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第二百六十二章江家老爷子

    辛晴把江家的事讲给小瑞听,最后告诉他:“不管你怎么想的,现在我都不会让你回去。 ”

    “能让我见见他们吗?”小瑞沉思了片刻问。

    “好的,我打电话。”尽管知道小瑞比其他孩子早熟,但是他的反应还是让辛晴纠结。她觉得这孩子没准比自己的承受力都强。

    宋春丽知道小瑞想见她们时,在电话那边一个劲的对辛晴说谢谢。弄的辛晴挺不好意思,她根本就什么都没说,都是小瑞自己决定的。

    为了安全起见,辛晴和宋春丽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在家里见面,时间就定在这个周末。

    星期五很快就到了,相对于淡定的小瑞来说,辛晴反而很紧张。

    “妈,我不会跟他们走的。”小瑞担心她那个样子会动了胎气,拉着她的手保证道,“你不要紧张。”

    辛晴讪讪的笑了笑,她也不想这么没出息,可就是很紧张

    宋春丽和江谦人非常准时,在晚餐的时间来了赢家。

    “小小瑞?!”宋春丽一进门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小瑞。江谦人反而比较平静,只是紧握的拳头出卖了他的心情。

    陈欢看了辛晴一眼,抱着六六上楼去了。辛晴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宋阿姨,请坐!”辛晴拉着小瑞,招呼宋春丽坐下,“您喝茶可以吗?”

    宋春丽的心思都放在小瑞身上,听到辛晴问她,胡乱点了点头:“什么都行。”

    “这孩子,怎么没表情啊?”江谦人偷偷凑到辛晴身边问。

    辛晴侧了侧头,小声说:“天生的。”

    江谦人扯了扯嘴角,不吭声了。

    “小瑞,我是你奶奶!”宋春丽眼里含着泪,急急忙忙从包里翻出相片,“这是你爸爸妈妈!”

    “我是你小爸!”江谦人尽量让自己笑的和蔼一点。

    辛晴见小瑞还是不吭声,摸了摸他的头说:“你不习惯,可以不叫。”

    “我需要时间适应一下,但是我承认你们是我的亲人。”小瑞终于开口了。宋春丽赶紧点头,”不要紧,不要紧,等你习惯的了再说,习惯了再说!”

    谁都没注意,小瑞的眉头已经皱过好几次了。这场见面比辛晴想到要顺利的多,甚至都不像认亲的场面。除了宋春丽一直在哭,江谦人一副没爸妈的孩子真招人疼的表情外,小瑞从头到尾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送俩个人走时候,他又说了第二句:“再见!”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辛晴问小瑞。

    小瑞侧着脑袋想了想:“江谦人没有问题。”

    “你的意思是宋春丽有问题?”辛晴惊讶道。

    点点头,小瑞说:“她的气场很混乱,从见到我开始就一直很奇怪,特别不稳定。”

    “很正常吧,看到孙子激动的。”

    小瑞想了想,拿起茶杯倒进喝剩下的可乐瓶里。

    “”辛晴再一次觉得有个高智商的儿子是对自己的考验,她弱弱的问了句:“什么意思?”

    &nbsp

    ;   小瑞指着杯子:“两种完全不相容的东西参杂在一起,非常的矛盾。”

    “你是说宋春丽那个人很矛盾?”

    “是的,她的情绪就是这么反应的,好像一直在挣扎什么。”

    辛晴拍了拍胸口:“那就是有问题!”幸好她没提赢擎苍的事。

    “爸的事情,可以找江谦人,宋春丽虽然奇怪,但是目前不会害我。”

    “我找机会问问阿苍再说。”辛晴点点头。

    京城,军区大院里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停下,警卫员小心的拉开车门,满头银发的老人从车里下来。老人的面容红润,身板也笔直,看上去就很健朗。

    他大步就进一座四合院,一进门就对坐在客厅里的女人说:“确定了吗?是不是那孩子?”

    “和谦泽小时候一模一样,肯定是。”宋春丽神情疲惫的说,“如果你同意,我再去做亲子鉴定。”

    江民,三军一把手的人物,至今控制着军权不肯退居二线。因为大儿子的死,他必须支撑到江谦人有能力够到这个位置时才放手。不然,江家就会被挤出中央的舞台。

    而找到孙子对老人来说,是这几年最大的安慰,他严肃的对宋春丽说:“先不要做了,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他转身准备上楼,又回头看了一眼。

    “这么多年了,如果你还放不下,只会让谦泽死不瞑目。”

    宋春丽猛的颤抖了一下,发出尖锐的喊声:“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孩子,我儿子又怎么会死的那么惨,当年为什么不把他交出去,为什么要害死我儿子!”

