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第二百四十五章对你只有生理反应

    辛晴看到照片上的人,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而张宓则大叫了一声。

    “妈的!这个王八蛋?”

    照片上,是荣丝蔓和李元在一起吃饭的相片,是以前赢擎苍派去的人拍回来的。

    辛晴尽量让自己不去回忆当初被李元凌虐的场面,将照片扣到桌子上问阿楠:“荣丝蔓和他接触过,可他现在已经死了啊。”

    室内一片安静,辛晴看了眼张宓,又看了看莫妮卡,三个女人突然捂着嘴,阿楠一脸慎重的开口:“也许他就是孩子的父亲?”

    显然三个女人也被这想法下到了。莫妮卡一脸见鬼的说:“他不是同性恋吗?”

    “而且,他为了给威廉报仇连命都不要,可见他非常爱这个男人,又怎么会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还生下了孩子?”张宓不敢相信的把照片拿起来,仔细看了看,“他们看对方的眼神,一点感情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爱人?”

    “如果是和感情无关,而是因为有其他目的呢?”阿楠说,“比如为了赢家的财产。”

    莫妮卡一拍巴掌:“对啊,如果阿苍出了什么意外,唯一可以继承赢家的,就是荣丝蔓的儿子!”

    辛晴的目光微微闪了闪:“如果这么说,那在祖训上动手脚的人,可能也是他。”

    “对!”阿楠点头,“他勾引了荣丝蔓,让荣丝蔓生下他的孩子,然后又在荣丝蔓的帮助下,进入了放祖训的地方。作为老爷最信任的人,他本身就经常出入赢家。”

    将照片拿在手里,辛晴皱着眉头说:“看起来,他真的很爱威廉。”

    李元对赢擎苍和自己出手时,一定做好了安排,万一他失手,还有荣丝蔓,所以他将所有的财产和人手都送给了那个女人。他很清楚荣丝蔓对赢擎苍的执着,一个为了爱情疯狂的女人,什么都干的出来。

    “威廉执掌家族多年,暗中一定有不少财产,为了掩人耳目,都应该在李元那。”辛晴看着阿楠,“去查李元的财产动向,如果我没猜错,应该都在法国。“

    “好,我马上就去。”阿楠很激动,如果能查清楚的话,没准可以找到一些和少爷有关的线索!

    见阿楠走了,莫妮卡才把她手里的文件递给辛晴,“这是之前那块地的资料,你看看。”

    “她被困在山上那个?”张宓也拿起一份,“这明摆的就是个陷进,赢擎苍那个家伙到底想干嘛?”

    “前几年,那片森林还没开发的时候,赢氏就去考察过。后来阿苍说,地理位置不太好,就算修了路,也会因为各种气候原因经常塌方,容易出事。而且本身里面没有什么其他项目好做,他就给否决了。不过两年前有投资商开发了那里,结果”莫妮卡耸了耸肩膀,结果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辛晴放下资料:“山里面有地下溶洞的事情看来大家都知道了,赢擎苍的手比所有人都快,在还没有公布这个消息时,就把地买了。”

    “那他干嘛还找我们。”张宓把资料丢到桌子上,“这种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政府才不会管投资商的死活

    ,这块地肯定有问题。”

    莫妮卡看着辛晴:“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辛晴揉了揉额头,“阿苍好好的要投资这块地,并且还把辛氏拉进去,一定有他的道理。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虽然种种原因都表现他有苦衷,但我不敢拿辛氏冒险。”

    莫妮卡叹了口气:“你其实是相信他的,不然你早哭死了。”

    “去!”辛晴瞪了她一眼,“这事我再想想,反正现在外面没人知道是赢擎苍买了那块地,看看再说。”

    可她没想到,没几天赢擎苍就在一次宴会上对记者说,他买了那块地,准备投资做度假村。辛晴正在给望望讲故事,看到电视上面的赢擎苍对着镜头突然笑了笑说了句。

    “我曾经问过辛总愿不愿和我一起合作,不过她还没有给我答复呢!”

    这话一出来,第二天报纸上又是一片乱七八糟的消息。

    “看看这个!”张宓兴奋的拿着报纸甩到辛晴跟前,“辛氏总裁再施美人计,赢擎苍败在裙下求复合。”

    辛晴把报纸推开:“你很闲嘛?”

    “我忙的很!”张宓翻了个白眼,又凑过来问,“你和我说老实话,他是怎么知道你和孩子们在山上的?你们晚上有没有啊?”

