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第二百二十九章终于回来了

    两个女人关掉电脑,低头为陈欢默哀。

    可辛晴没想到这丫头真的来了,还是第二天晚上就到的。

    “就你一个人?”辛晴看着她,陈欢手里抱着六六,阿澈正要把她的大行李箱搬上楼去。

    陈欢把六六放到望望身边:“来,望望,这是妹妹!”

    望望很好奇这个比他还小的妹妹,把自己手里的玩具车给她玩。陈欢一屁股坐下来:“我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你要收留我!”

    “收留是没问题,可你确定万老板不会来抓你回去吗?”辛晴问她。陈欢拿起一个苹果咔擦一声:“到时候再说!”

    万老板第二天就给辛晴打电话了,不过不是来要人的。

    “你帮我照顾她们母女几天,我最近忙,也顾不上。”

    辛晴自然点头答应。她不知道的是,万老板此刻正和沈公子在一起。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沈公子的表情带着惊喜和震惊。

    “上周。”万老板敲了敲桌子上的照片,“我的手下偶然发现的,一开始没敢确定,怕认错了,后来又跟踪了几天,拍下了这些照片。”

    沈公子激动的捧着照片,照片上的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衣,从肩膀延续到腰部的貂毛领,让他看起来像个古代的帝王。紧紧是张侧脸,但是沈公子不会认错。

    失踪了三年的男人,终于出现了

    法国南部,刚刚下过一场雪,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马路旁停下。

    两个外国男人从前座走下来,小心的打开车门。

    “boss,我们到了。”

    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正准备迈步,迎面就走过来两个男人。

    “阿苍!”沈公子的声音甚至带着颤音,眼底的惊喜毫不掩饰。

    “喔?还是找来了吗?”赢擎苍缓缓转身,“好久不见。”

    万老板皱了皱眉头:“你没事吧?”

    赢擎苍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划过,沈公子这才仔细的打量他。三年不见,赢擎苍的气息更冷了,看他们的眼神不带一丝情绪,就像看两个陌生人。

    “你这三年在哪里?为什么不回去?”沈公子快步走到他身旁。

    赢擎苍面无表情的说:“我受了伤,然后被人救了。”

    “为什么不联系我们。”万老板盯着他,“你老婆孩子一直在等你。”

    从一开始,眼前的男人就给他们很奇怪的感觉,现在终于明白是什么。

    赢擎苍竟然没有提到辛晴,他最爱的女人,第一时间竟然没问。甚至连他的孩子都没提,这太不正常了。

    “既然你们来了,帮我给辛晴带句话。”赢擎苍突然挑了下嘴角,“告诉她,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沈公子不敢相信的喊道:“你说什么?”

    “不明白?”赢擎苍挑了挑眉,“我要辛氏改姓赢,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转告她,如果她肯老实交出来,我

    会给她和孩子一比赡养费。如果不愿意的话”男人眼中划过一抹冷意,“那我们就商场上见。”

    “你疯了?”沈公子吼道,“那是你老婆。”

    一个女人的声音插起来:“我才是他老婆!”

    荣丝蔓?万老板皱着眉头:“原来这个女人背后的人是你,怪不得公司的名字叫赢氏。”他看了赢擎苍一眼,“你被她控制了?”

    “呵呵呵!”荣丝蔓挽着赢擎苍的手臂得意的看在两个人:“谁能控制的了他?当然是他心甘情愿的!三年前我救他回来以后,他就爱上我了,现在他是我的男人!”

    赢擎苍低头看了看荣丝蔓,身上的冷眼竟然收敛了不少,连眼神都温柔了。

    “外面冷,我们进去吧!”说完他就搂着荣丝蔓要离开。

    沈公子想拦住他,万老板摇了摇头,赢擎苍走了几步又顿住,扭头看了他们一眼:“记得我的话,别忘了告诉那女人。”

    “这什么情况?”沈公子看着赢擎苍的背影,“他是失忆了还是傻了?”

    黑夜是很好的保护色,一幢小别墅外闪过两个影子,利落的攀上二楼的凉台,然后悄无声息的溜了进去。

    啪!屋内的灯突然亮了,沙发坐的男人睥睨的看着刚进来的两个人:“就知道你们会来。”

    “阿苍,现在没人了,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控制了!”沈公子见行踪暴露,也不紧张,只是着急的问赢擎苍。

    赢擎苍嗤笑了一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控制了。”

    万老板开始在屋子里转悠,东摸西摸的半天,走到他跟前看着他:“我检查过,这屋里没有监视器,你可以说实话。”

    “我白天说的都说实话,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赢擎苍冷冷的坐在沙发上,“你们必须选择,是站在我这边还是辛晴那边。”

    沈公子扑上去,抓着他的肩膀:“你疯了?那是辛晴,你最爱的人!”

