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二百三十七章你和她做了什么?

    辛晴带着望望赶到糖果小镇,在学院定的酒店餐厅里见到了三个孩子。

    “妈咪!”阿莎也知道有孩子被绑架了,见到辛晴时情绪不太好。望望看到了很伤心的扑进他姐姐怀里,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美丽的姐姐竟然没有亲他,让小家伙心里有些不舒服。

    寻寻摸了摸阿莎的头对她说:“你抱弟弟去回房间好不好?”

    “妈咪,我不是故意的。”阿莎眼里含着泪,“我不知道有人要绑架我。”

    “阿莎,这和你没关系,听话,先带弟弟回去!”辛晴抱了抱她,小瑞马上站在起来,“我跟她一起!”

    看着小瑞和阿莎进了电梯,辛晴才问寻寻:“怎么回事?”

    寻寻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女人就冲上,一把抓住辛晴的手臂:“你是那个贱丫头的妈妈?我告诉你,要是我儿子和女儿少一根汗毛我都不会放过你。”

    “这位太太,你抓疼我了。还有,请你注意一下,要是我在听到你辱骂我的女儿,我就叫律师起诉你。”辛晴推开她,冷冷的说。

    “淑文,你不要这样,冷静点。”一个男人匆匆跑过来,拉住还要冲上去的女人,“这不是别人的错,你别这样。”

    那个叫淑文的女人狠狠踢了男人一脚:“刘福明,你还是不是当爸的啊?那是你亲身孩子吧,还是你就想我的孩子出事,你好把外面的野种接回来?”女人满脸狰狞,一边说一边还锤了男人几拳。

    正是午餐时间,餐厅里有许多客人。凯撒学院的学生都认识辛晴,这个时候都围过来。

    “辛总,要不要报警?”几个高年级的带队询问。

    辛晴摆摆手:“别围着了,都回房间休息去。”

    学生们这才散开,寻寻一直在辛晴身边沉着脸,此时看到那女人一副算计的神态打量辛晴,冷笑着开口道:“如果不是你贪心非要让你女儿穿阿莎的裙子,绑匪也不会绑错,你现在还敢出言不逊。”他拿出手机,按了下,里面传来尖锐的女声。

    “你就是那个贱丫头的妈妈!”

    晃了晃手机,寻寻目露凶光:“你等着接律师信吧,我会告你在公众场合侮辱别人。”

    那个女人早在周围的人叫辛晴辛总时,就开始琢磨。她知道这些孩子都是凯撒学院的,当初她去报名可惜人家没要自家孩子。凯撒学院的属于辛氏财团,那么这个姓辛的女人,有可能就是那个辛总?”

    “你是辛氏的总裁?”

    辛晴点了点头:“对于你孩子的事情,我表现同情,现在既然已经清楚了,那么失陪。”辛晴听到寻寻刚刚的话,明白了这事和阿莎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她吃饱撑了才会管闲事,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个泼妇。

    “辛总,呵呵!你看,这都是误会,误会!”女人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殷勤的冲着辛晴笑,“我们已经同意给赎金了,两个孩子肯定能平安回来!”

    辛晴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那就是万幸了。”

    “所以,等开学的时候,让我们家孩子去凯撒读书吧!”那女人又甩过来一句。

    寻寻哼了一声:“他们考的上,就来吧。”

    “哎呀,我们去年考过了,你看”

    言下之意,就是没考上。

    “凯撒没有限制,去年考不上,今年可以再考。”辛晴耐着性子说。

    那女人一听就急了:“辛总你看,我们家孩子被人绑架,也是因为你女儿,你至少要给我们点补偿吧!”

    “呵呵!”辛晴气笑了,“她丢给女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律师,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她谈。”说完拉起寻寻就走,那女人还想拦住她,身后她老公拽了她一把。

    “你疯了?你得罪的起人家嘛?”

    然后,就又是一顿谩骂声。辛晴上了电梯,看到寻寻还吊着脸,觉得这孩子越长越像他爸了,一点都没继承他妈那双可爱的月牙眼。

    回到房间,望望已经睡着了,阿莎闷闷不乐的坐在那,小瑞看见她回来了,点点头。

    “阿莎!”寻寻叫她,“走了,回房间午睡。”

    我能把这孩子踢出去吗?辛晴瞪着眼。阿莎却已经站起来,走到寻寻身边:“妈咪,你会留下吗?”

