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二百二十二章我听到他在叫我

    山中的夜晚寒气逼人,月光下的村庄某处闪过一片橘光,然后慢慢变大,竟然是一团火焰。.很快,爆炸声响起,一座竹楼的屋顶被掀开。可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有人尖叫,也没有人跑出来。

    赢擎苍猛的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他快速起身去窗边一看,双眼骤然瞪起,一把将辛晴抱起来。这时候门外传来莫林村长和万老板的声音。

    “你抱他!”赢擎苍将小瑞丢进村长怀里,万老板难得露出焦急的神色,“我找不到欢欢。”

    “先出去,爆炸声越来越近了。”赢擎苍率先冲出去。

    莫林村长抱着小瑞跟着后面,泣不成声的喊:“都被下药了,所有人都没醒,他们都被炸死了,到底是谁?是谁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赢擎苍沉着脸,辛晴还昏睡在他怀里,万老板在最前面一边跑一边喊陈欢的名字,突然他楞了下,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赢擎苍和村长赶紧跟上,远远的就看见陈欢站在那,手里拿着根火把。

    “欢欢?”万老板跑过去,发现她目光呆滞,完全听不到自己在喊她。

    老村长嘶了一声:“催眠术?”

    “快打晕她,她在引爆炸药。”赢擎苍厉声道。

    万老板一掌劈在陈欢脖子上,然后扛起她就跑。

    老村长撕心裂肺的喊:“救人啊!我们要救人啊!”

    “来不及了?”赢擎苍看着他,“除非你能马上让他们都醒过来,否则,我们没有时间把人一个个拖出去。”

    莫林村长一边摇头一边哭:“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你带小瑞走。”

    两个人正争执,前面的万老板突然吼了一声:“快闪开,水塔要塌了!”

    村里最高的建筑就是一个储水的高塔,此时被炸到,直接撞飞了傍边的大树和木屋,赢擎苍神色一冷,把辛晴朝着万老板扔过去:“接着!”

    万老板赶紧放下陈欢,伸手接住辛晴,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老村长也将小瑞丢了出来,几乎同一时间,水塔就朝着赢擎苍和村长砸下来。

    万老板狼狈的爬在地上,死死盯着那一片木梁残壁。身后突然传来慌乱的脚步声,他猛的转过头,松了口气。

    “快点,赶紧把人抱出去”

    天边渐渐发白,一夜终于过去,可却物是人非。

    “我们还剩几个人?”万老板一群人站在村口,地上并排躺着辛晴,陈欢和小瑞,她们还没醒过来。

    一个手下痛声道:“还有五个,我们昨天晚饭吃的少,所以及时醒来了,其他兄弟都”

    陈欢动了动,万老板赶紧扶起她:“欢欢?”

    “我我头好痛,我怎么了?”陈欢摸着后脑勺,觉得自己浑身都好累。然后她就看到了大家都一身狼狈的围着她。辛晴和小瑞还躺在旁边。

    “出什么事了?”她惊慌的问,“大家都怎么了?”

    />

    万老板把昨晚的事情讲给她听,但是隐瞒了她被催眠的那一段。

    “那你还站在这干什么?赶紧进去救人啊!”陈欢站起来,就往村子里冲,万老板拦住她,“你别冲动,你醒了正好,你在这照顾辛晴,我们现在进去找阿苍。”

    他们正要进去,陈欢就看到辛晴睁开了眼睛。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陈欢扶着她,辛晴揉了揉眼睛,万老板没等她开口,就直接说,“辛晴,你要冷静,为了孩子”

    辛晴楞了。

    整个村子一片狼藉,房子都烧的只剩下黑色的框架,有的连渣都不剩。炸弹造成的浓烟散发出刺鼻的味道,万老板站在昨晚将赢擎苍和村长埋起来的地方,看着手下把一根根断梁和木板掀起来,他们顾不得找其他人,时间永久,赢擎苍就越危险。

    辛晴一直呆呆的站在旁边,陈欢搂着她,时不时的搓搓她的肩膀。

    “阿苍!阿苍!”辛晴突然大叫起来往前冲,陈欢都没拉住她。辛晴冲到废墟上,跪下来开始掀东西,也不管木板上有没有钉子,“阿苍,阿苍你不要吓我,你快点出来,你快点出来呀!”

