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第二百三十一章谁送来的纸条

    辛晴的名字再一次被人推到风口浪尖。 ..电视里,报纸上,所有的媒体都把目光盯向这个女人。

    那天晚宴结束后,人们都认为就是这个女人害自己丈夫失踪,然后抢了赢氏公司。为了钱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坐上了今天的位置。一瞬间,辛晴成了公敌,所有人都指责她。

    如果说外界的舆论可以不在乎,但是辛氏的股票开始下跌,这莫妮卡和阿楠他们开始着急,再不想办法,不用赢擎苍动手,辛氏就完了。

    “找到没有?”张宓焦急的问,沈公子摇摇头,“没人见过她,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派人找过了。”

    莫妮卡突然叫了一声:“辛晴不会想不开那个了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阿楠瞪了她一眼,“小姐不会这么做的。”

    今天一大早,她们就发现辛晴不见了。只有望望一个人睡的像个小猪,眼看天越来越黑,她们还是没找到人。

    张宓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接起来听了几句,然后高兴的说:“好,我知道了!”

    “我知道她在哪了!”

    夜晚的海,脱去了白天温柔明亮的外衣,漆黑的仿佛能将什么都吞进去。

    张宓和施芊芊在沙滩上边跑边喊辛晴的名字,张宓指着前面:“就是那里了,当初她们结婚的地方。”

    施芊芊打开手机借着亮看到一个人影蹲在一个小沙包后面。

    “辛晴?”她试探的叫了一声。人影动了动,张宓跑过去一把抱住她,“辛晴!你要吓死我们吗?”

    五月份的天气,海边的夜风依旧冰冷刺骨,她们发现辛晴一点反应都没有。

    “辛晴?辛晴?”施芊芊发现她怀里抱着个什么东西,想掰开她的胳膊拿出来,谁知道辛晴突然推开她,“别碰,这是我和阿苍一起埋在这里的,他说等我们老了再挖出来看,当年是他买了我。”

    辛晴没站稳,脚一歪摔到沙滩上,怀里的东西掉了出来,竟是她和赢擎苍初遇时签的协议。她慌张的想要捡起来,施芊芊手快一步,拿在自己手里。

    “就为了这个玩意,你就在这呆了一天?”她指着辛晴,“你看看你像什么?你就准备这样守赢擎苍的东西?当初我们所有人都说他死了,你不相信。现在他回来了,你却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那你这三年的等待都为了什么?”

    辛晴跪在沙滩上,身子颤抖着,慢慢的,她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终于一声凄厉的喊声破空而出:“可他不记得我了啊!他不认识我!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辛晴撕心裂肺的哭起来,“我等了三年,三年啊呜呜呜呜”

    “辛晴,辛晴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啊!”张宓也哭了,施芊芊忍着眼泪,把那张协议举到辛晴跟前:“你看看,你仔细看看。那个人他不是赢擎苍,真正的赢擎苍在等着你,等着你把他救回来,你要放弃吗?”施芊芊捧起辛晴的脸,“你就是这么爱他的?你要让他永远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当他死的那一刻,才抱憾终身?”

    辛晴一边摇头一边哭:“我知道,我知道那不是真的他,可是我

    受不了啊!我受不老他那样看我,受不了他怀里是别女人。这三年里我每一天都跟自己说,他一定活着,一定会回来。可他现在回来了,却粉碎了我所有的希望。”辛晴泪眼婆娑的望抬起头,对着天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辛晴!”张宓尖叫了一声,扶住她。

    “快点让沈公子把车开过来,她发烧了。”

    赢家,陈欢从楼上下来:“没事,吃了药,烧已经退了。”

    张宓松了口气:“我去给芊芊回个电话,告诉她一声。”

    沈公子点点头,手里拿着张纸条问陈欢:“这是今天有人送来的?”

    “嗯,不然我也不会知道辛晴在哪里。”

    莫妮卡伸出手:“给我看看。”

    “这字像是小孩写的啊!”

    “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陈欢说:“他敲开门,交给我就跑了。”

    纸上只有几个字:人在婚礼海边。

    “肯定是有人让那孩子写的。”张宓看了一眼,肯定的说。

    “我已经把门口的录像送到万老板那边去了,他们应该能找到人。”陈欢眼睛眨了眨,“你们有怀疑谁吗?”

    几个人都不吭声,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

    “肯定是跟阿苍有关系的人!”辛晴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陈欢瞪着她,“谁让你下来的,睡觉去!”