    辛晴很想说,我留下你还不是去那小子身边,瘪瘪嘴她亲了亲阿莎:“妈咪留下,明天我们一起走。”

    “你是套房,小瑞今晚睡你这里。”寻寻乘机把电灯泡留下。

    等他们走了,小瑞才说:“那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她的老公也有问题。”

    “不管他们,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辛晴捏了捏小瑞的脸,心想,长大了可别又是个面瘫

    酒店顶层的洗衣房里,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人正拿着电话和对方吵着什么。

    “你们说什么:“要让我用辛总的女儿换?”刘福明不敢相信的喊道,“你们疯了?说好的从我老婆那拿到钱就放人的,现在你们竟然威胁我?你们不想要钱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刘福明气的直哆嗦:“你们不许伤害我的孩子,这事我做不了主,你们打电话给我老婆吧!”说完他狠狠的挂断。

    妈的,原本他是想利用这次旅行,假装绑架自己的孩子,好让严淑文那个贱人拿钱出来。他挪用了公司一笔款子给情妇买房子,结果那个婊子竟然卖了房子拿着钱跑了,他现在填不上这笔钱,房子也没了。回头帐对不上,一定会被他老婆发现的。

    正巧,他们遇到了凯撒学院的学生,为了让自己更加没嫌疑,他就临时通知绑匪,让他们打电话给自己说是绑错人了,结果没想到,那几个绑匪现在竟然看不上他的钱了,要用辛总的孩子交换,不然就撕票。

    刘福明匆匆回到房间,一进门,严淑文就扑上来又打又叫:“你知不知道绑匪说不要钱了,要我们用那个辛总的孩子换?”

    “什么?”刘福明装傻,“那赶快报警啊!”

    “放屁,你个蠢货,老娘去报警万一他们撕票怎么办?”严淑文瞪了他一眼,“那个辛总那么不识抬举,我为什么要帮她报警。”

    刘福明心中冷笑,面色上却小心的问:“那你想怎么办?”

    “当然是拿她的孩子去换啊!”严淑文得意的笑道,“让她不给老娘面子,本来就是那个贱丫头害我们孩子被绑架的,用她换也很正常。”

    两个人预谋了一晚上,可是谁也没想到,警察连夜就把绑匪给抓住了,据说是有人提供了绑匪的落脚点,警察直接上门将人堵个正着。两个孩子除了受点惊吓,其他没什么问题。

    严淑文看到警察送孩子回来时,还觉得有些可惜,真是的,要是在晚一点,她就把人带去换了。只有刘福明心里有些后怕,他躲在严淑文身后,小声问:“绑匪抓到了吗?”

    “抓到了。”警察的表情很奇怪,他们过去的时候,看到有辆车从附近开出来,因为急着救人,也没在意。可到了地方,发现那三个绑匪是昏过去的,小孩被绑在床头。他们将人都带回来,现在还在警局里睡着,只能等醒了在审问。

    直到警察走,刘福明的心才落下来,暗自奇怪那几个家伙竟然没把他供出来?他越想越后怕,拉着严淑文说:“发生了这种事,也没心情玩了,我们下午就回去吧!”

    严淑文也同意,两个孩子一直哭,还是先回家再说。

    这时,辛晴她们已经到了机场,坐上来辛氏的私人飞机,十三个小时候后飞机在s市降落,让人意外的是,不知道国内记者怎么知道阿莎差点被绑架的事,她们一出来就被一群记者围住了。

    来接机的阿澈护着她们慢慢往出口走,记者们见问不出什么,就拿起相机拍个不停,还有电视台在现场直播。

    京城江家。

    宋春丽在电视里看见了被记者包围的辛晴,她眯了眯眼睛,正要换台,眼睛却突然盯在电视上,嘴唇哆嗦着,手一松,她最喜欢的紫砂茶杯就掉在地上。

    “咔嚓!”一声脆响惊醒了宋春丽,她站起来,又坐下去,然后拿起电话。

    江谦人晚上回来就看到他妈心神不宁的走来走去,见他回来就迎上来:“谦人,我问你,那个辛晴有几个孩子?”

    “你问这个干什么?”江谦人有些吃惊的看了他妈一眼,“你不是说绝对不考虑她成为江家的媳妇吗?”

    宋春丽抿了抿嘴角:“我是这么说的,现在也这么说。”

    “那好,我正好有事跟你说,我部队放假了,我要去s市。”

    “好!”

    江谦人正想要怎么说服她放人,结果就听见一声好。

    “妈,你说什么?”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宋春丽看着他:“你要去s市,我说好。”

    法国,赢擎苍刚推开门,就看见荣丝蔓一脸怨恨的看着自己。

    “阿苍!你竟然和她做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