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二百三十五章求我我就告诉你

    寻寻假公济私,将学院的旅游地点也选在了英国。.一个叫糖果小镇的地方,小镇出产甘蔗,所以以制作各种糖果而闻名。他们乘坐学院包机前往英国的时候,辛晴也带着望望坐在私人飞机上。她的目的地是离糖果小镇只有200多公里的地方,叫萨卡,为你的手工坊就在这个小镇上。辛晴提前在网上找了家民居,她决定在这里住两个月。

    到达小镇时,是下午五点多。黄昏将一片棉花地染成了金黄色,辛晴很好奇的靠近研究了一下那些棉花。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好,最软的棉花。按照地图,她在小镇北边找到了那家民居,当辛晴见到房子时,很满意,和照片上一样。深蓝的的家具,浅浅的米色碎花床单,窗帘,还有沙发。古老自然又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欢迎你来我家!”帮她拿行李上楼的是房子的主人,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叫尤娜,长的白白净净的很慈祥。显然她也对辛晴很满意,“你有什么不吃的东西吗?提前告诉我。”

    住在这里主人会负责一日三餐和收拾房间,辛晴很客气的说:“我不能吃太辣的东西,其他都可以!”

    尤娜笑眯眯的摸了摸望望的脸:“好,至于这个小家伙,你就放心吧,我会给他准备全麦的面包和牛奶,还有我祖传的秘制肉汤!”

    辛晴把望望放到床上,开始收拾行李。外面的花园上空,飘着几只萤火虫,望望很好奇,辛晴抱起他:“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带你去抓!”

    这座小镇不大,辛晴第二天去找为你的手工工坊时,从北边走到最南边,也就是20多分钟的路。她没有带望望,尤娜带着那小家伙去挤牛奶了。

    找到工坊的时候,辛晴还是有些吃惊。比她想象的大多了,而且木质的工坊看起来非常高大上,到处都是精美的花纹,窗户上飘荡着他们自己生产的窗帘。

    这里有一部分对游客开放参观,辛晴就像普通游客一样,跟着几个游客先游览了一遍,然后被带去购买现场制作的各种床单,布料时才悄悄离开,往更深处走。

    “你没有看到游客止步的牌子吗?”一个外国男人突然从楼上伸出脑袋冲她喊。

    辛晴仰起头和他对视,那个人眼中划过一抹惊艳,然后蹬蹬蹬跑下楼:“东方人?”

    “我是中国人!”辛晴不好意思的道歉,“我看到那个牌子了,我想找泰达!”

    外国男人打量她半天,伸出手:“我是他儿子,我叫泰格,我带你去找,你一个人会迷路的!”

    “谢谢!”辛晴松了口气,人家看起来很友好,她也知道,这大概和自己长的不错有关系。用张宓的话讲,美貌也是一种天生的资源,当然要好好利用!

    辛晴研究过泰达的资料,是个六十多岁老头子,见到本人时发现他又高又壮实,像个西部牛仔。

    “美丽的东方娃娃!你为什么不提早三十年来找我呢?这样我还有机会追求你!”泰达开玩笑的拥抱了辛晴,辛晴笑着说,“您现在也不老啊!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

    泰达哈哈哈的笑着请辛晴坐下:“说吧,有什么事!”

    <b

    r />

    “嗯,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是什么样的人到现在还坚持手工作业,并且还能做出那么棒的东西来!”

    辛晴改变了注意,她决定不提合作的事情,于是泰达亲自带着她参观了工坊的其他地方,并且邀请她过几天参加他们收割棉花的仪式。

    辛晴答应了,回来的时候,泰达知道她住在尤娜家的时候,仿佛是件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还拿出几条漂亮的毛巾送给她。晚上回去的时候,辛晴发现尤娜家里很多地方的装饰花纹,和泰达工坊的一模一样。

    “尤娜阿姨,你认识为你工坊的泰达吗?”辛晴喝着冰冷的巧克力奶,窝在沙发里问。

    正在给明天的馅饼准备馅料的尤娜手顿了下说:“听说过。”

    “也对,这镇子就这么大,肯定认识的。”辛晴看了眼在旁边玩萤火虫的望望,提醒他不许往嘴巴里放。

    尤娜好像很犹豫,但还是开口:“你不是来旅游的吧?”

