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三章改抱赢擎苍的大腿

    等到阿莎被抱出去时,浑身都酥软成一团了。 寻寻叫半天叫不醒她,只好自己出去买了夜宵回来。

    “警察没再去找我们吧?”终于睡醒了,阿莎坐在客厅里吃炒面。

    “没有。”寻寻帮她挑了一个没鸡蛋的甜点,“只要验过伤,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干的,估计这会国际刑警已经介入了。”

    看到阿莎对着蛋糕撇嘴,寻寻皱着眉头说她:“别偷偷吃有鸡蛋的,不然明天身上起疹子。”

    不知道是不是辛晴家遗传的关系,阿莎也对鸡蛋过敏,而且比辛晴还严重。

    阿莎撇撇嘴,咬了口寻寻给她挑的点心,突然想起什么问:“莫家没动静吗?”

    “不错,能看到重点。”寻寻摸了摸她的头,“下午就联系我了,约了明天见面,你也一起去。”

    阿莎点了点头,她做为最后接触莫西的人,莫家肯定是想见见的。

    “明天就附近吃饭吧。”大姨妈来的时候不想动。

    可第二天中午,阿莎却出不了门。

    网上突然多了条视频,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面对面站上,然后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女人就在那男人腰上摸了一下,男人看上去要抱她,结果就摔到地上了。

    很快网友就人肉出来,那个女人就是玫景。然后就有人说,那个男人是刚死了的莫西。

    记者堵在星光门口,阿莎之前在公司登记的住址也被记者包围着,幸好当时寻寻很小心的保密,没有人知道他们如今住在一起。

    “你就在家呆着,哪也别去。”寻寻瞪着她。

    阿莎知道他是在生气。

    “你看不出来,我是在推他吗?”阿莎嘟着嘴,扮委屈,“难不成要让他扑上来抱住我”

    寻寻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自责当时不在场,让你被人欺负。”

    “所以他死了呀!”阿莎扬起头,笑眯眯的道。

    如果莫西当晚没死,又或者当时寻寻出现的再晚一点,那个倒霉鬼至少不举半年,她针可不是白扎的。

    寻寻皱了皱眉头:“我先去公司处理,不认识的电话别接,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出去。”

    把男人送走,阿莎就开始盯着手机,她知道这事一定是白起干的。她和莫西发生争执的地方是死角,摄像头都拍不到。

    “你这么做无非是想逼我出来,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手机响起来,阿莎一看,赶紧接起来。

    “爹地!”

    星光娱乐,万倾思皱着眉头。

    “警察那边说会马上发声明,证明这件事跟玫景没有关系。”齐修看着他,“我觉得,玫景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视频明摆就是冲着她来的。”

    “这件事你别管了。”万倾思敲了敲桌子,“唐悦最近干什么了。”

    齐修想了想说:“很正常,她那支广告已经快拍完了,昨天接了几个地方台的圣诞晚会。怎么,你怀疑是她?”

    “她还没那个本事。”万倾思摆摆手。

    齐修突然一脸八卦的问:“话说,你到底把玫景藏到哪去了?”

    “你是记者?”万倾思抬了抬眼皮,“让唐悦来见我。”

    唐悦一回公司,就得知万倾思要见她。

    “学长,你找我?”她推门进来,还是一副温柔款款的模样。

    万倾思都没等她坐下,直接开口说:“再有下一次,你就不用在这个圈子混了。”

    唐悦脸一变:“学学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你把玫景的地址告诉记者的。”万倾思看着她,“该说你愚蠢还是白痴?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想瞒着。”

    “我”唐悦咬了咬牙,还是说出口,“凭什么怀疑我。”

    万倾思冷笑了一声:“我不是怀疑你,我是肯定的在警告你。”

    “就因为她也叫阿莎?”唐悦急了,“你这么做,等到赢心回来,她”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万倾思打断她的话,过了几秒钟,唐悦快要站不住时,他又开口了,“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这种行为,损害的是公司的利益。”

    “现在我们要花多少功夫才能把形式扭转过来?还有辛氏那边,要怎么交代?”

    唐悦心里一阵舒畅,这就是她的目的。如果让辛氏知道玫景和凶杀案有关系,还会用她吗?再说了,这和她没什么关系,她只不过是把地址泄露给记者而已。

    想到这,唐悦的底气又足了:“学长,这和我没有关系啊!就算辛氏不用她,也是因为她是杀人犯”

    砰!万倾思一拍桌子,“注意你的言辞,如果你敢出去和记者这么说,我马上就封杀你。”

    “对不起!”唐悦笑了笑,“我一时口误了,当晚她和学长在一起,学长应该再清楚不过。可外面怎么说,咱们也拦不住呀!”

