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七章让我摸一摸

    一家四口坐在餐厅吃饭,赢擎苍看着寻寻不停的给阿莎夹菜,然后自家女儿甜甜的对那小子笑,心里就不舒服。 ..

    “阿莎,既然他知道你回来了,就搬回家来住吧,弟弟们也想你了。”

    寻寻看了赢擎苍一眼:“她搬去和我住。”

    “她是我女儿!”赢擎苍拍桌子。

    “小时候你就把她许给我了。”寻寻擦了擦嘴,“当年的录音还在,你因为要看晴姨的视频,所以”

    “闭嘴。”赢擎苍怒了,这个死小孩还敢提,要不是他们父子俩个狼狈为奸,他怎么会答应。

    辛晴碰了碰他:“吃饭的时候不许生气。”

    “你再喝碗汤!”赢擎苍的脸马上变了,一脸温柔。

    阿莎笑眯眯的给他夹了块鱼肉:“爹地呀!我要是回来住,你和妈咪可就不是二人世界了。”

    “本来就不是,晚上成成也回来。”赢擎苍没好气的看了女儿一眼,“你还没嫁呢,不许同居。”

    寻寻凉凉的甩过来一句:“十年前我们就睡一起了。”

    “你赶快滚回你家去,不许在我家呆着!”赢擎苍此时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的儿子都比寻寻小,战斗力完全不如他,就算是十五岁的小瑞,也经常被寻寻毒舌到无语。

    寻寻淡定的站起来,拉起阿莎:“走,我们回家去!”

    最后,辛晴拉着阿莎去房间说话了,赢擎苍和寻寻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终于开始说正事。

    “还没查到?”赢擎苍问。

    寻寻摇头:“没有,我拜托沈叔叔去查了赏金猎人,可没听说哪一个来了s市,基地那边我爸也说没有这么个人。”他顿了下,至于军方,“不然你问问江谦人?”

    “他月底会来,到时候我问问。”赢擎苍皱了皱眉头,“这么看来,她当初在唐悦家里出现,难道是为了给阿莎出气?”

    寻寻眼神暗了暗:“和我想的一样。对了,唐悦今天出院了。”

    “好了?”

    “好了,自己好的。”寻寻笑了笑,“这分明就是个警告,唐悦打了阿莎,所以让她进医院呆了半个月。”

    赢擎苍若有所思的道:“我想我们不用查了,只要唐悦再有什么作死的动作,那个人可能还会出现。”

    “我不会再让那个蠢女人碰阿莎的。”寻寻不赞同,“我正想着要怎么弄死她。”

    “我劝你还是问问阿莎再说。”赢擎苍站起来警告的看了他一眼,“结婚前不许碰她,不然饶不了你!”

    两个人离开赢家时,寻寻见阿莎脸红红的。

    “晴姨跟你说什么了。”

    阿莎娇嗲的看了她一眼:“不告诉你!”

    寻寻眼神暗了暗,声音低沉的说:“宝贝儿,不要这么看我,会让我控制不住想吃掉你!”

    “妈咪说20岁的小伙子血气方刚肯定控制不住自己,让我晚上睡觉一定要锁门。”和寻寻说话的时候,阿莎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娇娇气气的一个小姑娘。

    这让寻寻很高兴,毕竟是自己养出来的丫头。不管后来在外人跟前变的再

    怎么奇怪,私底下,阿莎对他的态度从来没变过。听到她这么说,寻寻挑了挑嘴角,没吭声。

    第二天拍完戏,阿莎正在卸妆,就听到外面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怎么了?”她问小花。

    小花放下手里的水杯:“我出去看看。”

    她刚要开门,楚亦就走了进来,递给她张报纸。

    “看看吧,你们太不小心了。”

    阿莎接过来看了眼,上面是一张很大的彩色照片,虽然晚上光线不好,但记者专业的相机还是拍的很清楚,寻寻拉开车门,她正准备上车。

    “这是绯闻?”阿莎反应过来。

    楚亦有些哭笑不得:“你好像搞错重点了!”

    “我需要做什么?”阿莎马上摆出张严肃的表情,但是楚亦觉得她一点都没在意。

    小花也凑上来看了两眼:“什么啊,把你拍的一点都不美,这么模糊!”

    楚亦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助理,他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担心

    “公司应该很快会炒作,为这部戏造势。”楚亦还是忍不住说道,如果她真的和万倾思有关系,到时候人家不承认,难堪的是她。”

    阿莎看了看楚亦,真诚的和他道谢:“谢谢你担心我,你放心,我自己心里有数!”

