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第二百二十章他的孩子只有我能生

    莫林村长又挠心挠肺的想了几天,最后决定也用针灸的方法来治疗。 他给辛晴扎了两次后,发现之前喝的药开始有效果了,顿时明白了喝药和针灸配合在一起,才能对辛晴有用!

    赢擎苍得到他的保证后,心才放了下来。按照老村长的估计,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治疗。他和万老板商量了一下,决定派几个人先回去,沈公子他们还等着消息呢,再一个他们也不放心离开那么久,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一切正常。

    这个时候沈公子还在英国和赢皓僵持着。

    “赢伯伯,已经一个星期了,您还不肯放阿莎离开?”

    “爷爷留孙女一起住,天经地义,你有什么理由要带阿莎走?”赢皓板着脸,“你小子赶紧回去吧,等阿苍回来通知他来见我。”

    沈公子苦笑,他也想走啊,可他只要前脚走,恐怕寻寻后脚就会把整个赢家炸飞。

    “老爷子,趁着阿苍还没回来,你还是让我把孩子带走吧,不然到时候,我怕你们连父子都没的做!”沈公子苦口婆心的劝赢皓。

    赢皓冷笑道:“那是他说的算的?他身上流着赢家的血,他就是我儿子。你什么都别说了,要不老老实实的住下,要不就滚回去。”说完,杵着拐棍上楼了。

    荣丝蔓看到赢皓离开,缓缓走到沈公子身边笑了笑:“阿苍不会为个女人不认他爸的。别说我没提醒你,那个阿莎和我们赢家并没有血缘关系,你要是敢偷偷把人带走,倒时候老爷子恐怕就下死手了。”

    沈公子后退了一步,皱了皱眉头:“我也把话放这,阿苍把孩子托付给我,要是阿莎有什么意外,我是不会放过凶手的,希望你也好之为之。”

    说完他绕过荣丝蔓,朝着后面客房走去,寻寻和阿莎都住在那里。阿莎一直以为她是来玩的,那天他们赶过来时,小丫头正和她的马抱在一起。赢皓竟然派人连小白马都弄了过来。阿莎看到他们高兴的说爷爷让她来度假,要在这里住一阵子。她还以为大家都是来陪她的。

    寻寻当时想带她走,可是赢皓当着他们的面哄阿莎,阿莎根本就不肯离开。寻寻想强行带人,赢皓就威胁他,反正阿莎很赢家没血缘关系,敢带她走,就当场打死阿莎。

    幸好,赢皓除了不让阿莎离开以外,对她都很好。

    “阿莎,我以后再也不让你生气了,你想拍什么广告,咱们就拍什么!”寻寻这几天没事就说这句话,他特别的自责。如果不是他那天惹了阿莎,阿莎就不会自己偷偷跑出来,也就不会被人带走。

    阿莎怀里抱着只小羊羔,她正在给小羊羔梳毛,听到寻寻的话,眯着眼睛拍了拍他:“寻寻哥,你不用老道歉,我已经原谅你啦!”

    可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寻寻心里很难过,他要怎么和赢擎苍交代,赢擎苍一定会嘲笑他一辈子的。竟然让阿莎被人要挟,恐怕在嘲笑他之前,会先把他打死。

    “阿莎!”沈公子手里拿着电话快步走进来,“你爹地要跟

    你说话!”

    寻寻眼睛瞬间瞪的滚圆,沈公子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也不知道赢擎苍在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阿莎呵呵呵的笑了半天,最后还亲了话筒一下,然后把电话伸过来:“寻寻哥,爹地要跟你说话。”

    寻寻咬了咬牙接过来,表情越来越慎重,用力的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沈公子接过电话,走到一边去又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阿澈走进来抱起阿莎:“小小姐,我们去喂马好不好!”

    “寻寻哥去吗?”阿澈乖乖的让阿澈抱起她。

    “阿莎先去,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去找你!”等阿莎走了,寻寻走到沈公子身边,沈公子挂了电话看着他,“你老丈人的意思是,必须要带阿莎离开。”

    寻寻点点头:“他和我想的一样,老头子不会把阿莎怎么样,但是我们防不住那个叫荣丝蔓的。”

    “我去安排,咱们尽快动手。”沈公子顿了下,“我们可以找赢擎苍的外公帮忙!”

    辛晴因为知道自己的病能治好了,这几天脸上总挂着笑,可她发现赢擎苍和万老板好像有些不对劲,他们那几个手下总是离开几天,再出现时就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这天晚饭后散步时,辛晴终于忍不住问。

    赢擎苍搂着她,慢慢的往前走:“没有啊?”他低头看了眼辛晴,“你最近不害喜了,又出现新的反应了,书上说孕妇都很敏感,也过于紧张。我之前不信,现在看见你,都信了!”

