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二百二十六章赢家祖训的秘密

    “医生!医生!她会不会有危险,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呢!”张宓跟着手术床跑,辛晴害怕的拉着她的手一边哭一边喊疼。冰火!中文 ..

    医生是沈公子在来的路上打电话不知道从哪抓来的,自然知道辛晴的身份。他摸着辛晴的肚子,安慰她们:“胎位有些不正,早产也是常见的,不过不要紧,你们不用担心。”

    “那是不是要开刀?”辛晴慌了,她突然想到赢擎苍不在身边,万一自己死在手术台上,他回来以后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张宓一听也吓哭了,沈公子手忙脚乱的安慰两个女人。医生也笑着说:“你们不要紧张,胎位不正剖腹产很正常的。”

    辛晴被推进手术室,莫妮卡揪着阿楠的袖子:“她那么害怕,不会”

    “别胡说。”阿澈瞪了她一眼。

    初秋的天气还带着丝闷热,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开始下起了小雨,绵密的挂着天幕上,干燥的空气渐渐湿润起来。手术室的灯灭了,一个护士抱着个婴儿高兴的走出来。

    “恭喜你们!母子平安,哪位是孩子的爸爸?”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还是沈公子最先跑过去:“啊,我是!我是!”

    “你们谁先跟我去病房,孩子得有人看着。”

    “你和沈公子去,我和阿楠等辛晴。”莫妮卡说,“阿澈,你赶紧去看看田姨来了没。”

    辛晴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张宓和莫妮卡盯着她,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了。

    “醒了!醒了!”张宓喊道。

    辛晴恍惚了一下,然后一切像潮水般涌上来:“我生了?”

    “八斤的大胖小子啊!”莫妮卡把旁边的宝宝床推过来,“长的好像你!简直一模一样!”

    张宓翻了个白眼:“你倒是抱起来给她看啊!还得喂奶呢!”

    “你抱。”莫妮卡让开,张宓伸出手,表情纠结了一会,还是然后按了床头的铃。

    最后,是护士将宝宝抱到辛晴身边,让孩子吃了奶,又教了张宓和莫妮卡半天怎么抱孩子。辛晴是剖腹产,还不能动,也不能吃东西,田姨带的鸡汤面都让沈公子吃了。

    侧着头,辛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宝宝,小家伙黑乎乎的,皮肤也皱巴巴的像个老鼠。

    “我记得阿莎生下来的时候就是白的,他怎么这么黑?”辛晴开始担心,“不会以后也这个样子吧?”

    张宓瞪了她一眼:“现在洗了澡算好看了,刚抱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沾着黏糊糊的东西。”

    “我早问过了,医生说小孩子生下来都这样,阿莎那是特殊的。人家还说,现在越黑的孩子,以后就越白!”莫妮卡一直盯着小宝宝,其实她很想说,长的好像赢擎苍,但是她不敢

    晚上十点的时候,辛晴顺利的排气了,田姨赶紧让她喝鸡汤,吃了两个荷包蛋。辛晴的奶水不太好,她很配合的让吃什么就吃什么,希望自己奶水足一点。

    第二天一早沈公子他们

    就跑来,阿澈和阿楠看着宝宝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跟着护士去给宝宝洗澡,拿个摄像机不停的拍。

    “辛晴,有个事我想你提前知道比较好。”沈公子严肃的说,“赢擎苍的外公要来看你。”

    “啊?”辛晴一愣,脑子里浮现出那个古板又傲娇的老头子,“是想来看孩子吧!”

    沈公子点点头,然后有些怀疑的说:“我担心,他是不是想把宝宝带回去?”

    “放屁!”张宓丢掉手里的苹果,“辛晴要死要活的生下孩子,凭什么他带走?他谁呀他?”

    辛晴挥了挥手:“你别激动,老伯爵不是那种人。”

    “我也只是猜测。”沈公子想了想,“我们也别猜了,等明天人来了再说!”

    老伯爵看到孩子很高兴,抱着亲了半天,尽管还是板着脸和辛晴说话,但是眼睛里笑意还是出卖了他。

    “丫头啊!辛苦你了。”老伯爵咳嗽了两声,“阿苍”

    “外公!”辛晴打断老人的话,“我会等他回来的!”