    万老板的手下这时候都停了下来,他们已经翻到最低下了,什么都没发现。

    “辛晴,你不要这样,你小心孩子。”陈欢想把她拉起来,也不知道辛晴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她,然后抓着旁边一个手下的裤腿喊道,“你们怎么不挖了?不许停下,赶快挖,阿苍还等着呢!我听见他在叫我,你们快点挖啊!”说完,她就又开始搬,手被木棍刺的全是小口子,指甲也断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小瑞走到她跟前:“这里,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辛晴目光呆滞的盯着一块烧黑的木头,嘴里小声说着:“胡说,他就在下面,你们骗人。”

    “他不在。”小瑞蹲下来,“所以,他没死。”

    “对对对”辛晴猛点头,“他他一定不会有事,他不会丢下我,不会的”

    陈欢刚松了口气,就看到辛晴身子慢慢软了下去,她一把接住人,万老板沉声道:“马上清理其他地方,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我们离开这里。”

    一个月后。

    “又没喝?”张宓看到沈公子端着药从楼上下来。

    “喝了一半。”沈公子垂头丧气的,整个人都萎靡不振。

    张宓哭起来:“这可怎么办,饭吃少点也就罢了,药不喝她回头万一犯了病,会疼死的。”

    阿楠和阿澈从外面走进来,阿楠手里拿着一堆文件:“还是不肯下楼?”

    “我拿上去吧!”张宓接过来,擦干眼泪上楼。

    两个人坐下来,沈公子叹了口气:“已经一个月了,什么都找不到,连尸体都没有。”

    “少爷没死!”阿澈激动的说,“我们继续找,总会找到他。”

    大门砰一声被推开,陈欢跑进来:“赢擎苍肯定没死!”

    >

    万老板跟在后面摇了摇头,拉着陈欢坐下。陈欢看着他:“你也相信吧!他没死?”

    “欢欢,那不是你的错,你”

    陈欢捂着脸喊道:“你不要说了!”

    他们离开村子不久,陈欢就知道了自己被人催眠,是她引爆了炸弹,炸死了所有人。这段时间她恨不得杀了自己,她也无法面对辛晴,每天像保姆一样,跟着田姨在赢家什么都干。寻寻只要敢让阿莎哭一下,她照脸就扇过去。

    大家都知道她在内疚,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尤其是万老板。他一直希望陈欢能留在自己身边,不要在到处跑,现在愿望倒是实现了,可他宁愿陈欢到处跑,只要她能解开心结。

    “赢氏怎么样了?”沈公子问阿楠。

    “已经没有赢氏了,所以的资产都已经转到了小姐名下,过几天赢氏大楼会重新装修,改名为辛氏大厦。”

    “赢老爷子呢?没反应?”沈公子最近寸步不离的守着辛晴,现在想想,出事后他们就通知了英国,可是赢皓一直没出现。

    阿澈目露疑光,不确定的说:“老爷不见了。”

    “什么意思?”

    “英国那边说,少爷出事的前一天,老爷外出,就再也没回来。”阿澈握了握拳头,“他们报了警,也在找人。”

    万老板的面瘫脸越发难看,他烦躁的说:“我们什么都查不到,全村的人都死了,尸体一具不少。”

    “可就是少了少爷和村长的。”沈公子神色恍惚,“如果真是被人带走,那些人一定会放两具假的尸体来迷惑我们。可现在竟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的人把方圆百里都搜遍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痕迹。”万老板非常后悔,当初没在赢擎苍身上按一个卫星定位器。

    张宓拿着文件从楼上下来递给阿楠:“都签了。”

    “她又开始发呆?”陈欢问。

    “没有,我哄她喝了杯牛奶,睡着了。”张宓眼圈红红的,忍着眼泪。要是当着陈欢的面哭,会让她更内疚的。

    很快,外面就开始传言赢氏总裁出了意外。报纸上各种消息铺天盖地的袭来,有的说赢擎苍已经死了,辛晴继承了他的遗产,并且很快都改到自己名下。还有的说,赢擎苍只是失踪了,但是辛晴勾引了高层,将赢氏拿到了自己手里。更有甚者,说赢擎苍是被辛晴暗中害死的,这个黑寡妇现在已经成为s市最有钱的人。

    不管真相如果,辛晴都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所有的女人都妒忌她。一个默默无闻的辛氏小姐,短短几年就变成了赢氏,不,现在该叫辛氏,变成了辛氏财团的董事长,并且持有辛氏财团百分之九十的股份。

    所有人都在猜忌她的时候,辛晴却一直没有出现,记者们也找不到她,这就更加剧了大家的猜测,满城都是流言蜚语。

    黑漆漆的房子里只有一盏灯吊在正中央,灯光笼罩着一张床。一个男人躺在上面,辛晴走过去看到那熟悉的眉眼,开心的大叫一声:“阿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