,都是为了某个人哦!”

    “庄小姐,你也暗恋我吗?”万倾思冷冷的甩出一句。

    旁边正看好戏的莫楠一愣,庄妍可是自己带来的女伴,万倾思这话是什么意思

    庄妍更是没反应过来,怔怔看着万倾思:“万万老板别开玩笑了!”她就算有这个心思,也不敢当着莫楠的面表现出来啊!

    “那就不要总在我的女人跟前提不相干的人,会让她误会的。”万倾思搂着阿莎,“阿莎刚出道,可禁不起你这么开玩笑。”

    见庄妍看着她,阿莎赶紧说:“阿莎是我的小名!”

    看着她一脸没心没肺的模样,庄妍心里直嘀咕,这种幼稚的女孩有什么好的?不过这和她没关系,自己早就看清了万倾思的为人,是不会跟她们这样的女明星有牵扯的。

    至于安如,她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可就有好戏看了!

    “来来来!菜都上齐了,我们别光顾着说话,吃菜,吃菜!”莫楠见气氛有些冷场,赶紧招呼。

    阿莎是不会亏待自己的胃的,拿起筷子正要夹菜,目光扫到刚进来的男人身上,瞳孔骤然放大!

    “没事,他不敢在这里动手。”

    显然,寻寻也看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