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第二百六十七章抱你一辈子

    沈公子请来的专家在第三天终于到了,他们给辛晴检查之后得出的结论和之前的医生一样。冰火!中文 ..

    “夫人的情况我们也没有办法。”年纪最大的外国医生说,“不过,有个方法可能可以。”

    赢擎苍眸色一亮:“请说。”

    “我曾经有个病人,因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五年,但是她的丈夫很爱她,一直没有放弃。而且在这期间还让他妻子怀了孩子。”

    赢擎苍眉头一皱:“然后呢?”

    “剖腹产的时候,医生发现病人的脑电波发生了变化,孩子出生后,病人醒了。”

    “醒了?”不止是赢擎苍,沈公子也惊讶道,“因为生孩子,所以植物人醒了?”

    医生点点头:‘但是,她只是脑子醒了,身体还是不能动。”

    “可以说话吗?”张宓问。

    “可以。”医生说,“可以说话,眼珠能动,有思想。”

    沈公子喉结滚动了两下,看着赢擎苍:“我觉得目前的情况,只要小晴晴能醒来,其他的都好办。”

    “对对对!”张宓看到赢擎苍脸色不好看,也赶紧说,“回头让陈欢老村长他们研究研究,不管辛晴最后怎么样,一定有办法恢复正常的!”

    赢擎苍没吭声,转身坐到辛晴身边。沈公子叹了口气将医生送走,然后给陈欢打电话,说了结果。陈欢给严老打了电话,没想到第二天莫林村长就跑回来了。

    “我和老严的意思和那个医生一样,植物人受到外界的刺激恢复的大有人在,所有我们就等到七个月以后再说!”他把一个小盒子交给赢擎苍,“这里面有7支药水,每个月打在营养液里输给晴丫头。”

    陈欢拿过来看了看:“不会对孩子有什么副作用吧?”之前的基因改良液可是让他们担惊受怕了半天。

    “不是一回事!”老村长瞪了她一眼,“你以为我的东西是严老头他们那种危险的玩意吗?”

    赢擎苍目光沉沉的看了老村长一眼:“你保证孩子没事。”

    “只要你按时打针!”老村长信誓旦旦。

    七个月对赢擎苍来说无疑度日如年,他整个人都在暴怒的边缘。老村长走了,他说会继续研究看看有没有办法救醒辛晴。

    而在赢擎苍再一次把阿楠带给他签的文件丢出来后,张宓火了。

    “我说,你想干嘛?”她冲进病房,“你走了三年,辛晴替你守了三年。她一个女人在男人圈子里撕拼滚打,你以为容易?你以为她愿意?”

    “你了解她的,她就是个没什么野心,只想和你好好过日子的普通女孩,因为你她才有那么大的力量和勇气。”张宓眼圈一红,“你呢?现在她躺在这,轮到你了。可你每天除了看着她,和她说话,你还会干什么?”

    赢擎苍一边给辛晴擦手,一边慢慢说道:“我现在也就只能看着她,和她说话了。”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啊!”张宓急了,“你们还有孩子

    ,你除了是丈夫,你还是爸爸!”张宓把一堆文件丢到桌子上,“她辛苦守着的公司你不要了吗?你不要你早说啊,我要!”

    沈公子一直站在门口没吭声,他这段时间一直帮忙处理赢氏公司,要正大光明的让赢氏被辛氏吃掉。不得不说赢擎苍绝对是个商业天才,赢氏看似挺风光,其实就是个架子。

    只要内部稍稍出点问题,资金链马上就断了,不得已便开始抛售股票,辛氏则趁机买下来。现在外面的报纸上都在说这件事,不知道赢氏这是怎么了,记者每天堵在公司门口想采访赢擎苍,谁也不知道他躲在医院里。

    “我想带她回家去。”过来好久,赢擎苍才开口。

    张宓翻了个白眼,得,合着她刚刚说了那么多,人家压根就没听。

    “赢家有专门的医生可以用,阿晴现在就是每天输营养液,家里环境比医院好,我也可以每天放心去公司。”

    沈公子和张宓对视了一眼,松了口气。

    “那我去问问医生,能行的话,咱们晚上就搬回去!”张宓去找医生,赢擎苍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显然他根本就没打算听医生的意见。

    过年前,辛氏的年会上,人们没有见到辛晴,却惊讶的发现赢擎苍挂着执行董事的身份出现了。

    记者们蜂拥而上想采访他,却被告知现在拒绝采访,年后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外界各种流言沸沸扬扬,那些之前嘲笑辛晴的名媛们背地里不知道咬碎了多少手帕。