    楚亦叹了口气,他觉得眼前这女孩不错,好好经营,一定会大红大紫。前提是她经受得起诱惑,不走歪路。

    “那你自己小心,我先走了。”

    看到楚亦离开,小花才得意的说:“这下好了,等她们都知道你和少爷的关系,就不会再去捧那个唐悦了。”

    “唐悦?”阿莎心里一闪,她差点把这个人忘了。

    医院里,唐悦看着小赵手里的报纸,突然生出一股力气,抬手就拍到地下。

    “悦姐!你的胳膊能动了?”小赵激动的喊。

    正生气的唐悦一愣,然后一脸狂喜:“我我好了?”她又动了动两只胳膊,发现完全正常了。

    “悦姐你真的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小赵慌忙跑到门口,“医生,医生!”

    唐悦死死盯着地上的报纸,心中已经想过好几个念头。她不相信,自己比不上那个他从小养大的丫头,还比不过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女人吗?

    “小赵,帮我去买点心,我们回片场!”

    阿莎收拾好,坐在外面等导演安排明天的戏,周围到处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她用膝盖想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你本事真大!”田一一依旧愚蠢的当炮灰,走过来阴阳怪气的说。

    阿莎在面对不相干的人时,态度总是淡淡的。听到这话,依旧没什么反应,但是一旁的小花冷笑了一声:“田小姐有这个时间不如多想想自己吧。”

    “你个臭丫头也敢说我?”田一一也拍过几个广告和电视剧,自认为算是个明星,一个小助理敢讽刺她,让她原本就一肚子的火都冲上了头。

    阿莎看了她一眼:“大家都看着你呢。”

    田一一冷着脸,正想说什么,目光扫过片场门口,眼一

    亮,露出个奇怪的笑容来:“哟,某些人以为自己抱上了的大腿,现在我倒要看看,人家是不是还要你!”

    阿莎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寻寻正走进来,他旁边跟着唐悦。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好了,只是刚好就来蹦跶,真是一点都不接受教训啊!

    唐悦一进来就招呼大家:“来来,我带了点心!”她的公众形象一直很好,人缘也不错,大家看到她出院,纷纷上来祝贺。田一一得意的看了阿莎一眼,也走过去。

    “悦姐,恭喜你出院。”她自作聪明的看了眼站着旁边接电话的万倾思,“还是你面子大,老板亲自接你出院,这点心肯定也是老板买的。”

    她完全没看唐悦僵掉的脸,还自顾自的冲着阿莎那边喊:“看样子,我们又得换角了,悦姐你说是吧!”

    万倾思挂了电话,田一一正想打招呼,男人却大步从她身边走过去。

    “可以走了吗?”万倾思低头,眼里的温柔只有阿莎看的到。

    她站起来:“嗯,走吧!”

    这边唐悦挤出个笑容说:“你们误会了,我和万老板是在门口碰到的。”她心里恨不得把田一一那个蠢女人给掐死,计划好的出场,都让她给破坏了。

    万倾思和阿莎走过那群人时,万倾思停下脚步:“齐修。”

    “我在。”齐修从后面跑过来。

    万倾思冷冷的目光扫过田一一,田一一脸色惨白,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部戏拍完,和田小姐解约。”

    “老板!”田思思身子一歪,她求助的看向唐悦,谁知道唐悦给了她个活该的眼神,其他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田一一心头一慌,直接开口说,“你你不能和我解约,这样你要付双倍的违约金。”

    万倾思看都没看他,侧头对阿莎说:“我们走。”

    “嗯嗯!”阿莎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看到万倾思一阵好笑,丫头还装呢!

    等到两个人走了,齐修才对田一一说:“放心,十倍都赔给你。”

    上了车,阿莎还没坐好,寻寻的吻就压了上来,亲够了才帮她系好安全带:“我们先去吃饭,下午没你的戏份,我去帮你搬家。”

    这次去的是家四川菜馆,阿莎的口味一向比较重,喜欢吃辣。菜馆在深深的巷子里,很隐秘的小包间,两个人坐下后寻寻一边帮她盛饭一边问:“我以前让唐悦蹦跶,是想让你看她怎么样从最高处摔下来。可是她对你动了手,我不想留她了。”

    “不要。”阿莎想都没想就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要自己对付她。”

    寻寻皱了皱眉头:“再受伤怎么办?”

    “我保证不会让她伤到我!”阿莎举起手,“上次我也打了她一耳光啊,没吃亏!”然后她眼睛一亮,“而且,她不是也遭到报应,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嘛!”

    最后,阿莎又是投怀送抱,又是被男人抱在怀里又亲又摸了半天,才让寻寻同意。然后就去把行李都收拾好,去了寻寻的家。

    一进门,阿莎还没来得及看房子,就被男人顶在门上,寻寻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旁,耳垂被男人含在嘴里。

    “宝贝,让我摸一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