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第二百五十八章在我死前把一切安排好

    辛晴正着急想见赢擎苍,没想到晚上人就来了。 ..

    “我要离开几天,你不要担心。”赢擎苍抱着她靠在床头。

    辛晴赶紧写了几个字:“去哪里?”

    “之前和万老板商量过,要去他那边一趟,看看有没有办法把监听器拿出来。”赢擎苍亲了亲她的额头,“不过,只是试试看,不一定成功。”

    辛晴在他怀里蹭了蹭,写道:“只要有办法就是好的,一次不行,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总会成功的。”

    “是啊!总会成功的。”

    因为看不到赢擎苍的脸,所以辛晴看不到男人在写下这句话时眼中一闪而过的绝望

    “对了,有件事得告诉你。”辛晴把小瑞的身世讲了一遍,谁知道赢擎苍听完后,将她面对面抱着,写了几个字,“所以你现在和那个当兵的是亲戚,你是打算随时见他了?”

    这好像不是问题的重点吧辛晴抬起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神。

    “哈哈,哈哈!”她咧着嘴干笑两声,可惜不能发出声音,看上去就更奇怪了。

    赢擎苍捏了捏她的鼻子,又接着写:“你觉得他怎么样?”

    “谁?江谦人?”辛晴楞了下,急忙写了一行字,“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

    见她这副样子,赢擎苍赶紧抱着拍拍她的后背,把平板举到她眼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如果小瑞是江家的孩子,那么江谦人那个人是不是可以信任,或者说江家能不能信任!”

    “我觉得他们是真的想认小瑞。”辛晴想了想,又写了句,“等小瑞回来再说吧,他不是普通小孩子,到时候我找机会问问他。”

    赢擎苍半夜就走了,偷偷和沈公子回合后,被装进了箱子里,只有这样荣丝蔓才听不到直升机的声音。天亮时到了万老板的岛,任谁被关在箱子几小时心情也不会好,赢擎苍下了飞机就沉着脸,一直到了地下基地里,万老板冲他点了点头。

    万老板带着赢擎苍和沈公子走进一个金属的房子里,陈欢正在里面摆弄一台机器,见到他们进来,直接开口打招呼:“来啦!”

    “你确定可以屏蔽?”沈公子不放心,小声问。

    陈欢白了他一眼:“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阿苍,你可以说话了。”万老板点点头,“这间房子可以屏蔽所有的卫星和监听系统。”

    赢擎苍的目光扫过三个人,捂着胸口:“具体情况你们都知道了,我想过最坏的打算,如果不行,就是杀了我,然后告诉辛晴,我死了。”

    “你疯了?”陈欢喊道,“辛晴会跟着你去的。”

    赢擎苍慢慢坐下来:“在我死前,我会确认江谦人是不是能照顾她,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日子久了,她总会把我忘掉。”

    “事情还没到那一步,我们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行?”万老板的声音带着怒气,“这么轻易就放弃,那你当初又何必回来。”

    赢擎苍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慢慢说道:“这辈子,从来没想过会如此爱一人。为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她能幸福,我就觉得心满意足

    。”

    “如果不是因为那女人一定要辛氏,我也不会回来。我必须把所有对辛晴不利的因素都解决掉。”赢擎苍深深吸了口气,“这样,我才能放心的离开。”

    “呸呸!”陈欢跳起来,“这是干嘛啊?事情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我先给你检查了再说!”

    远在千里之外的辛晴并不知道,赢擎苍身体里的,不止是监听器那么简单。更不会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做好为了她,牺牲自己的准备。

    “你问问沈公子,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嘛!”辛晴把冰淇淋往张宓那边推了推。

    张宓嘴里塞着只螃蟹腿:“你请我吃海鲜大餐,就是为了问我你男人什么时候回来吧!”

    “嘿嘿!”辛晴又给她夹了块龙虾,“多吃点,多吃点!”

    “我说,昨天我不是才打电话问过吗?”张宓瞪了她一眼,“都说了未定,未定。你老这么着急干嘛?要不你飞过去找他得了。”

    辛晴戳着一只虾子,嘴里嘟囔:“我着急啊,也不知道监听器到底拿出来没。”

    “拿出来他就给你打电话了。”张宓翻了个白眼,“你的脑子呢?”