    “当初我被埋在废墟下面,差点死了。死过一次的人,对于爱,有了重新的认识。”赢擎苍推开他,“我不爱她了,她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如今我要做的,是拿我的赢氏。”

    他拍了拍手:“我也不逼你们,回去好好想想,你们到底站在哪边。”

    门被推开,进来几个外国保镖。

    “送我的朋友的出去。”赢擎苍走到另一个房间门口,沈公子不死心的叫他,“你什么时候回去?”

    关门的时候男人丢出来一句:“呵呵!很快,我们就会见面了。”

    “你说还是我说。”沈公子和万老板回s市已经好几天了,可是谁也没敢和辛晴说赢擎苍的事。

    万老板突然站起来:“我离开几天,你自己搞定。”

    “靠!你别跑!”沈公子不干,“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去和小晴晴开口。”

    “你不开口也拖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回来的。”万老板推开沈公子,“我要再去查,我要知道这三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变成那个样子。”

    &

    nbsp;果然,万老板没走几天,阿楠就接到一个电话,挂断后,他进了辛晴的办公室。

    “小姐,荣丝蔓那边打电话过来说,他们想派代表过来跟我们淡淡合作的事情。”

    辛晴抬起头:“用他们刚刚收购的那家公司?”

    “是的!阿楠想了想,“我估计他们想卖珍珠给我们。”

    “你安排一下,人到了,我马上见他们。”辛晴眯了眯眼,“我很期待会是什么人来呢!”

    然而辛晴没想到,当她见到来的人时,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这天上午她一进公司就觉得大家的表情都好奇怪,连粗神经的张宓都觉得不对了。

    “他们都怎么了?表情和见了鬼似的。”

    辛晴摇摇头,走到自己办公室时,有些惊讶阿楠竟然不在自己的位置上。推开办公室的门,她看到阿楠表情激动的站在里面,沙发上还坐着个男人。

    辛晴觉得的自己的心噗通跳了一下,那个背影,那个背影和梦中魂牵梦绕的人那么像。

    “阿阿苍?”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叫出声。

    男人站起来转过身,旁边的张宓尖叫一声:“赢擎苍!”

    赢擎苍没理她,只是看着辛晴,然后冷冷的开口:“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辛晴幻想过千百种重逢时的模样,可是没有一种和现在一样。对面男人冰冷的表情和语言,让她刚刚跳动起来的心,瞬间跌进了谷底。

    “阿苍!真的是你吗?”辛晴慢慢走过去,伸出手,在触碰到赢擎苍的一瞬间,男人却躲开了。

    辛晴怔在原地,手还伸在半空,赢擎苍看了她一眼:“我想提醒你,我失踪了三年,从法律上讲,我们已经算离婚了。辛小姐,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陌生人。”

    离婚了陌生人辛晴脑子里全是这两个词,耳边传来张宓怒吼的声音,还有阿楠不可思议的追问声。然后她就什么都听不到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还是那间小小的黑屋子,辛晴却发现中间那张床是空的。

    “阿苍?”她慌了,“阿苍你在哪?”她开始在屋子里乱转,明明是很小的地方,她却一直没走到头,好像永远触碰不到墙壁。

    “阿苍你快出来啊!你不要吓我,阿苍!”辛晴一边跑,一边叫,渐渐的,唯一的那盏灯也没了,周围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到。

    “辛晴!辛晴你快醒醒。”有人在使劲的摇晃她,辛晴猛的睁开眼,对上张宓担心的眸子。见她醒来,张宓抱着她喊道,“你吓死我了辛晴。”

    揉了揉额头,辛晴发现自己还在办公室里,她眼睛骤然一瞪:“阿苍呢?”然后看了看周围,松了口气,“我刚刚梦到阿苍回来了,可他说的话我一点都不喜欢。”辛晴推开张宓站起来。

    沈公子一直在旁边没吭声,此时叹了口气,和阿楠对视了一眼,开口道:“你不是做梦,他是回来的。”

    辛晴颤抖了一下,慢慢转身:“你你说什么?”

    “那不是梦。”张宓咬牙看着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