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第二百五十四章交响乐下的缠绵

    赢擎苍有一瞬间的犹豫,就在他想要捏碎药丸的时候,辛晴突然举起个平板电脑给他看。.

    “我不说话,你别走,也别让我睡着,我我想你。”

    看完这句话,赢擎苍觉得他的心都碎成一片片的了,怎么会让自己的女人弄到这么可怜的地步。自己那些说保护她,要给她幸福的话,都他妈的是扯淡的吗?

    像是知道他想什么,辛晴很快又在平板上写字。

    “不是你的错,只要你回来就好!”

    对与我来说,知道你活着,比什么都强,哪怕你暂时不能爱我!辛晴的眼睛眨了眨,赢擎苍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冲向他的脑子,在他还没有察觉的时候,脸上就一热。

    他哭了。

    当年被绑架的时候他哭过一次,之后他就再也没哭过。可现在他不觉得丢人,任由眼泪划过脸庞,对着他的小女人伸出手。

    辛晴捂着嘴扑进他怀里,两个人就这么抱着,仿佛过了好久,辛晴抬起头,就看见赢擎苍也举着平板,上面写着。

    “宝贝!你很棒,谢谢你相信我!”

    “你身体里有监视器的事情是小瑞发现的,不过之前我们就知道你一定被要挟了,我们都相信你!”

    辛晴快速写完,看着他。

    赢擎苍点点头,又写了句话。

    “老头子和村长都在她手里,我不能不管。你的头疼还没去根,村长不能死。”

    辛晴抹了抹眼泪。

    “万老板已经知道他们被关的地方了,正在想办法救人。”

    赢擎苍的脸却变了变,快速写下几个字。

    “现在不能救人。”

    “为什么?”

    辛晴看着他,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赢擎苍没说?

    “算了让他小心点吧!”赢擎苍无声的叹了口气,眼神突然暗了下来。

    辛晴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脸腾的红了。她忘记自己还穿着情趣内衣,现在几乎是半裸着坐在赢擎苍怀里。

    “你穿成这样,是要勾引我吗?”赢擎苍写了一行字,然后皱着眉头握了握拳头。

    该死,他不能碰最爱的人就在怀里,他却不能碰。眼低闪过一缕暴虐,荣丝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阿苍”辛晴突然写下他的名字。

    赢擎苍看她,辛晴在平板上戳了几下,交响乐的声音响起,幸好房间隔音好,不然望望一定会被吵醒的。

    “这样是不是就听不见了?”辛晴红着脸,赢擎苍突然笑起来,点了点头,下一秒就将怀里的人压在床上。

    他的吻落在辛晴身上,一处都不放过,手也在她身上到处点火。

    娇喘和喘息声被交响乐掩盖,一场无声的缠绵让房间的温度都慢慢升高。

    “嘤!阿苍”

    “宝贝,我爱你!”

    辛晴是被望望叫醒的。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听到儿子焦急的喊声,辛晴才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瞬间感官都回来了,浑身酸疼的动都不想动。

    />

    “妈妈,你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辛晴拉住他:“妈妈没事,昨晚没睡好,你去帮我和莫妮卡阿姨说一声,我今天不去公司了。”

    望望哦了一声,又怀疑的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妈妈,你被什么咬了吧?”

    辛晴楞了一下,然后看到自己胳膊上一排吻痕。

    “咳咳!”她把胳膊放进被子里,“妈妈是过敏了,你快下去吃饭吧!”

    望望一边走还一边嘟囔:“回头问问小瑞哥有没有办法,妈妈这过敏太厉害了。”

    看到小家伙出去了,辛晴才费力的动了动,床头放了杯水,她笑着喝了几口,又拿起旁边的平板,上面果然有赢擎苍留下的字。

    “对不起宝贝,我必须先离开,再给我些时间,爱你!”后面还补了一句,“离那个当兵的老粗远一点!”

    呵呵呵!辛晴笑嘻嘻的看了好几遍,然后发现自己大腿根上黏黏的,脸又红了红,吃力的下床,进了浴室。

    下午,张宓跑来看她,一进来就看见某个人咧着嘴窝在沙发上对着着电视傻乐。

    “我说,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张宓没好气的坐到她旁边,“偷懒不去公司,看这种白痴喜剧片。”

    辛晴调低音量,拿起薯片嘎吱嘎吱的说:“就因为不舒服所以才看喜剧片开心一下!”

    “你好久没做这种事情了。”张宓也拆了包,一边嘎吱嘎吱,一边斜了她一眼,“突然觉得我被你奴役太久了,上一次抱着薯片看电视的日子我都不记得了。”

    “给!”辛晴又丢给她一包,“今天让你回忆一下。”

    辛晴打算给自己放几天假,结果当天晚上万老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们还是没能进去。”

    他说的是关赢皓和村长的那所民居。

    辛晴有些不解:“你的手段都进不去?”

