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第二百二十三章他死了……

    场景突然变成了碎片,辛晴被越推越远,她伸出手,却什么也抓不到。

    “阿苍!”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辛晴睁开眼,她还在自己的房间,浑身是汗的躺在她和赢擎苍的床上。

    门砰的被推开,陈欢跑进来紧紧搂住她:“辛晴,辛晴你冷静点,冷静下来,你是在做梦,在做梦!”

    “我看到阿苍了!我看到阿苍了!”辛晴胡乱挥舞着手臂,四处张望着推开陈欢,“他在等我,我要去找他!”

    陈欢忍着泪,急忙给她穿好鞋,又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辛晴,现在这么晚了,我们明天再去好不好?”陈欢不敢阻止她,辛晴的情绪看起来很不稳定。

    “阿苍会着急的,我要去接他!”辛晴急匆匆的拉开门,万老板站在门口,陈欢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扶着辛晴往楼下走。

    角落里,阿莎抱着寻寻,头靠在他肩膀上咬着嘴唇哭。

    “阿莎”寻寻心疼的不行,却不知道如何和她讲。小丫头幼小的心里好像也知道爹地出事了,妈咪每天哭,也不理她,也没人和她说话,只有寻寻每天陪着她。

    “阿莎不哭,阿莎最勇敢了,爹地说他不在的时候,阿莎要保护妈咪!”阿莎一边说一边哭,“呜呜呜,可是妈咪都不理阿莎,也不抱阿莎。”

    寻寻贴着阿莎的小脸,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慰:“阿莎,妈咪只是占时很伤心,我们要给她时间,就像你爹地说的,他不在的时候,阿莎要保护妈咪!”

    “寻寻哥!”阿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你会和阿莎一起保护妈咪吗?”

    寻寻亲了亲她:“会的!睡吧”

    第二天张宓和沈公子来的时候,辛晴还没醒,陈欢和万老板坐在餐桌旁边对着粥发呆。

    “怎么了?”张宓看两个人气色这么差,紧张的问。

    万老板看了沈公子一眼:“她昨天晚上做梦,非说赢擎苍在等她,我们也不敢拦着,就陪着她在外面一直走,一直走到早上,她刚刚才睡着。”

    “这么下去不行啊!”张宓瘫倒在饭桌上,“这么下去就算她受的了,孩子也受不了啊!还有阿莎,辛晴现在根本就不理那孩子,她眼里什么都看不到,这么下去迟早崩溃了。”

    陈欢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万老板将她搂进怀里,拍了拍她的肩膀。

    “必须想个办法,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沈公子刚说完,张宓的手机响起来,她接起来嗯了两声,挂断后说,“芊芊等会过来,让她试试吧!”

    辛晴不想醒来,她觉得只要自己睡着了就能见到赢擎苍,可是耳边好像总有个声音在喊她。亮光穿透她的眼睛,辛晴看到施芊芊坐在床边。

    “醒了?”施芊芊挺着肚子的看着她。

    辛晴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施芊芊站起来将牛奶端给她,辛晴接过来就喝,喝完了就继续发呆。

    “你就打算这么一直下去?”

    辛晴目光闪了闪,施芊芊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接着说:“你不是坚信赢擎

    苍没死吗?那你每天这样,他的孩子怎么办?他亲手打下的帝国怎么办?”施芊芊直视着她的眼睛,“等他回来以后,你要拿什么给他看?还有阿莎,你是不是不想要她了?”

    施芊芊冷笑了一声:“你要是不想要她,就趁早说一声,让寻寻把人带走,就当没你这个妈。”

    辛晴的眼睛慢慢有了焦距,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滑落下来,在她的手背上晕开。

    “你不要再骗你自己了,其实你心里认为赢擎苍已经死了吧?”施芊芊忽然高声说。

    辛晴猛的抬起头:“你胡说!他没事,我看见他了,他一定会回来的!”

    “那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等他回来以后看到的是你带着孩子一尸两命的埋在墓碑底下?”施芊芊的声音尖锐的像一把刀子,直直插进辛晴心里。

    “你好好想想吧!你肚子里的孩子,阿莎,还有整个辛氏都会因为你的决定而陪葬。”施芊芊站起来,走到门口,“我认识的辛晴不是这样的。她勇敢,坚强!当初被亲生父亲出卖,被迫签下卖身协议都没有丧失勇气。如今我相信她不会被打倒!”

    其他人都在门口,看到施芊芊出来,扶着她去客厅休息。

    “芊芊,你刚刚那么说,太严厉了。”张宓倒了杯水给她,施芊芊接过来看了她一眼,“知道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万老板点点头:“我们之前总害怕刺激她,心病还需心药医,希望她这下肯面对现实。”

    “没错,拨开伤口一定很痛,可她现在的伤口里全是脓,我们必须要给她挖开,把脓挤出来,不然永远都不会愈合。”施芊芊看了看楼上,“我相信她一定可以走出来!”

