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一章小瑞要离开了

    十五岁的小瑞已经比阿莎高处一个头了,他很少笑,赢擎苍曾经怀疑他是不是万老板克隆出来的。 寻寻虽然也不笑,但他常年毒舌别人,表情大多时候是藐视众生的状态。

    小瑞是真的没表情,眼神冰冷犀利,你不看他就罢了,你要是敢看他,能吓死。

    “姐!”幽黑的眸子闪了两下,只有在和阿莎还有辛晴说话时,小瑞的眼中才有些颜色。

    阿莎放下成成,伸手揉了揉小瑞的脑袋,“长这么快,用不了几年都要赶上寻寻了。”

    辛晴坐在沙发上对她招手:“阿莎,快来,到妈咪这来!”

    赢擎苍坐在旁边不动声色的把辛晴抱进怀里:“冷不冷?”

    “咱们家是地暖。”辛晴白了他一眼,阿莎拉着成成坐到辛晴身边,“妈咪!我今天拿到辛氏的代言合同了。”

    辛晴笑眯眯的看着她:“本来就是给你的,我怎么觉得你瘦了?寻寻没让你好好吃饭?”

    “我也这么觉得。”赢擎苍认真的说,“让女儿搬回来吧!”

    成成一听不干了:“我也回家住,我不要在学校住。”

    “跟我住一起不好?”小瑞的声音阴森森的冒出来,皮皮打了个哆嗦,“不不是,是望望哥不好。”

    刚从楼上跑下来的望望一听,一把将他提溜起来:“再说一遍。”

    八岁的望望长的很像辛晴,尤其是眼睛,秀秀气气的像个女孩子。

    “好了,吃饭!”赢擎苍抱着辛晴往餐厅走。

    餐桌上一向只有辛晴,阿莎,还有望望和成成讲话,赢擎苍只顾着照顾辛晴吃饭,而小瑞一向话都少。今天却在大家吃完时敲了敲桌子。

    “妈,我有话要说。”

    大家都看着他,辛晴笑眯眯的道:“嗯,说吧!”

    小瑞抿了抿嘴角:“我要跟江谦人走。”

    哗啦,辛晴把碗砰一声摔到了地上。“你你说什么?”

    三个月前,江谦人来看辛晴的时候和她说过一番话。

    “我想让小瑞去美国的莱斯西学校上学。”江谦人的表情又纠结,又不好意思。

    辛晴狐疑的打了个电话给万老板。

    “莱斯西?”万老板在电话那边说,“培养杀人机器的地方。从那里毕业的士兵每一个都是天才,他们懂的各种刺杀,侦破,谍报。总之,每年军方组织的秘密比赛里,第一名都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

    辛晴打了个哆嗦,看了江谦人一眼,接着问:“那有没有没毕业的?”

    “没有。”万老板说,“没毕业的都死了。”

    挂了电话,辛晴冷冷的看着江谦人:“是谁提议让小瑞去那里的?你妈?”

    “不是她她只是建议了一下。”江谦人握了握拳头,一副豁出去的模样说:“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是我去,但是我已经超过年龄了。”

    “那你小的时候怎么不去?”辛晴没好气的说。

    江谦人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没报名吗?可是被我爸给拦

    下来了。他说江家就剩我了,如果我没回来,江家就完了。”

    “呵呵,你们家的意思是,因为现在有小瑞了,就让他去送死。成功了,你们江家会站的更高。失败了,还有你这个儿子。”

    辛晴冷笑的看着江谦人:“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无耻呢?”

    “我们怎么会这么想。”江谦人急了,“是我爸觉得,小瑞去那里上学,只要不出意外以他的本事一定可以毕业的。”他顿了下,语气有些低迷的说,“而且这是当年我大哥的愿望。”

    “小瑞还在大嫂肚子里时,大哥就说他的儿子以后一定要从莱斯西毕业。”

    辛晴打断他的话:“我想,你们江家弄错了一件事。小瑞还不姓江,她姓赢,叫赢瑞!”

    让小瑞去那种地狱一样的地方上学,辛晴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江谦人临走时恳求她,至少转告小瑞一声。他自己的人生,应该由他自己决定。

    显然,小瑞已经做出了选择。

    “妈!你别急,我一定会回来的。”小瑞站起来走到辛晴身旁。

    辛晴的眼圈开始红了:“那个学校据说几年都不一定有人毕业,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心疼不说,要怎么跟莫林村长交代?他可是把你当亲孙子的。”

    “妈。”小瑞拉着她着手,“你也知道,当年我父母的事情,那些人可能还在找我。我不能坐以待毙,等到被他们发现时,任他们宰割,我必须要变强。”

    “只有那样,我才能保护自己,保护你们!”小瑞蹲下身子,靠进她怀里,“妈,让我去吧,我一定会回来的!”

