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第二百六十章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夏天快过去的时候,暑假要结束了。 ..辛晴决定亲自去接小瑞和望望,顺便问问陈欢赢擎苍的事。

    张宓被沈公子绑在家里滚床单,她原本想带莫妮卡去,谁知道莫妮卡支支吾吾的说有事走不开,辛晴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了。

    见到小瑞和望望时,辛晴以为他们去非洲了。

    “怎么晒这么黑?”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黑不溜秋的,瞪着两个眼睛看着她。

    “妈妈!”望望先扑上来,“你看,我有肌肉了!”边说边把自己的肩膀露出来,辛晴惊讶的发现,竟然真有鼓鼓的小肌肉。

    小瑞走过来拉着辛晴:“万叔叔让他的手下每天在林子里和我们玩模拟野战。”

    “怪不得!”辛晴摸摸他的头,“累不累?我来接你们回家。”

    “你如果有话去问欢姨,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因为她没什么可说的。”

    辛晴还没问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老远就看到陈欢抱着六六跑过来。

    “辛晴!”

    “姨姨!”六六往辛晴身上扑。

    辛晴放下望望把她抱过来:“六六又漂亮了,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三岁的六六长的和年画里的娃娃似的,圆滚滚的像个包子。

    “那变成大美人可以当小瑞哥哥的妈妈吗?”六六的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看着辛晴,可爱的不得了!

    陈欢翻了个白眼说:“那不是妈妈,是老婆!”

    “六六喜欢小瑞哥哥?”辛晴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包子脸。

    “最喜欢小瑞哥哥了!”六六高兴往小瑞身上扑,小瑞抱住她,面无表情。

    望望一脸鄙视的看着六六:“小瑞哥哥是我的,你这么胖,我们家才不要你!”

    “哇!”六六哭起来,鼻涕眼泪蹭了小瑞一身。后者就跟没看见一样,不嫌脏,可也不搭理你。

    辛晴把六六抱过来,一边哄他,一边担心的看着小瑞,这孩子以后一定找不到老婆吧

    在岛上住了两天,辛晴问过陈欢很多次,陈欢都告诉她,还在想办法,总之让她放心,一定可以把监听器从赢擎苍身体里取出来。

    可她越这样说,辛晴就越不放心。她总觉得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尤其是小瑞经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问他,那孩子就说没事。

    辛晴私下里把小瑞的身世告给了万老板,想让他查查当年的事,顺便调查一下江家说的是不是实话。好像当年的事,在上面的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很快万老板就查清楚了。

    “江家没有撒谎,当年的事就是那样。”万老板把查到的资料给她看,“而且,凶手一直没找到,我估计应该是什么恐怖组织。”

    “这么说小瑞绝对不能回江家。”

    万老板点点头:“在你身边反而安全。”

    凯撒开学在即,辛晴带着小瑞和望望准备回s市,走的时候六六抱着小瑞哭的那叫一个可怜。看着女儿抱着别的男人不撒手,万老板黑着脸,将小家伙提溜走了,一直到她们上了飞机,都能听到远处六六凄惨的哭声。

    />

    “小瑞,六六很喜欢你啊!”辛晴挺得意,自家孩子这么小,就有女人缘了,她早就忘记之前还担心这孩子没人要。

    望望撇撇嘴:“被一个球喜欢有什么好,小瑞哥不要喜欢胖妞,喜欢阿莎姐姐吧!”

    “好,那你去和寻寻说。”小瑞斜了他一眼,望望一脸惊恐的摇头,“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

    月底,寻寻和阿莎也回来了。在辛晴特意的要求下,阿莎抛弃了寻寻和她睡了几晚,自己的女儿每天被个臭小子霸占着,辛晴都快忘了上一次她们母女一起睡觉是什么时候了。

    导致开学的时候,寻寻一天都没耽搁,抓着阿莎就去了凯撒,第二天小瑞才带着望望去。因为望望开学就一年级了,原本他要求住校的,可是小瑞说辛晴一个人在家无聊,让望望每天还是要回家来陪她。

    让辛晴奇怪的是莫妮卡最近的反应。

    “我要的是溶洞喷泉的策划案,你给我拿的什么?辛晴把文件丢到桌上,看着对面不知道神游到哪去的莫妮卡。

    莫妮卡眨了眨眼睛,啊了一声:“我马上去换。”

    “得了,你坐下。”辛晴站起来拉住她,“说吧,到底怎么了?”