    老伯爵看了她半天,什么也没说,从保镖手里接过来一个盒子,交给辛晴:“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要给我的曾外孙。”辛晴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伯爵家族的徽章,上面镶着很多宝石,看上去就好值钱。

    “如果”老伯爵叹了口气,“我是说如果,阿苍没回来,那么等到这孩子16岁时,就可以继承我们家族的爵位。”

    “外公,这怎么行?”辛晴惊讶道,按照英国贵族的传统,爵位只会传给直系,或者孙子才对。

    老伯爵不让她说下去:“本来这是阿苍的。”老人说完眼底沉了沉。辛晴还想说什么,实在张不开嘴了,她知道,赢擎苍的外公很在乎他这个外孙,现在老人心里肯定也很难过。

    “那,我就替孩子谢谢外公了。”辛晴想了想突然眼一亮,“对了外公,您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老伯爵激动的说:“让我起?”

    “嗯,你是我们的长辈,当然由您来起!”

    “那我回去想想,这个事情要慎重!我明天再来,我要好好想一想!”老伯爵兴冲冲地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身说:“对了,阿苍和赢皓失踪后,我的人在赢家老宅见过荣丝蔓一次,可是没抓到人。

    荣丝蔓?辛晴都快把这个女人忘了,晚上沈公子过来的时候,她说了这事。

    “我想让你去躺英国。”

    沈公子看着她:“这会去找荣丝蔓?”

    “不是找她。”辛晴摇摇头,“我想让你把赢家祖训带回来。”

    “赢家祖训?”沈公子想了想,“如果祖训有什么问题,我想荣丝蔓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就可以解释了。”

    辛晴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才想看看那祖训到底有什么秘密。”

    “好!”沈公子说,“我明天带阿澈去。”

    沈公子动作很快,连夜就返

    回来了。同时老伯爵给宝宝起好了名字,回英国去了。宝宝叫赢折,辛晴自己给取了小名,叫望望。这个包涵着期盼的名字,在赢折小朋友的整个童年里,都被叫成汪汪。对此,他只能包着两泡眼泪默默的给他周围所有认识的小孩都叫小叽叽,来掩盖自己阴暗的心理。

    辛晴已经可以下床了,莫妮卡扶着她在病房里溜达,沈公子把祖训打开,轻轻的铺到床上。张宓好奇的盯着看:“哇!看起来好像金子做的啊!”

    她指着上面每隔一段就出现的文字:“这些真的是突然出现的吗?”

    辛晴走过去,看到最下面那行正是说她不会生下赢氏后代的几个字,“我一直很好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她用手摸了摸问沈公子,“你有发现吗?”

    沈公子摇摇头:“看不出来。我想,要不送到万老板那去看看?”

    “好。”辛晴同意,“尽快!”

    第二天沈公子的人将祖训送到了万老板那,这次没这么快了,一直到几天后辛晴出院,都没结果。直到望望过满月时,万老板亲自来了。

    小望望已经褪了黄疸,小样子白白胖胖的,身上的肉都像莲藕节一样,一疙瘩,一疙瘩的!小家伙眼睛很大,轮廓长的很像辛晴,但是眉宇之间活脱脱就是个小赢擎苍。连看人的时候眼角都带着冷意。让张宓每次抱他的时候,非要逗哭他才罢休。

    辛晴没有对外公布,就自己人在赢家吃了顿饭,然后万老板拿出祖训。

    “除了最开始,赢氏和妫氏需要结合的那一段是原本就有的,后面的都说人为加上去的。

    众人大惊。

    辛晴有些不敢相信:“这种东西也可以作假?”

    “祖训不是高级货吗?”张宓也瞪着眼睛,“也太不高大上了。”

    万老板指着上面的字:“你们现在看到的,是贴上去的一层,然后用了某种高科技方法完美的和祖训结合,根本看不出来。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多天才折腾出来。”

    万老板拿出一瓶药水,倒在祖训上面,大家神奇的看到,就几秒钟,上面就浮起一层金色的东西,也不像纸,特别轻,就飘在半空。

    万老板将那层飘起来的东西小心的装到小盒子里,递给辛晴:“留着,证据。”

    “下面还有字!”沈公子喊道,“可是好像是很古老的文字啊!”

    万老板又拿出一张纸:“那上面的文字是东汉时期的,这是我们翻译过来的,你们看看。”

    “我读!我读!”张宓把睡着的望望交给沈公子。

    简单点来说,就是个非常凄美又膈应人的爱情故事。东汉末年赢家的一个书生上京赶考,高中了状元之后被公主看中,要招他为驸马。可是书生已经有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妫氏。

    公主见他不同意,就派人找到了妫氏,用赢氏和她们全族人的性命来威胁她。妫氏只能妥协,很快嫁给了本族的一个青年。书生返乡后,没有人告诉他真相,看到爱人已嫁做人妇,心生恨意,做了驸马之后找了个借口,杀了妫氏全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