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二百二十七章意外的来客

    一直到公主病死前才告诉他真相。冰火!中文 ..赢氏祖先后悔万分,于是开始四处寻找妫氏遗孤,终于在死前找到一个小女孩。于是他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小女儿,并且将他们的孩子改姓为妫。并且不知道从哪来寻来高人,在后代身上下了咒,立下祖训。赢家后代子孙有图腾者,皆要与妫氏有图腾女子白头到老,永不分离,祖训的确说到,如果违犯此命,赢家将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这是我们知道的。”辛晴看看祖训上的古文,“后面这些呢,是什么意思?”

    “后面是某一代赢家人发现的,祖训的真正意义。”把手里翻译过来的纸递给辛晴,“你自己看吧。”

    辛晴吸了口气,接过来一字一句的念道:“吾辈乃赢氏第五百三十七代家主,原来祖训并没有什么诅咒,只是祖先怕后世不遵循祖训而定。所谓图腾,不过是在血液中做了手脚,中有一日,随着血脉稀薄而彻底消失。诚我后辈需牢记祖宗遗训,赢妫两族永世交好,不得违逆。”

    众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折腾了半天,结果就是祖宗开的玩笑。

    “可赢家的确有几次在违背这条祖训的时候家破人亡。”沈公子喃喃的说道。

    万老板看了他一眼:“以前世道那么乱,颠沛流离,背井离乡再常见不过。我觉得都是凑巧了,却被后世记载下来,赢伯父对此又深信不疑。想必对方就是抓住他这点,才在祖训上做手脚的。”

    一时间大家唏嘘不已,不过他们也更加确定了荣丝蔓肯定有问题,更改祖训的事她一定有参与其中。可她一个人不可能完成,到底是什么人,会在背后帮她

    万老板走了之后,大家也不在去纠结这件事了。用辛晴的话说,如果真是荣丝蔓干的,那么阿苍的失踪也一定和她脱不了关系。如果阿苍在她的手上,至少是安全的。至于其他后果,辛晴不想去猜,也极力克制自己去猜。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荣丝蔓竟然上门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要想干什么,就不会坐在这里了。”荣丝蔓的打扮一如既往的美艳,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靠在贵妃椅上。

    “那你来干什么?”辛晴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她,仿佛注视着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种眼神最让荣丝蔓妒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凭什么用那种眼神看自己,明明这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她暗中握了握拳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随意一些。

    “我是来道别的。”荣丝蔓的语气突然沉了下去,“你也知道,阿苍死了,阿皓失踪了,我”

    “阿苍没有死。”辛晴打断她的话,“他死不死都和你没关系。”

    荣丝蔓脸变了变,压着火气接着说:“我要带着儿子去法国,今天来是告诉你,我手上有赢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是阿皓早就转到我名下的,请你到时候准时把分红打到我账户里。还有”荣丝蔓笑了笑,“不要想把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买回去,这可是我和我儿子的养老钱,所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辛晴盯着她,突然也笑了:“我从来就没打算要你那点股份,你留着做个纪念吧!”

    “呵呵!那你好之为之!”荣丝蔓站起来,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扭头看了眼辛晴,然后仿佛欣赏似的,目光在家里转了一圈。

    “你还真可怜,除了钱,你现在还剩什么?以后就你们孤儿寡母过一辈子,阿苍还活着?哈哈哈,你就骗自己吧,有本事骗就一辈子!

    福伯冷着脸把荣丝蔓推出去了,田姨担心的看着辛晴,辛晴冲他们笑笑:“我没事,我上楼看宝宝。”

    晚上沈公子和张宓过来吃饭的时候,辛晴紧张的盯着他。

    “我的人一直跟着,她现在已经上了飞机,就和她儿子两个人,目的地是法国。”沈公子看着她,“你放心,法国那边我都安排好了,她最后在哪落脚,会第一时间传回来的。”

    张宓咽下嘴里的鱼肉,不解的问:“那个女人到底来干什么的?”

    “不知道。”辛晴摇摇头,有些困惑的说,“我以为可以套出什么点和阿苍有关系的话,但是她一口咬定阿苍已经死了,还不停的那这个来刺激我。”

    见沈公子和张宓都盯着她,辛晴眼睛睁了睁,坚定的说:“你们相信我,阿苍真的没死。我后来又梦见过他好几次,就是在一间很黑的房子里躺着。虽然他不说话,我叫他他也不答应,但是我就是知道,他肯定活着!

