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第二百六十三章秘密研究基地

    江谦人第二次来了赢家,还是辛晴主动约他的。

    “谦人,我算不算是你朋友。”辛晴的目光清亮,让江谦人微微一愣。

    他们坐在后花园里,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小瑞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

    “有什么话就直说。”江谦人有些莫名的烦躁,辛晴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离她更远了。

    辛晴笑了笑:“我给你讲你故事吧!曾经有个女孩,她的父亲”

    花园里偶尔有鸟飞过,在三人周围徘徊一圈,又飞向天空。辛晴的声音不紧不慢,仿佛一场老电影,将她和赢擎苍的过往,慢慢的展现在江谦人面前。

    “我明白了。”江谦人静静的听完,然后看辛晴,“现在我相信,你永远不可能爱上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谦人觉得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难过。

    所以他笑了笑:“你告诉我这些,是因为赢擎苍需要帮忙对不对?”

    “是的。”辛晴点点头,“我们找不到拿出炸弹的方法,陈欢说,军方可能会有办法。”

    江谦人听到她提陈欢,有些感概的说:“陈欢一直被国家保护着,我知道她有一个男人,却查不到是谁。原来是那个让恐怖分子头疼的万老板。”

    “你们和他有过节?”辛晴看他的表情一脸不屑。

    江谦人嗤笑了一声:“我是兵,他是贼。就算国家不抓他,我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感。”见辛晴有些凄凄的表情,江谦人又笑了,“放心,他是他,你是你。”

    “这件事,估计得找老头子。”江谦人说,他看了眼小瑞,“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帮你。”

    小瑞突然抬起头:“不能让宋春丽知道。”

    对于他直呼自己奶奶的名字,江谦人不介意,但是他说不能让宋春丽知道,就有些奇怪了。

    “我和你说过,小瑞就像是个雷达吧!”辛晴组织了下语言,“他对人的情绪很敏感,他觉得宋伯母有些问题。”

    江谦人有些不高兴:“那是我妈,是小瑞的亲奶奶!难道她会害自己的孙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辛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小瑞拉了拉她的袖子,“我来说。”

    “我没说她会害我,但是她心里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样子。她很高兴找到我,但是同时又有恐惧,仇恨,和愤怒的心情。”小瑞看着江谦人,认真的说,“人命关天,不能冒险。”

    江谦人没吭声,过了好久,他才叹了口气说:“我明白了,我马上回京城。”

    让江谦人没想到的是,当他和父亲讲完,并且小心的提出辛晴不愿意让母亲知道时,江民竟然点点头。

    “是该瞒着。”老人沉思了片刻,“你告诉辛晴,我帮她。”

    江民给了江谦人一个电话号码,让他交给辛晴,但是却不是让辛晴去联系,而是让万老板夫妇。

    “爸!你竟然知道陈博士的男人是那个万老板?”江谦人瞬间觉得自己和他老子差远了。

    “几年前,见过一面。”江民想起那个从来没什么表情的男人,有些可惜的说,“国家想收为己用,可惜他不答应。”

    江谦人撇撇嘴:“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万老板的势力不逊于一个军队,国家怎么会放任他在外面飘着。

    “他有个好妻子。”江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然后就把江谦人赶出来了。

    江谦人也无意去探究,急急忙忙又跑回s市。

    就算之前想过江民会同意,但真的得知他会帮忙后,辛晴还是很激动。马上便联系了万老板,把江民给的号码告给了他。

    当天万老板就传回消息,那边的人已经同意了,但是得见一见赢擎苍还有荣丝蔓。

    “你知道是什么人吗?辛晴问陈欢。

    陈欢耸了耸肩膀:“具体我不清楚,但我听导师说过,军方的特殊研究所里,有很多不能摆到桌面上的人,但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天才。”

    “那他们一定有办法对不对?”辛晴太需要一个保证了。

    “你啊!”陈欢叹了口气,“我们都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好不好?”

    辛晴的眼神暗了下来,她清楚如果这次不行,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没有人能救赢擎苍了

    十一月初,一直被关注的辛氏和赢氏合作的溶洞温泉度假村终于开业了。这让s市最近有些惶惶不安的人们有了新的话题。因为就在前几天,新闻上播了有三个杀人犯从监狱里逃了出来。

    政府提醒市民要注意安全,大街上每天都有警车巡逻。开业这一天,很多警察把山脚围得水泄不通。今天来的可都是领导和各界名人,出了事谁都没法负责。

    荣丝蔓坐车上山的时候不满意的抱怨:“之前说过了国庆就开业,姓辛的那个女人却说她生病了要推迟,现在外面跑着杀人犯呢,她却突然要开业,这不有病吗?”

