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第二百五十三章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接吻

    不知道是不是张宓的错觉,她总觉得辛晴自从参加完宴会之后嘴角就一直挂着笑,送她回到赢家,终于没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高兴?”

    “啊?”辛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嘴角的笑还来不及收回去。

    沈公子帮她拉开车门:“是不是阿苍他”

    “不是!”辛晴赶紧说,“这么晚了,你们快回去吧!”说完就蹬蹬蹬跑进屋。

    她一口气跑上楼,先到望望的房间看了看,望望睡的和小猪似的。然后她把自己泡进浴缸里,摸着自己的嘴唇开始想赢擎苍。

    她知道到目前为止,他们的猜测都对了。赢擎苍被窃听着,他无法说话。晚上吻她,是自己有意的勾引,也是赢擎苍的情不自禁。想到这辛晴有些后怕,赢擎苍在荣丝蔓跟前是怎么掩饰过去的?她们接吻的声音,还有李素素最后的尖叫,荣丝蔓一定听的到。

    荣丝蔓的确听的到,回了家以后听的录音。久经男女之事,那粗重急促的喘息声又岂会听不出是在干什么,所以一大早她就来问赢擎苍了。

    “阿苍,你昨晚在宴会上是不是又碰到辛晴了?”

    赢擎苍正准备去公司,听到她问点了下头:“是啊。”

    “然后呢?”荣丝蔓看着他,“你们干什么了?”

    “我吻了她。”赢擎苍面带嘲讽,“在李家那个大小姐跟前。”

    荣丝蔓原本想哭闹,可看到赢擎苍的表情,又放下心来,“为什么要那么做啊?”

    “你的脑子还真是”赢擎苍不耐烦的看了荣丝蔓一眼,“我原本想着只要是京城的人就好,让她们看到辛晴和别的男人亲热,自然会传回江家。没想到运气真好,竟然碰到了江谦人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荣丝蔓这才恍然大悟:“这样辛晴就别想进江家了!”

    “想明白了?”赢擎苍站起来,“不能让辛晴和江家扯上关系,不然对我们太不利。我警告你,现在是关键时刻,你就老实呆着,别干多余的事。”说完看都不看她,关门走了。

    因为确定了赢擎苍情况。辛晴这几天的情绪都很好,直到月底的时候,江谦人回来了。

    “你是故意的?”

    辛晴都还没坐下,就听到他冷冰冰的质问。

    “这里的环境多好啊!你那么暴躁干什么!”江谦人约的地方是一家很高级的咖啡厅,人很少,也很安静。

    江谦人瞪着她:“你让赢擎苍亲你了?”

    “你的青梅告诉你的?”辛晴反问道,冲他眨眨眼。

    “吃醋了?”江谦人笑了,“我不喜欢她,我把她当妹妹,我喜欢你!”

    辛晴喝了口果汁:“可我把你当弟弟。”

    “谁要做你弟弟?”江谦人又火了,“我只比你小两岁。”

    对面的男人目光深沉,常年的军人生涯,让他养成了铁血般的气质,和不容别人质疑的威严。

    />

    辛晴叹了口气道:“谦人,我早和你说过,我不爱你,现在不爱,以后也不会爱。”

    “我也说过,你总有一天会爱上我。”江谦人幽幽望着她,“赢擎苍背叛了你,他反复玩弄你的感情,你为什么要执迷不悟。”

    辛晴放下杯子,认真的看着他:“我爱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他。谦人,我把你当朋友,我希望你也是,如果你做不到,只会让我们大家都不好过。”

    江谦人的眼神慢慢的暗了下去,他冷笑了一声:“所以你就故意穿成那个样子去晚会,故意让她们看到你周旋在男人中间的模样。故意让李曼曼看到你和赢擎苍亲热。”

    “辛晴,你有没有心?”江谦人站起来,一把拉住辛晴的手,放在他胸口,“你感受不到吗?它为你跳动着,你为什么不要?”

    手腕上巨大的力量,让辛晴皱了皱眉头,她使劲挣脱开:“我想我们没有必要谈下去了。”她拿起包朝外走,江谦人在门口拦住她。

    “你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你不能接受我?”说完,没等辛晴反应过来,他就搂住她,堵上了她的嘴唇。

    辛晴瞪大了眼睛,捶了她两下,却被死死的禁锢在江谦人怀里。她急了,正想踢他一脚,就听到一个讥讽的声音响起。

    “要亲热,也不要站在门口,挡到路了。”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辛晴猛的推开江谦人,狼狈的捂着嘴。赢擎苍正推门进来,荣丝蔓站在他旁边。

    荣丝蔓恶毒的眼光从辛晴身上划过,对上江谦人时突然笑起来:“江先生,你可要睁大眼睛把人看清楚啊!有些女人看上去清高,实际上很随便的。”

    江谦人这会后悔死了,他看到辛晴都快哭了,又看到荣丝蔓那得意的表情。黑着脸就吼了一句:“她什么样老子都喜欢,管你屁事!”

