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二百四十二章一个两个都来了

    阿澈将手放在门把上,江谦人看了辛晴一眼,辛晴快速躲到沙发后面。

    江谦人掏出枪,阿澈点点头开口:“谁?”

    外面的敲门声停下来,过了两秒钟,一个清沥的声音传进来:“我。”

    江谦人皱了皱眉头,正想说报名字,阿澈已经瞪着眼睛一边开门一边说:“少爷?”

    少爷?赢擎苍?不止是江谦人,连辛晴都楞了。阿澈已经把门打开,穿着黑大衣的赢擎苍站在门口,看到江谦人时,眼波暗了暗。

    “小姐?”阿澈有些拿不定主意,这是让不让他进来啊!

    辛晴慢慢走过来,试探的问:“你怎么在这?”

    “你就这么招呼客人的?”赢擎苍的目光终于从江谦人身上离开,一脸嘲讽的看着辛晴。

    被他态度惹到的辛晴不客气的顶回去:“可赢总不是我的客人呢!”

    她瞪了阿澈一眼:“关门,不要什么人都放进来!”

    江谦人退后几步,站到辛晴身边,故意贴着她的胳膊:“看吧,我要是不来保护你,多危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阿澈突然觉得外面吹进来的风更冷了,他打了个哆嗦,小心的对赢擎苍说:“少爷,你”

    “这里是我的。”赢擎苍扫了他一眼,阿澈立马认怂,低着头不说话了。

    辛晴呵了一声:“真新鲜啊!呵呵,你的?你叫叫我听听,这房子里有一个东西答应你,我们就让你进来。”

    啪!赢擎苍把几张纸拍到阿澈脑袋上。

    阿澈赶紧拿过来看了几眼,然后咽了咽口水又递给辛晴:“是是少爷买了这里。”

    辛晴一把抢过去,匆匆扫了几眼,然后恶狠狠的瞪着赢擎苍:“你什么意思?”

    赢擎苍侧了侧身子,这时候其他三个人才发现,外面有个挺大的木板,上面都是吃的,一根长长的绳子拖在学雪地上,看样子是被拖过来的。

    “我前两天就过来了,住在北边的屋子里,没想到遇到大雪封山。”赢擎苍挑了挑眉,“我有食物和水,但是我办法发电。”

    辛晴看着他:“你什么意思?”想住进来?没门,窗户都没有,辛晴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个家伙。

    “我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赢擎苍一副狂霸拽的模样,“你们住的是我的地方,我带着食物过来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你如果不让我进去,等下了山我就起诉你。”

    辛晴把牙齿咬的咯吱吱响,阿澈一看赶紧说:“小姐,少爷说的对,而且外面外面。”

    要是这个时候不让赢擎苍进来他得冻死。

    “那你还不把东西搬进来?”江谦人突然笑着说,辛晴哼了一声上楼去了。

    赢擎苍侧头看了阿澈一眼,阿澈认命的出去搬东西了。至于江谦人,怎么可能指望他会帮忙

    “阿莎!”辛晴上楼后,看到几个孩子正在玩拼图,确切的说,是寻寻和小瑞在陪阿莎玩。

    >

    寻寻看到辛晴幸灾乐祸的说:“他来了?”

    “你怎么知道?”

    小瑞指了指窗户:“他刚刚站在窗口看见他来敲门。”

    “谁来了?”阿莎迷糊的问,“是来接我们回家的人吗?”

    辛晴想了下,还是决定先告诉阿莎,等会下去吃饭总会碰到的:“阿莎,你赢擎苍来了。”

    “我爹地?”阿莎眼睛亮了亮,又瞬间暗了下去,“他已经不要妈咪和阿莎了,他不是我爹地。”

    寻寻心疼的将小丫头抱起来:“乖,阿莎不理他,有寻寻哥呢!”

    “他会和我们住一起,直到雪停了能下山。”辛晴摸了摸女儿的头,“如果把他赶出去,他会被冻死的。”

    阿莎还是低着头不吭声,小瑞趴到她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阿莎的情绪才好一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寻寻眯了眯眼睛,小瑞冲他挑了挑眉角。

    等辛晴下去了,寻寻才问:“告诉寻寻哥,小瑞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阿莎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两天没洗澡了好难受。

    小瑞笑了笑:“这是我们兄妹的秘密!”

    寻寻脸一沉,这个死孩子。

    “阿莎告诉我,晚上我就想办法让阿莎洗澡!”

    阿莎高兴的抬头头:“可以洗澡?”

    “嗯!”寻寻捏了捏她的小脸,“说吧!”

    “小瑞说江叔叔也在,我们可以气死爹地,让他妒忌!”阿莎说完后,又有些不确定的说,“江叔叔在就可以气死爹地吗?”她突然使劲的摇了摇头,“不可以再叫他爹地,他已经不是阿莎的爹地了!”

