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第二百三十章我要让他记得我

    一幢普通的民房后面,废弃的花圃堆积着厚厚的一层枯叶,有一个人蹲在地下,就着昏暗的路灯在纸上写着什么。冰火!中文 ..

    “你准备回去了?”

    花圃那边是破破烂烂的围栏,很快一张纸从对面递进来。

    “我等不下去了。”

    这边的人又刷刷开始写。

    “你能狠下心去伤害她吗?你那么爱她。”笔停顿了一下,又写了两句。

    “不管你多爱她,现在都要忍着,你身体里的东西就是那个万老板也拿不出来,如果你死了,就什么都完了。”

    写完后,又将纸塞了过去。很快,对方就有了回复。

    花圃这边的人赶紧接过来。

    “我一定,会回到她身边”

    许久,对面没了动静,花圃这边的人叹了口气,站起来慢慢离开。月光下,那枯萎的一地枝叶中,一朵小小的野花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摇摆着稚嫩的根茎,迎风摇曳!

    离上次赢擎苍来已经过了一周,辛晴就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你说她是不是还以为那天是场梦?”莫妮卡看着视察工作的辛晴,悄悄和张宓嘀咕。

    张宓低下头小声说:“我怎么知道,我都告诉她不是梦了,那个王八蛋真回来了,而且还变了心。”

    沈公子后来告诉她们早就见过赢擎苍的事情,别说辛晴了,连她们都不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莫妮卡那天曾拦住赢擎苍,质问他是不是有苦衷,却被赢擎苍嘲讽一通。

    “现在怎么办,把公司还给他?”

    张宓眼一瞪:“凭什么?公司是他自己送给辛晴的,他失踪了三年,辛晴苦苦打理了三年。现在他回来了,说要回去就要回去?他以为她是谁?”张宓突然盯着莫妮卡,“你不会想站到他那边去吧?”

    “说什么呢?”莫妮卡皱着眉头,“我又不傻,明摆着阿苍现在是有问题的。”

    辛晴的走过来:“你们嘀咕什么呢?”

    “啊!没嘀咕什么。”张宓赶紧说。

    辛晴看了她一眼:“晚上来家里吃饭,叫沈公子也来,我有话要说。”

    晚上,饭桌上的气氛低沉压抑,辛晴也一直没说话,看到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这才开口:“我们必须做出决定,在此之前,我先表明我的立场。”她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过,一字一句的开口,“我是不会把公司交出去的,这是阿苍的心血,我答应了要替他守好,就是他自己,也不能破坏。”

    辛晴的目光最后落在沈公子身上,沈公子对上那双认真而坚定的眸子,几秒钟后笑了笑:“我支持你!”

    阿澈和阿楠也举手:“我们也支持!”

    “还有我们!”张宓和莫妮卡笑着说。

    赢擎苍有多爱辛晴,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那样的男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去伤害自

    己最爱的女人?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如今他们都要站在辛晴这边,跟她一起,做她的后盾。

    “你们这么想就对了!”一直在喂六六吃饭的陈欢满意的点点头,“你们还就不记得我被催眠的事情?”

    大家的眼睛一亮。

    “你的意思是,阿苍被人催眠了?”沈公子一拍桌子,对啊,他们怎么没想到过。

    陈欢点点头:“不敢保证,但我觉得八成是。”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当初他是被荣丝蔓救走的。那是什么地方?深山老林里啊,荣丝蔓去逛街吗?那场爆炸,绝对就是她安排的,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把赢擎苍带走。”

    “林泉是第一步,他先让我知道他会催眠术,也算准了我一定会去找他学习。如果他直接催眠我,成功的机会不一定大。可如果是我自己要去学的,那就不一样了。同样的,赢擎苍被救回去时,精神是最松懈的时候,很容易就被催眠。”陈欢一向带着笑意的眼睛,慢慢冷下来,“荣丝蔓那个女人一步一步安排好,就是为了今天。”

    “完全解释的通!”沈公子点头,“如果这样,我们只要请一个厉害的催眠师解开催眠就好了!”

    陈欢摇头:“没那么简单,别说我们没有机会对赢擎苍催眠,就算有,我们并不知道之前他被下了什么指令,强行催眠他的话,很容易伤到他的脑子造成精神错乱,变成白痴的。”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阿楠担心的问,“难道少爷一辈子都要这样?”

