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第二百三十六章你这个禽兽

    辛晴浑身都湿了,棉质的连衣裙贴在身体上。 她打了个哆嗦,发现自己被赢擎苍抱在怀里,久违的温暖让她忍不住伸手环上他的腰。

    “嗤!”赢擎苍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既然你这么主动,我就不客气了。”辛晴一愣,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急忙推开他,却被赢擎苍用力一推,顶在旁边的树杆上。

    “我很久都对女人没感觉了,不愧是我曾经喜欢的女人,你摸摸,它又能用了。”赢擎苍拉着辛晴的手,辛晴目瞪口呆的感觉到手里的温度,低头看着他隆起的地方。

    “放开我”这句话说的有多无力,辛晴自己都知道。她开始害怕,自己的身体明显更熟悉赢擎苍,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和这个男人贴的更近。

    对上赢擎苍那双带着讽刺的眼睛,辛晴觉得心猛的一疼,像被刀狠狠捅了一下。

    “赢擎苍,请你放开我。”她死死握着拳头。

    赢擎苍看着她,目光幽幽的开口:“我好不容易又对女人有感觉,怎么能放开。这样吧,我们公平一点,你让我满足了,我就把泰达和尤娜的事情告诉你,让你拿到代理权怎么样?”

    “不需要,你放开我!”辛晴开始挣扎,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掉了下来,她惊恐的发现赢擎苍已经解开了皮带。“你不能这么做,我求求你,阿苍,你怎么能这么羞辱我”

    赢擎苍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辛晴猛的被转了个身压在树上,久违的感觉袭来,她却发现自己无力抗拒,甚至带着某种喜悦,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意识才回来,自己和赢擎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秋千上。

    荡起的秋千和身后的男人,让她羞愧难当。

    “赢赢擎苍,你你快放开我。”沙哑破碎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却但着莫名的诱惑。

    “真是口不对心,明明很舒服,干嘛要一直让我放开你!”赢擎苍在她后背舔了一下,辛晴打了个哆嗦。

    阳光温柔的照在草地上,辛晴跌坐在野花从里,裙子已经被撕烂了,她全仿佛全然不在意。扶着大树站起来,踉跄的走了两步,然后头也不回的开口。

    “赢擎苍,不管什么原因,我现在恨你,好恨,好恨你”她的声音不带一丝语调,冷静像个没感情的机器。

    赢擎苍的身子怔了怔,松开握紧的拳头,然后整理好衣服,慢慢的从辛晴身边走过去。

    “这是你自愿的,如果想要代理权,明天一早到工坊见我。”

    辛晴回去后就将自己丢进浴缸里,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都在提醒她刚刚多么自愿的配合了赢擎苍,这种认知让她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

    “呜呜呜”辛晴捂着脸,“王八蛋!赢擎苍你个王八蛋!”

    第二天一大早,辛晴赶到工坊,她担心赢擎苍真的会去和泰达说,那么自己就没有机会了。结果她到门口就看到泰达笑眯眯的送赢擎苍出来,看见她还高兴的说。

    “你来啦?这位赢总说他有当年事情的线索,现在要去找尤娜,他说会帮我们和好的!”

    &nb

    sp;   辛晴挤了个笑容出来,拉起赢擎苍就走。

    “你什么意思?”

    赢擎苍挑了挑嘴角:“就是你看到的,我准备把真相告诉泰达。”

    “可你昨天明明说”辛晴咬了咬牙,她说不出口这句话,自己满足了他,所以他应该遵守诺言?

    “呵呵呵!”赢擎苍突然笑了,他嘲讽的看着辛晴,“女人就是没脑子,昨天是你自愿的,再说了,你不是也快活吗?你最后的叫声,我到现在还记得呢!”

    辛晴猛的抬起头:“赢擎苍!”

    “我在。”赢擎苍看着他,“我骗了你,我昨天不过随便说说,谁知道辛总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他嗤笑了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把代理权让给你?”

    赢擎苍转身慢慢离开,又扭头突然笑了下:“要不你再伺候我一次?我可以考虑看看下一次给你其他机会!”

    辛晴冲上去抬手给了他一耳光:“滚!”

