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一章小小姐,你整容了?

    s市,午后的机场人头涌动,阿澈站在接机口到处张望。<冰火#中文 ..

    远远的,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穿着波斯米亚风的连衣裙从走出来。她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明明是个小姑娘,那双大眼睛流转之间却有着丝丝妩媚。

    再一看,又清澈见底,仿佛一朵若人怜爱的小白花。那张脸太矛盾了,妩媚与纯洁,天使和妖姬,都在同一个人身上体现。

    阿澈只看了一眼就继续找人,直到那个少女走到他跟前。

    “阿澈!”

    阿澈瞪眼:“小小小姐?”

    “嗯!”少女点点头,“先上车,这不是说话的地。”

    一边开车,一边从倒车镜里看坐在后座的女孩,阿澈实在不能理解怎么两年没见,小小姐就长成这样了?整容了?原来长的也不比现在差啊!

    “别看了。”阿莎在脸上抓了一把,露出另一张脸来。五官的轮廓比之前小了一号,整个五官都小巧可爱,像个洋娃娃!

    阿澈捂着胸口:“吓死我了,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知道我提前回来是为什么吧,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阿莎把面具重新带好,“这可是我婆婆的珍藏品!”

    “寻寻也不知道吗?”阿澈提到这个名字就打哆嗦,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在国外上6年的课程吗,三年就毕业了算怎么回事

    阿莎听到他提寻寻,嘴角弯了弯:“当然不知道,直接送我去活动现场!”少女狡黠的目光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寻寻哥能不能认出自己来

    星光娱乐,是去年刚刚成立的公司,但他可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美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就是星光娱乐,没想到会突然在国内开一家子公司。

    今天,是星光为自己的一部年度大戏选女主角,不要求资历,甚至你没有经纪公司都可以来报名,只要通过选拔,星光就将你打造成明日之星!

    “各位准备好了吗?请按照手中号码牌的顺序站好。”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领着来参加选拔的女孩子们进了一间会议室。阿莎因为到的晚,排在最后一名。

    最前面的桌子上坐了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这部戏的导演,林栋。

    “开始吧,请你们每个人即兴表演一段。”坐在左边很胖的男人说,他的眼光从一排女孩身上扫过,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一直到第六个女孩开始表演时,阿莎才发现,是个熟人。很快就轮到她,阿莎表演了一个女孩子捉蝴蝶的场景。灵动的眼神,在空中划过轨迹,仿佛跟着翩翩的蝴蝶飞舞。

    所有的人都表演完,她们被请了出去。半个小时候后,她和另外2个女孩又被叫进去。看着前面的女孩,阿莎低头微笑,果然你也选上了呢!

    “唐悦,田一一,玫景。你们三个是最终胜出的,明天早上八点,请准时到公司适戏。”那个胖子宣布完后,指着田一一,“你留下,其他两个可以走了。”

    走出星光的大门,在门口等着阿澈开车过来时。她看到唐悦站在一辆林肯车边,像是在等什么人。

    阿莎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和在凯撒学院时一点没变,无论在什么地方,都面带微笑,让人心情愉悦。

    &

    nbsp;一头长发柔柔的披在腰际,皮肤白皙,明明张着艳丽的五官,却因为眼角那一抹淡然出尘的气质,让她整个人都变的柔和,带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一伙人突然从星光里走出来,最中间被簇拥着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唐悦的笑容更深了,目不转晴的看着男人。随从打开车门,男人并没有和唐悦说话,而是直接坐上车。唐悦并不在意,紧跟着也上去。

    看着车开走,阿莎嘴角的笑意更大了,阿澈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

    “小小姐,你看见了吧,那小子和别的女人坐一辆车呢!”

    阿莎噗嗤笑出声:“嗯,我看见了。走吧,回家!”

    赢家,三年前赢擎苍带着辛晴和成成离开,一直住在国外的岛上,上个月才回来,是因为成成到了入托的年纪。还有一个原因是张宓怀孕了,沈公子拒绝自己的女人在替辛氏卖命。

    客厅里,辛晴坐在赢擎苍腿上,着急的看着门口。

    “怎么还没回来?不是中午就到了吗?”

    赢擎苍抚摸的着她的背安抚道:“别急,阿澈去接了,不会有事的。再说阿莎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又不是小孩子!”

    “你没告诉寻寻阿莎回来?”

    “当然。”赢擎苍一本正经:“女儿不让告诉他。”

    辛晴呵呵了两声:“那也是你在背后鼓动的吧?”

    女儿跟爸亲,这话说的太对了,阿莎越大就跟赢擎苍越亲。望望和成成两个小子永远别想从赢擎苍嘴里听到句赞美。不但如此,还要常常被嫌弃霸占了他们妈妈的时间。

    “妈咪!爹地!”门还没开,外面就响起清脆的喊声,阿莎推开门跑进来,直接扑到辛晴怀里,“妈咪,我回来了!”

