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二百五十六章他是我的孙子

    辛晴开始期待下周的拍卖会,这中间有天晚上,赢擎苍又偷偷跑来看她。身上的男人在她脖子上细细亲吻的时候,辛晴脑子里都是交响乐,心想会不会以后听习惯,不听反而做的没意思了。

    “不专心!”赢擎苍在她耳边小声说,不轻不重的咬了她耳垂一下。

    辛晴的腿攀上他的腰,故意抛了个眉眼,赢擎苍咬着呀,无声的说了句:“你个小妖精!”然后更加用力了。

    走时,赢擎苍告诉她去拍卖会时要穿那件白色的旗袍,辛晴眨眨眼睛没问为什么。

    转移到了拍卖会当天,除了沈公子和张宓,还多了个万老板。四个人到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基本就是最后,一进去就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赢擎苍,巧的是他的西装袖口有一圈暗色花纹,和辛晴旗袍的花环一模一样。

    辛晴突然想起去年凯撒的晚会,赢擎苍也跟她穿了同色系的衣服,难道那个时候他就事先知道自己要穿什么?

    荣丝蔓显然也看到了,恶狠狠的瞪了辛晴一眼,和赢擎苍抱怨:“你以后不要穿这个设计师的衣服了,每次都和她撞上。”

    “我问过你的,是你自己不穿。”赢擎苍眼睛眯了眯,往辛晴那边瞟了一眼。

    荣丝蔓暗自恼怒,那家衣服都偏中式,她根本就不喜欢。

    “行了,这有什么好计较的,开始了,进去坐吧。”赢擎苍的座位正好在辛晴后面一排,他看着辛晴坐下,耳朵上翠绿的祖母绿耳环一荡一荡的,荡的他的心也漂了起来。

    这次的拍卖会主要拍卖晚清时期的一些瓷器,荣丝蔓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敢兴趣,刚开始没多久,她就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就跟赢擎苍说:“阿苍,我认识的一个太太做局,三缺一,我能不能先走啊?”

    “可以啊!我都说让你别来了,你又不喜欢,去吧!”赢擎苍站起来,“我送你到门口?”

    荣丝蔓笑着点头,还不忘记瞪辛晴一眼,可惜人家根本没看她。

    送走了荣丝蔓,赢擎苍直接往后面包房走,没一会,辛晴偷偷摸摸的从门外探出个脑袋。

    呵呵!赢擎苍无声的笑了笑,对她招招手。

    辛晴看到他还开着手机,里面是拍卖师在介绍拍卖品的声音,知道这是放给荣丝蔓听的,便悄悄走过去坐进他怀里。赢擎苍抱着她,亲了亲,在平板上写出一行字。

    “她今晚不会回来的,晚上我回家!”

    回家这两个字,让辛晴不由的眼圈一红,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光明正大的一起回家呢!

    大概发现到她情绪不对,赢擎苍在她眼睛上吻了吻。

    “我之前说的话,都没有兑现,下半辈子,我给你做饭,洗衣服伺候你,你就狠狠的奴役我!”

    辛晴捂着嘴笑,娇嗲的看了男人一眼,赢擎苍咬了口她的嘴唇。

    “你这个样子让我恨不得现在就放进去!”

    “嘻嘻,晚上在放,乖啊!”辛晴故意逗他,赢擎苍眼神暗了暗,将人压在怀里,亲了上去。

    俩个人又亲又摸了好一会,门又被悄悄的推开,万老板走进来,听到手机里现

    场的声音皱着眉头拿起平板。

    “我还等着你叫我进来,亲够了没?亲够了说正事。”

    辛晴不好意思的做了个求饶的动作,赢擎苍摸了摸她的头,写了行字。

    “宝贝先出去,我和万老板说会话。”

    “为什么不让我听?”辛晴看着他。

    赢擎苍有些无奈,暗中对万老板使了个眼色。

    万老板面无表情的写道:“我下面要说的话会涉及到一些我的秘密,很抱歉,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辛晴想了下,也对,万老板干的那些事很危险,他说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其实是不想让我听了告诉给陈欢吧!辛晴自动把那句话理解成这样。然后对赢擎苍点了点头出去了。

    一直到拍卖会结束,万老板和赢擎苍都没出来。辛晴想进去看看,沈公子却说没出来肯定是还在谈,就不要管他们了。辛晴一想反正晚上还能见到赢擎苍的,就跟着沈公子和张宓出来了。

    “你们先走,我等万老板。”送她们上车后,沈公子让阿澈开车。

    张宓从车里探出个脑袋威胁他:“接上他就回家,不许去喝酒!”

