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二百一十九章为什么不能?

    寻寻一脸严肃的看着阿莎:“这个广告咱们不接啊!你手里不是还有一个游乐园的吗?拍完那个再说好不好!”

    “那个下周就拍完了。”阿莎搬了搬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嘴一撇,眼泪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寻寻和莫妮卡吓怀了,怎么好好的就哭了?

    “阿莎,你别理寻寻,想拍姑姑就替你接下来。”说完还狠狠瞪了寻寻一眼。

    “不是”阿莎扑进她怀里,“爹地妈咪已经走了好几天了,阿莎想他们,呜呜呜。”

    之前虽然每天她都和寻寻在外面,可晚上都能和妈咪在睡觉前玩一会,爹地还和她举高高。阿莎可怜兮兮的问莫妮卡:“姑姑,是不是阿莎不乖,爹地妈咪不要我了?”

    “谁说的!”寻寻忍不住了,一把将阿莎抱进怀里,“阿莎最乖了,忘记你爹地走前说什么了?”

    阿莎抽泣了两声:“没没忘,爹地说妈咪生病了,他要带妈咪去看病。”

    “对呀!所以阿莎要耐心一点,等妈咪病好了就会回来了。”

    “那妈咪什么时候病好?”

    寻寻和莫妮卡对视了一眼,还是寻寻反应快:“很快,等阿莎可以吃冰激凌的时候,他们就回来了。”

    “对对对!夏天就回来了。”

    现在刚五月份,再过两个月,怎么也该回来了吧!那个时候辛晴的孩子都要六个月了,不回来也不方便继续在山里跑了。

    小孩子的情绪变的很快,阿莎得到了答案,马上又开始关心自己的广告,她举在裙子问寻寻:“寻寻哥不喜欢吗?”

    “不喜欢。”寻寻马上说,还一脸嫌弃的看着那条裙子。

    阿莎刚收回去的眼泪又掉下来了:“寻寻哥是坏人,阿莎不想和寻寻哥说话了!”说完,她把裙子扔到寻寻身上,就往楼上跑。寻寻赶紧追上去,无奈阿莎连房门都锁了,哄了半天都不管用,他只好下楼找莫妮卡。

    “她说今天晚上要和你睡。”寻寻没好气的道,“你一会记得给她洗澡,换粉色的那件睡衣。”

    莫妮卡撇撇嘴往楼上,走到一半又转过头问:“你到底为什么不想让她接那个广告?”

    寻寻绷着脸,半天没说话,莫妮卡奸笑:“你要是不说,我等会就不替你说好话!”

    “因为要穿泳装”说完,他就低着头跑了。留下莫妮卡一个人楞在原地,几秒钟后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阿莎去拍广告时,对寻寻还是爱理不理的,阿澈很奇怪,问他是不是吵架了,反而被寻寻嫌弃了一顿。因为阿莎不理他,寻寻一上午都很烦躁,心里一直诅咒莫妮卡,那家伙肯定没和阿莎说好话。结果就这么一不留神,等到要吃饭时,他们就发现阿莎不见了。

    “门口的保安说没见到阿莎出去。”阿澈皱着眉头,“片场都找过了?”

    寻寻一脸焦急:“没有,连她平时喜欢去的游乐区都没有。”

    阿澈想了想:“去保安室,调监控。”

    从监控里,他们看到阿莎是自己溜出去的,她

    贴着墙边走,保安没发现她,走出门口时还冲着摄像头做了个鬼脸。

    “小小姐是自己要走的”阿澈捂着额头,寻寻则后悔不已,这丫头是和他生气呢!

    阿澈马上联系了沈公子的人,让他们顺着片场周围的马路赶紧找,阿莎一个人肯定走不远,结果一直到下午都没找到。这下大家真的急了。

    “有线索了!”阿楠跑过来,“沈公子人说小小姐在路口的超市买过一个冰激凌,然后从路口红绿灯的监控看,她是顺着马路拐的,可是下一个路口一直没拍到她。”

    莫妮卡担心的说:“这就意味着,阿莎还在那条街里。可可她在哪里干什么?”

    “还有一种可能。”阿澈目光幽黯的说,“小小姐是被人带走的。”

    美国,张宓的日子过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就和猪一样,每天吃喝玩乐。当然,如果不用每天晚上都和沈公子那只禽兽滚床单,那么她的人生就完美了!

    平日里拿枪动刀的沈家兄弟们,一个个把她当祖奶奶似的供着,生怕她叹气。只要她一叹气让沈霸天听到,那就是一顿狂风过境,所有的人都得倒霉。

    “丫头,吃个凤梨吧,奶油的,从台湾运过来的!”沈霸天就像个老妈子,每天跟在张宓屁股后面。那怕她咳嗽一声,都能弄个医疗队来家里

    张宓插了一块放进嘴里:“真甜!爸你也吃。”她递给沈霸天一块,沈霸天一边吃一边抹眼泪。

    “丫头啊,你怎么这么孝顺呢?你怎么就不是我亲闺女呢!”

