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二百三十八章我可是舍不得你呢

    赢擎苍的眸子一下子聚起道冷光:“你派人跟踪我?”

    “我”荣丝蔓慌了一下,又马上说,“我是担心你啊,你身体一直还没恢复,一个人在外面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荣丝蔓说完委屈的眼眶一红:“可我没想到你竟然和那个女人她”

    “是你自己没本事。 ”赢擎苍坐在沙发上松了松领带,“谁让我对她有反应,可对你,就是硬不起来呢?”

    荣丝蔓不服气的说:“你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不然呢?她是害我爸失踪的真凶,难不成我还会再爱上她?”赢擎苍顿了下,突然想起什么说,“看她的样子对我还没死心,也许我应该假装再爱她,然后找到我爸,顺便在把赢氏拿回来,一举两得啊!”

    荣丝蔓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你不能这么做!”她气急败坏的喊,扑过来抓住赢擎苍的胳膊。

    “开玩笑的。”赢擎苍冲她笑了笑,“我不是一直爱的只有你吗?当初和她再一起只是因为祖训,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听赢擎苍这么说,荣丝蔓好像松了口气似的,眼神一挑,手伸向他裤子里面,舔了舔自己的红唇:“让我再试试,我就不信你只对她有反应。”

    说完她把自己的裙子一拉,露出里面一丝不挂的身体,手也开始有技巧的动。可惜,不管她如何挑逗,赢擎苍就像个太监,始终软趴趴的。

    “放弃吧,除非你找医生治好我,否则我就只会对她有反应,谁让我们身上有祖训牵引呢!”赢擎苍推开她站起来,“我们重建赢氏时,你答应过我什么,还记得吗?”

    荣丝蔓随手将毛毯盖在身上,大腿和肩膀都露在外面,还故意扭了两下说:“绝对不参与公司决策,也绝不背着你对辛晴出手。”

    赢擎苍转过身去,眼底划过阴狠的厌恶,淡淡的道:“平时你挑衅她,语言上的冲突也就算了。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擅自做主去绑架孩子的?”

    荣丝蔓见赢擎苍背对着她,脸上慌乱的表情毫不掩饰的露出来:“阿苍,我没有啊!什么绑架?”

    “那场绑架原本和辛晴没有关系,是你派去的人打晕了绑匪,然后让那个愚蠢的男人用阿莎来换。”赢擎苍转过身,目光幽深的盯着她,“你以为这些,我不知道吗?”

    荣丝蔓先是无措,然后突然眼神一沉:“你派人监视我了?”

    “你以为我是你?”赢擎苍嗤笑了一声,“你手下那些人,随便吓吓就把什么都说了。所以,你以后不要背着我做什么事情。”

    “阿苍!”荣丝蔓光着身子走过来:“人家想帮你嘛!是你说什么时候把赢氏拿回来,什么时候就和我结婚的,我当然着急了。”

    赢擎苍推开她:“我现在回s市,如果你还想跟来,那么就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影响了我的计划,我会很生气的。”他看着荣丝蔓,目光突然变的迷离,“你知道,我是舍不得你的。所以,不要让我伤心哦!”

    &nbs

    p; 荣丝蔓被蛊惑了,看到这样的赢擎苍她心里噗通通乱跳,马上点点头:“嗯嗯,你放心,以后我做什么都先告诉你!”

    暑假结束了,三个孩子又回到了学校。辛晴也开始忙起来,为了更适合东方市场,辛晴把从英国运过来的为你产品都做了改革。她亲自下了躺江南,找到几个老师傅和私人的刺绣工作室,在产品上都绣上了中国的刺绣。为了配合在年底第一波产品上市的宣传,辛晴特意和ck合作设计了一款同系列的珠宝。

    “这就是最后小样,你们看看,没问题的话,马上就让师傅开始,圣诞节前所有产品都要出来!”辛晴把设计图给阿楠,张宓还有莫妮卡看。

    莫妮卡激动的用手摸了摸:“真好看!”

    辛晴一共做了三款设计,中国古老的水墨画山水和百鸟朝凤的图案结合再一起,还有一款是为了过年而准备的大红色,通过刺绣做出水滴晕染的效果,看上去美轮美奂。剩下一款则用了西南少数名族的文字,直接绣出立体的效果,使那些符号般的文字有了流动的效果。

    “首饰的效果图我已经给ck发过去了,他们也很喜欢,决定作为冬季的主打款,到时候和床品一起开新品发布会。”辛晴显然也很满意自己的设计,比起管理公司这更让她觉得得心应手,毕竟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辛氏对她来说,是种责任和守护。

    张宓叹了口气:“我怎么就设计不出来这么有生命力的东西呢?”

