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二百四十四章被监听的男人

    这种监听器可以放在人的身体里,一般放在脑部或者心脏部位。 ..只要是和监听者说话,就可以很清楚的传回去,安装监听器的人可以时刻听到监听者的声音。

    “所以他才会和我说那些话吗?”辛晴觉得好可怕,赢擎苍的身体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陈欢一点都不同情赢擎苍,恨恨的说:“那是他管不住自己,想见你,又不想被那个监听者听到,就只能用话语来羞辱你,太不要脸了,这个自私的家伙。”

    万老板眨了两下眼睛当没听见自家老婆大人的发言,咳嗽了两声说:“这些都还只是我们的推断,如果只是有监听器的话,我觉得以赢擎苍的手段,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和我取得联系,至少他应该会想办法把他被控住的事情告诉我们。”

    “他会不会不知道?”辛晴说完就觉得自己是个白痴,默默低下头对手指去了。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心里舒服了,原来阿苍那么做都是因为想见自己,又不得不说那些话给背后的人听。她突然脸红了,之前在法国喷泉那里他他肯定就是想要自己

    “你怎么突然一副含羞带臊的摸样?”陈欢眼尖的发现她不对劲。

    辛晴啊了一声:“在脸前扇了扇,“闷啊,你都不觉得吗?”

    “先上去吧!”万老板抱起六六,辛晴发现寻寻和阿莎不见了。

    小瑞拽了拽她的袖子:“不用管,我去找他们,我们在下面玩会!”

    在万老板这里过了元宵节,辛晴才带着孩子们回家。因为阿莎和小瑞都对万老板那个基地很有兴趣,每天都下去玩,还不让她跟着。

    临走前他们订好了计划,万老板派人去法国,因为他怀疑赢擎苍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被人利用。

    “他有一定有什么软肋在荣丝蔓手里。”万老板这样认为,同时他们也觉得那个监听赢擎苍的人一定就是荣丝蔓。

    “我好奇的是她从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力和财力。”陈欢抱着六六,问辛晴,“她不是只有一点赢氏的分红吗?”

    辛晴点头,突然想起什么说:“我记得阿苍说过,荣丝蔓的那个儿子并不是赢家的,会不会是她外面的男人?”

    “我会派人去找。”万老板想了想,“我怀疑赢皓在荣丝蔓手里。”

    “很有可能。”辛晴皱眉道,“不管怎么说,阿苍不可能看着自己的父亲有危险。”

    陈欢推推她:“行了,上飞机吧!等我们确认了再说!”

    法国。

    荣丝蔓刚参加一场社交舞会回来,却发现赢擎苍不在家。

    “他去哪了?”她生气的问一个手下。

    “先生说他出去走走。”手下不敢看她,这个女人比男人还狠,动不动就杀人。

    荣丝蔓有些急了,她一直没听到赢擎苍那边有声音,以为他休息了,谁知道人不在家。本来答应回来过年的赢擎苍,却突然跑到山上去,还碰到了辛晴。荣丝蔓亲耳听到他们接吻的声音,当时她就把杯子摔了。

    焦急的等

    到赢擎苍来,一见面她就质问他,结果赢擎苍说是为了那块地。听完他讲的,荣丝蔓才冷静下来。

    “为了能拿回赢氏,和她上床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关系?你要是实在无法接受,那我们就留在法国,以后都不回去了。”赢擎苍当时很生气的这么和她说。

    这几天她都很小心的说话,不想惹男人生气,可现在赢擎苍怎么好好的就不见了呢?突然,她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拿上大衣就冲出门去。

    破败的小花园里,几只发芽的小草正努力的伸展叶子,昏暗的花圃脚下一个人正要站起来,他把手里纸丢进下水道里,透过斑驳的围杆看着那张纸慢慢的浸湿在污水中,上面的字迹也晕成一团团乌黑,然后才转身离开。

    几乎同一时间,花园前面的房子灯亮了起来,里面传来几个人争吵的声音,但很快就安静下来。

    一个小时候荣丝蔓又匆匆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赢擎苍坐在壁炉前看资料。

    “你去哪了?”她顾不上脱衣服就冲到他面前。

    赢擎苍却慢慢的抬起头指了指旁边的桌子:“你不是爱吃这家的披萨吗?我正好出去散步,绕过去给你买披萨了。”

    “真的?”荣丝蔓不敢相信的拿起桌子上的披萨盒,手心还传来温热的触感,显然是刚出炉的。

    她的反应让赢擎苍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啊!没有啊。”荣丝蔓赶紧说,挑逗的看了赢擎苍一眼,抱着他的胳膊说,“我以为你跑去哪里找女人了呢!”她拿起一块披萨喂到赢擎苍嘴里,赢擎苍只了一口就推开,“你知道我不喜欢吃快餐。”

    “嗯嗯!”荣丝蔓点点头,“知道你疼我,专门为我买的。”她把披萨盒子抱起来,“我去泡澡,边泡边吃!”

