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二百四十八章小瑞的身世

    辛晴闭上眼睛睡着的时候,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是,望望以后会不会变的和小瑞一样

    然后第二天她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拉着陈欢问她:“我想给小瑞做一次智力测试。 ”

    “那孩子不用测。”陈欢摆摆手,“那孩子肯定是高智商,不比我家儿子差。”

    辛晴看着正抱着六六的小瑞:“你怎么知道?”

    “你”陈欢想了下,“也行,测试一下吧,我一直怀疑他身体里是不是也打过什么。”

    望望还是没醒,体温也一直高烧不退,医院因为沈公子的关系,建议她们要不要请专家过来看看。让沈公子随便找了个理由给拒绝了。

    “要不然咱们回家去?”莫妮卡问。

    阿楠摇头:“不介意,万一有特殊情况,还是在医院比较方便。”

    辛晴也觉得在医院她比较踏实,下午陈欢拿了个铁箱子过来,她来的时候辛晴还在纠结该怎么跟小瑞开口,小孩子都比较敏感,万一小瑞觉得她们是嫌弃他就不好了。

    “好啊!”结果小瑞听了乖乖点头,利索的坐到陈欢对面。

    辛晴和陈欢对视了一眼,还想说什么,结果小瑞说:“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和我的身世有关系。”

    “行,那我们开始!”陈欢拿出个小钉子似的东西,在小瑞耳朵上扎了一下。然后又在他脑袋上带了个头盔,折腾了好几个小时,陈欢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了。

    “怎怎么了?”看到陈欢把东西都收好,辛晴忐忑的问。

    陈欢看着小瑞问他:“你身体有没有发过烧?”

    “有。”小瑞说,“莫林爷爷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发了三天的高烧。”

    “几岁?”

    “不到2岁。”辛晴道,“老村长说捡到小瑞的时候可能就一岁多。”她担心的看了看小瑞,问陈欢,“小瑞的身体怎么了?”

    “没事。”陈欢的表情有些纠结,“小瑞一定跟军方有关系,他身体里被注射了一种很奇怪的物质,这种东西我很早以前在军方的机密文件里见过,那会我还是个学生,跟着我的导师为国家完成一向任务,小瑞的身体反应特就和我看过的文件里描述的很像,但是据说那个项目因为很危险,临床试验一直失败,已经被腰斩了。”

    “也就是说,小瑞一出生,或者没出生时,就被用来做实验了?”一直听她们说话的莫妮卡激动的说,“太残忍了!”

    辛晴瞪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小瑞,莫妮卡赶紧收声。

    “妈我没事!”小瑞仰起头,辛晴觉得鼻子一酸。怎么可能会没事,那么小的孩子,浑身是血的被丢在深山老林里,现在还知道自己被用来做实验,她将小瑞又搂紧了些。

    “你现在是我儿子,以后也是!”

    陈欢看见他们母子两依偎再一起,不忍心破坏气氛,可还是开口说:“你最好小心点,不要让小瑞在陌生人跟前暴露他有特殊能力的事。”

    “那不是特殊能力,就是比普通人厉害点而已。”辛晴不想小瑞

    被贴上这种标签。

    陈欢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这件事情很严重,如果小瑞被人发现,他只有两只下场。一是被暗杀,二是被关起来研究。”

    辛晴被陈欢的话吓到了,她死死把小瑞抱在怀里,小瑞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妈,没事,在我没有能力之前,不会让人发现的。”

    “你也别那么紧张。”陈欢安慰她,“小瑞现在已经10岁了,也就是说离当年已经过了去10年,这么久了当初那些人说不定已经放弃了,或者早就认为小瑞已经。”她耸了耸肩膀。

    辛晴猛点头,然后突然看着莫妮卡和阿楠:“你们俩个一定不许把小瑞的事情说出去!”

    阿楠严肃的点头,莫妮卡则一脸受伤的喊道:“你不相信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辛晴烦躁的摇头,望望还没醒,小瑞又出这种事,她觉得一下子压力好大。

    “她的意思是怕你哪天嘴秃噜了。”陈欢给辛晴倒了杯水。

    莫妮卡发誓:“我绝对不秃噜,不然我就嫁不掉。”说完她又看着阿楠说,“对吧!”