    “啊?什么?”辛晴没反应过来。

    张宓叹了口气:“如果能确定拿出来,也要先把赢皓和老村长救出来吧,不然这边一拿,那边荣丝蔓就会发现了。”

    辛晴傻了,她完全把这茬给忘了

    “好吧,我不问了。”她有气无力的喝了口果汁,“你吃完了没有,回公司了。”

    张宓丢了个骨头:“滚,老娘还没吃饱!还有,赢擎苍身体里有监听器的事,你们竟然瞒着我,要不是我觉得不对劲,威胁沈公子说出来,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那不是怕你不小心说露了嘛!”辛晴讨好的冲着她笑。

    很快,辛晴就没机会想这些了,因为有人杀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这天晚上她坐车离开公司,刚从停车场出来阿澈就来了个急刹车,莫妮卡正看手机呢,差点把鼻子磕破。

    “阿澈,你要谋杀我们吗”莫妮卡揉着鼻子喊。

    阿澈转头对辛晴说:“有人拦车。”

    辛晴摇下车窗,看到外面的女人时,有些恍惚。

    “你认识啊?”莫妮卡偷偷问。

    辛晴摇摇头:“好像见过。”

    李素素显然听到了她们的对话,生气的道:“辛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半个月前才见过。”

    “啊!”她一开口,辛晴就想起来了,“李小姐?你怎么在这?”

    “我不来的话,岂不是还要像个傻子被你蒙在鼓里。”李素素表情不善的瞪着辛晴。莫妮卡听了半天,这会也看出来李素素是来挑衅的。

    “你谁啊你?不会说话就别说,好像谁欠你钱似的。”

    李素素在京城很少有人给她脸子看,莫妮卡这么一说,让她直接就暴怒了,指着辛晴就骂:“你不是你说和谦人没关系吗?怎么还和他一起吃饭,你还摸他的

    手。”

    “也不看看你是谁,什么身份,一个被男人甩了的女人,还霸占着人家的钱,你这种货色还想嫁给江家,你做梦!”

    辛晴的脸冷了下来,莫妮卡已经直接下车,抬手就要扇上去。

    “莫妮卡!”阿楠突然冲过来,拦住她。

    “你干嘛?”莫妮卡推开他,“这个贱女人骂辛晴,我要扇烂她的嘴。”

    阿澈见情况不对,也赶紧下了车,兄弟俩拉着莫妮卡不让她动。李素素的身份,他们知道,如果真撕破脸,这事就闹大了。

    辛晴挥挥手,阿楠把莫妮卡拉上车,阿澈站在辛晴身边保护她,如果李素素真敢动手,他绝对不能让辛晴吃亏。

    “李小姐,我也没想到,京城的大家闺秀就是你这种德性。”辛晴毫不客气的反击回去,她从来就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没想到辛晴会这么说,李素素气的脸都白了,还想说什么,辛晴打断她。

    “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说刚刚那些话?你是江谦人的谁?女朋友?老婆?呵呵,你什么都不是。”辛晴冷笑,“别说江谦人根本就不喜欢你,就算他喜欢,你也没有资格和我说刚刚那些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京城李家是吧,能压死辛氏是吧?”辛晴转身准备上车,“我就不信你们可以一手遮天,我今天就把话放这,有本事让江谦人别来找我,否则就不要来自取其辱。”

    莫妮卡从车里探出个脑袋鼓掌:“说的好”被阿楠按了回去。

    “阿澈,开车!”辛晴砰的关上车门。李素素看着汽车扬长而去气的浑身发抖,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码,“宋阿姨,那个辛晴欺负我”

    车子飞驰在路上,谁也不敢吭声。谁也没见过辛晴这么凶,就连当年对辛家的人,她都没这么厉害。

    “你还好吧?”莫妮卡试探的问。

    辛晴撇撇嘴:“气死我了,哪来的疯女人。”

    “我觉得现在她比你更生气。”莫妮卡实话实说,“啧啧,你真是彪悍啊!”

    除了一开始和赢擎苍再一起的时候,辛晴浑身像个刺猬。后来她很少会发脾气,这些年,她的刺已经在赢擎苍的呵护下,全都收了回去。

    还没到家,宋春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告诉她不用担心,李素素不敢对她怎么样。辛晴没想到宋春丽连问都不问就站在她这边,心里有些感动。

    晚上江谦人也打来电话,她一接起来,就听到那边吼。

    “妈的,阿晴你等着,那女人敢欺负你,我回去就教训她。”

    辛晴没好气的说:“她为什么欺负我?还不是因为你?你要是喜欢人家,就好好对人家,别老让人误会。”

    “我都跟你说了,我和她没关系,是她自己神经病。”江谦人急的解释,“我现在有任务,你等我下个星期回去再说,她要是再找你,你不用客气,直接轰人!”

    辛晴以为,李素素至少会顾忌江家,这事就算完了,谁知道她把千金小姐想的太简单了。没过几天,辛氏就收到政府的通知,说凯撒学院占用了农业耕地,现在政府要收回。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