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第二百六十五章垂死挣扎的报复

    赢擎苍被推进一个玻璃房子,荣丝蔓也躺在旁边的仪器上。 ..

    “我们必须保证手术过程中,她的心跳一直稳定,不然就得马上停下来。”陈欢替大家解释,并且给每个人穿上无菌外罩,以防止万一有特殊情况,可以随时冲进去救人。

    辛晴贴着玻璃窗站好,她不敢在最前面看,就站在严老背后方向,可以看到赢擎苍的脸。

    两个人隔着层玻璃遥遥相望,赢擎苍看着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他已经被麻醉了。”陈欢给辛晴搬来把椅子,“坐下吧,手术时间很长,你一会该吃不消了。”

    江谦人看小瑞一直皱着眉头看着荣丝蔓,问他:“你盯着她干什么?”

    “她不对劲。”

    万老板站起来,直接走进玻璃房,就站在荣丝蔓身边。小瑞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虽然荣丝蔓已经吃了药,但还是小心一点好。

    辛晴开始紧张起来,她看到严老的手上都是血,旁边的两个助手在不停的给他递手术刀。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很长,又好像很短的时间。陈欢突然伸手捂住她的眼睛。

    “心脏要拿出来了,你不要看。”

    原本想推开陈欢的手,后来还是忍住了。辛晴知道自己的斤两,看的话,估计会昏倒。

    “真的没问题吗?”她死死攥着陈欢的手,“那是心脏啊!”

    陈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你放心,平时我们还有心脏移植手术呢!你看到那个罐子没?”她收回手,让辛晴看清里面的情况。

    “严老旁边那个吗?”辛晴并没有看到赢擎苍的心脏,但是她能看出来严老的手,正快速的在动作。除了罐子,还有一个很奇怪的机器。

    陈欢有些羡慕的说:“就是那个长的像爪子的东西,如果我们有那个,救可以自己救赢擎苍了。

    “是什么东西?”

    “严老挡住了,你看不见,赢擎苍的心脏就发放在上面,那东西可以模拟人体心脏,用它去取炸弹,才不会爆炸,然后在丢进那个罐子里,等会你可能会吓一跳!”

    辛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继续咬着嘴唇死盯着里面:“不是说心脏离开身体只能跳4分钟吗?怎么还不放回去?”

    陈欢正要开口,就惊恐的看到荣丝蔓坐了起来,同一时间万老板死死的压住她的两只胳膊,小瑞也冲进抱住她的脚。

    “哈哈哈哈哈!”荣丝蔓表情狰狞的看着他们,然后万老板和小瑞突然浑身颤抖的被弹开。

    辛晴尖叫了一声冲进去,荣丝蔓手里拿着个像手电筒的东西,她眼中全是疯狂:“赢擎苍!”她凄厉的喊道,“你骗了我,你骗了我三年,你的演技真好啊!”

    “别动!”荣丝蔓对着严老吼,“你要是敢再动一下,我就电死我自己。”她挥了挥手里的手电筒。

    陈欢拉住辛晴:“别过去,那玩意可以电死一头牛。”

    “只有2分钟时间。”严老提醒他们。

    荣丝蔓红着眼,披头撒发的看着他们:“想救他?哈哈哈哈做梦

    ,他活着我得不到,那我们就一起死,死了以后,就没人和我抢他了!”

    荣丝蔓又哭又笑的指了指辛晴:“最后你还是一个人,永远不能和他在一起。哈哈哈哈”

    砰!荣丝蔓惨叫了一声,她的手腕被打穿了,小瑞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扑过去把手电筒踢开。江谦人从另一头跑进来,冲着严老吼:“快点!”

    严老已经把一块红红的肉从赢擎苍的心脏上割了下来,然后丢进旁边的那个桶里。就看到里面荡起一片血雾,透明的罐子上全是红色的碎肉。

    “不!”荣丝蔓悲鸣了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术台。

    陈欢拍着胸口:“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阿苍”辛晴流着泪靠在玻璃墙上,万老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然后皱着眉头走到荣丝蔓身边,抓着她的头发就拖了出去。

    陈欢和小瑞扶着辛晴也走出来,刚刚生死瞬间,大家都出了身冷汗。

    “谦人,谢谢你!”辛晴一边哭,一边道谢。如果不是江谦人及时藏起来,偷袭了荣丝蔓,赢擎苍现在恐怕已经

    江谦人扶着她坐下,开玩笑似的说:“你们欠我一条命,哪天我需要的时候,记得还!”

    “好!”辛晴认真的点头。

    小瑞站在荣丝蔓跟前:“这个女人怎么办?”

