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二百三十二章别让其他男人来恶心我

    江谦人的腿断了,因为他抱着辛晴躲开面包车的时候,被车尾扫到。 ..

    “这连伤都算不上,你用不着那副表情。”

    病房里,江谦人笑着对辛晴说:“不过,能让你在这陪着我,这腿断的真值!”

    “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不然现在躺在这的就是我了,而且我一定不止断腿那么简单。”辛晴看了眼门口站岗的军人,小声说,“你住个院,都要保护起来,真是国宝!”

    “我可不敢当啊,你家里住的那位陈欢才是国宝。”

    两个正聊着天,门外突然涌进来一堆人,辛晴看到士兵把张宓和莫妮卡拦在外面,有个不认识的女人和两个穿着军装男人却被放了进来。

    两个男人给江谦人敬了个礼,然后就站在那女人身后。

    辛晴看了看情况,站起来说:“既然有人来看你,我就先走了,你也知道我那边现在情况不太好,等你出院了,我请你吃饭!”

    “辛晴!”张宓在门口叫她,辛晴赶紧走出来。

    “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辛晴看见张宓还回头往病房里瞅,“看什么呢?”

    张宓偷偷摸摸的说:“那个女人和江谦人长的好像,是不是他妈啊?”

    “和我们没关系,赶快走。”

    回到辛氏,阿楠拿着保安室的录像给辛晴放了一遍。

    “不对啊!这车好像不是冲着你去的。”张宓皱着眉头,又放了一遍,“你看,很明显这车在看到江谦人的时候才加速的。”

    “我们已经送去给警察鉴定了,他们也怀疑目标原本就是江谦人。”阿楠关掉电脑,“肇事者还没抓到,但他肯定跑不了,咱们能查到的,江家也能。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伤害江谦人的家伙,军方也不允许。”

    辛晴一直没说话,她觉得有些什么东西被忽略了,可是一时间又想不到是什么。第二天江谦人又打电话给她,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因为她才受伤的,辛晴带了水果去医院,陪了江谦人一下午,出来的时候,在医院门口碰到了之前来看他的那位女士。

    “辛小姐!”那位女士穿着很考究的套装,看上去应该有五十岁了,可是包养的很好,一看就是大家族里出来的女人。

    “您叫我?”辛晴停下脚步,有礼貌的问。

    “我姓宋,我叫宋春丽,我是谦人的妈妈,能和你聊聊吗?”

    辛晴心里惊了下,看看马路对面:“那,我们去对面咖啡馆?

    两个人在靠窗的座位坐下,辛晴要了两杯咖啡,宋春丽一直在看她,让她心里一直挺紧张。

    “宋伯母,很抱歉,是我连累江谦人受伤了。”辛晴不好意思的说,不管人家为什么来,自己让人家儿子躺在医院里这一点,她就心虚。

    宋春丽笑了笑:“他是个军人,那种情况,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会冲上去的。”

    辛晴啊了一声,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想了想,干脆说:“宋阿姨,有什么话您就直接说吧!”

    “呵呵”宋春丽笑了笑,非常和善的看着辛晴,“我们谦人最近是不是给你填了不少麻烦?”

    辛晴看着她:“您是指他在追求我这件事吗?”

    “辛小姐很坦白,既然如此我也不绕圈子了。”宋春丽笑了笑,“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种家庭,子女婚事多半不是自己做主的,可谦人从小就倔,家里面也就他爷爷的话还听听,其他人根本管不了他。现在他爷爷还不知道你们的事,如果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的。”

    辛晴仔细看了看宋春丽的表情,发现她言语间没有什么敌意,看来是真的担心,于是很客气的开口:“宋阿姨,我希望您不要误会,我从来没有答应他什么,我也拒绝了他的追求。您也一定看新闻,知道我的身份,我有老公,我的老公叫赢擎苍。”

    宋春丽皱了皱眉头:“可不是说你们”

    “那是我的事情。”辛晴看着她,“我只把江谦人当普通朋友,我和他现在不可能,以后也不可能。”

    “不好意思辛小姐,看来是我们误会你了。”宋春丽马上说,“虽然不太合理,但我还是想请你以后不要在见谦人了,你是把他当朋友,可他不是。”

    辛晴点点头:“我明白,我答应你,我不会再见他。”

    晚上回了家,陈欢和莫妮卡见她脸色不太好,辛晴讲了今天的事。

    “虽然他妈妈态度很好,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自己的儿子管不好,来要求别人。”辛晴窝在沙发上,抱着小六六。

    陈欢在给望望做智力测试,因为辛晴一直喝药的关系,每隔一段时间,望望就要做一次身体和智力方面的检查。

    “废话,要是我儿子为了个女人躺在医院里,我也不舒服。”莫妮卡咔嚓咔嚓咬着苹果,“人家态度够好的了,江家那样的,没用权砸死你你就偷乐去吧!”