    辛晴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下去,拼命想甩开江谦人的手,江谦人却还非要把她往自己跟前搂,辛晴急了,抬起头喊到:“我求求你,你放开我”

    “辛晴!”江谦人吓到了,他还没见过这样的辛晴,流着眼泪,死死咬着嘴唇。“你怎么了?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哭啊!”

    赢擎苍眼里的颜色,由浓转淡,最后晕成漆黑一片,他冷冷看着江谦人:“显然,你还没搞定这个女人,要不要我教教你?”

    辛晴趁机推开江谦人往外跑,阿澈在外面看到不对劲,冲进来带着辛晴就走。

    江谦人还想追上去,赢擎苍拦住他。

    “你死心吧,她爱的人是我。”

    荣丝蔓眼一沉,忍着怒气,低下头。

    江谦人看着赢擎苍,笑了笑:“那又怎么样,你现在身边有别的女人。”

    “所以”赢擎苍挑着嘴角,“尽管如此,她依然不会爱你。”

    “那我们走着瞧!”江谦人大步离开。

    荣丝蔓这才语带埋怨的说:“他不会真要娶辛晴吧”

    &n

    bsp;  “你有什么办法?”赢擎苍低头,笑了笑,“如果辛氏真的有江家做后盾,这辈子我们都别想拿回来了。”

    “那怎么行!”荣丝蔓瞪着眼睛,然后试探的说,“阿苍,你去试探试探辛晴吧,或者在勾搭她一下。”

    赢擎苍看着她:“怎么,舍得拿我去换辛氏?”

    “哎呀,你又不是真的爱她,如果能哄的她把辛氏还给你,那不正好嘛?”荣丝蔓突然为自己的想法兴奋,她怎么以前就没想到呢?赢擎苍不可能背叛她的。无非就是对辛晴虚情假意一番,又不会少块肉。

    赢擎苍侧头想了下:“如果,要和她上床呢?”

    “不行!”荣丝蔓摇头,她怎么把这事忘了,赢擎苍只有对辛晴才能勃起,她怎么能让两个人上床,绝对不行!

    “那就等着吧,等辛晴嫁进江家,到时候再想对侧。”赢擎苍走向座位,“饿了,吃饭。”

    江谦人知道这次他惹辛晴生气了,怎么打电话人家都不接,无奈他只有先回京城,走的时候还发了短信,告诉辛晴他妈想见见她,等她什么时候有空了,打个电话。

    辛晴理都没理他,直接删掉了短信。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咬着指头哭。

    当着赢擎苍的面被别的男人亲,这让她觉得自己又脏又羞辱。一想到下午赢擎苍的眼神,她就恨不得把江谦人揍一顿。呜呜呜哭了半天,她突然坐起来。

    “阿苍今天一定很生气,那他晚上会不会偷偷来?”这个念头在辛晴脑子里不停的盘旋,吃饭的时候都心不在焉。莫妮卡这几天回来的很晚,只有她和望望两个人。

    望望问她怎么了,她说没睡好,吃完饭就跑上楼,先是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件赢擎苍喜欢的情趣内衣。

    “我为什么要穿着这样?”看着镜子里性感的身体,辛晴瞪着眼睛拍了拍脸,“他下午还跟那个女人去吃饭呢!他还跟那个女人住在一起呢!”辛晴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从理智上来讲,她明白赢擎苍的难处。可是一旦不理智了,她的委屈就全冒出来了。

    最后哭着扑到床上,把自己卷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哭累了,睡着了

    午夜时分,赢擎苍悄悄推开大门,他现在无比庆幸,当初乐乐因为意外死掉后,没让辛晴再养狗,否则现在他就进不来了。和上次一样,慢慢的上了二楼,推开紫色的大门,看到床上有个裹的像个毛虫的长条。

    悄悄走过去,坐到床边,把被子往下扒了扒,露出一张带着泪痕的小脸。

    赢擎苍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来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一定要把这个小女人打一顿屁股,竟然敢让别的男人亲她。可是现在看到那红肿的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湿漉漉的眼泪,他除了心疼,所有的怒气都散了。

    伸手,在那张小脸上摩挲,低下头去在眼睛上吻了吻。然后他的指间又出现一颗蓝色的小药丸,刚要捏碎,就看见床上的小人儿突然睁开眼睛。

    那眼底的光芒,比窗外的月光还璀璨,就这么直直的照进他的心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