    小瑞见她又开始难过了,默默的穿好衣服:“我去给你铲雪,晚上烧开水洗澡。”

    寻寻默默给了他点了个赞!

    晚饭是辛晴做的,阿澈打下手。因为在厨房就可以避开客厅里两个男人无声的战场。他相信如果是拍电影,你现在丢一张纸出去,都能烧成渣,阿澈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电流声。

    江谦人在野外生活惯了,他很轻松的从外面砍了个树,在客厅里搭了个简易的台子,把柴火丢进去升了堆火。再上面挂了个大铁锅烧着水,一来可以让室内更暖和,二来可以烧水等会让大家洗刷。

    赢擎苍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他做完这些,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阿澈端着菜小心翼翼的走出来,放好以后对着楼上喊了声。

    “吃饭啦!”他觉得把孩子们叫下来可能气氛会好点。

    可是阿莎下来,就扑到江谦人怀里亲切的叫人家江叔叔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两个人关系这么好了?不是只见过两面吗?

    辛晴这时候也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到赢擎苍黑着脸,心里又一股委屈:“吃饭了,有些人不想吃就不要吃了,省粮食。”

    江谦人乐呵呵的想拉着阿

    莎去吃饭,寻寻却快他一步把阿莎楼进怀里,小瑞一本正经说:“他有洁癖,只能碰我姐,所以就不让其他人碰我姐。”

    这是什么逻辑?江谦人没明白。赢擎苍却突然站起来大步走向餐桌,直接端起碗开始吃。

    “吃饭吧!吃饭吧!”阿澈赶紧给其他人盛饭。

    一顿饭吃的刀光剑影,阿莎一给江谦人夹菜,赢擎苍就一定会夹同样的。然后等江谦人自己夹的时候,他就故意和他抢。幸好后来寻寻让阿莎好好吃饭,阿莎才忘了给江谦人让夹菜这回事。辛晴用眼睛偷瞄赢擎苍几眼,也不知道赢擎苍看没看见,反正也没理她。

    吃过饭,江谦人站起来和辛晴一起去厨房:“我帮你洗碗!”

    “不用了,你坐着吧!”

    “不行。”江谦人抢着收拾碗筷,“水太凉了,你不要沾水,在旁边指挥我就好!”

    两个人去了厨房,进去前江谦人还回头看了赢擎苍一眼,阿澈觉得那是裸的挑衅,但是赢擎苍一点反应都没有,端着茶杯坐到窗台上看外面去了。

    “阿莎,我们上去了,我帮你烧水洗澡!”寻寻拉起她,阿莎眼睛红了红,还在看赢擎苍。小瑞挡住她的目光,“姐,你这样,妈会难过的。”

    阿莎一听吸了吸鼻子:“对不起,我这就是上楼!”说完自己咚咚咚跑上去了。

    “你让她伤心了。”寻寻冷着脸瞪着小瑞,“可以换一种方法。”

    小瑞面无表情的说:“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他从寻寻身边走过去,“还有,我提醒你,不要把我姐养成瓷娃娃,赢家的孩子,不是花圃里弱不禁风的菟丝花。”

    寻寻握了握拳头,没吭声,跟着小瑞上了楼。

    晚上,辛晴带着孩子睡二楼,三个男人睡一层。半夜里辛晴突然觉得胃不舒服,她在床上滚了半天,还是披了件衣服下楼去倒水喝。

    发电机的声音很吵,所以晚上没有开,房间里黑漆漆的,到了一层外面的雪映着一地白光,辛晴才关掉手机,借着清冷白光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靠近窗口,想看看雪停了没有。

    却看到沙发上有个人影动了动,吓的她刚要叫唤,那人开口了。

    “你半夜下来,又想勾引我吗?”赢擎苍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带着些回音,该死的好听。

    辛晴捂着胸口,后退了几步:“我倒杯水而已。”她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倒是赢总,这么有闲心,大晚上的不睡觉,坐在这里吓唬人。”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赢擎苍却突然问她,辛晴反应了一下,知道他说的是投资的事,于是看着窗外说,“你不是号称从来不会走眼吗?既然悄悄的把这块地买了,现在又何必来问我。”

    赢擎苍慢慢的站起来,朝她走近。辛晴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跳,就在赢擎苍靠近她的一瞬间,她转身想跑,下一秒,胳膊就被人抓住了。辛晴想挣脱,谁知道赢擎苍根本没使劲,她却因为用力过猛,摔倒在男人怀里。

    “嗤!”一声讥笑从头顶传来,“怎么?真想用上床这招?可以,伺候好的话,我可以考虑和你合作”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