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四章昨晚你和谁躺在床上

    唐悦这几天的心情很好,有个电影找她演女二。<冰火#中文 ..她看过剧本,戏份很重,而且角色不错。

    “杜导,这杯我敬您,以后请多多关照了哦!”唐悦娇笑着举着酒杯,今天导演约她吃饭,这种应酬代表什么她很清楚,但她早就想好了对策,等一会李萍萍就会来找她,然后借机离开。

    美人投怀,男人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没一会,一瓶红酒就见底了。唐悦只觉得头晕,她挣扎着想打电话,却一头栽到饭桌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她清醒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惊慌失措的坐起来,看到旁边睡着刚刚的导演。唐悦捂着嘴,穿上衣服匆匆离开,等到出了酒店她才哭出声。

    回了家把自己泡进浴缸里,仔细检查之下松了口气,没有被侵犯的迹象,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天一大早李萍萍就来敲门。

    “你昨天晚上怎么关机?”

    “没电了。”唐悦笑了笑,“晚上有点感冒,吃了药就睡着了。”

    李萍萍放下心来:“我以为你被那个杜导带走了呢,跑去饭店也没找见你人。”

    “他也喝多了,我把他送到酒店就回来了。”唐悦收拾好,“走吧去公司。”她今天要签电影的合同。

    一切顺利,唐悦心情很好的坐在休息区喝咖啡,昨天晚上发生的惊吓仿佛已经忘记了。

    “接到戏了?”

    听到这个声音,她挑了挑嘴角抬起头:“阿莎!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阿莎坐到她对面:“当然可以。”

    “你还真是胆大呢!”唐悦摸着自己刚做的指甲说,“连辛氏的赢总都认识,想必是因为之前的凶杀案,怕丢了代言吧!”

    眨了眨眼睛,阿莎看着她:“那我也没有你厉害啊,昨天晚上和导演过的很愉快吧?”

    唐悦猛的抬起头,脸刷一下变了:“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不知道吗?”阿莎捂着嘴,“对对对,这种事情是见不得人的,你放心!我不会到处说的。”她拍着胸脯保证,“尤其是不会告诉那个温二少。”

    “玫景,你是在威胁我。”唐悦盯着她,仔细看,就能发现她浑身都在颤抖。

    阿莎双手抱胸,突然变了副表情:“是又怎么样!”

    “你”唐悦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小女孩一下变的凌厉起来,眼神冷冷的。她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人,万倾思!眼前的玫景和万倾思很像。

    唐悦尽量让自己冷静,压低声音说:“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吧!平时乖巧可爱都是装的。”

    “彼此彼此!”

    “那又怎么样?”唐悦得意道,“不管你怎么知道的,谁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阿莎点点头:“所以我特意准备了这些。”她拿出手机放到桌子上。

    唐悦打翻了桌上的咖啡,伸手就要抢。

    阿莎快一步把手机拿回来:“我可就拍了这一张!”她看了眼唐悦,“你说,要是把你和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的相片发给温二少,他还会不会要你?”

    <b

    r />

    “玫景!你到底想怎么样?”

    万倾思看着手下查到资料:“白起是来找毒女的?”

    “是的,之前出任务时结下的梁子。”一个瘦高的年轻男人站在万倾思对面,“毒女是去年才冒出来的赏金猎人,据说她浑身都是毒药,所以叫毒女。

    “白起来s市,难道毒女也在这?”万倾思想了想,“他杀了莫西,然后嫁祸给阿莎”

    “少爷,夫人跟赏金猎人比较熟,不如问问她。”

    好像有什么事情被忽略了,万倾思凝着眉,“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如果白起是冲着阿莎来的,那么他和阿莎难道以前就认识?沉默了一会,万倾思拨通了电脑上的视频通讯。

    “终于想起你还有妈啊!”陈欢在对面张牙舞爪的呲牙。

    万倾思飘了她一眼:“你帮阿莎骗我的帐回头再算,我想让你帮我问问赏金猎人那边,他们是不是有个叫毒女的猎人。”

    “赏金猎人?”万老板的头突然插进来,“自己去查,你妈没空。”

    “爸,你还在妒忌啊?”

    万老板冷着脸:“不相干的人有什么好妒忌的,总之你妈不会去找那个约翰斯。”

    “是是是,我不找!”陈欢偷偷对万倾思使了个眼色,“儿子啊,先挂了啊!对了,过年我们去看你。”

    断了通讯,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阿莎露出个脑袋:“能走了吗?”

    “你的事做完了?”寻寻伸出手,阿莎跳进他怀里,“你等着夸我吧!”

