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第二百四十三章他身体里有个东西

    辛晴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像不认识般看着赢擎苍。

    “你怎么能这么无耻?”她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爱的男人吗?

    清冷的月光洒在两个人身上,赢擎苍慢慢俯身,辛晴一步步往后退,被逼到墙角,她用手抵在胸前,不让赢擎苍在靠近。赢擎苍低下头,眼中像碎了一片的星光,闪耀无比。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吃饭的时候要偷看我。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脸红了?”

    辛晴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她怀疑自己看错了,赢擎苍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她

    “走开,我对你的投资没兴趣。”辛晴稳了稳情绪,死死靠着墙。她不想低头,一低下头赢擎苍的呼吸正好喷在她耳朵上,只好高高的仰起头,看着他。

    赢擎苍又露出那种嘲讽的笑容来:“呵呵,你这是想让我吻你吗?”

    “做梦,你”辛晴的话被堵在了嘴里。

    瞬间口腔里都是赢擎苍的味道,像是攻城般侵略进来,四处扫荡,辛晴瞪着眼睛,慢慢的发现赢擎苍的动作越来越温柔,她眼底也越来越迷离。很快便跟着他的节奏,双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男人的脖颈。

    “阿晴!”一声大喝,江谦人冲过来,一把推开赢擎苍。

    辛晴吓了一跳,捂着嘴任由江谦人把她搂在怀里。

    “赢总,我真高看了你,原来就是个欺负女人的无耻小人。”

    赢擎苍看着他怀里的辛晴,眼神暗了暗,然后挑着嘴角戏谑的道:“欺负?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欺负她?”赢擎苍看着辛晴,“刚刚你不是也很投入吗?还主动抱我。”

    “赢总,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辛晴推开江谦人,整理了下衣服,认真的看着赢擎苍,她不想每次见到他都失控,这种羞辱让她事后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然而赢擎苍却一点都不配合,他慢慢的走回房间,江谦人拦住他:“不管你想干什么,辛晴现在是我喜欢的人,有本事就放马过来,看看咱们谁先死。”

    “你喜欢她?”赢擎苍顿了下脚步,侧头看着江谦人,“那我也等着看,她怎么嫁进你们家,呵呵!”

    辛晴看着赢擎苍关上门,想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瞪了眼江谦人:“你能不添乱吗?”

    “我说的是真的,我喜欢你,你不是早就知道吗?”他打了个哈欠,“睡觉,睡觉!”

    后半夜辛晴都没睡好,脑子里全是赢擎苍。后来突然看见他光着走过来,把自己抱进怀里,自己还光着腿缠上他的腰。辛晴大叫一声,猛的睁开眼。

    呼她松了口气,原来是做梦。

    “妈咪!”门口传来敲门声,“你醒了吗?吃早饭了!”

    辛晴赶紧洗涮了换好衣服下楼,早餐是阿澈弄到,都是半现成的东西,他加热了一下而已,牛奶倒是很多,江谦人拿了一箱,赢擎苍后来也带了一箱。

    “不是想谈谈吗?吃过饭我有时间。”赢擎苍看着辛晴,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辛晴一边喝牛奶一边回他

    :“我现在不想和你谈了。”

    “不放心的话,你可以让他跟着。”赢擎苍指了指江谦人,后者的目光落在辛晴脸上。辛晴放下牛奶站起来:“不用了,走吧!”江谦人皱了皱眉头,本来想跟上,后来还是坐着没动。

    这是一个小客房,里面有套音响设备,想必之前是用来娱乐的。辛晴站在窗前:“说吧。”

    “别那么紧张,大白天的你就是想干什么,我也没兴趣。”赢擎苍在沙发上坐下,翘着腿看着她。

    辛晴咬了咬嘴唇:“再废话就出去。”

    “好,还是这块地的事,这片林子靠近山的地方,有一个地下溶洞,里面有很多天然的泉眼,泉水40度,比一般温泉水温度低,但却是天然的溶洞水。”

    见他不说了,辛晴皱着眉问:“你买下这里是就是看上那溶洞温泉,现在为什么又告诉我?”

    “因为我没这么多钱投资。”赢擎苍耸了耸肩膀,“我一向不喜欢和银行合作,所以我选你。”

    辛晴嗤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忘了,如今我们的立场。你要拿回赢氏,而我不同意。这种情况下,你却和我说要和辛氏合作,你觉得可能吗?”

