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第二百六十四章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冰火!中文 ..

    两种方法,意味着可以解决了!

    “严老您说说吧!”陈欢替大家开口。

    严老摘掉眼睛,指着荣丝蔓说:“我可以让她永远睡下去,心跳保持在每分钟50次,刚刚的测试的结果。只要这女人的心跳不低于50一下,炸弹就不会爆炸。”

    赢擎苍只考虑了一秒钟就摇头:“另一种呢?”

    让荣丝蔓永远睡下去,这无疑是个定时炸弹,必须把炸弹拿出来,不然一辈子都没法踏实。

    “还有一种比较冒险。”严老咳嗽了一声,“把你的心脏取出来,心脏在离开人体五分钟内还可以继续跳动,然后将有炸弹的心包切掉,再放进去。”

    把心脏拿出来?辛晴慌了:“为为什么要拿出来?在身体里不能切除吗?”

    赢擎苍搂紧她:“别急,听严老怎么说。”

    “不可能在身体里切的,炸弹被埋在包心里面,如果不拿出来,就得切掉整片包心才行。而拿出来再切,只需要包心的0点几。”

    严老还有心情开玩笑:“拿出来和在里面的区别就是,拿出来可能当时就会死,在里面可能过几天会死。你们选哪一个?”

    辛晴脸白了,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死死抓着赢擎苍的衣领:“阿苍”

    “别哭!”赢擎苍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对严老说:“我们能商量一下吗?”

    严老摆摆手:“你们可以走了,这个手术要做的话,我还得准备几天,而且那女人就快醒了。”

    江谦人让他的兵把荣丝蔓送了回去,其他人一路沉默的回了s市,分手时江谦人当着赢擎苍的面对辛晴说。

    “如果没成功,我会照顾你和孩子,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你接受我。”

    辛晴泪如雨下,江谦人知道那不是为他感动的。赢擎苍抱起辛晴离开的时候,深深的看了江谦人一眼,点了点头。

    有些话不用说,男人之间什么都明白。

    荣丝蔓清醒的时候,发现周围都是警察,她浑身狼狈的躺在地上,手和脚都被绑着。

    “没事了。”耳边传来不冷不热的声音,赢擎苍蹲下来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犯人已经被抓起来了,现在带你去医院检查。”

    几个医生抬着担架过来,荣丝蔓以为赢擎苍会抱她,谁知道他却侧身让开,让医生扶她躺在担架上。

    看着男人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荣丝蔓急忙在耳朵上按了几下,耳钉里传来她昏迷这段时间的声音,赢擎苍在和警察说话,到处都是警笛声,乱七八糟,什么都听不清。

    一切都没有问题,可是她却总觉得不对劲。当初趁着赢擎苍受伤,让人给他催眠。让他只记得自己是他唯一爱的女人。后来做了无数次的测验,都证明赢擎苍已经被催眠了。

    荣丝蔓捂着胸口,心慢慢平静下来。不管怎么样,你都只能和我再一起。

    要不我们就一起死吧!

    周末的时候,辛晴把四个孩子都叫了回来。

    “阿莎,望望!”她把两个孩子抱进怀里

    。寻寻和小瑞站在对面看着她们。

    阿莎察觉到辛晴有些不对劲,一种母女间的感应让她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爹地从来没有不要我们,他是最好的爸爸和丈夫。”辛晴将赢擎苍的事情告诉给孩子们,阿莎听完就开始哭。望望则没什么反应。

    赢擎苍对他来说,没有印象,完全是个陌生人。

    “妈咪,你会把爹地带回来吧!”阿莎和赢擎苍的感情最深,辛晴去法国的那两年,只有他们父女两相互陪伴。这一年来,因为赢擎苍不要她们,阿莎一直都很难过。

    现在知道真相,却更难过了。

    辛晴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寻寻走过来拉起她:“行了,不早了,我陪你上楼。”

    等阿莎被寻寻带走了,望望才问道:“妈妈,爸爸厉害吗?”

    “很厉害!”

    “比沈叔叔和万叔叔还厉害?”

    辛晴点点头:“你爸爸最厉害!”

    “那好吧,那我就承认他是我爸爸。”望望突然抱住辛晴,“妈妈,爸爸一定会回来的!”

    忍着眼泪,辛晴嗯了一声:“去睡觉吧!”

    等阿莎和望望都休息了,寻寻和小瑞像说好的一样,都跑到辛晴房里。

    “你是不是打算殉情?”某少年一日既往的毒舌。

    辛晴没好气的瞪了寻寻一眼:“我丈夫还活着!”

