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第二百五十九章失望的结果

    “开什么玩笑,那块地当年就是垃圾场,政府求着开发商买,这会又冒出来是农用耕地这种鬼话,骗鬼呢?”张宓把桌子拍的啪啪响。

    辛晴将通知书丢到一旁:“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军权了。”

    “这件事应该是李素素个人干的。”阿楠皱着眉头说,“李家和江家的关系很好,宋太太之前既然说没事,就一定和李家打过招呼。”

    “不管是她还是李家,这事现在怎么处理?”莫妮卡看着辛晴,“早知道当初就该给她一巴掌。”

    张宓把电话拿起来:“那,给江谦人打电话,这怎么说也是他惹出来的。”

    “不需要。”辛晴敲了敲桌子,“让律师准备好,我们先起诉。”

    阿楠站起来:“我马上就去。”

    “帮我约丁磊和陈铭,这不是我们一家的事,政府也得讲证据,我倒要看看最后她怎么收场。

    辛晴的想法和丁磊不谋而合,陈铭陪老婆度假安胎去了,已经让秘书把这件事全权交给辛晴决定。因为好久没见施芊芊,大家就约了晚上一起吃饭。

    “你家男人还没回来?”施芊芊一见面劈头盖脸的就问,“真能折腾,他去那蠢女人身边做卧底去了?”

    “靠!”张宓瞪着眼睛,“你怎么不说他变心了。”

    丁磊比施芊芊回答的还快:“他不是那种人。”

    “你们夫妻两也是打过针的吧,智商这么高!”张宓抱怨。

    施芊芊塞了块水果到她嘴里:“那是因为你的智商太低了。”

    “很抱歉,连累你们了。”辛晴冲施芊芊耸耸肩。施芊芊淡定的说,“回头跟寻寻说,让我儿子当一次学生会主席就行。”

    辛晴噗嗤笑出声:“这我可没办法!”

    “律师今晚就会准备好所有的资料,明天我们就向法院提起诉讼。”丁磊帮施芊芊夹了块鱼肉,“你不用出庭,我去就可以。”

    施芊芊看辛晴一副没所谓的样子提醒她:“你最近就在家呆着,李曼曼那些人的手段,无非就是陷害加泼脏水,估计很快报纸上就全是你的负面新闻。”

    “她真敢闹那么大?”辛晴惊讶完后,又笑了,“那正好,不用我通知江家了。”

    施芊芊看着她:“你和那江谦人真没关系吧?”

    “当然没有!”辛晴叹了口气,“也是我太冲动了,如果那天不给她难堪估计也就没事了。”

    丁磊皱着眉头道:“不是你的错,这种人不能惯。”

    还真像施芊芊说的,第二天有家报纸上就登出了什么小白花原来是黑蜘蛛的文章。竟然把辛晴和辛家的那些事给翻了出来,说她当年就为了家产害死了亲生父亲,一时间辛晴又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

    辛晴没功夫管报纸,她呆在家里等着张宓和莫妮卡从法庭传来消息。快中午的时候,张宓打来电话说没问题了,她们胜诉。政府完全不占理,说了没几句就和解了。

    放下心准备正准备吃午饭,江谦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在哪?”

    &nbsp

    ;   辛晴一听反问道:“你来s市了?”

    “是啊,出了那么大的事,你竟然不找我,我只有来了。”江谦人抱怨道。

    “呵呵,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来我家吧,省的被拍到又要上报纸了!”

    也不知道江谦人在哪打的电话,没一会门铃就响了,他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放心,我妈已经找李家谈过了,李素素被关在家里,短时间内不会出来。”

    “你是不是威胁人家了?”辛晴狐疑的问。

    江谦人打量着家里的装修,嗤笑道:“是啊,我告诉她,全天下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娶她。再让我知道她欺负你,我就拔了她哥的旗。”

    “她哥?”

    “她哥在我手底下。”江谦人酷酷的说,“你家的装修真不怎么样,肯定不是你的品味。”

    辛晴咧嘴笑了笑:“我喜欢!”

    江谦人突然严肃的看着她,吓了辛晴一跳。

    “怎怎么了”

    “我能瑞的房间看看吗?”他问,“我妈想让我拍几张照片回去。

    辛晴马上站起来:“当然可以,我带你上去。”

    这件事在江家的干预下,很轻松的就解决了。后果就是京城那边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江家要娶一个带着孩子,和前夫还纠缠不清的女人。

    宋春丽打电话安慰辛晴,她觉得不需要解释,现在两家人越近,日后她们和小瑞接触才不会引人怀疑,辛晴对此也只有配合,一切只能等到赢擎苍能光明正大的,和她在一起以后再说。

    一周后,沈公子回来了。

    “怎么样?”辛晴紧张的看着他。

    沈公子没吭声,低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不行?是拿不出来,还是说,这次不行?”辛晴茫然的问。

    “万老板还在研究,目前想不到办法。”

    张宓着急了:“那有什么难的啊,开一刀,取出来不就完了?”