    阿楠当没听见。

    然后大家决定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张宓知道,生怕她哪天一喝多了就把小瑞给卖了。至于沈公子,辛晴让阿楠回头告诉他。

    三天过去,陈欢很紧张的说,如果今天醒不来,就危险了。

    一大早,所有人都围在望望床边,辛晴一直在发抖,阿莎和小瑞紧紧抱着她。

    转眼到了中午,望望还没醒来的迹象,但是陈欢发现他的体温在下降,这是一个好现象。

    “应该没什么问题。”她又摸了摸望望的额头。

    辛晴松了口气,但心还是悬着。阿楠和阿澈给大家买了午餐回来,吃到半截就突然听到一声。

    “妈妈!我饿。”辛晴正拿着筷子食不下咽,一听推开桌子就扑到床上,“望望!望望你醒了!”

    望望以为他只是睡了一觉,然后发现不是自己家,他揉了揉眼睛问:“这是哪啊?你们怎么都看着我?”

    “我的宝贝儿子!”辛晴一把将小家伙抱进怀里亲了两口。

    阿莎也急的往跟前挤:“让我抱抱弟弟!让我抱抱!”

    大家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陈欢当天晚上就离开了,走前她抽了管小瑞的血回去研究。并且告诉辛晴,望望很快就应该有变化,让她注意。

    辛晴又想到毒舌的寻寻和一脸严肃的小瑞,觉得只要望望不像他俩那样,怎么都好

    望望被接回家,又过了一周,见他没什么事了,辛晴才送他去上幼儿园。

    “看看吧!”一进办公室,张宓递给她一份文件。

    辛晴接过来扫了两眼:“赢氏的合作计划?”

    “阿楠已经看过了。”张宓撇撇嘴:“他说,一看就是他家少爷做的。”

    “打电话约他,合作吧!”

    张宓没好气的说:“那就高调

    一点,开个新闻发布会。”

    晚上要回家的时候,辛晴又接到了江谦人的电话。

    “听说你儿子病了?”他第一句就问。

    辛晴皱了下眉头,望望住院的时候,沈公子让人封锁了消息,他竟然还知道。不过马上就释怀了,以江谦人的本事,国内想查个人轻而易举。

    见她不说话,江谦人意识到她在想什么,有些不舒服的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关心你,你”

    “我明白!”辛晴打断他,“那你这么有本事,应该知道望望已经出院了啊!”

    江谦人听她和自己开玩笑,心情才好了点:“要不要我安排部队的专家去看看?”

    “不用,望望从小就有这毛病,一感冒就莫名其妙的发烧,过几天自己就好了。”辛晴转移话题,“你这两月都忙什么了?我都以为你失踪了呢!

    这句话显然取悦了电话那边的男人,江谦人低低的笑了几声:“还得忙一个月,军事演习,我走不开。”

    又聊了几句,他那边就有别人说话。

    “你先忙,我挂了。”

    江谦人赶紧说:“等我回去,你要请我吃饭啊,好歹我也是雪中给你送了回碳!”

    “行!”辛晴爽快的答应,“不过,伯母她会不会来吃了我?”

    “呵呵,不会。我妈她最近不管我了。”江谦人显然又被被人催了。“那先这样,回去再说!”

    辛晴说了声拜拜,挂断了电话。

    等她回了家,看到望望,突然想起江谦人是军人,小瑞也可能是军人家的孩子,要不然让他帮忙找找,是不是能找到那孩子的亲生父母。

    可很快辛晴就把这个念头扼杀了,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样把小瑞暴露出去,太危险。

    赢擎苍很快回复,新闻发布会定在下周一。

    记者们早早就嗅到了风声,当天把现场堵得水泄不通,之前报纸上就已经开始猜测,赢氏和辛氏突然合作,代表着什么。究竟是赢擎苍旧情难忘,还是辛晴为了昔日恋人而放弃了辛氏。大家众说纷纭,都等着今天现场看出点什么苗头。

    等到两个主角签字握手后,记者们开始发问。

    “赢总,你为什么要找辛氏合作呢?你现在的女朋友荣丝蔓小姐会同意吗?”

    “辛总,辛总!你答应合作是不是还想要旧情复燃,你能接受男人曾经的背叛吗?”

    阿楠拦着记者,张宓皱着眉头说,“今天要是不说两句,恐怕离不开。”

    “各位,我是商人,商人以利益为前提。”赢擎苍一开口,全场很快安静下来。他看了眼辛晴,挑着嘴角说,“至于和辛总嘛我除了商人,又是个男人,这漂亮女人要送上门,我怎么能拒绝呢!”

    辛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马上换了副表情对记者说:“赢总说的对,如果我们这次合作顺利的话,我不介意和他在旧情复燃,毕竟他是我孩子的父亲”辛晴笑了笑,“至于荣小姐,我从来不放在眼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