    而赢家这个年过的也有些黯然。

    “爹地,我们能在院子里放烟花吗?”阿莎轻轻的走进来,摸了摸辛晴的手,才开口问。

    赢擎苍坐在床边,手里拿着辛晴的日记,点点头:“去吧,小心别受伤。”

    阿莎点点头:“爹地,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要陪你妈咪,不能让她过年一个人,对不对!”赢擎苍摸了摸阿莎的脑袋,“去玩吧。”

    阿莎走下楼,客厅里莫妮卡阿楠阿澈,还有万老板一家都看着她。

    “他不下来?”莫妮卡叹了口气,“基本上除了有事必须去公司,其他时间他都守在上面。”

    陈欢耸了耸肩:“别管他了,不让他守着他更难过。”

    寻寻走过来拉着阿莎,他身后的望望拖着一箱子烟花。

    “走吧,不是说放烟花为晴姨祈祷吗?”

    六六哒哒哒跑过来:“炮!”

    她手里拿着个二踢脚。

    “响,吵醒姨姨!”六六幼小的心里老听大人说辛晴睡着了,就想拿炮把她吵醒。

    陈欢把六六提溜到小瑞怀里:“那,交给你了。”小瑞面无表情的抱着小团子转身就走。

    “你看,我们的女儿也是有人要的。”陈欢得意的说,然后冲着小瑞的背影喊了句,“小瑞啊,要不要给阿姨当女婿呀!”

    小瑞听到这句话,脚步明显加快,推开门就出去了。

    <

    br />

    过了初五,沈公子和张宓就从美国回来了,大家开始准备新闻发布会。一周后,赢氏宣布正式破产,赢擎苍出现,公开在发布会上声明自己和辛晴依旧是夫妻,他已经回到辛氏。

    至于记者有关辛晴去哪了,为什么不出现的问题一概不回答。之后几个月里,再没有什么消息传来,连原本等着看笑话,觉得荣丝蔓会打上门去的场面都没出现,人们也就慢慢将目光转移了。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赢擎苍除了重要的会议去公司一趟,其他时间都在家里办公。江谦人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每次都无视赢擎苍不满的目光,和辛晴说些有的没的。

    转眼就到了暑假,离辛晴的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她已经重新住进了医院,老村长亲自跑过来给她做了检查,最后和医生决定,下周就进行剖腹产手术。

    手术当天,所有人都来了,大家都希望奇迹会出现。赢擎苍穿上隔离服坐在手术台上边,握着辛晴手。因为辛晴被照顾的很好,所以过程很顺利,半个小时候后一个7斤重的男孩从辛晴肚子里拿了出来。

    护士将小宝宝抱到赢擎苍跟前,他只看了一眼,目光又继续回到辛晴脸上。护士一脸羡慕的将宝宝抱出去,她们私底下都在说,赢擎苍简直就是极品男人,有钱不说,还对老婆不离不弃。

    “阿晴,你快醒醒,我们又有儿子了,你快点醒来,你不想看看他吗?”赢擎苍的心从没有一刻这么忐忑,他甚至像个小孩子般摇了摇辛晴的手,带着祈求的目光望着她。

    医生突然叫起来:“脑波有变化!”

    赢擎苍一惊,看了眼仪器上突然乱跳的数字,然后他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仿佛天籁!

    “阿苍好疼!”

    一个月后,赢家大宅。

    今天是成成满月的日子,赢成,取自梦想成真,是赢擎苍取得名字。大家都围坐在客厅里,小家伙被放在桌子上,六六趴在他脑袋旁,觉得弟弟白白胖胖的,总想咬一口。

    偏厅的暖房里,两个人影相依偎着。

    “累不累?”赢擎苍亲了下她的额头,辛晴眯着眼睛靠在他怀里,“你不要几分钟就问一次,我又不是泥捏的,没那么脆弱。”

    辛晴突然嘴一鼓:“你真的不嫌弃我?”

    “胡说什么?”赢擎苍脸一黑,咬了她嘴唇一口,“在这么说我今天晚上就不让你睡觉了。”

    脸一红,辛晴在他怀里蹭了蹭:“要是我一辈子都站不起怎么办。”

    “那我就抱你一辈子!”赢擎苍将怀里的人抱紧,辛晴是醒来了,可是她的腿部神经被电击影响站不起来。医生说,除非有什么先进的技术手段,修复她坏死的神经,否则一辈子恐怕都站不起来。

    望望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爸爸,妈妈!快来,切蛋糕了!”

    赢擎苍抱起辛晴看着她,辛晴对上他的眼睛,漆黑的眸色中,自己是唯一的颜色。

    “我一定,会让你站起来!”

    男人以吻封缄,许下承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