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二百三十九章小姐,你要不要花

    宋春丽订的是一家口碑很好的私厨菜馆,辛晴去的时候,母子俩已经等在那里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江谦人帮她拉开椅子:“没有,是我们来早了!”

    他今天穿的便装,英俊挺拔的身姿像个大明星。见辛晴看他,江谦人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嘴角:“以后我来见你,都会穿便装。”

    辛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江谦人觉得,他不穿军服辛晴可能会压力比较小,他知道自己有些强势,来的时候,底下的兵蛋子特别嘱咐他,女人得哄,不是带兵,得慢慢来。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那个男人回来了。之前调查辛晴的时候,他看过赢擎苍的照片,那时候觉得就是个长相英俊的男人,而且还没他有气质。前几天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才发现那个男人很不一般,至少他现在承认,无论从样貌到气质,那个男人给他的感觉都很有危机感。

    如果真和他对上,江谦人觉得自己不一定能赢。不过现在那个男人已经不是对手了,是他自己放弃了辛晴。也因为这个原因,江谦人才非要来s市。只是挺奇怪的,是自己的母亲竟然瞒着家里和他一起来了。

    “辛总有忌口的吗?”宋春丽拿着菜单。

    辛晴喝了口水客气的说:“您叫我名字就可以,我什么都能吃。”

    “她不吃太辣的。”江谦人悠悠开口。

    宋春丽看了他一眼,把菜单递过去:“你点吧!”

    菜馆主营淮扬菜,清淡的味道,辛晴很喜欢。江谦人不停的给她夹菜,偶尔也给宋春丽夹一筷子。等吃的差不多了,江谦人的表情有些奇怪。

    “要上洗手间你就去,我还能把人吃了不成?”宋春丽没好气的瞪了自家儿子一眼。江谦人这才看看辛晴,给了她给安心的眼神,快步离开。

    你该开口了吧,辛晴看着宋春丽心里嘀咕。

    果然,宋春丽放下筷子,像是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听说辛小姐有三个孩子?”

    辛晴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楞了一下才点头:“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宋春丽端起酒杯,放到唇边又问:“可我听说,好像只有最小的儿子才是你和你先生的孩子”

    “请原谅我不想谈他们。”辛晴认真的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您突然对我的孩子感兴趣了,但是我希望您知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他们更重要,谁要是想伤害他们,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这回轮到宋春丽楞了,她不知道在孩子的问题,能让一向淡定的辛晴变的这么有攻击性。想了想,她笑道:“你别误会,我就是好奇。我是个母亲,我理解你。请你也相信我,江家的人不会背地里干龌龊的事情,这点你放心。”

    “你要干什么让辛晴放心?”匆匆跑回来的江谦人眼神在辛晴脸上停了几秒钟,发现没什么不正常的,这才坐下。

    辛晴笑了笑:“没什么,我们聊了些女人的话题。”

    吃过饭,江谦人送辛晴上车时悄悄说:“我明天去找你。”

    &

    nbsp;辛晴还没来得及拒绝,他转身就走了。辛晴只好和站在饭店门口的宋春丽挥了挥手让阿澈开车。

    江谦人问他妈:“送你回酒店?”

    “你不是买房子了吗?就住你那吧。”

    路上宋春丽问他:“你知道辛晴家那几个孩子吗?”

    “怎么了?”江谦人谨慎的看着他妈,宋春丽皱了皱眉头,“你以为我会对孩子出手?”

    江谦人赶紧笑了下说:“我妈是谁啊!我妈觉悟多高啊,不会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对吧!”

    “你少贫,我只是听说,好像孩子都是她收养的。”

    “嗯,两个大的都是,一个是她同父异母哥哥家的女儿,另一个不知道。”

    宋春丽原本紧张的表情有些失望,看了她儿子半天才说:“你都查不到?”

    “查不到。”江谦人脸沉了沉,“只知道这孩子是三年前突然出现的。”他看了宋春丽一眼,“妈,我发现你对辛晴的孩子特别感兴趣,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宋春丽眼神闪了闪:“我就是好奇,她一个女人,还没有丈夫,收养那么多孩子干嘛,又不是自己不能生。”

    “那代表心地善良!”车内的灯光太暗了,江谦人也没有看到他母亲奇怪的表情,“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她了吧,如今这么干净的女孩不多了!”

    宋春丽笑了笑:“可惜,人家看不上我儿子呦!”