    辛晴眼睛突然亮了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人家有权。”莫妮卡看着她,“说错了?”

    “不对,不是这句。”

    辛晴放下六六,原地转了两圈:“你说如果我儿子为了个女人躺在医院里,我也不舒服!”

    “是啊!换谁谁都不舒服吧?”

    陈欢一拍巴掌:“我知道为什么要撞江谦人了!”

    “因为要让我和江家对上!”辛晴冷笑了一声,“一旦江家对我不满意,自然就会对辛氏出手,商大不过官。军权代表着国家,我们斗不起。”

    莫妮卡看着她俩:“不会不会是阿苍干的吧!”

    北城别墅区,一幢看起来刚刚装修过的别墅二楼,传来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尖叫声。荣丝蔓骑在男人身上,一边动嘴里一边喊着赢擎苍的名字。

    “阿苍用力用力。”

    她在自己胸口乱抓着,眼神迷离的问:“你爱我吗?快说你爱我!”

    身下的男人翻身将她按在床上,狠狠的压上她的背,嘴里胡乱说着:“爱,我当然爱你!你个小,抬高一点!”

    &nbsp

    ;   很快,男人和女人都发出急促的尖叫声,然后摊在床上。门突然被打开,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将床上的两个人笼罩在阴影里。荣丝蔓吃惊的看着门口。

    “阿阿苍?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她慌张的穿好睡衣,“你别误会,我我不是”

    赢擎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有话问你,到书房来。”

    荣丝蔓赶紧用钱把床上的男人打发走。

    “我下面很厉害吧,以后需要记得找我哦!”男人往她的胸罩里塞了张名片。

    荣丝蔓这会顾不上看,胡乱答应的将人送走,赶快跑去找赢擎苍。

    “阿苍,你生气了?”荣丝蔓绕过办公桌,想拉他的胳膊。

    赢擎苍没躲开,眼里幽光一闪,站起来走到沙发前:“我没生气,你过来坐好,我有话问你。”

    “好!”荣丝蔓松了口气,不敢在靠近他,坐到他对面,“是法国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

    “法国那边没事。”赢擎苍笑了笑,“是不是你叫人去撞辛晴的。”

    荣丝蔓眼神闪了闪:“我没有啊!”

    “我要听实话。”赢擎苍的表情突然变了:“我讨厌自作主张的人,你不会不知道,谁让动手的?”

    “你这么凶干什么?”荣丝蔓委屈的说,“江家是不会同意娶辛晴那种女人的,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看着江家对辛氏出手,这对我们有利啊!”

    赢擎苍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江家的人都是白痴吗?他们会这么容易被人利用,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吗?你跟人家玩心眼,当下被人家玩死了。”

    荣丝蔓急了,坐到赢擎苍身边拉着他的胳膊:“那个司机我已经送走了,没人会找到他,江家就算怀疑,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

    “你如果再擅作主张,我就送你回法国去。”赢擎苍站起来,还有,“我可以忍受你找别的男人,但是不要带到家里来恶心我。”

    荣丝蔓一听,反而笑了笑,娇羞的说:“吃醋啦?那也不能怪人家嘛,谁让你身体一直不行,是你说我可以找别人解决的。”看到赢擎苍脸又沉了沉,荣丝蔓赶紧哄他,“对不起!对不起,是人家不好,以后肯定不会让你看见了,我先去洗澡,这样你就闻不到啦!”说完她冲赢擎苍抛了个媚眼,直接脱掉睡衣,光着走进浴室里。

    赢擎苍看着她走进去,眼神由暗到明,最后挑着嘴角笑了笑,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头,你腿还没好呢,不能出院。”

    “让开。”江谦人推开拦着他的士兵,“我好没好我自己清楚,我现在要出院。”

    几个人都拦不住他,正着急呢,宋春丽出现在门口。

    “你要去找辛晴?”

    江谦人看着她:“妈,你见过她了是吧?怪不得现在她连我电话都不接了。”

    “那位辛小姐显然比你聪明多了。”宋春丽挥了挥手,“既然你不想在医院呆着,我现在就带你回家,你爷爷要见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