    辛晴高兴的摸着阿莎的头发,然后皱着眉头问她:“回家就把面具摘掉,看着难受死了。”

    过年的时候,阿莎去岛上看他们,就是带着这张面具脸去的,见到时吓了辛晴一跳,以为她去整容了。

    “没见那小子?”赢擎苍看她把面具摘下来,“看样子是没有。”

    阿莎噘着嘴,又扑进他怀里:“爹地怎么知道的!”

    “他要是知道你回来,怎么会放你一个人回家,早就绑走了。”赢擎苍没好气的说,“你真去他公司面试了?”

    “嗯!”阿莎喝了口水说,“已经通过初试了,明天试戏。”

    辛晴担心的看着她:“拍拍广告就好了,干嘛非要去拍电影,娱乐圈乱七八糟的。”

    “你要相信我!”阿莎在辛晴怀里蹭了蹭,“再说了,我可是辛氏的大小姐,谁敢把我怎么样,对吧!”

    赢擎苍提醒她:“你带上这张皮就是另一个人了。”顿了下又说,“别忘了我们当初说好的,要那小子自己猜出你的身份,不能刻意告诉他。”

    “是是是!”阿莎使劲点头,“我保证不说。”

    辛晴无语的看着身后的男人:“回头寻寻知道了又该跑来气你了。”

    “那个死小子,气我还少吗?”赢擎苍愤然道,“满嘴毒舌,除了阿莎,就和全世界都欠他钱似的。”

    阿莎咯咯咯的笑

    个不停:“寻寻哥那不是逗您开心呢吗!”

    “行了,行了,吃饭吃饭!”辛晴动了动,赢擎苍赶紧抱她起来往餐厅走。

    “我说买个轮椅吧,你非说不用。”

    赢擎苍亲了她一下:“我说过会抱你一辈子的,我比轮椅方便!”

    阿莎帮他们盛了饭,然后看着赢擎苍建议:“爹地以后要去公司的,妈咪一个人在家没有轮椅的确不方便。”

    “放心,我有分寸。”赢擎苍给辛晴夹菜,“明天你就知道了!”

    看着父母相视一笑,阿莎心里却一阵酸楚。三年了,陈欢那边也做出过几次药,莫林村长连针灸都用过,可是辛晴还是站不起来。

    她无意见听江谦人说过,军方曾经见过一种药水,可以让瘫痪的病人站起来。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药水的配方,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药水。

    阿莎吸了吸鼻子,暗中发誓,我一定会找到方法让妈咪站起来的!

    第二天,她准时去星光试戏。到的时候只有田一一等在门口。田一一看起来很憔悴,好像晚上没休息好似的。见到自己看她,还瞪了一眼。

    阿莎也没理她,横竖是个陌生人而已。

    唐悦是最后一个来的,三个人到齐后,工作人员带她们去了一间装潢考究的办公室。里面除了昨天的导演林栋和昨天的胖子外,还有一个气质不凡,非常英俊的男人。

    阿莎认得他,是当红的影帝苏清河,也是这部戏的男主角。

    她们每人拿到一张纸,上面是题目。

    不知道田一一抽到了什么,但是她的表演很糟,苏清华几乎是皱着眉头跟她演完的。而唐悦的表现就很精彩了,她演一个要被男人抛弃的原配。

    哭的恰到好处,让人看着就心酸。苏清华显然也很满意她,最后被她感动,浪子回头了。

    到了阿莎,抽到的是丈夫得了绝症,快死了。然后死前告诉妻子说他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请妻子看在他快死的份上,接孩子回来。

    “哼,你终于肯说了!”阿莎看着苏清河,“别做梦了,你的那个儿子,昨天就被我送走了。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不计较?”

    阿莎目光阴冷,和之前仿佛判若两人,林栋眼睛一亮,仔细盯着她的表情。

    “你还不知道吧,你的那个情人是我撞死的,哈哈哈哈!贱人的儿子还想进我的门?哈哈哈哈!”

    “你”男人,捂着胸口,说不出一句话。

    导演突然喊停。

    “可以了,很不错!”目光看向阿莎时,带着很明显的笑意。

    苏清歌站起来伸出手:“没想到,你会这么处理,我以为你会演贤妻良母呢!”

    “个人喜好而已。”阿莎和他握握手,“我讨厌背叛。”

    这一刻,少女又浑身散发着女王的气质,林栋非常高兴,眼前这是个好苗子,天生的演员!

    在休息室等候时,田一一目光阴沉的走过来看着她。

    “你以为你表现好,就行了吗?我告诉你,他们早就内定了唐悦,我们两个都被耍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