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二百二十八章试着喜欢我

    “辛晴!”张宓跑进来,“特种兵又来了!”

    阿楠脸一沉:“这才一个月,他就执行完任务回来了?”

    “就是,敌人也太逊了,怎么让他活着回来了!”张宓一脸愤愤。冰火!中文 ..

    辛晴好笑的看着他们:“你们嘴里的这个他,可是京城了不起的人物,要是被咒死了,非判你俩个终身监禁不可。”

    “子弹都杀不死我,他们就更别提了。”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他看都没看正冲她龇牙的张宓,直接走到辛晴跟前,”我只有三个小时,能请你吃饭吗?”

    辛晴笑了笑:“我要是说不行,会不会被抓起来?”

    “除了我,没人敢!”江谦人目光烁烁的盯着辛晴。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一个宴会上见到她,从未对女人有感觉的心便不受控制的开始跳动。这是第一次,他利用职权去调查一个人的过去,然后以一种侵略者的姿态直接闯进辛晴的生活。

    辛晴冲阿楠轻轻摇了摇头:“我和江先生去吃饭,你们也下班吧!”

    江谦人选了山顶一家安静的餐厅,两个人坐在靠海的包间里,夜风吹进来,微醺了人的心。

    “为什么从来不拒绝我的邀请。”江谦人替辛晴倒了杯酒,黝黑的眸子盯着她。

    辛晴歪了歪脑袋:“如果我说是因为辛氏不想得罪最年轻的将军,这个理由算不算?”

    江谦人就是那种根红苗正的军人世家,江家五代出了三个将军,到了他这一代,仅仅23岁就是某军的首长。据说,他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的五星上*将。

    最可怕的是,他的军衔是他自己换来的,和江家毫无关系,年纪轻轻,却军功赫赫!这样的男人,辛晴是不想得罪的,更何况他背后还代表着京城的势力。

    “辛晴,我再说一遍。追求你,是我自己的事情,和我的背*景身份毫无关系。”江谦人皱着眉头,“我不会逼你,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

    辛晴看着他,过了几秒钟,才认真的开口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上我。我比你大,我有三个孩子。”顿了下,辛晴的目光更加坚定,“最重要的是,我有丈夫!”

    “他死了。”江谦人毫不退让的看着她,“一个失踪三年的男人,你还认为他活着吗?”

    “他没有。”辛晴直视他的目光。

    三年的时间,让少女更加勇敢,不断的模仿赢擎苍,使得辛晴看起来在大多时候都冷静沉默。只有面对张宓她们时,才能看到她依旧甜美干净的笑容。

    “江先生。”辛晴缓缓开口,“只要你还是江家人,就永远不可能自己做主。你说你追求我和身份背*景无关,可家里会允许你和一个有孩子的已婚女人纠缠不清吗?”辛晴靠在紫色的丝绒椅上,目光清澈真诚。

    就是这样眼神,江谦人握了握拳头。他却无意中在那场宴会上,看到一个女孩和一只受伤的小鸟在花园对话。女孩一个人自言自语,

    眼底的光芒当场就诱惑了他。却不曾想,她就是传言中的杀了丈夫上位的辛氏总裁。

    “那些都是我的事情。”江谦人有些烦躁,每次说到两个人的关系上,辛晴都是这种态度。自己就这么不值得她信任吗?“只要你点头,其他的交给我。”

    辛晴放下手里的刀叉:“可是”她轻轻挑起嘴角,微笑的看着他,“我不喜欢你。”

    砰!江谦人把杯子放在桌上:“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你不喜欢我?”他突然站起来,走到辛晴身边俯身下来。辛晴被他的双臂圈在椅子里,两个人额头仿佛都触碰到,发丝在空气中偶尔纠缠在一起。

    “试一试,也许你会发现我很好,嗯?”男人的呼吸就在脸前,辛晴只要抬头,就能触碰到他的嘴唇。江谦人伸出手,抬起辛晴的下巴,正要吻上去,突然脸一沉,转头看向包间外。

    不知道什么时候,空气加速流动了起来,耳边隐约传来风扇的声音。

    辛晴笑了笑:“看来,时间到了呢!”

    一架直升机出现在包间外面,穿着迷彩服的年轻男子给江谦人敬了个军礼:“头,我们来接你了。”

    江谦人从来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痛恨自己是个军人,他沉着脸接住扔过来的软梯,扭头看着辛晴说:“我的话不会变,希望下次见面时,你能给我想要的答案!”