    “嗯,我想要为你的代理权。”辛晴没隐瞒目的,她说这话时,正好在看尤娜,发现她脸色变了变,心里明白了什么,泰达和尤娜一定认识,并且关系还不一般。

    之后的一个月,辛晴每天往工坊跑,和泰达的关系越来愈好,这天要回去的时候,泰达突然说。

    “辛总,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目的,你回去吧,我不会和你合作的。”

    辛晴也不意外他都知道,只是无奈的问:“泰达先生,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

    “没有理由,总之你不用在浪费时间。”说完他交给辛晴一个袋子,“麻烦你把这些帮我带给尤娜。”

    “好!”辛晴接过来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回到尤娜家,辛晴把东西交给她,是刚刚做好的窗帘。尤娜只看了一眼就丢给她:“给你吧,我不要。”

    辛晴左思右想,觉得尤娜一定是关键,搞清楚她和泰达是什么关系,没准泰达就会帮自己了。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把东西交给尤娜,这明显就是告诉她,两个人之间有奸情!

    于是第二天,辛晴不去工坊了,她开始帮尤娜干活,陪她聊天。又过了几天,这天晚上她都睡下了,突然听到窗户外面有动静,她打开窗子一看,泰格在下面冲她招手。

    辛晴给望望盖好被子,悄悄的跑下楼。

    “你怎么来了?”

    泰格笑了笑:“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不然你从尤娜嘴里套不出话的。”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

    听完以后,辛晴觉得她和赢擎苍不算可怜,至少他们现在还年轻,也还在彼此纠缠。而尤娜和泰达已经老了,他们浪费了一辈子。

    当年两个人是一对恋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要结婚的前几天,尤娜突然失踪了。泰达疯了似的到处找她,结果半年后尤娜突然有回来了,还挺着个大肚子。

    当时泰达差点崩溃,他逼问尤娜孩子是谁的,可是尤娜死也不说,一次争执时,泰达失手推了尤娜一把,结果尤娜从楼上摔下来,孩子没保住。从此以后,两个人就形同陌路。

    “我是父亲收养的,他终生未娶,一直爱着尤娜。”泰格叹了口气,“如果,你能让尤娜原谅我父亲,他就同意和你合作。”

    辛晴觉得更难了

    害一个女人失去了孩子,这种仇是一辈子的深仇大恨,没有哪个女人会原谅的。但同时辛晴更好奇,为什么当年尤娜要离开。

    然而,辛晴没想到的是,更令她震惊的事发生在第二天。

    “妈妈!”望望一大早跑进来,“外面有个很像我的叔叔!”

    辛晴一惊,丢下手里的扫帚就跑出去,结果就看到赢擎苍站在院门口,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你你怎么来了?”问完辛晴就觉得自己太蠢了。果然,她在赢擎苍眼底看到了一抹轻视。

    望望还抱着她的腿问:“你看,是不是跟望望长的很像!”

    “望望乖,先进去好不好?”辛晴哄他,“尤娜婶婶马上要去喂小羊哦!”

    “我也要去!”望望转身跑进去了。

    辛晴这才走到赢擎苍五步远的地方:“没想到,你能找到这,厉害!”

    “你只有拿到为你的代理权,才能和我打,不然你输定了。”赢擎苍嗤笑了一声,“所以,你的行踪,并不难猜。”

    他顿了下,接着说,“比起看见我,更糟糕的消息你要不要听?”

    “什么?”辛晴谨慎的看着他。

    赢擎苍走到她身边,将她笼罩在自己的影子里:“我知道尤娜和泰达的秘密,我如果解决了他们之间的问题,你说泰达会不会为了感谢我,而和我合作呢?”

    “你”辛晴急了,她相信赢擎苍说的是真的,他是真的知道。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辛晴抬起头看着他,“你有什么要求。”

    赢擎苍突然挑了挑嘴唇,然后转身往花园后面走,辛晴跟着他喊:“你站住,别走!”

    很快,赢擎苍就穿过花园,来的一个小山包后面,辛晴气喘吁吁的追上来,发现这里竟然有个喷泉,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秋千。

    “你追我,是想求我吗?”赢擎苍站在喷泉边上,看着半池碧落的湖水,辛晴能看到他倒影在水里的影子,带着那么明显的讽刺。

    她走过去和他并排站在一起:“我们能谈谈吗?”

    “可以!”赢擎苍突然扭头,冲她笑了笑,“如果你求我的话。”

    辛晴咬了咬牙:“我求你。”

    然后她就看到赢擎苍抬起手,猛的向前推了一把。

    噗通一声,辛晴掉进了喷泉池里,还没来得及张嘴喊,一双手臂,就缠了上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