    “我哪里敏感了?”辛晴瞪了他一眼,赢擎苍咬了咬她的耳朵,“不敏感的话,我昨天用手进去,是谁喷了我一手的水呀!”

    “你”辛晴气急败坏的在他腰上拧了一下,“不许说!不许说!”

    赢擎苍狠狠亲了她一口:“那个该死的老头非说什么,治疗期间不能同床,我看他一定是骗人的。你就好了,我还有嘴巴和手伺候你。”他抓着辛晴的手往自己两腿间摸,“你男人我要憋死了。”

    辛晴刷的把手缩回来,低着头半天没吭声,过了好久才哼哼道:“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很难受?”

    “你说呢?”赢擎苍扶着她继续散步。

    辛晴脸红了红:“那那我晚上也也用手”

    赢擎苍挑了挑嘴角,盯着她:“真的?”

    “嗯!”辛晴头如捣蒜。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说完他就拉着辛晴往回走,辛晴像个小媳妇似的跟着他回到竹楼,赢擎苍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坐在床上,一边脱衣服一边吓唬她,“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又不是没做过。”

    辛晴想起他们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也用手帮过她,头埋的更低了,干脆钻进被子里。赢擎苍换上睡衣躺到她身边,将人搂进怀里:“行了!逗你呢!”他舔了舔辛晴的唇瓣,“乖,睡吧!”

    辛晴还想说话,赢擎苍已经把

    她眼睛捂上了,她听话的在男人怀里蹭了蹭,见周公去了。

    感觉到身边的人儿呼吸渐渐平缓了起来,赢擎苍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眸子里划过一抹冷意。

    很好,竟然用阿莎来逼他。说是逼他,不如说是逼辛晴。如果到他们回去的时候,阿莎还在赢皓那里,辛晴一定会妥协,之后便会带着阿莎离开自己。赢皓啊赢皓,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儿子?竟然如此,我也不用在跟你客气。你不是最在乎赢家吗?那我就毁了赢家,让你永远愧对列祖列宗!

    “沈小子你真要这么做?”赢皓瞪着沈公子,他没想到老伯爵突然跑来找他,更想不到沈公子竟然敢劫持老伯爵来威胁他。

    寻寻手里抱着阿莎,小丫头正睡的呼呼的。他一边轻轻拍着怀里的小人,一边对赢皓说:“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是不放我们走,今天老伯爵就死在你赢家。到时候,我看你怎么交代。”

    “赢皓,你快放人!”老伯爵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你想害死我吗?你确定要面对我们家族的怒火?”

    老伯爵不能死!赢皓心里明白,赢擎苍的外公绝对不能死在赢家。

    “滚,你们给我滚!”赢皓挥舞着拐杖。

    沈公子拖着老伯爵往外走,赢皓紧跟在后面:“放人!”

    “我们会带老伯爵一起上飞机,等到了安全地带,自然会放他下来,你就不用操心了。”寻寻抱着阿莎先爬上飞机。沈公子把老伯爵也推进去,然后扭头对赢皓说。

    “赢伯伯你放心,这是阿苍的外公,我会小心照顾的!”说完,其他人也都坐好,两架直升机同时起飞,很快就消失在天边。

    等到阿莎醒过来时,发现她睡在自己房间里。

    “寻寻哥?”一扭头,她看见寻寻也躺在旁边。

    听到她叫,浅睡的寻寻睁开眼睛:“阿莎醒啦!饿不饿?我们下楼吃饭。”

    “怎么回来了?”她揉了揉眼睛,“爷爷呢?”

    寻寻帮她穿好衣服,“爷爷有事,所以就送我们回来了。”

    “人家都不知道”阿莎嘟囔着,让寻寻牵着她下楼,寻寻心里想,给你喝了我妈提炼的纯植物安眠药水,你能知道才怪!

    英国,荣丝蔓看到赢皓又进了地下室陈列祖训的地方,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她沿着城堡的石阶,慢慢蹬上最高处。那里可以将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

    “这些都应该是我的。赢皓!这是你赢家欠我妈的,欠我的!既然你这么没用,那么只有我自己亲自动手了”荣丝蔓抬头笑起来,“哈哈哈哈!你放心,我不会伤害阿苍的。我那么爱他,爱的恨不得将他的血,他的肉都吃进肚子里。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她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那个辛晴算什么东西?很快,我就会让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永远消失。”她又笑起来,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阿苍的孩子,呵呵呵只有我能生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