    推开她的脑袋,辛晴没好气的说:“首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山上,其次山上那么多人,没机会。”

    “有机会你就上了吧!”张宓不死心,辛晴直接站起来拿起包走人。

    之后的几天,很多记者都想采访辛晴,她被堵的烦了,干脆公开说她可以接受赢擎苍的邀请,不过要先去考察一下。结果第二天,阿楠就一脸便秘似的表情告诉她赢擎苍那边有人打电话过来,邀请她一起去考察那块地。

    “他是铁了心的要和咱们合作啊!”张宓咂巴咂巴嘴,“我们去吗?”

    辛晴看了她一眼:“去,既然他这么着急,我们就去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几天她也想通了,无论如何她不能放着赢擎苍不管,自己是相信他的,她爱这个男人,所以她决定冒险一次。

    到了约定的日子,辛晴特地换了辆大越野商务车,进山的路现在肯定不好走。结果一出她的别墅区,就看到赢擎苍一个人站在那里。

    “你在这干什么?”辛晴摇下车窗,瞪了眼想给赢擎苍开车门的阿澈。

    赢擎苍看了眼她的车,才慢吞吞的说:“我的车坏了”

    “嗤!谁信啊。”张宓探出个脑袋,“你就一个人去?”

    “助手去修车了。”赢擎苍说的非常严肃,但是没有人相信他。

    辛晴咬着呀,吐出两个字:“上车。”

    “少爷!”阿楠赶紧下来,坐到副驾驶上,把辛晴对面的位置让出来。

    赢擎苍上去后,发现她就带了张宓。而张宓一直双手叉腰瞪着他。

    “怎么不带个可靠的人。”赢擎苍靠在座位上,还给自己倒了杯酒。

    张宓冷笑不语,因为辛晴一直在偷偷掐她。

    辛晴没有告诉张宓赢擎苍身体里有窃听器的事,大家也都非常默契的瞒着她。就怕她一个秃噜,说露了。别说她了,就是辛晴自己,来见赢擎苍的时候,反复催眠自己,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说出来,不然赢擎苍一定会有危险。

    一路无话的进了山,辛晴发现之前因为大雪被封住的公路上坑坑洼洼的,还有很多碎石块。

    “塌方。”赢擎苍看着窗外说,“开发这里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解决这座山。”

    张宓没好气的说:“怎么解决?愚公移山吗?”

    看着赢擎苍的表现,辛晴试探的问了句:“不能移走?”

    “地下河就在山下面,移走了,溶洞就毁了。”赢擎苍挑起嘴角看了看她,“辛总不是很厉害吗?可以想想有什么解决办法。”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买的地。”张宓小声嘀咕。

    到了山下,辛晴先去了躺马场,她要去看看小白母子。之前大雪封山的时候,她就很担心俩匹马。后来阿澈去看过,说是没事,马场的人下雪时都在马鹏里取暖,也有足够的食物。

    进了马场,小白正四处溜达着散步,小小白紧紧跟着它。工作人员见到她赶紧跑过来打招呼,然后就对着赢擎苍说。

    “赢总,您真是料事如神啊,您那天来说小白要生,你走了没一会,它就生了!”

    辛晴一听:“你那天也来了?”

    赢擎苍点了下头,工作人员则一脸兴奋的继续说:“辛总您不知道,那天是赢总说小白可能马上要生了,让我们准备,不然到时候一定手忙脚乱,谁能想它会提前一周就生了呢!”

    去度假村的路上,辛晴的脑子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那天小白不生,她就不会带孩子们上山,也就不会被困在山上,更不会遇见他。

    看着走在前面的赢擎苍,辛晴觉得心底像有根羽毛似的,一直在挠。她好想问一句,是不是你干的。可她没法开口,再说这事也太不靠谱了。难道他说生,所以马就生了?

    “不看路,会摔死的。”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传过来,辛晴正好一脚踩空,要不是阿楠和阿澈扶着她,她就摔到了。

    赢擎苍转身看着她:“是我主动要求跟你合作的,所以你不用在花心思引起我的注意。你对我来说,只能引起生理反应,也就是说,除非你现在就跟我上床,否则不要做其他没用的事情。”

    “你个王八蛋!”张宓抬手就像打他。

    阿澈死死拖住她,张宓挣扎着喊:”别拦着,你放开我,我打死这个负心汉。”

    “我是拍你被少爷打死”阿澈哭丧着脸。

    辛晴气的浑身发抖,赢擎苍突然不在看她,转身大步朝前走:“快点,如果你不想晚上留在这里的过夜的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