    “那女人每天就是出去买个菜,而且我们发现她又聋又哑,没办法接触。本来想在她身上按窃听器,可是她每次回去都有人检查,我们怕打草惊蛇,不敢冒险。”

    这可怎么办,不救出赢皓和村长,赢擎苍就得继续被荣丝蔓控制,辛晴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我们再想办法吧,你也别着急。”万老板说了说几句,挂了电话。

    第二天辛晴去公司想找大家商量办法,阿楠拿着个白色的卡片给她。

    辛晴接过了一看,原来是之前是她给兰达资助的那家福利院寄的感谢信,同时还邀请她如果有空的话去做客。她每年都会收到这样一张卡片,是福利院的人表达感谢的方式。

    “记得今年准时把钱打过去。”辛晴又看了一眼卡片,放进抽屉里。

    阿楠正要说话,就看见她突然又把卡片拿出来,然后腾一下站起来。

    “怎么了?”

    辛晴笑着指着卡片上的地址:“安排一下,我们去法国。”

    三天后,辛晴和张宓,还有沈公子,阿澈坐飞机到了法国南部的小镇。

    这里,是那所福利院所在的地方。同时,也是关着赢皓和村长的地方。

    辛晴以捐助人的身

    份来参观福利院,然后会再拿出一笔钱帮他们重建,这次就是来亲自挑选新福利院地方的。

    对于她的到来,整个小镇都非常高兴,镇长亲自接待了她。

    当天晚上,她们和万老板汇合。

    “你怎么打算的?”

    辛晴笑咪咪的说:“我看过了,这里的人就靠种田,而且基本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儿童。我打算除了福利院,还给他们建学校和图书馆。”

    大家都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完。

    “我是中国商人,中国是个很讲究风水的地方,建在哪里,由我来决定。”辛晴看着他们,“把那所民居周围都算进去,我们要在那里建图书馆。给他们补偿,并且免费提供新的房子。这样,应该没有人会反对吧?”

    万老板点点头:“好办法。”

    “你行啊!”沈公子伸出大拇指,“我们小晴晴长大了,这么卑鄙的办法都想的出来。”

    张宓踹了他一脚:“这是聪明!”

    荣丝蔓正在做美容,接到电话的时候差点从蹦起来。

    “你确定那个人叫辛晴?”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荣丝蔓满脸狰狞的说:“我知道了,你们注意点,不要引起别人怀疑。”

    挂了电话,她急冲冲的去了公司,赢擎苍正在开会,她在办公室里乱转的时候,突然冷静下来。

    也许只是巧合呢?荣丝蔓冷静下来:“我应该先查一查,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一直在资助福利院。”她拍了下桌子,自己也是傻了,来找赢擎苍做什么,他并不知道赢皓和村长在自己手里。

    荣丝蔓给赢擎苍催眠的时候,下的指令是因为辛晴,赢皓被气死了。现在她这不是自乱阵脚嘛!

    “有事?”赢擎苍推门进来。

    “来看看你呀!”荣丝蔓恢复了情绪,娇嗲的靠过去。赢擎苍躲开她,坐到办公桌后面。“你看报纸了吗?”他把桌上的报纸递给她。

    荣丝蔓接过来一看,上面竟然报道了,辛晴去国外做慈善的事情。

    “还真巧,是我们之前住的地方。”赢擎苍似笑非笑的说,“当初你是怎么想的?选那么个小镇。”

    “啊!”荣丝蔓紧张的说,“因为环境好嘛!又安静,适合养病。”

    赢擎苍点点头:“辛晴这是打的什么主意,我们要不要回去一趟?”

    “我也这么想!”荣丝蔓赶紧说,“不过,我回去就行了,这点小事,犯不着你跑一趟。”

    “可是”赢擎苍站起来,走到荣丝蔓跟前,低下头看着她,“我舍不得你走呢,每天见不到你我不习惯,算了!你也别回去了,不用管她们。”

    男人挑着嘴角,邪魅的笑容直直盯着她,荣丝蔓有一瞬间的晃神,点点头就说:“好,不管她们。”

    “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赢擎苍拿起外套,荣丝蔓这才回过神,“泰国菜?”

    “好!”

    “阿苍,你怎么突然对交响乐感兴趣了。”荣丝蔓出门时,扫了眼一直在放交响乐的电脑。

    “最近晚上失眠,医生说交响乐有助于睡眠,晚上听习惯了,白天也就一直放着,怎么?你也喜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