    人们正兴致勃勃的等着看玫景是不是会被辛氏幕封杀,唐悦在参加一个节目时,突然哭着向大家忏悔,说那天在饭店,赢擎苍是和他的妻子辛晴吃饭。

    自己偷偷拍下了照片,却被人利用p成了玫景,她向辛氏及玫景道歉。当即就有人在她微博留言,纷纷质问是谁p的照片,没过多久,一个叫赵合的记者冒出来,说是他干的。

    很快,赵合以故意诽谤罪进了监狱,唐悦在微博上装了几天可怜,倒是没受什么影响。只有一些网友嫌弃她智商低,被人利用。还有一部分夸她敢作敢当,一时间粉丝人数大涨。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照片可以删掉了吗?”唐悦和阿莎站在片场角落里,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阿莎把手机递给她:“那,为了让你放心,整个电话都送你。”

    “谢谢。”唐悦咬了咬牙。

    “不客气。”阿莎又伸出手,“5000块,买手机的钱。”

    唐悦先把照片删除了,然后把钱甩到阿莎手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哼,蠢女人,威胁我又怎么样,只要花钱自然有人顶罪。唐悦低头笑了笑,危机公关让她关注倍增,甚至又多了两支广告。

    只顾得意的她,并没有看到身后阿莎闪亮的眼睛

    圣诞节是辛晴的生日,全家都聚在一起吃饭为她庆祝。

    “你们就瞒着我吧,这么大的事,我现在才知道。”辛晴瞪着父女俩。

    &

    nbsp; 阿莎嬉皮笑脸的说:“这不是解决了嘛!”

    把生日蛋糕摆好,赢擎苍挑着眉:“你应该瞪这臭小子,是他没保护好女儿。”

    “我和阿莎同居这么久,都没被发现。”寻寻抬了抬眼,言下之意是,你就吃了顿饭就让人给拍照了。

    成成带着个生日帽子爬到辛晴腿上,还没坐稳,又被赢擎苍抱下去:“不能坐妈咪的腿。”

    “噢!”成成撇撇嘴,“什么时候吃蛋糕!”

    辛晴亲了亲他:“马上就吃!”

    阿莎欢呼了一声,开始切蛋糕,然后每个人都送了辛晴礼物,就连成成都送了他做的手工。晚上回去的时候,阿莎缩在车上不吭声。

    “怎么了?”寻寻摸了摸她的额头。

    阿莎动了动:“我没事,你小心开车。”

    到了家,寻寻洗澡出来,看见小丫头已经钻进被子里。

    “晴姨的腿会好的!”寻寻掀开被子,将人抱进怀里。

    阿莎吸了吸鼻子:“妈咪现在很少出门了,其实她很喜欢出去玩的,可是现在所有的公众场合她都很少去。”阿莎翻了个身看着他,“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寻寻没回答,只是静静的听她说。

    “因为妈咪觉得坐着轮椅出去,会让爹地没面子。”阿莎呜咽了两声,“爹地很想带她出来的,可是他知道那样妈咪会难过。”

    亲了亲她的额头,寻寻低声道:“晴姨会站起来的。”

    “嗯,我知道。”阿莎点点头,“我就是突然替妈咪委屈,她自从嫁给爹地就没过几天安稳日子。”

    寻寻抱紧她:“赏金猎人曾经找到过能治好晴姨腿的药方,沈叔叔和我爸都一直在找,你放心。”

    提到赏金猎人时,寻寻发现阿莎的有一瞬间的僵硬,他暗自皱了皱眉,突然问了句。

    “我妈说,赏金猎人里多了一个用毒很厉害的女人,叫毒女。”

    阿莎眨了眨眼睛,在她怀里转了个身,“肯定没有婆婆的毒药多!”

    “所以才奇怪,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像我妈一样喜欢做药的。”寻寻咬了咬阿莎的耳垂,在她脖子上呼了口气。

    “痒!”阿莎缩了缩脖子,寻寻将她翻过来,压在身下,“亲一下就不痒了。”说完,手就伸进阿莎的睡衣里,嘴巴含住她的唇瓣。

    除了没有最后一步,寻寻早就将她全身都亲遍了,甚至私密的地方,寻寻都用嘴巴和手让她攀到过最高处。第一次那样做时,阿莎被刺激的又哭又笑。

    “宝贝,摸摸我!”寻寻抓着她的手往下放,阿莎红着脸握住。

    许久之后,两个人都满足的靠在床头,寻寻看着迷迷糊糊的小丫头,抱着她进了浴室。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比陈欢药还多的人是谁,那么除了阿莎,他想不到还有别人。

    看着床上睡熟的小人,寻寻拿着电话走到客厅。

    “喂,想办法查查之前白起和毒女到底有什么过节。还有,如果可能的话,找到毒女惯用的毒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