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二百五十七章小瑞的父母

    “你保护不了他,请将他交给我。 ”

    这句话在辛晴脑子里百转千回,直到宋春丽再次开口:“辛小姐,我不是要现在就把小瑞带走,他在你那里更安全。”

    辛晴松了口气,原来刚刚是吓唬她。

    “我知道,他被用来做试验了。”辛晴重新坐回椅子上,既然对方也知道,那么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先探探口风,江家是不是真的想要孙子,而不是一个试验品。

    宋春丽突然就哭了起来:“我那可怜的的孩子啊!”

    当年小瑞的妈妈在怀他时,被人陷害误注射了某种研究中的药物,江家发现后大怒,整个军区进行了一次大扫荡。

    辛晴虽然对政治不关注,但当年也是看过新闻的。那段时间,一大批高官军政下马,国家大刀阔斧的整顿了中央军权。现在想来,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我们成天提心吊胆的,不知道小瑞能不能活下来,后来他出生,我们发现他的基因有些变化,但是那个时候只想着孩子能健康活下来就好。”宋春丽抹了抹眼泪,接着说。

    “他两岁的时候,一家人出去度假,结果半道就传来失踪的消息,我们派人去找,最后只找到了我儿子和媳妇的尸体”宋春丽突然捂着嘴大哭起来,当年儿子媳妇的惨状是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恶梦。

    辛晴的眼圈也红了,她理解宋春丽的心情:“宋阿姨,都过去了,你节哀。”

    “我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小瑞,因为种种迹象都表明,那些人就是冲着他去的。显然是我儿子媳妇在出事时,将孩子藏起来了。”

    宋春丽冷静下来,看着辛晴,“辛小姐,现在你知道多危险了吧,如果让那些人找到小瑞,以他们残忍的手段,你恐怕也会被连累”

    “宋阿姨。”辛晴打断她的话,“从我收养他开始,他就是我儿子,作为一个母亲,保护我的孩子,是天经地义的。”

    宋春丽点了点头:“辛小姐,你是个好人,我儿子的眼光不错!”

    “我和谦人只是朋友!”辛晴急忙说。

    “我知道!”宋春丽笑了笑,“是他没这个福分,那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小瑞的问题吗!”

    最后,辛晴和宋春丽达成协议,小瑞继续留在辛晴身边,宋春丽可以作为辛晴认识的长辈去看他。在孩子没有长大之前,这样的保护是最合适的。

    同时,为了保险,宋春丽会告诉江谦人这件事。这样她以后来找辛晴看孩子时,外界也不会怀疑什么。只是这样,辛晴和江谦人的绯闻怕是会传的更凶。

    辛晴把她怎么遇到小瑞,以及小瑞特殊的地方讲给宋春丽听,后者很专心。辛晴看的出来,她是真心的想认这个孙子。分开时,宋春丽告诉辛晴,小瑞的名字叫江墨云。

    这个名字,暂时是不能用的,小瑞对外是姓赢的,他在凯撒学院的大名是赢瑞。

    和宋春丽分开后,辛晴觉得百感交集,世界那么大,又那么小。以为小瑞这辈子都是她儿子了,可人家的家人就从眼皮底下冒了出来。

    <b

    r />

    不过,这不影响辛晴对小瑞的感情,就像她说的,从收养小瑞那天去,他就是赢擎苍和自己的孩子,不管他日后回不回江家,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唯一让辛晴比较头疼的,就是因为这这种关系,她注定不能和江谦人撇清了。而江谦人的动作也很迅速,没过几天就跑来找她。

    “那孩子好吗?”江谦人见过小瑞一次,但是他不记得大哥小时候的样子,所以当时对那个孩子并没有过多关注,现在突然知道自己多了个侄子,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过这样一来,他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来找辛晴了!

    辛晴看着他,没好气的说:“你是怎么当舅舅的?自己家人都没认出来。”

    “我和我哥差十岁啊,我又不知道他小时候长什么样。”江谦人委屈道,“要是小瑞长大了和我哥一样,我一定认得出来!”

    “等暑假过了他回来,我会安排宋阿姨和他见一面。”辛晴看着他警告,“你也知道了吧,他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你们到时候不要表现的太过明显,他很聪明的。”

    江谦人点点头,他妈来的时候就说了,以后辛晴说什么就是什么,并且告诉他,按着现在的身份,辛晴她就是你姐,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这一点,让江谦人很郁闷,不过想开后他也无所谓了,只要能经常见面,他就还有机会!