    万倾思不想在跟她扯皮,站起来打开门,丢下一句:“好自为之。”

    “哼,我看你能护她到什么时候。”唐悦咬牙切齿。

    这场闹剧一直到警方发出声明,网上的舆论才停下来,但是记者们还在到处找玫景。她第二天回片场拍戏时,就被堵在了门口。

    “玫景,你和莫西是不是有什么交易?”一个小眼睛记者喊道。

    阿莎惊慌的看着他,小花一把推开那个记者:“你哪家报社的?胡说什么。”

    “你怎么能这么说!”阿莎一副快哭的模样,手在半空转了一圈捂着脸。众人就看到小眼睛记者啊了一声,相机就摔到了地上。

    人群突然往两边分散开,万倾思大步走过来。

    “齐修,看他是哪家报社的,发律师信给他们。”冷目扫过那些记者,万倾思沉着声音道,“有脑子就去看新闻,别被人忽悠了当抢使。”

    小眼睛记者还在心疼他的相机,突然看到阿莎蹲在他跟前。

    “你没事吧?”她大声问。然后用只有俩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谁让你来给我泼脏水的。”

    “你?

    ”赵合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眼里目光含冰,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

    阿莎捡起他摔坏的相机:“再也下次,坏的可就不是相机了。”说完丢到他手上,换上一脸惊慌的模样跟着万倾思走了。

    众人渐渐散去,只有赵合跌坐在地上,眼里都是震惊。

    “莫家顾了人。”寻寻坐在保姆车里,天气越来越冷,这是他特意安排给阿莎的。

    阿莎一愣,她之前以为那个记者是白起顾来的。

    寻寻递给她一杯奶茶:“莫家在内讧,莫西是外面女人生的孩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

    “他哥哥顾的人来黑我?”阿莎不明白,“对他有什么好处?”

    “因为那天晚上他派了人,如果莫西没死在饭店,也会死在住的酒店里。”寻寻冷笑了一声,“最奇怪的是,他派的人失踪了。”

    “所以他以为,莫西是被他派来的人杀死的。”阿莎明白了,“如果大家都以为我是凶手,那么就没有人怀疑他了。”

    寻寻皱了下眉头:“今天中午他已经试探过我,摆明了是希望我不要插手。”

    “啧啧,我容易嘛!一个抱上老板大腿的小明星,现在还要被人诬陷顶罪。”阿莎笑眯眯的眨眨眼,“老板,你可千万不要抛弃我啊!”

    寻寻好笑的亲了她一口:“如果你晚上乖乖听话,我就考虑不抛弃。”

    “切”阿莎白了他一眼,下车拍戏去了。

    很快,莫家的人公开在记者跟前说,他们不相信警察的判断,莫西的死肯定跟玫景有关系。没多久,辛氏突然又发出声明,终止了和莫氏的一切合作。

    唐悦看到这条消息时,不可思议的楞了半天。万倾思就罢了,为什么连辛氏都站在玫景那边?

    周末晚上,赢擎苍约了阿莎吃饭。

    “你妈咪什么都不知道,你明天回家的时候说话小心点。”赢擎苍黑着脸。

    阿莎嘿嘿的笑了笑:“爹地,这次可不关寻寻的事。”

    “少向着他,你是谁家的女儿?”赢擎苍瞪眼,然后语气又软下来,“你什么也别管,莫家那边我去对付。”

    服务员正好进来送菜,门口走过一个女人身子一顿,然后又快步退了回来,赢擎苍和阿莎都没注意。谁知道第二天,记者又把星光围住了,这次不止是星光,连辛氏大厦门口也有很多记者。

    “辛氏老总夜会年轻女星,玫景抛弃万倾思,改抱赢擎苍大腿!”阿莎把报纸丢到地上,“竟然还有照片,我们昨天被偷拍了。”

    寻寻安抚她:“别急,我已经让人去拿监控录像了。”

    “我们坐的是包厢,不应该被发现啊!”阿莎原地转了两圈,“我现在担心的是,有人会拿着这个做文章,给妈咪难看。”

    拉着她坐下,寻寻说:“再这之前,我会解决掉。”

    “肯!”齐修推门进来,“你猜昨天谁在那里!”

    阿莎抢先问:“是谁?”

    齐修见万倾思没说话,便看着阿莎道:“唐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