    “不能死,要留给阿苍。”万老板找了块布,胡乱把荣丝蔓的手腕包起来,然后捡起那个手电筒,“这种东西都能搞的到,我小看她了。”

    荣丝蔓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如果不是身子还在微微起伏,会让人觉得她已经死了。

    当严老从玻璃房里走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

    “送他去医院静养,一个月都不能下床,半年内不能有剧烈活动。”说完他不忘记瞪辛晴一眼,“别忘了把莫林带来见我。”

    陈欢笑眯眯的说:“您老放心,他已经在来国内的路上了!”

    就在刚刚,万老板已经通知沈公子动手救人。地上趴的荣丝蔓好像动了动,可惜没人注意她。江谦人去安排飞机,准备接赢擎苍离开。

    小瑞突然大叫了一声:“妈,快离开那!”

    辛晴本能的回头一看,荣丝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她的脚边,露出满是血的脸,绝望和阴狠的目光注视着她。

    “她还有一个!”陈欢眦目欲裂的看着荣丝蔓从胸口又掏出一个手电筒,一只手往辛晴的胳膊上抓,同时按下了按钮。

    万老板拿起一件白大褂套在辛晴脖子上,将她往上一拉。荣丝蔓的手落在辛晴脚上,辛晴浑身抽搐了几下,陈欢又一拉,将她抱进怀里。

    荣丝蔓浑身已经被烧成了黑的,然后就听到噗一声,她的胸膛被炸出一个窟窿。

    江谦人进来时就看到这个场面,还没来得及问,陈欢就吼道:“快点叫严老回来救人!”

    s市的第一场雪,洋洋洒洒的下了三天,赢擎苍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他在手术的第三天就醒了,只不过不可以动,只能躺在病床上。

    “她还是没醒吗?”

    沈公摇了摇头,手来端着碗粥喂他:“你看看,这本来是小晴晴的工作,现在却换成我一个大男人了。”

    赢擎苍推开碗:“不吃了。”

    “你要想早点能下床去看她,就多吃点。”宋公子又端起碗,擎苍皱了皱眉头,还是吃了下去。

    一直到一碗粥喝完,赢擎苍开口道:“我不用在重症病房了,把我送到辛晴那去。”

    “我可不敢,万一出问题谁负责?”沈公子瞪他,“那可是心脏啊,你以为是割盲肠?”

    赢擎苍不耐烦的说:“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快点去安排。”

    无奈,沈公子只好去辛晴的病房里叫陈欢来劝他,结果陈欢说:“让他搬吧,对两个人都好!”

    于是赢擎苍就被推到了辛晴的病房里,他有些激动的看着躺在那的小女人。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又瘦了。赢擎苍心疼的不行,催沈公子:“快点啊,把两张床并一块。”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床放好,赢擎苍的上半身只有胳膊能动,他就拉着辛晴的手,静静的躺在那,偶尔在她脸上捏两下。大多数时间,都在不停的跟她说话。

    这天晚上,莫妮卡带着孩子们来医院。

    “你就是我爸爸?”望望好奇的看着赢擎苍,然后扭头问阿莎:“姐姐,他跟我长的真像!”

    沈公子弹了他脑门一下:“笨蛋,是你跟他长的真像。”

    “爹爹地!”阿莎红着眼睛,站在床边。赢擎苍伸出手,“来,爹地抱。”

    阿莎哇一声扑进他怀里,然后又惊恐的抬起头,怕压到他的伤口。

    “没事。”赢擎苍搂着她,“阿莎,我要向你道歉,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有认你,让你以为我不要你了。对不起,爹地让你伤心了,你能原谅爹地吗?”

    阿莎哭的上气不接下去,一边呜咽一边点头:”呜能,阿莎原谅爹地,但是爹地以后都不能不要阿莎,还有妈咪。呜呜还有还有小瑞和望望!”

    “好了,在哭一会要头晕了。”寻寻见不得她伤心,拿出手帕给她擦眼泪,顺便把她从赢擎苍身上拉下来。

    现在轮到望望了,他爬上床,坐到赢擎苍身边:“你不能怪我不认识你,我生下来你就不在,后来还不要我们和妈咪,现在我不想叫你爸爸,等你什么时候像我爸爸了,我再叫。”

    赢擎苍皱了皱眉头,这小子才几岁,就这么老成。

    几个孩子和赢擎苍说完话,又围着辛晴看。

    “妈咪会醒吧?”阿莎问寻寻。

    寻寻点头:“会的。”阿莎放心了,在她的认知里,只要寻寻说的,就都是对的。

    辛晴因为受到了电击,昏迷不醒,严老说一般被电的人,都会把脑子烧坏,也就是变成我们说的植物人。但是辛晴因为及时被拉开,脑部并没有太大受损,应该会很快醒过来。

    大家也以为,她会很快醒过来。可一个月后,当赢擎苍可以下地活动时,辛晴还没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