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第二百五十一章江家的儿媳妇

    早上醒来照镜子时她被自己吓一跳。.

    辛晴睡着了虽然也挺死,但是嘴巴被蹂躏成这样,自己竟然不知道,这让她心里着实挺害怕的。

    难道是梦境成真了?她昨晚梦到赢擎苍亲她,是真的?

    “妈妈,你怎么了?”望望盯着她,辛晴把手放下来,露出红肿的嘴唇,望望立马叫到,“妈妈,你被人打了吗?”

    小瑞面无表情的递给他一肉包子:“不是打的,是亲的。”

    哗啦!莫妮卡把药箱掉到了地上。

    “辛晴。”她冲过来,“你你昨晚”

    “什么都没有。”辛晴见莫妮卡的眼神一直往自己衣领里瞅,瞪了小瑞一眼,“我半夜饿了,下来吃点心,结果吃到一个有蛋黄的,乌漆墨黑的我也没看见。”

    “哦”莫妮卡松了口气,她们都知道辛晴对鸡蛋过敏。“那还是先吃药,然后拿冰块敷一敷。”

    送望望上车的时候,他抱着辛晴笑咪咪的小声说:“妈妈,你别骗我了,瑞瑞哥说我是高智商天才,你就是被人亲了!”

    “小瑞!”辛晴恼羞成怒。

    小瑞接过望望淡定的坐上车:“我明天住校,不然晚上会忍不住出来抓人。”

    留下辛晴一个人怔在原地:抓人?昨天晚上真的是赢擎苍?她是相信小瑞的,那孩子就是个人形雷达。辛晴摸了摸嘴唇,好你个赢擎苍,竟然还学会做贼了,你给我等着。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的男人,这会正坐在客厅里,盯着大门。

    敲门声想起来,赢擎苍当没听见,站起来穿外套,荣丝蔓一推开门看到赢擎苍就楞了。

    “阿阿苍?你你怎么还在?”

    “我在很奇怪吗?”赢擎苍看着她,“我今天起晚了,你干嘛去了。”

    荣丝蔓收起脸上有些慌乱的神色,眼珠子转了转笑着说:“我去买早点啊!”

    赢擎苍看着她,荣丝蔓咳咳了两声:“哎呀,人家以为你已经去公司了,再说你每天都是去了公司才吃早点的嘛!”

    “我的意思是你买早点需要穿成这样吗?”赢擎苍走过来,扫了她一眼。

    荣丝蔓这才想起来,昨晚她去酒吧找男人,还穿着低胸短裙。

    “我没别的意思,刚入夏,早上凉。”赢擎苍笑了笑,“我去公司了。”

    原来是怕自己感冒,荣丝蔓马上感动,眼睛水汪汪的目送赢擎苍离开。

    到了公司,赢擎苍第一件事是换了件一模一样的外套,秘书走进来手里拎着好几个袋子。

    “boss,衣服送过来了。”

    赢擎苍系好领带:“放进柜子里。”

    秘书赶紧小心的把那些衣服挂到休息室的柜子里,心中按耐不住的好奇,为什么老板总是一样的衣服买好几件呢?

    准备去开会的赢擎苍闻了闻自己,眉头松了松,总算没有那个愚蠢女人的味道了

    辛晴看过梦之你的销售额之后,就把赢擎苍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nbs

    p; “下个月放暑假,让阿莎当梦之你的代言。”

    阿楠想了下说:“这种产品一般都用女明星,是不是比较有说服力?”

    “咱们又不是化妆品,咱们主打的是天然,和护肤。”辛晴敲了敲桌子,“阿莎本事就是童星,我们用一个孩子来代言,这表示我们的产品连孩子都可以用。这也和之前安心用母婴来做代言是一个道理。”

    大家都是走安全,天然,无刺激的路线,辛晴从一刚开始,就没想过要避开赢氏,她要和安心抢国内百分之四十的市场份额。不需要多,只要一半,就够现在的赢氏喝一壶的。

    “对了,这是上次溶洞温泉的检测报告。”莫妮卡递给她,“水质没有问题,比我们另外几个温泉度假村的水质都好。”

    辛晴皱着眉头看完:“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如果没有问题,阿苍为什么非要我们去投资?”

    正好走进来的张宓听到她的话切了一声:“难不成有问题才让你去投资啊?”

    “对啊!”辛晴点点头,“这才符合他现在的立场。”

    “小姐说的对。”阿楠赞同,“那天去山上,荣丝蔓也在,她完全同意这次合作,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辛晴一拍桌子:“再查,肯定有哪里被我们忽略掉了。”

    晚上要回家时,万老板打来了电话。

    “有线索了?”辛晴压住心里的激动。

    万老板的声音也不像以往那么平,听上去好像挺高兴。

    “不出你所料,李元的所有资产都转移到了法国,在一个叫黛西的女人头上。而这个女人,是赢穆海的法律名义上的母亲。”

    “赢穆海?”辛晴一下子没想到这个人是谁。

    万老板提醒她:“荣丝蔓的儿子。”

    “啊!对,是他。”辛晴急忙问,“那个叫黛西的女人,一定和荣丝蔓有关系!”