    好吧!沈公子和张宓对视了一眼,张宓突然说:“也许辛晴看到的是真也说不定,人家不是说相爱的人之间会有心电感应吗?更何况他们俩身上还有什么祖训图腾,没准真能感应的到!”

    一切都慢慢步入正轨,辛晴在家里专心带宝宝,寻寻每天带着阿莎和小瑞去上学。张宓和莫妮卡每晚回来汇报公司一天的情况,秋天快要过去的时候,陈铭突然来了。

    “一直没机会来看你,望望满月的时候本来想过来,结果听说戴孝的人会不太吉利,就没来。”陈铭抱着望望,看着他像辛晴的眉眼,忍不住说,“长的和你小时候一样。”

    辛晴笑道:“那你今天来的意思是告诉我你的孝期过了,要结婚了?”

    “呵呵,是啊!”陈铭的表情有些奇怪,“小茹她怀孕了,再不结,肚子就大了。”

    辛晴瞪着他:“先上车后补票,可以啊你!”

    陈铭被她的表情弄的更不好意思了,干脆说:“都是成年人,这有什么。”

    “你少来,你是快30了,我没记错的话,人家小茹比我还小两岁呢!”辛晴咦了一身,问:“你不会用什么手段让人家怀孕的吧?”

    “你脑子想什么呢?”陈铭像小时候那样戳了她脑门一下,“我也觉得她年纪小,可是小茹说我都这把年纪了,该有个孩子,所以才没做措施的。”

    辛晴呵呵笑道:“逗你呢!日子定了没?我提前准备礼物。”

    <b

    r />

    “下个月1号。”陈铭掏出张精美的请帖,“到时候你们几个都去啊!”

    陈铭的婚礼让大家一直有些压抑的心情难得放松了一下,看到周围的朋友幸福,自己也觉得幸福的这种心情,是每个热爱生活的人都有的一种体会吧。

    第一场雪下的时候,望望学会了翻身,辛晴高兴的只要谁来,就要让望望表演一次,好像是多么了不起的技能一样。辛氏渡过了重组后的动荡期,新投资和计划都开始实施。派去监视荣丝蔓的人也依旧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那个女人老老实实过着贵妇的生活,身边的男人一直没断过。

    而赢擎苍

    这个男人仿佛从世间蒸发了一般,慢慢的,外界不再有人提起,报纸上赢氏两个字出现的越来越少。人们都是健忘的,很快在报纸和上流社会的圈子里,辛晴的名字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

    然后对辛晴本人来说,赢擎苍这个名字已经刻进了她的血液中,无时无刻不在身体里循环,时间也无法改变

    三年后。

    “辛总,谢谢你和我续约!”张亚非站起来和辛晴握手。因为给辛氏拍广告,如今她的身价也水涨船高,成了新一代的广告天后。但是她一直没有忘本,她能有今天,都是辛晴给的机会。所以,至今张亚非依然留在辛氏。

    对面的女人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这是你应得的!”

    张亚非看着眼前的女孩,三年过去了,岁月在她身上依旧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人们经常会忘记,这个执掌辛氏财团的女孩,其实也不过才刚刚25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

    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

    阿楠推开门,张亚非冲她笑了笑,“辛总,那我先出去了。”

    辛晴点点头,阿楠等人走了,才皱着眉头开口:“小姐,荣丝蔓在法国注册了一家公司。”

    “哦?”辛晴有些惊讶,“她终于按耐不住了?”这个女人如果能老老实实的过一辈子,辛晴倒觉得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阿楠将资料地给她:“奇怪的是,她公司的名字叫赢氏进出口贸易。”

    啪,辛晴手里的笔被她生生掰断了,白纸上赢氏两个字刺的人眼睛疼。

    “小姐,你说她想干什么?”阿楠疑惑的问。

    辛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了片刻开口:“让人继续监视她,我不相信以她的能力可以打理好一个公司,如果背后有人,马上揪出来!”

    “我知道了。”阿楠点点头。

    辛晴揉了揉眉心,目光落在桌子上那张全家福上。

    阿苍三年了,你还不回来吗?望望都已经上幼儿园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等以后儿子不认你,你可别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