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第二百六十六章永远无法醒来

    “严老走了。 ”沈公子走进来。

    赢擎苍靠在病床上,握着辛晴的手:“莫林村长呢?”

    “和他一起走了。”

    炸弹取出来的第二天,赢皓和莫林村长就被送到了s市。当年赢擎苍被催眠时,幸亏老村长背地里帮忙,才没让荣丝蔓得逞。

    荣丝蔓一直关着老村长,是因为他贡献出个美容养颜的宫廷秘方,荣丝蔓亲自试过效果很好,就要老村长继续研究。而赢皓就没这么幸运了。

    他一直被灌药,整天迷迷糊糊的,现在被救回来,却已经连人都认不清。

    严老跟莫林村长竟然是几十年前的战友,他们把赢皓也带走了,说是会想办法治好他。而辛晴,严老和莫林村长都说是电击刺激到了脑部,只能靠她自己醒来。

    “你找的专家什么时候到?”赢擎苍沉着脸。好不容易他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辛晴身边,可自己的女人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沈公子叹了口气:“要下周,你也别急,不是说有昏睡半年还能醒来的吗?”

    陈欢推门进来,沈公子对她使了个眼色,陈欢点点头,走到病床旁边,先看了看辛晴,然后对赢擎苍说:“你不在的这三年多,辛晴一个人带着孩子,现在她暂时不能照顾孩子了,就该你了!”

    沈公子赶紧笑着说:“是啊!你不是怕了吧?”

    “嗤。”赢擎苍挑了挑嘴角,“明天是周末,接他们过来吧!”

    陈欢笑了笑:“这才对嘛,不然等辛晴醒了,我就告诉她你不管孩子!”

    这种时候,能转移赢擎苍注意力的,恐怕只有孩子们了。

    “没准孩子来和辛晴说说话,她就醒了呢!”沈公子插嘴道。

    赢擎苍眉一挑:“不可能!”

    他每天和辛晴说话,辛晴都不醒,凭什么孩子来了就醒了?这不是明摆着在辛晴心里他还不如孩子重要吗

    第二天晚上,阿澈把四个孩子都接来了,陈欢在门口拦住寻寻。

    “人家一家大团圆,你进去凑什么热闹?”

    寻寻推开她的手,不紧不慢的说:“没我阿莎会哭。”

    “你少来,有你阿莎看到辛晴那个样子也会哭的!”陈欢瞪着自家儿子。

    “所以啊!我更得进去了。”说完人已经到了病房里面,陈欢咬牙切齿的踩了万老板一脚,“看看,这就是你儿子,我要是死了他估计都没这么紧张。”

    万老板捏住陈欢的嘴:“胡说八道什么?”

    病房里,阿莎爬在辛晴身上哭,望望看着赢擎苍。

    “你没事了?”

    赢擎苍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也柔和了下来:“我没事了。”

    “那等妈妈好了,你还走嘛?”

    “不走了,以后都和会你妈妈在一起。”赢擎苍拉着辛晴的手,在掌心里摩挲着。

    望望撇撇嘴:“怎么不算上我?”

    “你?”赢擎苍扫了他一眼,“你是男人,我不在

    时,你要保护你妈妈。我在的时候,就没你什么事了。”

    张宓和沈公子正好走进来,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

    “我说,你到底想不想和你儿子好好相处啊!”沈公子放下手里的保温桶,“今天田姨做了莲子猪心汤,赶紧补补你的心。”

    张宓摸了摸望望的头:“看见了吧,你爸就是个凶残的人,要不要来我们家当儿子啊!”

    “你说的不对!”结果望望压根没理张宓,瞪着赢擎苍捏了捏拳头,“小瑞哥说我们永远要保护妈妈和姐姐,因为她们是我们家的宝贝!”

    “就算你现在回来了,也不能赶我们走。”望望看了眼寻寻,心想,哼!寻寻哥说的没错,爸爸什么的就是来和我们抢妈妈的

    赢擎苍完全不知道他被未来女婿摆了一道,听到望望的反驳挑了挑嘴角:“你去和妈妈说,她说的算!”

    望望转身趴到辛晴床上,开始在她耳边念叨。阿莎转身扑进赢擎苍怀里,赢擎苍搂着他:“阿莎不哭,妈咪会醒来的,她舍不得我们!”对女儿他的态度完全不同,尤其是看到寻寻皱着眉头,心里更舒服了。

    “阿莎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和你妈咪担心,好不好?”

    “嗯!”阿莎抬起头,在赢擎苍怀里蹭了蹭,“我不哭了,我还要照顾弟弟!”