    辛晴跑过来:“我没事了,我觉得一定是阿苍的人。”她看着大家,“你们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沈公子突然笑起来:“是,但我没敢说。”

    “等一下,如果真是阿苍派人送来的,那他就没有被催眠,那为什么不认辛晴?”莫妮卡提出疑问。

    陈欢也没好气的说:“你们别那么乐观,我觉得现在的问题不是他到底有没有被催眠,而是不管是真是假,他的态度摆在那了,就是要和辛晴开战。”

    “对!”阿楠也同意,“小姐,你如果不想面对,我建议你先离开一段时间,交给我们。”

    大家都看着辛晴,她的眼神渐渐低沉下去,然后眼里一片迷茫。

    “你好好想清楚。”沈公子看着她说,“你如果还像今天这样,是根本不可能守住现在的辛氏的。”他躲开张宓的毒爪,瞪了她一眼,接着对辛晴说,“我是为你好,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谁也不知道阿苍到底要干什么,唯一能做的,还是和他对着干,你做的到吗?”

    见辛晴不吭声,陈欢又说:“要面对赢擎苍的冷漠,打击,还有他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

    “我们都去睡吧!让她好好想想。”张宓对大家挥挥手。

    第二天早上辛晴下楼的时候,望望还没走,辛晴抱起他,望望啪叽亲了她一口:“妈咪,早安!”

    “儿子早安!”辛晴笑眯眯的亲了他肥嘟嘟的小脸蛋一下,“望望,妈咪问你啊,如果你爹地忘记了

    回家路,我们要不要去接他呢?”

    望望惊讶的看着辛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说:“爹地回来了吗?”

    在望望心里,赢擎苍是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所以现在听到爹地要回来了,非常高兴:“那我们去接爹地呀!望望也经常忘记棒棒糖藏在哪里啊!”

    辛晴抱了抱他:“望望乖,和阿澈叔叔去幼儿园吧!”

    送走了望望,辛晴看着陈欢和莫妮卡:“我想好了。”她目光坚定,“昨天我已经哭过了,以后不会哭了。我会勇敢,会坚强。我要陪着阿苍,守着他的东西,一直到他真正的回来!”

    “想好了?”陈欢笑了笑。

    莫妮卡担心的看着她:“其实你不用这么勇敢的。”

    “不,阿苍一定有苦衷,我必须勇敢,为了他,也为了我们!”辛晴拍拍莫妮卡的脑袋,“放心吧!”

    下午,赢氏的高层接到了会议通知,好久没出现的辛总亲自主持了会议。

    很快大家就拿出对应危机公关的计划,辛晴通过律师在报纸上发了一篇声明,声明说当初是赢擎苍主动把赢氏转到辛晴名下的,并且还提供了律师证明以及当初赢擎苍的亲笔签字。

    同时,张亚非在参加一个电视台节目时,主持人专门就这个问题采访了她。

    “张小姐,虽然辛总是你的老板,这件事你能中肯的发表一下看法吗?”

    张亚非笑容甜美的看着镜头:“相信大家也都看到报纸了,当年的确是赢总把赢氏送给辛总的,这一点律师可以作证。”她顿了下,叹了口气道,“辛总是个母亲,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一点,和我一样。所以,我今天以一个母亲的立场来说说我的看法。”

    “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就算她有钱又怎么样?这三年辛总的辛苦,我是一步步看过来的。生病了一个人,过生日一个人,没人关心她,没有人陪她。呵呵”张亚非笑了笑,“也许你们会说她那么有钱,要什么没有。可那是不一样的,再有钱,她也是一个人,一个没了男人的女人。”

    电视机前,辛晴,陈欢和莫妮卡看着张亚非红着眼圈,啧啧嘴。

    “她的演技真好!”莫妮卡称赞。

    陈欢吐了口瓜子皮:“她说的是事实,只不过夸大了一点。”

    “相信电视机跟前的各位妈妈和我一样,都会站在一个女人身后,因为我们都是母亲!”

    女人是最容易引起共鸣的,以母亲的角度呼吁观众,辛氏的股票在第二天就开始回升,之前一边倒的趋势很快逆转。很多女性开始抨击赢擎苍是个负心汉,一时间舆论完全转了方向。

    这个时候,江谦人回来了。他在部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很着急的直接就来找辛晴,正好碰到辛晴从公司门口出来。

    “辛晴!”江谦人站在车边挥手,辛晴抬起头,看到马路对面站着的那人,朝他笑了笑,正想走过去,就看到江谦人突然冲过来。

    “小心!”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