    沈公子一进来就看到这场面,翻了个白眼见怪不怪了,他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把头枕到张宓腿上,张开嘴:“给你男人喂一个!”

    张宓还没动,沈霸天一拐杖就杵过来了:“混小子自己没手吗?累到丫头怎么办!”

    “呵呵呵呵!”沈公子假笑几声,“这是我女人,我自己会关心!”

    眼看着父子俩个又要吵起来,张宓正要做和事老,沈公子的电话就想了,他瞪了眼沈霸天,接起电话,然后表情就变了。张宓和沈霸天都发现他不太对劲,也都一脸严肃的盯着他看。

    “出事了?”张宓心里咚一下,“是不是辛晴?”

    沈公子摇了摇头:“阿莎失踪了”

    直升机盘旋在赢家上空,沈公子顺着软梯爬下来,一落地阿澈赶紧迎他进去。寻寻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沈公子看了他一眼,这会倒是像个小孩子了。

    “现在什么情况?”他坐下后问,阿楠打开电脑点出几张照片,“我们在那条街的后巷找到了小小姐身上的东西。”照片上,是阿莎身上带的发卡,还有项链和胸针。

    “这些都是我妈给阿莎做的。”寻寻看着沈公子,“她现在没有东西防身,胸针里是个定位器,现在我也无法找到她的位置。”

    沈公子皱着眉头:“为什么带走阿莎的人会知道把这些东西丢下呢?”

    “所以,一定是我们熟悉的人干的。”寻寻捏了捏拳头,“不然不可能知道。”

    阿澈突然说:“我觉得,是老爷。”

    “如果是赢伯伯,

    那我们暂时可以放心,他肯定不会伤害阿莎。”沈公子点了点头说。

    寻寻冷着脸:“如果不伤害又为什么要绑架。”

    “如果真是大伯带走的,那就不是绑架。”莫妮卡小声说,“我觉得还是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沈公子拿起手机:“我来打!”

    大家默默的看着他和赢皓通电话,等他挂断了,寻寻冷哼了一声:“阿莎在英国?”

    “嗯,已经被赢伯伯带到英国去了。”沈公子松了口气,“好歹不是失踪,不然我们怎么和阿苍交代。”

    阿澈眼神转了转:“现在这种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老爷是要阿莎威胁小姐。”

    寻寻站起来往外走,沈公子拦住他:“你去哪?”

    “去英国把阿莎接回来。”

    沈公子脸一沉:“你带什么人去。”

    “当然是我爸的人。”寻寻绷着脸,扫了他一眼。

    “那是阿莎的爷爷。”沈公子提醒他,“你不能带走军队打上门去。”

    寻寻挣脱开他的手:“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我媳妇。”

    “等一下!”沈公子站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也幸好辛晴她们现在无法和外界通讯,不然她一定会每天给阿莎打电话的。现在她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莫林村长研究了一周后,终于有了点眉目。

    “这三包药,每天早晚一次,先喝完看看。”他把药交给陈欢,手里端着碗已经熬好的。

    辛晴接过来,捏着鼻子喝下去,眼前就出现一颗红果子。

    “谢谢小瑞!”她接过来,放进嘴里,“很甜!”

    小瑞!也就是小叽这才收回目光,然后一动不动都坐在辛晴身边。小瑞这个名字是辛晴给他取的,对此出了老村长,所有人都没意见,于是大家现在就都叫他小瑞了。

    小瑞好像很喜欢辛晴,总喜欢呆在她身边,老村长为此还吃了好几回醋,可惜没人理他,辛晴吃了三天药之后,老村长又给她把了次脉。

    赢擎苍握着辛晴另一只手,看似没什么表情,可是紧绷的身体早就出卖了他,陈欢是最藏不住话的,直接问道:“怎么样了?”

    莫林村长皱了皱眉头:“如果按照这个方子喝下去,恐怕得喝一辈子,到老都去不了根。”

    赢擎苍刚想说如果实在不行这样也可以,就听到村长接着说:“这服药的副作用很大,长期吃,人会变成傻子的。”

    “你的意思是这么长时间,你都白折腾了?”赢擎苍沉着脸,盯着他问。

    老村长瞪了他一眼:“你以为一次就能找到方法啊?我这不慢慢试验呢吗!”

    “你保证这对阿晴和孩子没有危害?”

    “当然!”老村长愤愤的道,“你不要侮辱我的医术!”

    赢擎苍冷笑了一声:“不想我侮辱你的医术,就拿出效果让我看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