    “没有哪一种催眠是绝对的,也许一个契机,或者什么事情刺激到他,他就会醒来。”陈欢说,“催眠其实就是一阵暗示,当被催眠者对这种暗示产生怀疑,就有机会醒过来。”

    她看向辛晴:“但也许真的就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这样,你还要坚持吗?”

    “你真的确定他是被催眠了?”辛晴的脸上带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陈欢点点头,“应该不会错。”

    “我不会放弃的!”辛晴站起来,“只要还有机会,只要他还爱我,我就不会放弃。”

    沈公子举起酒杯:“那家伙这么笨,竟然被人催眠,等我们叫醒他,一定要好好嘲笑他一顿!”

    大家的心情突然松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那种表情叫做希望

    半个月后,s市的所有商业名流都接到了请柬,让人们震惊的是请柬上赢擎苍那三个字,还有他代表的赢氏公司。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赢擎苍要回来的消息,记者们堵在辛氏门口想采访辛晴,无奈堵不到人,只好采访员工,而从员工嘴里也证实了,的确就是赢擎苍,原来赢氏财团的总裁。

    赢氏以海外投资商的身份宴请各界人世出席晚宴,那天晚上几乎所有的老板名人都到了。

    辛晴到场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们都等着看这对往日的夫妻今天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因为他们已经看到,赢擎苍身边有一个美艳的女人,一直挽着他的手臂没有松开过。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提前告诉我?”施芊芊跟丁磊走过来,他们身后紧跟着陈铭和

    黄健斌。

    辛晴穿着条淡紫色的改良旗袍,露出光洁的肩膀,头发高高的盘在脑后,脖颈上面深紫色的纹身是她全身唯一的点缀,散发着一种勾魂夺魄的美丽。

    她对施芊芊笑了笑:“回头详细和你说。”

    陈铭和黄健斌冲她点了点头,黄健斌还说了句:“你姐说,她明天去找你。”

    “嗯,我知道了!”辛晴的目光慢慢放在场中央那个男人身上,尽管已经知道,现在的他已经不爱自己,忘了自己,但她还是忍不住想看他,那张梦了三年的脸。同时她也看到荣丝蔓那副得意的表情,正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自己。”

    会场突然安静了下来,赢擎苍站在高高的礼台上,冷目环顾四周,最后落在辛晴身上。他眼中隐晦的光芒无人看的懂,只听到清冷的声音传入大家耳中。

    “我回来,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就这一句,全场就开始窃窃私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辛晴身上。赢擎苍缓缓走下来,辛晴看着那个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却再也不会拥她入怀。

    “辛小姐,我的话你听懂了吧。”赢擎苍在她几步远的地方站定,荣丝蔓紧紧贴着他,打量了辛晴一番,眼中带着妒忌道,“三年前,你害阿苍失踪,又无耻的霸占了赢家的财产,现在该是你还回来的时候了。”

    周围的人有的惊讶,有的带着鄙视的目光纷纷看向辛晴。

    “看吧!我就说那个女人有问题吧,果然是用了无耻的手段呢!”

    “真是个贱人,赢总对她那么好,她竟然做出那种事。”

    议论声越来越大,辛晴握着拳头,一直看着赢擎苍,却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施芊芊突然上前一步,大声道:“这位阿姨,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你刚刚的话已经算是诽谤,我们完全可以告你。”

    噗!张宓笑出声,故意问沈公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位阿姨眼熟啊!”

    “阿楠。”沈公子叫了一声,“你是赢家人,你最清楚了,这个阿姨是谁呢?”

    阿楠看了眼气的脸发白的荣丝蔓:“她是我们老爷再娶的,少爷的后妈。”

    “我靠!这么年轻的后妈。”一片哄笑声响起,有几个猥琐的声音嘀咕道,“有这样的后妈,谁还愿意出去找女人啊!喝了就有人喂奶。啧啧,啊哈哈哈!”

    荣丝蔓的脸都青了,恶狠狠的看着辛晴她们几个:“哼,你们说吧,我看你们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她瞪着辛晴,“你赶快把赢家的东西交出来,我会看在阿苍的面子上,给你们孤儿寡母点赡养费,不然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从头到尾,辛晴和赢擎苍都没有说过话,荣丝蔓这会也发现了,她眼珠转了转,手搭在赢擎苍胸口,娇笑的说:“阿苍,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刚刚说的都对吗?”

    “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只有用自己的手段拿回来。”赢终于开口了,声音冰冷的看着辛晴。

    辛晴暗中呼了口气,毫不退让的说:“那我就等着看赢先生的手段。”说完,她转身就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