    “没没怎么啊!”莫妮卡眼珠子转了转。

    辛晴呵呵两声:“你当我瞎的?你看上去就是一副有事的样子。”

    莫妮卡望了望门口,小心的说:“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我保证。”辛晴心里加了一句,保证告诉别人

    莫妮卡咽了咽口水:“阿楠那个家伙,一直不接受我,我就给他下了药,把他给上了。”

    “”辛晴瞪着眼睛,“你你真是这也太大胆了!”

    “不然怎么办?”莫妮卡露出委屈的表情,“那个木头疙瘩明明喜欢我,却老是保持距离,等到他开口,我都老了。”

    辛晴严肃的看着她:“你确定阿楠喜欢你?”

    “当然!”莫妮卡肯定的说,“我是女人,男人喜不喜欢我,这点直觉还是有的。”

    “好吧,那阿楠怎么说?”

    莫妮卡脸一垮:“他不知道那个人是我。”

    辛晴扶着额头,摆摆手,无语了。

    “哎呀,那段时间我老叫他去酒吧,有次灌醉了他就强上了。早上起来我不好意思先跑了。结果那个家伙第二天竟然来质问我,说我把他一个人丢在酒店里太过分了。”

    辛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他忘记了?”

    “人家可是处女好吧,裸的红印子他看不到吗?”

    “那他”

    莫妮卡一咬牙:“那个白痴以为他和路人甲上床了,根本不记得那是我!”

    “所以呢?”

    “更白痴的是,这几天总躲着我。”

    辛晴觉得这事太不靠谱了,她问道:“那你就不会和他说吗?”

    “我说了啊!”莫妮卡激动的喊,“可他非说我是委屈自己,想让他安心,还说他对不起我什么的

    。”

    “原来阿楠的情商这么低。”辛晴好笑的摇了摇头,“要不我去帮你说?”

    莫妮卡一挥手:“不用,老娘就不信搞不定他。”

    看着昂首阔步走出去的女人,辛晴已经在想着把这件事告诉给张宓和阿澈时他们的表情了。

    通讯器突然响起来,辛晴接通视频,陈欢抱着六六冲她打招呼。

    “辛晴啊,我决定带着六六去你那里。”

    辛晴一愣,几个意思?不是才分开吗?

    “你和万老板又吵架了?”

    “没有。”陈欢拿起六六的手冲她摆了摆,“你忘记六六3岁了,可以上幼儿园了!”

    辛晴恍然道:“你想送她来凯撒呀!”

    “是啊,本来没想到,你走了以后六六一直哭着要去和小瑞哥哥一起上学什么的,我才想起来,她已经到入托的年纪了。”

    “我先问问今年还有没有名额,没有的话我安排一下,等会给你打过去!”辛晴挂断通讯,亲自给凯撒那边去了个电话,果然已经没有名额了,她让学院赶紧安排,等确定了,才去连线陈欢。

    结果半天都没人接,辛晴想了想按了按手上的戒指。蓝光闪了两下,万老板的头像出现在空气里,他正低着头不知道干什么。

    辛晴正要开口,就听到他说:“早知道你怎么麻烦,就不给你戒指了,都说了我不会让赢擎苍死的,你每天都问我烦不烦”

    “阿苍会死?”

    万老板一愣,抬起头看到是辛晴,脸刷一下变了。

    辛晴盯着他:“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阿苍到底怎么了?”

    “没有”万老板皱着眉头,他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以为是沈公子。

    “你骗人!”辛晴喊起来,她不知所措的看着万老板,眼泪唰就流了下来,“我求求你,你告诉我啊!你们不能瞒着我,阿苍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万老板沉默,就是不说话,辛晴不停的大叫,阿楠和张宓冲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他们看到辛晴这个样子,吓了一跳。

    陈欢突然出现在投影里,她狠狠的瞪了万老板一眼,然后安抚辛晴:“你先别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明天就去你那么边,到时候仔细跟你讲。”

    挂断前她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遍:“辛晴,不管你现在有多想知道,也不能去找赢擎苍,知道吗?那样会害死他的。”

    辛晴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无论张宓和她说什么,她都没反应。

    阿楠赶紧给沈公子打电话,沈公子一来,张宓就扑进他怀里大哭,“你看看辛晴啊,你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沈公子拍了拍她:“没事,没事,交给我。”

    “小晴晴。”沈公子在辛晴对面坐下,“如果你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把真相告诉你。”

    辛晴的眼睛慢慢有了焦距,她嘴唇动了动,沈公子费了好大得劲才听清她说什么。

    “骗人的,对不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