    赢擎苍坐在那静静的看着车窗外,听到荣丝蔓的抱怨只是笑了笑:“今天是黄道吉日,她也没错。”

    “呵呵呵呵!容丝蔓露出得意的笑容来,“再怎么吉日也保佑不了她,按照你之前说的,用不了半年,这山就塌了吧。到时候不止是赔钱,那些被压死的游客,就能让那女人身败名裂!”

    荣丝蔓已经等不及看辛晴到时候狼狈不堪的模样了,到时候赢擎苍在出手收购辛氏的股份,很快辛氏就会重新回到他们手里。她盼了十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看着旁边的男人,荣丝蔓又有些恍惚,什么时候她才能和这个男人在床上一次,她太渴望他的拥抱,他的亲吻,每个夜晚都幻想着自己在身下呻吟。

    “阿苍”荣丝蔓忍不住叫出声。

    赢擎苍心中冷笑,这个蠢女人一定又在做梦了。

    “你最好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让别人看出什么来,功亏一篑。”

    荣丝蔓清醒过来,靠着他点点头:“你放心,我知道的!”

    溶洞温泉开业前做了大量的宣传,很多市民今天都赶来开业第一天半价酬宾,还有抽奖活动。可没想到下午的时候,

    新闻上竟然说逃狱的杀人犯跑去了活动现场,并且绑架了人质逃跑了。

    南海的某座岛,江谦人看着从直升机上下来的赢擎苍和辛晴。

    “很抱歉,你们得蒙上眼睛。”

    赢擎苍点点头,几个穿着迷彩服的人给他和辛晴带上了眼罩。

    “万老板和陈欢已经在下面等着了,跟我来。”江谦人转身带路。

    “谢谢。”走了不知道多久,身后传来赢擎苍的声音。

    江谦人抿了抿嘴:“小心点。”想了想,又补了句,“不是说你,我是说阿晴。”

    辛晴在赢擎苍怀里笑了笑,她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现在不是说的时候。江谦人半个月前就放出消息,说有杀人犯越狱,今天又让他的兵冒充犯人绑来了荣丝蔓。

    “到了。”江谦人挥挥手,辛晴的眼罩被摘下来,她看到陈欢正和一个穿白大褂的老人围着睡着的荣丝蔓小声说着什么。

    万老板走过来,打量了赢擎苍几眼:“他们给荣丝蔓吃了种特殊的药物,她现在睡着了,但是心脏会保持在清醒的状态下,这样才能测试出来,你身体里炸弹引爆的最低心跳值。”

    赢擎苍点点头,这时候那个穿白大褂的老头走过来冲着赢擎苍就喊:“我一定会救你,然后你把莫林给我带回来!”

    莫林?老村长?辛晴和赢擎苍看着万老板。

    “这位严老,好像和莫林认识。”万老板小声说。

    “墨迹什么呢?”严老已经站在一架手术台前,“赶快躺上去,我们时间不多。”

    要在荣丝蔓醒来前,把她送到事先安排好的地方,然后警察会来救人。这样她不会知道曾经发生的一切。当然,如果马上就能想到办法,把炸弹取出来,那么她就可以直接丢进海里喂鱼了。

    “那个监听器不是有录音的功能吗?她醒了以后听到我们现在的对话怎么办?”辛晴担心的问。

    陈欢拍了拍她的肩膀:“这里监听不到。”

    这下辛晴放心了,看着赢擎苍被送进一个大滚筒式的仪器里,白色的光在他心脏部位不停的扫描,然后他看到江谦人一直盯着万老板。

    “你要是敢打这里研究的心思,我现在就枪毙了你。”江谦人冷冷的开口。

    万老板不动声色的转了转手上的戒指:“你放心,我对公家的东西一向不感兴趣,这是原则问题。”

    “呵呵!”江谦人冷笑道,“那我到想问问,五年前金三角出现过的隐形雷达你是从哪里来的。”

    感觉到身边人的敌意,万老板歪着脑袋看着江谦人,突然咧嘴一笑:“捡的!”

    辛晴默默的转过身,寻寻的毒舌,果然是遗传来的

    大概两个小时候,赢擎苍才从手术台上下来。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严老,连一向冷静的赢擎苍,也握紧了拳头。

    “两个方法,你们想用哪一个?”严老慢悠悠的开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