    辛晴已经开始哭了,赢擎苍皱着眉头:“阿莎,去拿毛巾。”

    阿莎抱着成成离开了,望望冲小瑞挤挤眼:“妈妈,哥很厉害的,你就让他去吧!”

    “妈”小瑞看着辛晴。

    赢擎苍的眉头皱着更深了:“阿晴,你冷静点,先别哭。”

    阿莎牵着成成回来,成成手里拿着毛巾:“妈咪,别哭!”他往辛晴身上爬,辛晴抱起他,“成成你最乖了,不像你小瑞哥。”

    “阿苍,我困了。”她把头埋进赢擎苍怀里,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

    小瑞还想说什么,赢擎苍瞪了他一眼,抱起辛晴上楼去了。

    “没事。”阿莎拍了拍小瑞的肩膀,“爹地会说服妈咪的!”

    寻寻来接阿莎的时候,发现气氛不太对。

    “怎么了?”

    阿莎把小瑞的事说了,寻寻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拉着阿莎坐上车:“晴姨会同意的。”

    果然,没过两天,小瑞就打电话给她。

    “姐,我要走了。”

    阿莎吸了吸鼻子:“你一定要回来,不然不然我就把你房间的军舰模型都扔了!”

    小瑞走了,走了时候全家都去送他,辛晴哭的眼睛都肿了,赢擎苍的眼刀一个劲的往江谦人身上飞。

    “如果他没回来,阿晴会恨你一辈子。”

    江谦人脸上阴沉:“我保证他会回来,否则,江家偿命

    。”

    阿莎没时间难过小瑞的离开,十一月底,她开始为辛氏拍广告。因为是溶洞温泉的代言,所以大部分的拍摄地都在温泉山上。

    记者对这个新出道就和星光的老板传出绯闻的新人非常感兴趣,每天都有人徘徊在拍摄现场,结果第一天就拍到了让他们感兴趣的照片。

    “不是说不让你来吗?”阿莎一上车就瞪眼,“现在是下午4点,这么早你就不工作了?”

    寻寻给她系好安全带:“接你就是我的工作。”

    “嘻嘻!我可没工资给你。”阿莎刚说完,寻寻就捧着她的脸亲了上来。

    咬着她唇瓣,寻寻沉着声音说:“多让我亲亲就行。”

    隐约有一道亮光在车前方闪了一下,寻寻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阿莎推开他,“不许咬,不然晚上又得涂药膏。”

    寻寻摸摸她的脸:“没事,想吃什么?”

    “火锅!”阿莎啧啧嘴巴,“在国外吃的都不正宗。”

    寻寻带阿莎去吃传统的铜火锅,这家店虽然传统,但装修风格很新派。许多名人和富二代都喜欢来。

    吃饭前,阿莎去了趟洗手间。

    “你是玫景?”出来的时候,她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阿莎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慌的看着喝醉酒的男人:“你你是谁?”

    “不错,本人也很漂亮。”那男人浑身酒气,盯着阿莎色眯眯的道,“不认识我不要紧,你只要知道我的钱不比万倾思少就行了。”

    说完,他伸手要抓阿莎的胳膊,阿莎轻松的躲开,嘴里却喊着:“不要过来,不然我叫人了。”

    “装什么装,老子也能捧红你。”那个人见阿莎躲开他,嘴里开始不干不净的骂起来,“都是出来卖的婊子,卖给谁不是卖,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阿莎脸沉了下来:“是吗?我的荣幸?”她的表情已经不是那副受惊害怕的模样,可惜男人完全没发觉,又扑了上来。阿莎手腕一转,一根针就扎进了男人的腰上,然后她再一转,第二针落在了他肩膀上。

    男人一个踉跄栽倒再地,阿莎眼中冷意一闪,正要下第三针,冷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寻寻几步走到她身边,地上的男人正想爬起来,寻寻一脚踢上去,那倒霉鬼的头撞到了墙上,直接晕过去了。

    “他碰你了?”

    阿莎摇摇头:“没有,他喝多了,想抓我,可是自己摔倒了。”见寻寻似乎还想干什么,阿莎赶紧拉着他走,“好了,好了,我又没事,我们快去吃东西!我要饿死了。”

    他们离开后,转角处一个穿着黑衬衣的男人走出来,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踢了脚地下的男人,蹲下身子在他的腰间摸了一把。

    一根食指长的细针出现在他手指间。

    “呵呵,赏金猎人毒女的针,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小明星身上,真有意思。”他看了眼地上的男人,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柄细长的刀。

    “谁让你倒霉呢,就当是我送给毒女的见面礼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