    整整一下午,他们都没去打搅辛晴,晚上吃饭的时候,陈欢和张宓举棋不定。

    “我还是给她送上去吧!”陈欢犹豫了半天,张宓正想点头,突然张大嘴看着楼上,“辛辛晴!”

    辛晴正站在楼梯口,表情平静看着她们。

    陈欢一回头高兴的叫出声:“你下来啦?”

    这是出事后,辛晴第一次主动走下楼,万老板和沈公子从餐厅里跑出来,沈公子笑了笑:“那赶快去吃饭吧!”

    饭桌上,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偷偷看辛晴,辛晴放下筷子:“你们这么看着我,让我怎么吃啊?”

    “啊!”陈欢赶紧给她盛汤,“来来,再喝完汤,对宝宝好!”

    辛晴喝完汤放下碗问张宓:“对了,阿莎呢?”

    张宓笑了笑:“丫头跟寻寻在外面吃了,阿澈跟着呢!”这几天,寻寻基本都带着阿莎在外面吃,不然回到家里辛晴也不理她,大家都担心孩子受不了。辛晴想了下就明白了,她的目光从每个人身上扫过,然后坚定的说。

    “对不起,这一个月来,让大家替我担心了。你们放心,我不会再这样下去了,我会振作起来,好好的生下孩子,照顾好阿莎,然后努力学习怎么经营公司。我会让一切都好好的,等阿苍回来的时候,让他看一看,我有多厉害!”

    张宓捂着嘴,拼命点头,沈公子

    捏了捏她的手,欣慰的看着辛晴,只有陈欢依然低着头。辛晴的目光停在她身上:“欢欢,对不起!”

    陈欢一脸吃惊的看着她,辛晴走过去,搂着她慢慢开口:“我明明知道你这些日子过的多辛苦,我却那么自私,只想着我自己。你不要在自责了,这一切都和你没关系!”

    “辛晴!辛晴对不起,对不起!”陈欢搂着她嚎啕大哭,压抑了一个月的心情终于爆发了。

    辛晴拍拍她的头:“傻瓜,这不是你的错。”

    万老板一把将陈欢搂进怀里:“我都说辛晴不会怪你,哭吧,哭完了以后就放下了!”

    “对了!小瑞呢?”辛晴突然想起来,小瑞跟着他们一起回来了。

    张宓赶紧说:“在我们家住着呢,他说怕自己突然出现吓到阿莎,所以一直没敢回来。”

    “明天带他回来吧!”辛晴内疚的说,“万老板,小瑞的家人还没着落吗?”

    万老板正要开口,陈欢突然把碗推开,干呕了一声。

    “怎么了?”万老板吓了一跳,陈欢的身体一向很好,连感冒都很少的。

    “你们扶她上楼,我叫医生来。”辛晴扶着肚子去客厅打电话。

    医生很快来了,又很快走了。万老板如临大敌的站在陈欢床头:“你渴不渴?饿不饿?被子会不会太薄?空调温度会不会太低?”

    “怀孕而已,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当事人反而一脸没事的表情靠在那。

    张宓也奇怪的问万老板:“你们都有一个儿子了,你怎么还这么激动?”

    “陈欢怀寻寻的时候,根本就没告诉他,这小子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沈公子的语气有些酸酸的,他和张宓也努力这么久了,怎么就没动静呢!”

    因为陈欢怀孕,辛晴又振作了起来,万老板决定带陈欢回自己的地盘安胎。临走前,他告诉辛晴,小瑞的家人找到的机会很小,不如趁着现在孩子小,收养到她名下算了。

    辛晴想了想,决定征求一下小瑞的意见,那孩子虽然不到六岁,可是很早熟,这些事情不应该瞒着他。第二天,张宓把小瑞带了回来,她们来的时候,辛晴正在和阿莎道歉。

    “宝宝对不起!妈咪之前不够勇敢,妈咪向你道歉,阿莎原谅妈咪好不好?”

    阿莎已经好久没靠在辛晴怀里了,她死死抱着辛晴的脖子,眼泪流的满脸都是。

    “妈咪!妈咪你别怕,我和寻寻哥都会保护你的,我们会一直保护你!等爹地回来,阿莎要告诉他,是阿莎保护了妈咪!”辛晴抱着阿莎,不停的亲她,母女俩个哭成一片。

    看到小瑞走过来,辛晴擦干眼泪,寻寻早就准备好毛巾,给阿莎清理了一下。

    “来!”辛晴对小瑞招招手,“阿莎,这是你的弟弟,他叫小瑞!”小瑞比阿莎小一岁,所以理所当然成了这个家里最小的孩子。

    “小瑞,你愿意当我的儿子吗?”辛晴看着六岁大的孩子,小瑞咬了咬嘴唇点点头,“我会保护你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