    “是!女王大人。”沈公子抛了个飞吻。

    看到车离开,他的表情才变的凝重起来,快步往拍卖会场里走,直接进了后面的包房。

    一个小时候,三个男人一起走出来,赢擎苍点了点头先离开了。

    万老板和沈公子坐上车。

    “你要尽快,我那边已经安排好了。”

    沈公子发动车子:“没问题,最多一周!”

    晚上辛晴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抱她,本能的想要说话,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捂住嘴。

    平板放到她脸前,上面写了几个字。

    “困了!嗯?”

    辛晴真想踹人,都已经不能说话了,还嗯什么嗯,勾引谁呢!

    转过身,钻进男人怀里,发现他已经光着身子了。

    “你脱的真快。”辛晴写了几个字,然后坐起来,果然看到床头放了杯水。

    赢擎苍帮她端过来,看着她喝完,然后将人压在身下,还不忘记又写了一行字。

    “宝贝穿这么性感,不就是等我嘛,我脱光也是为了配合你!”说完两下把几根带子的情趣内衣扯烂,辛晴忍着胸口湿痒的感觉,不忘记打开交响乐,因为望望不在,她干脆开到最大声。

    赢擎苍肆无忌惮的将她翻了个身,印上一串湿吻后,咬着她的耳朵说:“宝贝,叫出来!”

    因为不用担心声音被听到,一直到天快亮,赢擎苍才放过她。辛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的任由赢擎苍给她擦干净身子,然后盖好被子,又啃了她嘴唇半天,最后在耳边悄悄说:“宝贝,好好睡,记得中午起来吃饭,我先走了!”

    交响乐的声音卡然而止,屋内洒下一片寂静。

    辛晴觉得自己好困,可是电话不停的响,她闭着眼睛接起来。

    “辛小姐吗?我是宋春丽。”电话那边传来陌生的声音。

    辛晴一下子清醒了,端起水喝了几口才说:“宋阿姨?您找我有什么事。”

    “我在s市,想请你出来吃个饭。”

    看了眼表,刚刚十一点。辛晴翻了个白眼,抱着希望问:“晚上吗?”

    宋春丽那边有人说话,她嗯了一声,才开口:“是中午,我已经在饭店了,你方便嘛?”

    辛晴还没说话,那边又说了句:“听声音你是刚起来啊,正好过来吃午饭!”

    唉辛晴认命的挠了挠头,“行,那你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去。”

    宋春丽这次选的地方是家法国餐厅,非常有名的米其林大厨,所有的龙虾都是一大早空运过来的,保证新鲜,当然!价格也很新鲜

    辛晴到的时候,宋春丽已经替她点了餐,安静的小隔断挡住了外面的视线和声音。辛晴吃了口龙虾笑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辛晴,我直话直说。”宋春丽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紧张,她递给辛晴一个文件袋,“你收养的那个孩子,是我的孙子。”

    铛!辛晴的叉子掉在盘子上。

    “你看看里面的资料就明白了。”

    辛晴的手都在发抖,好不容易才把文件袋打开,里面有两个人的的相片,和几张纸。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晴将东西还给宋春丽。

    “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他们长的也不像。”

    资料里是一男一女的详细介绍,他们是夫妻,男的是上尉,女的是国家机密研究机构的生物博士。十年前,他们在度假途中被恐怖分子杀害,一岁的儿子下落不明。

    “小瑞和我儿子小时候,长的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他的年纪也符合,我相信他就是我们江家的孙子。”宋春丽有些激动,她的声音甚至开始颤抖,“辛小姐,我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已经失去了他爸爸,让我见见他好不好?我不要求马上认他,可至少让我见见他,好不好?”

    辛晴抚着额头,要是阿苍在这里就好了,她现在要怎么办

    想到沈公子说过,小瑞很可能是军人家的孩子,在加上刚刚资料里面说的那些,让她不得不相信宋春丽的话。可是辛晴猛的想起陈欢说过,如果让人发现小瑞,那后果

    “不行!”她看着宋春丽,“小瑞是我的儿子,和你们家没有关系。”说完,她站起来就想跑。

    宋春丽拉出她:“辛小姐!”

    带着恳求和悲伤语调,让辛晴差一点就回头,可她还是吸了口气拒绝:“我不会让你见小瑞的,即使你私下找到他,只要我不点头,他是不会认你的。”

    “辛晴。”宋春丽的语气突然平静了下来,像是犹豫了好久,才又开口:“你有没有发现,小瑞有什么不一样吗?”

    辛晴怔了一下,转过头:“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有没有觉得那孩子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宋春丽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辛晴,“你保护不了他,请将他交给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