    “小瑞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江谦人很好奇,他对这个很敢兴趣。

    辛晴想了想说:“人形雷达。”

    那是什么?江谦人一愣,辛晴却问他,“这么多年,你们都没找到当年杀你大哥大嫂的凶手吗?”

    这句话说完,辛晴就感觉到对面的男人整个气场都变了,一瞬间杀气扑面而来。

    “当年出事时,我在执行任务,赶回来正好是火化那一天。”他目光冰冷的像一只狼,眼神幽深的看着远方,“我大哥整个人的皮都被扒掉了,法医说,扒皮的时候,人还活着。”

    辛晴打了个哆嗦,这是多残忍的手段

    “而我大嫂”江谦人握着拳头,“她是被活活折磨死的,被男人。”

    砰!一拳捶在桌子上:“我什么任务都去做,不管多危险,为了军功,为了能尽快做到更高的位置,这些年我从来没放松过。只有站的越高,我才有能力去调查当年的事情,总有一天,我会将那些人碎尸万段!”

    辛晴揉了揉眼睛,拍了拍他的手:“一定会的!”

    怪不得宋春丽说到小瑞的父母会那么激动,当年看到自己儿子和儿媳的惨状,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怪不得江家这么在乎小瑞,这孩子是父母拼了命保护才活下来的孩子啊!

    “谦人!”想明白后,辛晴笑着说,“我会找机会,告诉小瑞,让他认祖归宗!”

    江谦人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他端起酒,一饮而尽:“谢谢你,代表江家!”

    俩个人见面的地方,是一家会员制的餐馆,原本以为很安全,谁知道还是被记者拍到,第二天报纸上就登了出

    来。

    “你这是脚踩两条船,是不对滴!”莫妮卡把报纸甩的啪啪响。

    张宓不服气的说:“怎么就踩两条船了?辛晴现在是单身,她有权利和任何人在一起,我就觉得江谦人不错!”

    “吃顿饭而已,你们至于嘛!”辛晴一边看文件,一边说,“有这个时间闲聊,不如去看看溶洞温泉的企划出来没,国庆要开业的。”

    她还没有过告诉她们小瑞和江家的事情,辛晴想先问问赢擎苍的看法,可是这段时间没什么机会见他。不过心里笑了笑,报纸上面自己和江谦人的八卦,应该会刺激到某人吧!

    某人的确正把那张报纸丢就垃圾桶,然后沉着脸坐在会议室里,几个主管战战兢兢的不知道**oss怎么了,虽然平常也板着脸,但今天不但板着脸,还不停的往外放冷气。

    终于熬到散会,大家一刻不停的离开,只有秘书苦着脸跟在赢擎苍后面。

    “boss,荣小姐刚刚来电话说她晚上不回来了,要打牌。”

    赢擎苍的脚步顿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知道了。”

    荣丝蔓此时正一丝不挂的躺在酒店的床上,听着浴室里流水的声音。这个男人是她前两天在酒吧遇见的,一个刚出道的模特。

    “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已经上了床,手在她身上游走。

    荣丝蔓有一瞬间的晃神,男人的五官很俊朗,浑身都散发着冷漠的气质。但就是这种气质深深的吸引着他,因为很像赢擎苍,像20岁的赢擎苍!

    “真的想跟我去岛上度假?”荣丝蔓娇喘着,攀上男人的脖子。男人翻身上床:“怎么,不想和我去?”

    荣丝蔓任由男人在她身上放肆,眯着眼睛说:“去!我们明天就走!”

    赢擎苍晚上回去,看到荣丝蔓在收拾行李。

    “阿苍!几个太太邀请我去大堡礁度假,你要不要一起去?”看到赢擎苍回来,荣丝蔓楞了一下。刚刚有一瞬间,她仿佛把下午和自己缠绵的男人放在了赢擎苍身上。

    可惜不是,赢擎苍永远不可能和她上床,更不会疯狂的爱她,叫她宝贝

    有个代替品也不错,因为这样想,荣丝蔓才答应了男人去度假。

    “度假?”赢擎苍看着她,“这么突然?”

    “哎呀,就是打牌的时候临时决定的嘛!”荣丝蔓摇了摇他的手臂,“你不想我去的话,我就不去了!”

    赢擎苍笑笑:“去吧,我这么忙,难得有人陪你出去,好好玩!”

    “那我就自己去了?”

    赢擎苍点点头:“多玩几天。”

    荣丝蔓收拾好行李走了,赢擎苍站在落地窗前好一会,摸了摸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戒指,那戒指和辛晴手上带的一模一样。

    万老板的头像出现在空气里,赢擎苍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笑了笑,断了通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