    进了浴室,荣丝蔓在自己耳朵上点了几下,她耳朵里传来赢擎苍和一个女人对话的声音。

    “您要什么口味?”

    “唔她最爱吃黑橄榄。”

    “先生,您的披萨好了!”

    “谢谢。”

    荣丝蔓开心了,对着镜子舔了舔手指,脱光衣服躺进浴缸里。

    “阿苍!你要一直对我好哦,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然后我们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是你的!荣丝蔓的手从自己高耸的两处慢慢往下滑,伸进水中,然后她分开腿,嘴里叫着赢擎苍的名字。不一会,就浑身哆嗦的瘫在浴缸里。

    而坐在客厅的赢擎苍,正从外套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了消除键

    正月二十放过烟火,年就算过完了。沈公子和张宓回了s市,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奇怪。

    “你们这是怎么了?”辛晴好笑的看着两个人。

    张宓拉着辛晴的说哭诉道:“姜还是老的辣啊,我公公太卑鄙了!”

    辛晴看向沈公子,后者一脸狰狞的说:“老家伙竟然骗我们,他肯本就没得病,演了几年的戏,让我们跟着操心。”

    “哈哈!”辛晴笑起来,“那你们也应该谢

    谢他老人家,不然你俩现在没准还在相爱相杀呢!”

    张宓呜呜呜的都要哭了:“问题是,为了让他抱孙子,我牺牲大了啊我!”

    “哎哎哎,这话怎么说的?”沈公子不乐意了,“合着跟我上床你不愿意啊?”

    “那也不能天天做,每天做好几次吧!”张宓想起她这两年苦逼的床生就想哭,每天都累的下不了床,这个死男人倒是没事,生龙活虎的,她要不是每天吃补品,估计早就死在床上了。

    辛晴拍了她一下:“拜托,这种事情不要拿出来说好不。”

    “就是,你个没脸没皮的丫头!”沈公子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不知道咬着耳朵小声说了什么。就见上一秒还张牙舞爪的女人瞬间就红着脸变成小白兔,乖乖的靠在男人怀里不动了。

    辛晴看了看屋顶,真想把这两个家伙赶出去啊!

    “对了!有些事要告诉你们。”辛晴把过年时她被困在山上,以及她们发现赢擎苍身体里有监听器的事告诉沈公子和张宓。张宓听完先是抱怨她从山上下来不打电话汇报,然后又激动的问。

    “真的在他身体里吗?不会有危险?”

    沈公子白了她一眼,“这种东西很多,但是一般都是放在重要的犯人或者什么间谍身上,因为成本太高。”

    “嗯。”辛晴附和道,”陈欢也是这么说的。”

    沈公子安慰她:“这方面他们夫妻是强项,交给他们去办吧,我们的问题是你说阿苍找你合作投资的事,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

    “我想过了,他一定想让我们把那块地拿下来。”辛晴把电脑打开,将那块地的资料调出来,“就是这里,从这上面看,没什么特殊的。”

    “不可能这么简单。”沈公子看完后皱眉,“这里几年前我们就看过,当时阿苍说这个地方的前景不好,就算开发了,顶多赚五年钱,之后就不可能在扩张了。”

    “你们以前就看过?”辛晴惊讶了,“那他为什么好好的,突然又买下来了?”

    沈公子想了想说:“过两天上班我们去公司看看,没准能从以前的文件里查出点什么。”

    三月初,是凯撒学院开学的日子。辛晴亲自送三个孩子去学校,同时把阿莎的两匹小马都送了过来。阿莎非常大方的把小小白送给了小瑞,为此让寻寻不舒服了好一些日子。当然他不会对阿莎怎么样,所以小瑞那段时间就经常被学生会叫去当各种劳力。

    阿楠把以前的文件都找出来,和莫妮卡两个人慢慢看。这天和往常一样,他不小心把一张照片从档案袋里掉出来,然后猛的身子一怔,捡起照片就冲了出去。

    “阿楠?”莫妮卡赶紧追他,看到他进了辛晴的办公室。

    张宓正在和辛晴决定,为你春季的新品,就听到砰一声,阿楠闯进来。

    “妈呀!地震了吗?”张宓还想开玩笑,却发现阿楠一脸凝重。

    辛晴也察觉到他不对劲:“怎么了?”

    “我们把这个人忘了。”阿楠把手上的相片递给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