    “放在心脏上面,谁也不敢保证能一下子安全取出来。”沈公子搂住张宓,安抚她,“你跳什么脚?”说完给了她个眼色,又看了看辛晴。

    张宓反应过来,拉着辛晴的手说:“你别难过啊,不是说在研究吗?总能想到办法的。”

    “我没事,我困了,先去睡了。”辛晴挥挥手转身上楼。

    沈公子和张宓知道她难过,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尤其是沈公子,他知道事情更严重,如果赢擎苍真的选择放弃,那么辛晴会怎么样他不敢想。

    把自己埋进被子里,这一刻,辛晴所有的坚强和勇气都化作眼泪。等待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等待遥遥无期,甚至永无尽头。

    “阿苍,我之所以勇敢,是因为你让我勇敢,如果没有你,我所有的坚强又有什么意义”辛晴在平板上写下这几话,然后就呆呆的躺在那里,一直到哭累了,睡过去。

    房间静悄悄的,一个人影走进来,小心的靠近床头,拿起平板准备留言,却一怔,然后站了好久,最后什么都没写,

    又悄悄的离开。

    荣丝蔓下了飞机,拒绝了男人要去酒店的要求,她要赶紧见到赢擎苍。

    这十几天里,她几乎每天都给赢擎苍打电话,她能听到赢擎苍很忙,好像一直在和什么人谈生意,可对方的声音很陌生,她从来没听过。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总觉得不踏实

    回到家,发现赢擎苍不在,她打开监听器,里面很吵,好像是在酒吧。

    想打个电话,又想起在飞机上和那个模特躲在厕所里,做了一次,决定先洗个澡。等她洗完出来时,正好看到赢擎苍回来。

    “你去哪了?”荣丝蔓拉了拉睡衣,着急的走过去,“阿苍!我好想你。”

    赢擎苍露出惊讶的眼神:“怎么回来也不打个电话,我去接你。”

    “搭那些太太的车回来的。”荣丝蔓拉着他坐到沙发上,“你还没说你去哪了呢!”

    “去酒吧应酬了。”擎苍揉了揉眉心,“最近有个马来的华侨过来,有笔生意不错。”

    荣丝蔓还想问,赢擎苍站起来:“我去洗澡,你也早点睡,明天和我去公司,见见对方。”

    一切好像都很正常,可是荣丝蔓心里老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第二天她趁着赢擎苍开会的时候,把他的秘书叫了进来。

    “小丁,你跟着我们有两年了吧!”

    丁秘书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好小心的回答:“是的。”

    荣丝蔓笑咪咪的看着他:“你不要紧张,你做的很好,我就是想问问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阿苍是不是每天都忙的很辛苦。”

    “boss和一个马来商人合作一个项目,的确最近比较辛苦,那个马来人很难搞定。”丁秘书抱怨道,“晚上boss约了他吃饭,到时候荣小姐给他点颜色看看!”

    荣丝蔓这才放心下来,看来之前的担心,是因为自己背着阿苍和别的男人出去玩,有些内疚而已。她挥挥手让秘书出去,决定以后都不去找那个模特了。

    丁秘书离开后,快步走到没人的地方,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是我,荣小姐刚刚问我了。”

    “对,我就按照你的要求回答的。”

    “好的!尽快。”

    丁秘书挂了电话,调整了一下情绪,又出去继续工作。

    有人给他一大笔钱,让他负责对荣丝蔓说谎。只有他知道,那个马来商人赢擎苍只见过一次。这段时间boss分明就不在s市。

    不过这和他没关系,也许两个人都说谎了,一个去见情妇,一个去找男人!呵呵,有钱人不就是这么回事嘛,反正他有钱拿就好。

    “少爷,钱打过去了。”

    沈公子点点头,“注意派人继续盯着荣丝蔓。”

    “明白,阿晃问他还要不要再去当模特勾引荣丝蔓。”

    “呵呵,让他在模特圈里先呆着吧,每天那么多女人围着还不高兴。至于荣丝蔓,让他别断了联系,肯定还需要他献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