    “我也奇怪,你们不是一个大学,一个宿舍的小伙伴吗?莫妮卡嘿嘿笑道,“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汪汪汪!我咬死你啊!”张宓呲牙。

    辛晴笑着对莫妮卡说:“你别小瞧她,她的毛笔字可是国家级专业水准,连她爷爷都经常夸呢!”

    “哪里!哪里!不过随意写写而已。”张宓得瑟,和莫妮卡闹成一团。

    阿楠一直秉承着女人说话时,绝不插嘴的好传统,低着头仔细看手里的设计图。

    “你觉得有问题吗?”辛晴问他。

    阿楠笑了笑:“很好,小姐很厉害!”

    辛晴摆摆手:“你的功劳。”辛晴指着他,“对了,我还没奖励你呢,怎么查到泰达和尤娜的事的?太及时了。”

    “这事是万老板帮忙査的。”阿楠皱了皱眉头,“不过,他说很奇怪的是,一开始他们也没查出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人在暗中帮忙一样,突然就一件件的都查出来了。”

    辛晴沉思了一下:“这是万老板说的?”

    “嗯,之前他找你想说这事,你这个月一直忙,他就告诉我了。”

    莫妮卡眨眨眼:”会不会是阿苍?“

    “不可能!”辛晴猛地开口,吓了张宓一跳。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她盯着张宓,突然眼睛一瞪,“你你在英国碰到他了?”

    辛晴马上摇头:“没有,我没见过他。”<b

    r />

    张宓瘪瘪嘴,嘟囔了句:“真是,神神叨叨的。”

    辛晴找了理由把他们赶出去,自己趴在桌子上半天还是觉得脸烧的不得了。

    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一开始几乎每天晚上她都会想到当时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样子,有次洗澡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然幻想赢擎苍抱着她。

    辛晴恨死自己了,这么没出息,那个家伙这么羞辱自己,竟然还惦记他。

    “怎么可能会是他帮忙,那家伙明明还骗我来着!”辛晴看着桌子上照片,越想越气,伸手一拍,把相架拍到桌子上,之后就听到啪一声。她慌了,赶紧拿起来一看,果然给摔坏了。

    辛晴小心的把玻璃拿下来,叹了口气放进抽屉里。想了想觉得不行,站起来拿上包包往外走。

    商场里,她直接去了进口家居的柜台,印象中有一种不锈钢的相框很好看,以前和赢擎苍来逛的时候,就说要买,可惜后来一直没机会来。

    挑好了相框,辛晴正要往电梯那边走,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吵骂声,有两个女人在互相抓头发厮打。辛晴觉得其中一个很面熟,就靠近了点。

    “你个不要脸的,还想和我要钱,做梦去吧!”年纪大一点的女人狠狠呸了一口,被她抓着头发的是个年轻的女人,也一脸狰狞的喊着:“你个老女人,想独吞钱你做梦!”

    辛晴想起来那个看着眼熟的女人是谁了,是当初在英国碰到的那个孩子被绑架的妈妈严淑文。她赶紧绕道想离开,结果就听到严淑文喊:“要不是你这个贱人骗了刘福明钱,他怎么会想到假装绑架自己的孩子骗赎金,现在被关在监狱里,我们一家都被你毁了,你还敢来要钱,我打死你个!”

    原来那场绑架的真相是这样的!辛晴摇了摇头,真是不可思议。她不想再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快步走向另一边的电梯,离开了商场。

    阿澈看到她手里拿着袋子好奇的问:“小姐买的什么?”

    “啊!没什么,女人的玩意。”辛晴把袋子放好。

    这时候她手机响了,辛晴连看都没看就赶紧接起来:“喂!”

    “江谦人?”她后悔了,想挂电话。

    结果电话那边突然换了一个人。

    “辛总,我是宋春丽。”

    辛晴楞了下:“宋伯母你好。”

    “不好意思,因为谦人非要见你,我拦不住他,所以就跟来了,你晚上有空吗?我们想请你吃个饭。”

    辛晴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反问了句:“宋伯母您说什么,我没听清。”

    “你没听错,我说想请你吃饭。”宋春丽在电话那边笑了笑,“你别多想,既然谦人非要见你,与其让他背着我,还不如光明正大的邀请你来吃饭。”

    话说到这个地步,辛晴只好说:“我有空,您说时间和地方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