    赢擎苍抿了抿嘴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如果拿不到代理权,辛氏第一仗就输了。辛晴慢慢的往工坊走,苦涩从心里慢慢泛起来,变成眼泪,她吸了吸鼻子,想再去和泰达谈一次,电话突然响了。

    她看了一眼接起来:“阿楠。”

    “小姐!你要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什么?”辛晴一惊。

    工坊二层的办公室里,辛晴看着泰达。

    “三十年前,你有一个叫肯的客户,和你关系很好,那个时候你和尤娜已经相爱。肯每次来都会呆好几天,你和尤娜经常一起请他吃饭。他最后一次出现时你和尤娜要结婚了,于是肯请你们吃晚餐,你喝多睡着了,等你醒来,发现肯已经离开,而尤娜也不知所踪。”

    泰达看着她,点点头:“对,当年是这样的。”

    “后来,你到处都找不到尤娜,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和肯私奔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尤娜突然回来了,你跑去找她,却发现她怀孕了。于是你质问她,两个人争吵的时候你不小心把她推下楼梯,害她流产。”

    泰达的面容越来越不平静,他期盼了一辈子的真相就要揭开了。

    “孩子是你的。”辛晴慢慢的开口。

    泰达的瞳孔慢慢放大,他不敢置信的一拍桌子:“你胡说,我从来没碰过尤娜!”

    “你有。”辛晴看着他,“就是那天晚上,肯买了迷药想迷晕你,然后占有尤娜,可是他被骗了,卖给他药的人给他的是一种有迷幻效果的催情药。你那天晚上看到肯在脱尤娜的衣服,于是你失手杀了他,然后你又被药物控制和尤娜发生了关系。事后尤娜看到你昏迷不醒,就一个人处理了肯的尸体,她怕警察抓你,就决定逃走,万一尸体被发现了,人们也会认为是她杀了人然后潜逃了。”

    辛晴深深叹了口气:“可是过后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半年后也没有什么抓她的消息,于是她回来了。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药物的关系,你竟然把那天晚上所有的事都忘记了”

    一个误会,耽误了两个人一辈子,这样的代价真让人痛心。

    “你你是怎么查到的?”泰达声音颤抖,双手死死的扣着桌面。

    “我的人找到了当年卖药给肯的人,他是肯的朋友。是他说肯当时并没有死,被尤娜推下山崖后让人救了,事后把事情告诉给了他。”

    辛晴顿了下又说:“你想找他报仇就不用了,他去年已经病死了。”

    “怪不得尤娜当年那么恨我,她以为我想让她顶罪。”泰达颓废的坐在那,一下子苍老了好多。

    “你错了。”辛晴摇摇头,“她爱你,原本她做的一切就是在为你顶罪,她恨的是你亲手杀了你们的孩子。”

    泰达猛的站起来:“我要去找她!”

    “去吧,祝你成功!”辛晴帮他拉开门。

    泰达出去后又转身对她说:“我说话算数,代理权是你的了。”

    “谢谢!我等你的好消息。”辛晴回他一个微笑。

    也不知道泰达是怎么和尤娜说的,辛晴特意晚上才回去,看到两个人依偎着坐在花园里。她笑了笑悄悄的上楼,望望爬在地毯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个草编的蝈蝈。

    辛晴把儿子抱上床,开始收拾行李,看到垃圾桶里那条被撕烂的裙子时,她低下头,沉思了好久

    尤娜非常感谢辛晴,知道她要离开,做了很多好吃的让她带走。辛晴和泰达签好了合同,泰达还送了她据说是用最幸运的一朵棉花做的手绢,那朵棉花按照当地的传统,被幸运女神祝福过。

    “谢谢你尤娜阿姨,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能看到你们爱情的结晶!”

    尤娜瞪了她一眼:“我们都多老了!你这丫头胡说什么。”

    “哪里就老了,你们看起来还是帅哥美女呢!泰达的手那么巧,还会用草编蝈蝈给望望玩,以后一定对孩子很好的。”

    尤娜疑惑的说:“你说那个蝈蝈?那个不是老家伙编的,是望望在羊圈玩,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我还以为是你给她做的呢!”

    啊?辛晴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赢擎苍,但她很快就晃了晃脑袋,肯定不是那个无耻的男人,绝对不是。正说着,泰达突然推门进来。

    “辛总,你快出来,警察找你!”

    辛晴一惊,快步走出去,两个外国警察跟她核对了身份,然后语气沉重的说:“辛小姐,有件事情我们要告诉你,希望你听了以后能冷静。”

    “糖果镇发生了绑架事件,绑匪的目标是你的女儿和儿子。”

    辛晴眼一黑,尤娜及时扶住她:“孩子被绑架了?”

    “绑错了。”警察的口气颇为无奈,“他们的目标原本是你的孩子,可是却认错了人,绑架了其他游客的孩子。对方现在将错就错已经提出赎金。我们想和你了解一下,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