    “妈,到时候带我一起去吧!”小瑞爬上床,坐到她身边。

    寻寻点头:“带他去吧,没准到时候能刺激他,变成超人什么的。

    “你不用逗我,我没事。”辛晴笑了笑,这孩子多别扭,关心你都要用这种方法。

    小瑞见目的达到了,跳到地上:“那我们回去睡觉了。”

    “如果”走到门口,寻寻突然停住,背对着辛晴说,“如果真出了意外,我会照顾几个小家伙,你可以放心。”

    看着寻寻跑出去,辛晴挑了挑嘴角,慢慢躺下来。

    大家讨论的结果是,同意把心脏拿出来。辛晴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有很多心脏移植手术成功的案列。赢擎苍这种情况和心脏移植差不多。

    危险是那个微型炸弹

    十一月底,s市突然降温,半夜里竟然下起了小雪。

    丁秘书最近因为偷偷给赢擎苍传话,赚了不少钱。这天他特地带女朋友去吃饭,吃到半截拿出一条钻石项链送给她。

    “怎么这么好!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你不知道啊,我那个boss,估计在外面找了女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自己不联系,每天都让我传纸条,还不让吭声,就直接交给他。”丁秘书喝的有点多了,嘚吧嘚吧说了一大推,最后哄的女朋友去酒店开房。

    他刚离开,在他们座位背面就站起来一个女人,荣丝蔓浑身发抖的看着丁秘书的背影,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没想到来吃个饭,竟然让她发现了惊天的秘密。

    原来赢擎苍一直都在骗她

    &nbsp

    ;   他背着我和谁联系?宋丝蔓打了个哆嗦,他说传纸条,难道他知道自己在监听他?那那催眠术等一下,荣丝蔓握着拳头,心底一阵发寒。

    如果这些赢擎苍都知道,那么他就根本没有中催眠术!那什么打垮辛氏,和辛晴对着干,甚至在公众场合给辛晴难堪都是假的?

    心惊胆颤的回了家,看到赢擎苍坐在客厅里。见到她回来没什么反应,只是看了一眼。

    “外面下雪了。”荣丝蔓随便找了个话题,一边仔细观察赢擎苍。

    赢擎苍望了望窗外,不知道是和自己说,还是和荣丝蔓说:“今年的冬天一定很冷。”他站起来,从厨房端了杯牛奶,“我刚热的,喝了暖和。”

    “阿苍,你爱不爱我?”荣丝蔓怔怔看着他。

    赢擎苍扯了下嘴角:“又问这个问题。我不是早说过了吗,除了爱你,我还能爱谁。”

    “那你说,看着我说你爱我。”

    “你明知道我从来不说这些。”赢擎苍皱了皱眉头,“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

    荣丝蔓笑了笑:“就是想听你说嘛!”

    “别闹了,赶紧喝了牛奶睡觉,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

    荣丝蔓接过来,一边喝一边往厨房走:“我饿了,找点东西吃。”

    午夜,几个人匆匆走进来,赢擎苍指了指卧室,然后穿上外套,荣丝蔓紧跟着被人抬出来,她闭着眼睛,睡的很沉。

    天亮时,赢擎苍他们再次来的南海基地。

    “为什么要带她来?”小瑞指着躺在角落里的荣丝蔓。

    江谦人和他开玩笑:“你不是也来了嘛!”

    小瑞不吭声,盯着他。江谦人赶紧摆手,“我什么也没说。”

    “炸弹取出来就会爆炸,如果她到时候在公众场合,突然被炸成碎片了,会引起恐慌的,所以还是带过来比较放心。”赢擎苍说完,摸了摸小瑞的脑袋,“谢谢你照顾阿晴。”

    小瑞板着脸:“我应该做的。”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耳朵都红了!

    “你考虑清楚了?”严老问赢擎苍。

    赢擎苍点点头:“拜托您了。”

    “阿苍辛晴扒在他怀里,死死搂着他的腰。

    严老看了看表:“五分钟以后开始。”

    万老板和陈欢拍了拍赢擎苍的肩膀:“记住,你自己千万不要放弃,想想辛晴,想想你的孩子们。”陈欢捏了捏拳头,“如果你醒不来,我就马上让辛晴嫁给别人。”

    “我就是现成的!”江谦人插嘴,然后认真的说,“你放心,我会做到的,会照顾好她。”

    辛晴推开他们,突然大哭起来:“我不要他们,我不要别人照顾。赢擎苍我就要你,你答应要陪我一辈子的,你不能骗我,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去,你休想把我丢下。”

    “我答应你!”赢擎苍抬起她的下巴,一下下的吻掉辛晴脸上的泪珠,“我还要看着孩子出生,还要带你去环游世界!”最后几乎是虔诚的吻上了她的额头。

    “等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