    “住嘴。”江民大喝一声,目光如炬的看着她,“你别忘了,那是谦泽的儿子。你只会伤心难过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的想想,那也是他的儿子!”

    江民目光沉沉的丢下去话:“我绝不允许我的孙子出任何问题,如果你真丧心病狂到那个地步,就别怪我狠心。”

    “你”荣春丽看着江民的背影,捂着脸跌坐在沙发上,过了几秒钟,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自从辛晴知道赢擎苍的身体里有个炸弹后,大概是怕她担心,赢擎苍来的次数多起来,基本上每隔两天,晚上就会出现。

    “你说,我要不要找江谦人帮忙?”

    赢擎苍抱着她坐在天台上,初秋的夜风带着阵阵凉意,两个人盖着毛毯,手里拿着平板聊天。

    “再等等吧,如果万老板那边还是没进展,你可以去找他。但是,我估计他也不行。”

    辛晴脸一垮,“陈欢说江家可以啊!”

    “那是江家,不是江谦人。”赢擎苍写完,戳了戳她的额头,又写道,“江家真正厉害的,是江民。”

    “江谦人的父亲?”

    赢擎苍点点头:“想办法,让小瑞见见他。”

    宋春丽不能代表江家,江家唯一能做决定的人只有江民。

    正当辛晴不知道该怎么和江谦人开口时,宋春丽却打来的电话,说小瑞的爷爷想见见他。

    “可以啊!”辛晴压住心底的兴奋,“来的时候提前通知我,我让小瑞回家。”

    &nb

    sp;  很快,国庆节的时候,江谦人说他明天到s市,一起来的还有他父亲。江民甚至跟辛晴通了个电话,很正式的邀请她吃饭。

    辛晴那天一个人带着小瑞去的,因为学院放假了,阿莎和寻寻也回了家。如果莫妮卡和陈欢都去的话,阿莎一定会怀疑的。她到现在都以为小瑞是辛晴生的孩子,大家暂时不想让她知道。

    饭店在城边上,是个风景秀丽的庄园。隐秘的包间里,坐在一老一少俩个人。

    “您好,江伯伯!”辛晴礼貌的打招呼,同时被老人的目光震慑到。不愧是共和国叱咤风云的人物,全身都带着一股正气,犀利的目光完全不像个老人。

    江民点点头,并没有端着身份,客气的请辛晴坐下。

    “辛小姐,谢谢你。”老人端起茶,“江家欠你个人情。”

    江谦人则不赞同的瞪了他爸一眼:“我和阿晴是朋友,你说那么见外干什么?”

    江民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盯在小瑞身上。

    “你好。”小瑞点点头。

    辛晴能看出来,老人的手刚刚抖了一下,眼睛也亮了亮。

    “你和你父亲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江民收回目光,“你愿意现在就跟我回去吗?”

    “爸!”江谦人急了,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上来就和人家抢儿子。

    江民看着小瑞:“我想听你的意见。”

    “我现在不回去。”小瑞面无表情的说,“你知道是谁杀了我父母吗?你知道他们的目的吗?我回去,江家能保护的了我吗?”

    江民抿了抿嘴角,看了江谦人一眼:“这孩子比你强。”

    江谦人无语,因为敢跟你顶嘴,所以就比我强吗?

    “辛小姐。”

    “是。”辛晴赶紧答应,不自觉的就用了服从的语气,这个老人身上的气势太强了。

    江民缓缓的开口:“那就继续麻烦你照顾这孩子,他什么时候愿意回来,江家的大门永远为他开着。”

    “我儿子不会白死,谁杀的他,我心里清楚。”江民看着小瑞,“你想报仇吗?”

    小瑞用力点了下头:“他们是我父母,他们的仇我报!”

    “好!”江民笑了,“我等着你。”

    回去的路上,小瑞非常认真的说:“江民是个英雄。”

    辛晴深有同感,那位老人度过了多少峥嵘岁月,年轻时怒马鲜衣,杀伐决断。如今都变成一股势在他身上,不怒自威,让人心生敬仰。

    “所以,我们可以跟江谦人淡淡了。”

    在万老板心灰意冷的通知她们,自己想不出办法来以后,辛晴就决定孤注一掷,她想了好几天,想着要怎么向江谦人开这个口,或者说,要怎么让他传达给江老爷子。

    最重要的是,还得瞒着宋春丽。小瑞不信任她,那么辛晴自然也不会信任。她也曾想过到底宋春丽在想什么,当初痛哭的来认小瑞时,不像是假的。

    到底,她要认回小瑞是真心还是另一所图。幸好,幸好不管她想怎么样,都得等小瑞长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