    看着直升机在空中变成一个小点,辛晴才松了口气,她揉了揉眉头,眼底突然划过一抹委屈,像个小孩子般,嘟起嘴小声说:“哼,还不回来,再不回来老婆都让人抢走了!

    回家的时候,莫妮卡正在和望望玩游戏,望望见到她高兴的扑过来。

    “妈咪亲亲!”

    辛晴抱起望望,在他脸上啾啾啾了好几下。望望高兴的回亲她,蹭了辛晴满脸口水。

    三岁的望望依旧是个小胖墩,坐在那就是个球,白白嫩嫩的。每个人看到他那张脸,都想捏两把,所以望望很讨厌去人多的地方。

    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寻寻十四岁了,选择了住校。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阿莎说的,一向都要回家粘着辛晴的小丫头竟然也同意了一起住校。那么小瑞自然也不会回来,三个孩子现在都住在凯撒学院,每个周末才回家。

    对此最高兴的就是望望,他白天在学院的幼儿园里,晚上阿澈会去接他回来,他终于可以一个人独占妈咪,并且晚上还可以跟妈咪一起洗澡,一起睡觉!

    辛晴给望望带了蛋糕,趁他顾着吃时,莫妮卡赶紧小声问:“听说那个人又来找你了?”她做了个敬礼的手势。

    “一起吃了顿饭。”辛晴一边换衣服一边说。

    莫妮卡哀怨的望天:“其实那个男人很优秀啊!”

    “那我介绍给你!”辛晴认真的说,“可是,阿楠怎么办?”

    这两年,全辛氏的人都知道莫妮卡喜欢阿楠,可阿楠和个木头似的,完全没反应。

    “切”莫妮卡白了她一眼,“我的意思是,那个人属于只可远观,不可亵

    玩的那种。”她眼珠子转了转,“辛晴啊,我问你啊,如果没有阿苍,你会不会选择那个江谦人啊?”

    “没有如果,我有阿苍。”

    “那那要是”莫妮卡不知道该怎么说。

    辛晴看了她一眼:“阿苍一定会回来。”

    莫妮卡摸了摸鼻子不敢吭声了,妈呀!辛晴现在的眼神好可怕,和阿苍一样

    没几天,荣丝蔓那边果然传来了动静。

    “她抢了我们要收购的一家公司。”阿楠把资料递给辛晴,张宓拿着笔记本在旁边敲了几下,“我们原计划收购的那家公司是专门在深海下作业采集天然珍珠的技术型小产业,如果不是你和ck合作,需要珍珠的货源,我们也不会注意这么小的公司。”

    辛晴的手在桌面上敲打了几下:“所以说,她是故意的。”

    “你下一季的设计主打是珍珠,这是ck和我们在上个月就定好的。这么巧,这种时候她偏偏又收购了我们看好的公司,摆明了是故意的。”

    “我们这边应该没问题,看来是ck那边有人把计划泄露了出去。”辛晴想了想,“还有同类的公司吗?”

    张宓摇摇头:“有,但是都没这家技术好,去年最大的一颗黑珍珠,就是他们采到的。”

    “呵呵!”辛晴笑了笑,“那就先不找了,我们等吧!”

    阿楠皱了皱眉头:“小姐的意思是”

    “嗯,我们一直找不到荣丝蔓背后的人是谁,现在她既然主动出招了,我们就等着看她下一步想干什么。”辛晴目光闪亮,“如果我没猜错,她马上就会和ck接触,到时候,没准不用我们费力气,背后的人就自己出现了。”

    正说着,辛晴的电脑发来视频通话消息,辛晴看了一眼接通。

    “嗨!姨姨们好!姨姨们辛苦啦!”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宝宝出现在视频里,两颗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们,一眨一眨间,又长又密的睫毛像翅膀一样。

    “哇!六六!”张宓扑过来,视频里的人却突然换了,陈欢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里面,吓了辛晴一跳。

    “你你这是怎么了?”

    陈欢的脸都要贴到摄像头上了,她挥舞着爪子喊:“我一天都不想和万老板呆着了,我要去找你们!”

    “为什么?”辛晴和张宓异口同声的问。

    陈欢露出豁出去的表情,把衣领拽开,上面全是红红紫紫的吻痕。

    “嘶!”好像战况很激烈

    “那个禽兽,每天折腾我。”陈欢控诉道,辛晴和张宓的脸突然一变。张宓咽了咽口水说,“哎呀,那证明万老板爱你嘛,夫妻和睦是好事。”

    “呸。”陈欢恨恨道,“他愿意找谁找谁去,姑奶奶我不伺候了!”

    背后传来阴森森的声音:“是吗,原来你这么不在乎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