    “早晚的事“江谦人一脚油门踩下去。

    第二天宋春丽就回了京城,到家的第一件事她打了个电话。

    “喂,帮我查一个人,一个孩子。”

    人有事情忙碌的时候,日子就总过的很快。辛晴没被江谦人纠缠几天,那家伙就因为有任务被叫回部队了。辛晴也全力投入精力,准备年底的新品发布会。转眼又到了圣诞节,同时也是她的生日。

    这天晚上,从凯撒学院的圣诞舞会里偷偷溜出来,辛晴自己开车去了海滩,快到时,手机响起来。

    “欢欢?”

    “辛晴,你又跑沙滩去了?”

    电话那边传来陈欢的质问,辛晴苦笑了一声,自从上次她偷偷把卫星定位器摘下来,失踪了一天,陈欢就威胁她以后要是再摘掉追踪器就把追踪器放进她脑子里。

    “我保证,我就去看看,看完就回去!”

    陈欢在那边安静了片刻,叹了口气说:“早点回来,明天还有发布会呢!”

    挂了电话,辛晴将车停好,脱了鞋子走向沙滩。

    这里,还是当初赢擎苍求婚,和他们结婚的地方。辛晴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沙包后面,开始挖沙子。慢慢的,一个密封的盒子露了出来。辛晴把盒子拿出来,里面是她之前又埋回去的协议书。

    指尖划过赢擎苍的名字,眼泪一滴滴滴落在上面,辛晴就这么无声的哭泣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仰起头使劲吸了吸鼻子,又把协议书放进盒子里,重新埋好。

    “如果明年的生日,我还是一个

    人来这里,我就把这份协议书烧掉,从此我们各不相干,断了念想”

    她站起来,抹了抹眼泪,转身准备走,却突然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个人影。

    “谁?谁在那?”她慢慢伸手到大衣口袋里,里面有陈欢给她的防狼水。

    影子动了动,朝着她走过来,辛晴紧张的两手冒汗。虽然现在时间还不算晚,可冬天的海边根本没人。她后退了几步,正犹豫要不要跑时,对面传来一声。

    “请问你要花吗?”

    辛晴开车看车回家,一路上时不时看向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百合花,很大一束,还是名贵的外国品种。一直到家,她的眉头都还皱着。陈欢看见她抱着花开玩笑道:“哟,你这会黑灯瞎火的跑到海边去,还有爱慕者送花?”

    “你也觉得奇怪吧?”辛晴赶紧说,“谁会去那种地方卖花啊,然后还说他今天有事要走,花拿着太麻烦了,就送给我了。”

    陈欢看着她,呵呵了两声:“你在给我讲笑话吗?”

    “真的!”辛晴举了举花,“还是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把花给我就跑了。”

    陈欢听了,把六六放到地毯上,咚咚咚跑上楼,很快又跑下来,手里拿着个方盒子,她拿着方盒子在百合花上绕了几圈。

    “没有炸弹反应。”

    辛晴翻了个白眼:“有的话我感觉的出来好吧,那得多重啊!”

    “不行,给我,我去检查检查再。”陈欢抱着花放到桌子上,仔细的打开包装纸,然后她发现里面还有张小卡片。拿起来看了一眼,露出个诡异的笑容来。

    辛晴好奇的拿过来:“写什么她的了字还没说出口,就卡在嘴里。那张粉色的卡片上,写了一行漂亮的字。

    “辛晴,生日快乐!

    陈欢放心的把花插进花瓶:“明显就是有人故意送给你的!”

    “可可会是谁?”

    “那个江谦人?”

    “不是他。”辛晴摇头,江谦人上个星期来看她时,因为今天赶不回来,就已经提前把礼物给他了,是个檀香木做的首饰盒。

    陈欢突然放低了声音:“会不会是阿苍?”

    “啊!”辛晴捂着嘴,一时间心里划过很多种情绪。

    这时候,拿着电视遥控器玩的六六突然把电视机按开了,陈欢看了眼就叫起来:“赢擎苍!”

    辛晴转过身,看到电视机里,赢擎苍正在和史密斯握手。

    “他和史密斯今天签约?”陈欢问。

    “看样子是。”辛晴有些沮丧,既然他在签合同,那么就不可能找人去海边给他送花。

    第二天辛晴就把这事给忘了,今天是新品发布会的重要日子,不能让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影响她,准时到达发布会的现场,床品都已经放在展台上,模特也带好的珠宝,辛晴非常满意的看了看表,在眼神扫到门口时,脸变了变。

    张宓皱着眉头咦了声:“赢擎苍怎么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