    寻寻赶紧把她拉过来,赢擎苍看了他一眼:“等我有空了再和你谈。”

    “随时候教!”寻寻点了点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万老板突然说了句:“不要丢我的人。”

    “放心,我比你强。”寻寻毫不犹豫的毒舌自己的老爸,陈欢冷笑了两声,她就当没生这个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

    晚上孩子们回去时,赢擎苍告诉他们三个大的周末来就好,而望望,要每天都来。对此,望望完全没有意见。但是阿莎就不愿意了,她也想每天都来。

    “那样你晚上就赶不回去,白天第一堂课会耽误的。”寻寻哄着她说,“你也知道每天早上多少女生想和我一起吃饭,你不在的话,她们占我便宜怎么办?”

    除了阿莎,全部的人都一脸鄙视的看着寻寻,当事人完全不觉得羞愧。

    于是阿莎被轻松说服,等她们走了,陈欢和赢擎苍说:“我们要在你家住一段时间。”

    “一段是多久。”赢擎苍看着她。

    陈欢嘿嘿了两声:“我家六六在凯撒上幼儿园呢!”

    “幼儿园是三年,你不觉得太长了点吗?”

    万老板见状面无表情的道:“那我们住沈公子家。”

    “不行!”沈公子喊,“我们家要造人,随时随地都造,不方便!”

    张宓红着脸掐了他一把。

    赢擎苍轻轻抚摸着辛晴的头发,漫不经心的说:“万老板没告诉你吗?当年买房时,他也买了。”

    “那个别墅区?你也买了?”陈欢扭头瞪着万老板。

    万老板的脸突然就黑了,低着头不吭声。

    沈公子幸灾乐祸的说:“买了以后他就遇到个小明星,然后

    他就把房子借给人家住了。”

    “女的?”陈欢的身上开始飕飕冒冷气。

    赢擎苍说了个名字,张宓惊讶道:“她现在很红啊!也住我们哪里?”

    “就在咱们家前面一排!”沈公子问她:“你喜欢?那我叫她到家里来和你拍照。”

    张宓眼一瞪:“你叫她?你和她很熟吗?”

    “不是,不是!”沈公子赶紧解释,“她最近拍的电影我有投资。”

    他忙着解释,那边陈欢已经甩手而去了,万老板阴森森的看了沈公子一眼:“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是你自作主张把房子借给什么女人的,你赶紧去给我要回来。”说完转身追他老婆去了。

    “沈公子!”张宓狠狠踢了他一脚,“我竟然不知道你把女人弄到隔壁去了!”

    “我早就忘了啊!”沈公子悲催道,张宓摔门而去,“没解决之前不许进家。”

    赢擎苍拿了块毛巾温柔的给辛晴擦脸:“你还杵在这干嘛?”

    “你”沈公子咬牙切齿的挥挥手,“我走了,你一个人呆着吧!”

    把门锁好,赢擎苍给辛晴擦身子,然后给她换了件睡衣,小心的搂进怀里:“一个月了,我都可以下床活动了,你什么时候才醒呢?”

    “等你醒了,我们去大堡礁度假好不好?到生产时在回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呢?”

    怀里的女人安安静静的,安静的房间里,仿佛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赢擎苍摸了摸辛晴的头发:“你要加油,要快点醒来,不要一直睡,睡到孩子出生都没醒,那你就不能第一眼看到宝宝了!”

    赢擎苍就这么一直和辛晴说话,一直到他眼睛闭上,还不忘记给辛晴一个晚安吻。突然,他又睁开眼,猛的坐起来,盯着自己掌心里辛晴的手。

    “宝贝!你醒了是不是?再动一下,再动一下啊!”

    辛晴和他手指交错,赢擎苍盯着她的手指头,然后就看到食指微微动了下,赢擎苍慢慢的将视线转移到辛晴的脸上,看到浓密的睫毛颤了两下。

    “阿晴!阿晴?”赢擎苍忍不住喊起来,然后又想到什么,按了床头的铃。

    “医生!医生”

    赢擎苍看着医生给辛晴检查完。

    “赢先生,很抱歉,我想赢太太醒来的几率很小了。”

    “你什么意思?”赢擎苍眼底一暗,“她明明醒了,刚刚她手指和眼睛都在动。”

    医生叹了口气:“那证明,她的大脑已经进入了假死状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

    当房间里只剩下赢擎苍和辛晴的时候,他慢慢将脸贴在辛晴脸上。

    “我不相信,你不会丢下我的,你快醒醒醒醒啊”赢擎苍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辛晴怎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他也不看现在几点了,拿起电话就打。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就让专家过来。”说完他把电话一丢,抱着辛晴嘴里继续低语:“好了,好了!明天专家过来你就会醒了,一定会醒的”

    一滴泪滑落,可惜沉睡中的人,永远不会知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