    “别急着拒绝。”赢擎苍站起来,“作为一个商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你可以回去商量商量再答复我。”

    辛晴想说根本不用商量,结果赢擎苍已经快步离开了,她看着窗外还在呼啸的风雪烦躁的跺了跺脚。接下来的一天,除了吃饭,赢擎苍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辛晴和江谦人还有阿澈坐在客厅聊天,孩子们在楼上自己玩。晚上辛晴要休息的时候,小瑞偷偷溜了进来。

    “妈,他身体里有东西。”

    辛晴自然知道这个他是谁,心里一惊,“你感觉到什么了?”

    “上次凯撒学院的舞会上,我就感觉到不对劲,可我不敢确定。这两天离的这么近,我可以肯定他身体里有东西。”小瑞的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表情,他接着说,“我可以感觉到是金属的,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辛晴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问他:“肯定吗?”

    “肯定。”小瑞点头,“等下山后,我们可以去万老板那里,他那边不是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吗,让我去看看,如果有和他身体里相同磁场的,我可以感觉的到。”

    “小瑞真棒!”辛晴捧着小家伙的脸亲了一口。小瑞脸红了红,“妈,我都十岁了。”

    辛晴又捏了他一把:“二十岁了也是我儿子!”

    小瑞低着头说了声晚安,走到门口又站住:“对了,你打算给那个姓江的机会嘛?”

    “说什么呢!”辛晴瞪眼。

    “那就不要和他接触,至少不要当着他的面接触。”小瑞一本正经的说。

    辛晴不明白:“为什么?”

    “因为每次你和姓江的说话,他的情绪就很不稳定。”小瑞撇撇嘴,“估计是在吃醋。”

    等小瑞出去了,辛晴才捂着脸在被子里滚了两下,然后抱着枕头亲了两口。

    &n

    bsp;   哼!以后再欺负我,就让你掉到醋坛子里

    第二天上午,暴风雪终于停了。中午吃过饭,辛晴收拾厨房,就看到阿澈匆匆跑进来。

    “小姐!阿楠和莫妮卡来了。”

    辛晴走出去就看到阿楠正一脸激动的看着赢擎苍,莫妮卡在旁边使劲翻白眼,看到辛晴高兴的冲上来:“没事吧!没事吧?我们来接你了。”

    “没事,幸亏江谦人过来,不然不饿死也得冻死。”辛晴冲江谦人笑笑。江谦人目露凶光的吓唬她,”敢和我客气?”

    莫妮卡转了转眼珠子:“行了,都赶快收拾东西,我们下山,不然一会天黑了不好走。”

    辛晴原本想请江谦人去家里吃顿饭,可他是从部队跑出来的,现在整个南方都有雪灾,他得马上回去。走的时候,江谦人恋恋不舍的对辛晴保证。

    “你想怎么做都行,赢擎苍敢把辛氏怎么样,还有我呢!逼急了我带人轰了他!”

    无奈的把人送走,辛晴给施芊芊和辛语蝶打了个电话,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带着望望和三个孩子去找万老板了。

    她以为万老板的家也在赌城里,谁知道飞机飞到马来,一架直升机来接她们,在海上飞了好久,才看到一座岛。慢慢降落下去,就看到陈欢在对她拼命挥手,万老板一脸酷霸拽的抱着六六站在她身后。

    “欢迎!大过年的被困在山里的家伙们。”陈欢哈哈哈笑着拍了拍寻寻的肩膀,“让你不跟我回来!”

    寻寻拉着阿莎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了,陈欢转头对辛晴说:“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这么不可爱的小孩,你真的要把女儿嫁给他吗”

    辛晴呵呵呵了两声,心里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是你们家人太热情了。

    “先吃饭,然后我带你去地下基地。”万老板冲辛晴点了点头。整个岛都被万老板买了下来,山体有一半都掏空,基地建在几十米的地下,某国的卫星都侦查不到。

    辛晴看着陈列在那里大大小小的奇怪仪器,除了枪和飞机其他的她不认识。

    “我们去那边坐着等吧!”陈欢拉住她,辛晴看到三个孩子都跟着万老板在那堆东西里钻来钻去的,点点头跟着陈欢到监控室里等。

    从上往下看,她才发现到处都是拿着枪的黑衣人,不知道从哪就钻出来,然后走两步就又看不到了。

    等她们喝完咖啡,望望也睡着了,辛晴就看到小瑞跑回来。

    “妈!我感觉到了,真的有!”辛晴站起来紧张的看着万老板,后者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片放到桌子上。

    陈欢咦了一声拿起来:“呵!真舍得啊,这小东西可以换架飞机了。”

    “这这是什么?”辛晴不敢动。

    万老板敲了两下桌子:“目前最小最先进的窃听跟踪器,通常都放在间谍和俘虏身上。”

    “什么意思?”辛晴看着陈欢手里的金属片,“赢擎苍被监听了?”

    陈欢看了她一眼:“这可不是简单的监听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