    “这个我还没查出来。”万老板顿了下又说:“不过,三年前,这个账户被挪走了很大一笔钱,相当于总数的三分之二。”

    辛晴心里着急,可也知道这事急不得:“那个黛西住的地方你们去查了吗?”

    “我正想说这个。”万老板的语气莫名的带着些喜悦,“她住的那所房子,我觉得有问题,如果我猜的不错,阿苍的父亲应该被关在里面。而且我觉得,不只是赢伯伯,老村长也在。”

    “老村长?”辛晴叫了一声,“你确定吗?”她们都以为老村长死了。”

    电话那边传来陈欢的声音:“按照我们猜测的,荣丝蔓以为她控制了赢擎苍,但实际上赢擎苍并没有忘记你。那么是谁在中间起了作用?不可能是他自己,我觉得应该是老村长。”

    “对对!”辛晴猛点头,“老村长那么厉害,肯定是他暗中帮了阿苍。”

    万老板接着说:“可惜目前我们还查不到房子内部的情况,我会继续叫人盯着,一有机会就进去看看。”

    挂了电话,辛晴一直到回家脸上都带着笑,可当她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时,却笑不出来了。

    “我说”莫妮卡瞪着眼睛,“这是江谦人他妈?

    &nbsp

    ; 辛晴麻木的点点头,电视里正在播放京城的一个什么晚会,有记者拦住宋春丽问他江谦人跟一个公司女总裁的绯闻是不是真的。

    “那不是绯闻,是真的!”电视机里的宋春丽笑颜可掬的对着镜头说,“是辛氏财团的辛晴,人我已经见过了,又漂亮又懂事,我和喜欢。”

    “江太太,您的意思是,江家同意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宋春丽不满意似的瞪了那个记者一眼:“江家怎么就不能娶了?辛晴是个好女孩,她的孩子以后就是我们江家的孩子。”

    莫妮卡捅捅辛晴:“这老太太疯了?”

    “我也觉得。”辛晴关掉电视,“她刚刚说的我没听错吧?”

    “应该没有。”莫妮卡摇头,“未来江家的好媳妇。”

    回应她的,是辛晴砸过来的一个抱枕。

    这个时候赢擎苍也正黑着脸,看到电视剧里那个女人夸奖辛晴,他把烟灰缸砸了出去。

    “这是怎么了?”荣丝蔓听到响声跑进来,赢擎苍关掉电视,站在窗口皱着眉头。

    荣丝蔓看的出来他在生气,也不敢过去,远远的看着他。

    赢擎苍看着窗户外面突然说了句:“江家同意辛晴嫁过去。”

    “什么?”荣丝蔓不可思议的大叫起来,“怎么可能?江家那种身份,为什么会要一个离了婚,带着孩子的女人?”她原地转了几圈,冲过来,“难道江家也看上辛氏了?”

    “京城里世家多的是,什么显贵没有,犯得着这么老远要一个辛氏吗?”赢擎苍眼中情绪很乱,看不清他现在到底想什么。

    荣丝蔓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我派人去查查,有了消息再说。”

    第二天s市的报纸头条全是辛晴,江谦人的身份也被扒了出来,京城江家,辛氏这回可是攀上了硬关系。大家上面难免新欢旧爱的,把两个男人比较了一通。

    辛晴本来就很烦,结果一大早就接到江谦人的电话。

    “阿晴,我是你的新欢!”江谦人在电话那边开玩笑。

    辛晴也顾不上什么礼貌教养,没好气的说:“你妈昨天是不是鬼上身了?”

    对方沉默了片刻。

    “说实话,我昨晚知道这个消息问她时,也是这么说的。”江谦人笑了笑,“但显然她老人家清醒的很。”

    连儿子也觉得不可思议,辛晴这下更认为有问题了。

    “你最好回去好好问问你家里,他们到底想干嘛。”辛晴摇了摇头,“我心里烦,先挂了。”

    江谦人也没逼她,毕竟他自己也还一头雾水,只能等到月底演习结束,回家再说。

    旧爱的心情更不好,把报纸丢进垃圾桶,正好秘书拿了张请柬进来。

    “boss,市长夫人举办的私人拍卖会您要去吗?”

    “扔掉。”赢擎苍厌恶的看了一眼。

    秘书打了个哆嗦,这好好的又怎么了

    没等他走到门口,冰冷的声音又传过来:“等一下,留着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